汽水公司反宣傳無效 美國4城市通過開徵「汽水稅」

汽水公司反宣傳無效 美國4城市通過開徵「汽水稅」
Photo Credit: Andres Kudacki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4個城市公投通過開徵汽水稅,希望能夠改善肥胖變得流行的問題。

昨日美國大選,不少人主要關心總統選舉,其實同時還有多項投票,包括國會、州長選舉等,以及就不同議題的公投。位於加州的三藩市、奧克蘭和奧巴尼,以及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市,日前通過開徵「汽水稅」(soda tax)。

2014年,加州的柏克萊就成為全美首個公投通過汽水稅的城市。今年6月,美國第五大城市費城的市議會通過開徵汽水稅,成為該國第二個徵收汽水稅的城市。現在這4個城市又加入收取汽水稅的行列。

博爾德市有55%選民支持議案,三藩市及奧克蘭則有62%,而奧巴尼市更有71%投票者支持開徵汽水稅。

汽水稅的宣傳戰

加州的3個城市規定,只要含有糖份的飲品每12安士含超過25卡路里,就需要徵收每安士1美仙的稅款——大概等如每公升34美仙(約港幣2.6元)。而博爾德市的稅率則更高,對每12安士含最少5克糖的飲品,徵收每安士2美仙的稅款。全部城市的要求分銷商繳交有關稅款,估計將會把成本轉移至零售商及消費者身上。

根據《Vox》報道,2014年反對汽水稅的公司投放了1千4百萬美元作反宣傳,到今年所用資金更高達3千7百萬美元——當中有3千萬來自全美飲品協會,另外可口可樂及百事兩家公司分別付出470萬及210萬美元。

相比之下,支持開徵汽水稅的陣營資金就少得多,由2014年的72萬美元增至2016年的1千2百萬美元,當中有910萬美元來自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

科學家早就知道高卡路里但缺乏營養的飲料(例如汽水),是導致肥胖變得流行的主要成因,這些飲料令人們快速吞下了大量糖份,卻沒有伴隨有益的養份或飽足感。

為何要徵稅?

開徵汽水稅背後的思路,是認為這類高糖飲料並必餐單必須品,而透過稅收令高糖飲料變得昂貴,可使人們減少飲用、意識到它們對健康的害處,以及引導人們選擇低卡路里的飲品。

現時丹麥、法國、匈牙利等地均有徵收汽水稅,英國政府在2016年宣佈引進此政策,並將於2018年實施。世界衛生組織亦建議各國政府透過政策影響價格,來推廣健康飲食。

至於在今次公投的4個城市中,反對陣營指汽水稅由分銷商繳交,變相提高其他基本食物如牛奶、麵包、水果及蔬菜等的價格,故在宣傳中稱汽水稅為「雜貨稅」。

不過根據柏克萊的數據,分銷商在實施汽水稅後,只增加了飲品的價錢,其他雜貨不受影響。另外,汽水公司的代表又曾入稟法院,指奧克蘭市宣稱雜貨店無須交汽水稅誤導,但被判敗訴。

那麼,汽水稅能改善民眾健康嗎?

要量度汽水稅的效用,其實頗為困難。目前的初步數據顯示,在墨西哥(同樣有汽水稅)及柏克萊,開徵汽水稅後含糖飲料的銷量有下跌趨勢。

不過,著有《Soda Politics》、紐約大學營養學及公共衛生教授Marion Nestle表示,從整體汽水消耗量下降的趨勢中,難以明確分拆出汽水稅的影響。柏克萊的汽水消耗量更遠低於全國水平,因此要測量其效用就更不容易了。

此外,含糖飲料僅是人們在飲食中獲得添加糖的其中一個來源,目前汽水稅跟改善健康的關係尚未浮現。北卡羅萊納州大學營養學研究教授Shu Wen Ng認為,我們需要再等一段時間才能看到健康數據上的改變。

間接影響

即使如此,汽水稅仍然可以帶來其他好處。Nestle指開徵稅項帶來的討論,可以令人更注意含糖飲料的害處。而且稅收會改變社會規範,就像煙草一樣,Nestle稱煙稅是令吸煙率下降的最大成因——並非令煙民立即戒煙,但透過令更少人開始吸煙、較不接受吸煙累積下來的效應,最終造成重大效應。

從汽水稅收來的金錢,又可以用作資助防止肥胖的政策。英國就利用這筆稅收來支援減少兒童肥胖的措施,例如在小學推行運動計劃。而在柏克萊,汽水稅款就用作低收入地區——這些地區兒童過重比率偏高——的兒童健康計劃開支。

稅收亦會提供經濟誘因,使飲品公司生產較低卡路里的飲料,讓民眾有更多較健康的選擇。

紐約大學的公眾健康及健康政策教授Brian Elbel認為,汽水稅不能一下次解決所有問題,但只要它能針對過重問題帶來一些好處,公共衛生的倡議者均會支持。他補充,汽水稅僅是眾多相關政策的其中一項。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