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多元文化為榮的台灣,這一句「有你真好」是否也涵蓋了六十萬名移工?

以多元文化為榮的台灣,這一句「有你真好」是否也涵蓋了六十萬名移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制度只是以緩慢的速度在進行改革,但其實現場的三千人都像Keyla一樣,是個願意相信世界的人、相信不合理被剝削的處境終究能夠有被解決的一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妤婷|攝影:Kenny Mori

2015年12月,我加入One-Forty的第一個月,剛巧遇上兩年一次的移工大遊行。今年十月二號,由於「廢除每三年工作許可期一到,需出境一天才能再入台工作」的草案在今年六月一讀通過後,遲遲未進入二三讀,因此相關勞工團體再次上街表達訴求。

對我來說,這既是參與移工遊行的「一週年」,也是在One-Forty,這一個以培力在台東南亞移工為宗旨的新創NGO組織滿一週年的一趟反思。

One-Forty-16Oct02-18

去年第一次參加移工大遊行,其實也是我第一次真正和移工說話。而第一次站在一大群說著與我不同語言的人之中,雖然感到有點侷促,但不至於顯得格格不入,或許是因為Yani吧,在Kevin和Sophia的引介下,她是我第一個結交到的印尼朋友,也是我在這次移工遊行中的嚮導。

以「反血汗長照,要照顧正義」為訴求,遊行的隊伍從凱達格蘭大道出發,經過台北車站,最後抵達當時正在競選總統的蔡英文競選總部。儘管對於移工議題有初步的了解,但當時的我不過就是個「湊熱鬧的外行人」,遊行的過程中,Yani耐心的幫我翻譯、解釋遊行隊伍前面的人的疾呼、還有那些在遊行中看到的各式印尼文標語和訴求。

隊伍遊行抵達台北車站時,我們的左手方傳來一大張黑白相間的布條,而我和Yani剛好坐在這大步條的邊緣。高舉著手、撐著這布條,我和Yani因此在這個喧騰的場合中隔出一個屬於我們兩個的小空間。她拿出手機找我一起自拍,隨口問我還在念書嗎,我說我在某間學校唸書,她驚喜的說她和她照顧的奶奶就住在那學校附近,於是我們聊起了她的工作、我們的共通處,那些我們初次認識一個新朋友時會聊到的話題。而這是我第一次除了從論文、新聞、報導之外,第一次真的認識「移工」。

One-Forty-16Oct02-37
在這條路上,我們都是「一直相信世界的人」

今年的移工遊行,以「廢除三年出國一日」為主要的訴求,與前一年相反,這次遊行路線從現任總統所屬的黨部行經台北車站、二二八公園、總統府,最後抵達該條法案所卡關的立法院。不同於以往加入移工遊行隊伍的侷促,這次在遊行中,我感覺自己成為部分的他們,能自然而然的高喊出口號,能和一旁感到好奇的路人好好地解釋:我們為什麼在這裡。

此外,也遇到了許多熟面孔,不論是同為關注移工議題的夥伴、或是曾經參與One-Forty課程的移工朋友。當然,也遇到了Keyla。

第一次認識Keyla,是從一篇訪談文章:「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一直相信世界的人。」她是如此期許自己的。而第一次見到Keyla 本人,則是在去年的移工遊行上,當時身為一個印尼移工組織的負責人,她站在遊行隊伍最前面的卡車上。而這一次見到她,則是在移工遊行的隊伍中,她穿著工作人員的背心,同時在溫度高達三十多度的正午用圍巾包住了半張臉。

One-Forty-16Oct02-24-1024x683

穿越人群,我們走向彼此,用印尼式的擁抱熱烈的打了招呼。「你這樣不熱嗎?」我問道。她拉開圍巾有點尷尬地笑了笑:「怕太多人認出我啦!」原來,前一陣子她因為以移工代表的身份公開在電視節目上分享在台移工的工作處境,而後遭受到各方的關切。

在嘈雜的遊行隊伍中,我們簡單交換一下彼此的近況,然後跟著隊伍往前走。先是中文、英文、然後越南文、印尼文和泰文,來自五個不同的國家、五種不同語言的遊行的步調並不快,但大家仍堅定而清楚地用自己熟悉,或不熟悉的語言表達共同的訴求:「廢除/ABOLISH/HAPUS!」。儘管制度只是以緩慢的速度在進行改革,但其實現場的三千人都像Keyla一樣,是個願意相信世界的人、相信不合理被剝削的處境終究能夠有被解決的一天。

One-Forty-16Oct02-53
你的三分鐘不便,以及他們以三年為單位的不便

當行經二二八公園時,遊行隊伍走在外線車道,右方人行道上等著公車的婦人,焦急的對停在左方內線車道的公車奮力揮手。為數千人在台北街頭的抗爭,不難吸引台北市民的注意,也不難造成日常生活的不便。

二十多年來,台灣社會享受著這些相對「好用」的勞動力所提供的便利,而在這個週日的午後,移工遊行短暫的為一般市民帶來的不便,與移工遊行所揭露的二十多年來制度性的不便,全都顯現出來。

長期以來,移工議題並不受到一般社會大眾的關注、合理的制度難以被推動,而在近五小時的遊行中,平日隱身在我們之中的六十萬移工,才終於有機會,用自己的語言疾呼出他們最基本的訴求:廢除「工作三年,必須出國出國一日」這個無實際效用,而徒增僱主和移工負擔的規定。

One-Forty-16Oct02-50
嘿!「台灣有你真好」

One-Forty一直以來多從軟性的文化交流、教育培力的角度出發,在移工議題上努力著,但我們並非否認法律制度改變的重要性,事實上,在過去一年與移工的相處的過程中,既可以感受到移工在台灣生活的努力,更可以感受到許多他們被制度捆綁著的無奈。正如許多前輩和組織持續奮力在倡議的,我們同樣期待能有更合理的聘僱制度,讓這群移工朋友能以合理的方式在台灣工作、生活。

遊行的最後,我們聚集在立法院前的,移工輪番上台表演、雇主上台分享自己與移工的故事、隊伍中的菲律賓、印尼、越南、泰國、台灣、還有剛好來台灣旅遊的外國人,全都聚在一起了。這不只是一場只是東南亞移工的遊行,也是一次台灣社會如何更健全和進步的努力。

行經時總統府時,浩蕩的隊伍穿越了凱道上掛著「台灣有你真好」標語的國慶佈置。如果我們是個以多元文化為榮的國家,那麼這一句「有你真好」,是否也涵蓋了這六十萬名移工?

FullSizeRender-4_resized

相關文章: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One-Fort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