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稅(與棕櫚油稅)是救地球的支點──關於《洪水來臨前》

碳稅(與棕櫚油稅)是救地球的支點──關於《洪水來臨前》
Photo Credit: National Geographi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飲料店外帶,這種方便就是難以抗拒,訴諸社會責任感,對人們來說著實沈重。碳稅可以迫使人們正視成本,成為整體社會正視氣候變遷的支點。

文:許文泰(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

我認真的看完了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的《洪水來臨前》(Before the Flood),覺得很值得推薦。雖然溫室效應是件很老掉牙的事情,但是老掉牙只是因為談了很久。問題一點也沒有解決。有時候會很意外,為何這樣一件關乎人類生存的事,這麼少人關心。當我看到房價高升,想到氣候變遷,我都有一種違和感。這些願意出高價買房的人,就真的對「這塊土地」的長遠未來這麼有信心?

如果你沒有時間,可以看大約中間57分到1:03分那一段。這裡大概講了怎麼解決問題(聽起來不難)。這一段有兩個部分,第一是特斯拉(Tesla)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訪談;第二段訪問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曼昆(Greg Mankiew)。

馬斯克說到如何用再生能源解決人類的電力需求問題。他在蓋一個大型電池工廠(gigafactory),他說只要100個這樣的工廠製造出可以儲存太陽光電的電池,就可以滿足全人類的電力需求;但TESLA的能力只夠蓋一個,需要更多大廠來做。但是溫室效應已經啟動,像是一個連鎖反應一樣,已經停不下來。現在能做的就是盡快減少損害。他說碳稅(carbon tax)非常重要。因為碳稅的施行,能夠促使能源使用轉向再生能源,同時減少碳排放的速度,以爭取再生能源發展所需的時間。

為了碳稅,李奧納多於是去採訪哈佛大學的曼昆。好的經濟學家是這樣,可以把道理講的淺顯易懂,又直指核心。對所有有排碳的活動課稅,會使得人們在這方面的生產與消費減少,這是經濟學的第一課。人們使用石化能源,沒有考慮其消費所帶給社會上其他人的負面影響,碳稅迫使人們正視這些成本。(曼昆沒有提到外部性這個詞,但已經實質解釋這個觀念)接下來,他說到一個我覺得很少環保主義者懂,但是又非常關鍵的觀念。

我覺得訴諸人們的社會責任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因為人們的生活很複雜,有很多事要擔憂,人們不可能時時刻刻在生活中的每個大小事的決策裡都能想到氣候變遷。每次你發動汽車的時候是否會想說:「糟糕,我對氣候做了甚麼?」碳稅的功能,是輕輕推一下,使得人們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曼昆講的這些觀念,就像阿基米德說的,「你給我一個支點,我就可以撐起全世界。」碳稅就是這樣一個支點。碳稅跟排碳權的界定與買賣不一樣。碳稅包含很廣泛。凡是使用石化能源的,包含塑膠製品、汽油、甚至人造纖維等等,都可以課稅。在歐洲,特別是德國,再生能源發展比美國快,就是因為碳稅。在德國,人們坐火車與騎單車的比例高,跟汽油價格貴有直接的關係(印象中是美國的兩倍)。

碳稅也跟對再生能源的補貼不一樣。不課碳稅而直接對再生能源補貼,首先就犯了不理會排碳的負面影響的錯誤。為了補貼,那必須從其他方面課稅,是否傷害了其他的經濟活動?所以,最好的作法,就是課碳稅,拿這些稅收收入對再生能源補貼。科技的進步,再生能源一定會越來越便宜。補貼的必要性都不見得很高。但是碳稅卻是刻不容緩。

我認識的「環保人士」很多人並不明白這些觀念,他們把對環境與社會的責任扛在自己肩上。力行低碳排、垃圾減量。這種把自己的外部性內生化的情操當然偉大,而且有感染力。但是問題是,他們覺得問題的解決方法,是讓人們跟他們一樣有社會責任感,做一樣的行為。於是環保人士很容易變成道德魔人,這樣就容易產生衝突,使得環保人士變成令人討厭的人,易生反效果。所以這種作法並不是一個好的支點。

當人們去買店家提供的塑膠杯喝飲料的時候,你可以指責或制止。但有時候那種「方便」就是難以抵抗啊!我得要時時刻刻想著環境才有可能跟你同一個鼻息行動啊!塑膠製品在歐洲就是貴,這也是某種碳稅,所以塑膠製品在歐洲沒有比在台灣常見。所以,我會建議環保人士與其指責別人,不如以身作則就好,然後一起參與教育大眾碳稅與再生能源的重要。

我覺得重要性不下於碳稅的另外一個必須要課的稅,就是棕櫚油稅(palm oil tax)。這是因為棕櫚油實在太便宜,應用太廣泛,導致東南亞的雨林在快速的消失中。燒雨林的壞處很大,一方面大量排碳,另一方面,等於是摧毀一個可以涵養二氧化碳的關鍵寶庫。(從影片的第46分起講到這個問題)。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一種碳稅,但又不完全一樣。棕櫚油這麼便宜的原因之一是,在熱帶,什麼東西都長得快,所以便宜。在熱帶保存森林的功用要遠大於在溫帶保存森林。已開發國家多在溫帶,他們有比較清晰的環境意識。但溫室效應是一個全球的問題,溫帶國家管不了熱帶國家的內政。除了從消費端對有棕櫚油成分的產品課重稅之外,拯救雨林幾乎別無他法。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