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動言行滋長仇恨︰美國少數群體有理由害怕「特朗普效應」

煽動言行滋長仇恨︰美國少數群體有理由害怕「特朗普效應」
Photo Credit: Jonathan Drake /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排外言行見稱的候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當選後有可能激發、助長更多針對少數群體的仇恨犯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英國脫歐陣營在公投宣傳期間,大量利用反移民情緒,例如飽受抨擊的「臨界點」海報,就被指煽動對移民及難民的仇恨。通過脫歐後,有人擔心這類排外思潮勢將加劇,令少數族裔更不安全。

脫歐後英國仇恨犯罪急升

公投後4個多月回看,這類擔憂並非危言聳聽。《衛報》向各國大使館查詢,發現多家大使館均表示在脫歐公投後,針對其國民的攻擊、歧視個案顯著增加,主要針對來自東歐——特別是波蘭——的人。

倫敦警察廳總監霍根豪(Bernard Hogan-Howe)於9月出席倫敦市政廳聽證會時,指出仇恨罪行在6月(公投在該月23日進行)及7月大幅上升,8月有下降跡象,但未回落至公投前水平,並認為最少有部份源自公投。他提到數字顯示在公投後的38日內,倫敦錄得超過2千3百宗種族仇恨的攻擊,而公投前則有1千4百宗。

英國警方7月初的數字顯示,全國6月16至30日有超過3千宗仇恨犯罪,是去年同期的3倍有多。英國內政部於10月13日發表的報告中同樣指出,針對種族及宗教的仇恨罪行在脫歐公投後顯著增多,而針對其他身份的仇恨罪行數字未有相應增加。

雖說排外情緒或早已存在於民眾之間,政客也許只是懂得加以利用,但政治宣傳、動員以及公投結果,顯然令人更容易展示出對外來者之仇恨。

特朗普競選時,已激發更多仇恨

在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前,他的排外言行已經深入民心,也造成極大破壞。根據佐治城大學穆斯林-基督徒理解中心的報告,針對穆斯林的暴力及威脅於2015年增加,而在總統選舉期間再一步升級。

美國的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 SPLC)今年4月發表調查報告,指特朗普的競選活動已令不少有色人種的兒童感到恐懼及焦慮,而且激發起課室中的種族張力。

這份報告題為《特朗普效應》(The Trump Effect),SPLC向約2000名有訂閱其電子報的中小學及幼稚園教師收集意見,報告表明這並非隨機抽樣的調查,而回覆他們的老師亦可能較為注意總統選舉對學生的影響。然而他們收集到的數據仍然提供大量資訊,顯示美國不同學校都面對類似問題——特別影響少數族裔的兒童。

以下是SPLC的主要發現︰

  • 超過三分二回覆的老師提到,他們的學生——主要是移民、移民後代及穆斯林——對於大選後他們和家人的處境感到關注甚至害怕。
  • 超過一半人看到不文明的政治對話增加
  • 超過三分一人觀察到反穆斯林及反移民情緒增加
  • 超過4成人猶豫教導關於選舉的內容

而在接近5千則評論中,有超過1千則提到特朗普,相比之下只有200則提到克魯茲、桑德斯或希拉莉。

蔓延至校園的恐懼

其中一名有大量非裔穆斯林學生的中學老師表示︰「我的學生很害怕特朗普。他們認為一旦他當選,所有黑人都會被送到非洲。」另一位在俄勒岡州的幼稚園老師指,她的黑人學生在電視上看到特朗普支持者的遊行後,開始關注自身安全。

北卡羅萊納州一位高中老師則提到,她的拉丁裔學生帶着出生證明及社會保障卡上學,因為害怕會被遣返。田納西州一個幼稚園中,有學生向拉丁裔的同學說他會被遣返及困在牆後,使他每天都問老師「那道圍牆建了沒有?」。

此外,也有學生開始使用「特朗普」這個字去欺凌,有穆斯林兒童被稱作「恐怖份子」、「ISIS」或「放炸彈者」。蒙大拿州一位高中老師表示︰「現時學生聽到的仇恨語言,比起我在讀書時所聽過的還要多。」另一個老師提到,一名小五學生向穆斯林同學說會支持特朗普,因為「一旦他當選總統,將會殺死所有穆斯林!」

新聞報道中的欺凌

在維珍尼亞州北部的Fairfax郡,一名母親表示她3年級的兒子有兩位同學決定,找出班上那些特朗普當選後會被「送回家的移民」,而且指着她的兒子來笑,又指他會因為其膚色而要離開。當地官員確認此事屬實。

今年3月初,印第安納州一場高中籃球賽期間,一家天主教高中的白人學生手持特朗普頭像,對着另一隊有不少西班牙裔的球員及球迷高叫「建那道圍牆」。該校所屬教區的發言人向《CNN》表示,校方當時很快就要求學生停止相關言行。

4天後,在愛荷華州另一張高中賽事期間亦發生類似事件。其中一隊的學生對另一方——有約一半西班牙裔學生——叫的口號是︰「Trump,Trump,Trump」(特朗普的英文名字,也有「王牌」之意)。

近日一段來自密芝根一家中學的影片顯示,有學生在午飯時對另一些學生高叫「建那道圍牆」的口號,而且亦證明屬實

特朗普當選後,不少報道均指煽動性的塗鴉及仇恨犯罪湧現。雖然目前未有確實數據,但按照脫歐後的現象以及特朗普競選期間言行帶來的影響,在美國的少數群體確實有理由擔憂他們未來會面對更多仇恨及暴力。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