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上)

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可能早已察覺,人的行為其實並不統一,早上可能很樂意的為家人服務,無論是做飯、幫忙家務、充當司機,但到了晚上你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只想要和自己獨處。一般我們會稱這兩種不同的狀態叫「好心情和壞心情」,但進化心理學家提出了比「好心情和壞心情」更準確的分析模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Roxas楊大輝

本文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理性動物》深度解讀筆記,該書由美國的兩位心理學家道格拉斯・肯里克(Douglas T. Kenrick)和弗拉达斯・格里斯克维西斯(Vladas Griskevicius)所著。

(編按:台灣書名為《誰說人類不理性?基因演化比我們想得更聰明》,作者譯名為道格拉斯・肯瑞克與弗拉達斯・格里斯克維西斯)

你可能早已察覺,人的行為其實並不統一,你早上可能很樂意地為家人服務,無論是做飯、幫忙家務、充當司機,還是陪孩子玩樂,但到了晚上你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只想要和自己獨處。

一般我們會稱這兩種不同的狀態叫「好心情和壞心情」,你心情好的時候會更樂於助人,更積極向上,心情不好時就變得消極,什麼都不想做。

但進化心理學家提出了比「好心情和壞心情」更準確的分析模型,你在不同情況下會變得判若兩人並不是因為你的心情,而是潛伏在你心中的另一個你,你的「次級自我」上線了。但什麼是「次級自我」?

人並沒有統一的自我

要了解「次級自我」是什麼,我們先得費些功夫,理解這本書的一個很有意思的思路——人會根據外部的變化而被喚起不同的行為模式,儘管這些行為在某些情況下會顯得非常不理性,但如果你探究其深層的原因,你卻又會發現它其實是符合理性的。

這讀起來有點繞,請直接看例子。

舉個例子:有一個心理實驗顯示,讓受試者觀看同一個恐怖片,並在恐怖片劇情發展到最恐怖的時候,向他們分別播放幾種不同的廣告,一些是普通的廣告,而另一些廣告則特別註明有很多人購買過,結果,受試者會傾向於選擇後者。如果同樣一個設定,但把廣告中的產品換成博物館門票,那受試者會更願意購買註明「每年十萬人到訪」的門票。

這結果意味著,當受試者看了恐怖片後,他們會更喜歡去有人潮的地方,想要購買較多人購買過的產品,簡而言之,恐怖片讓他們變得更傾向從眾

受試者因為看了恐怖片,就變得更傾向從眾,這行為看起來就不怎麼理性,畢竟看電影和購物是兩碼子的事,如果是理性人的話,應該只買自己有需要的東西才對。

而兩位作者對於這種現象的解釋是,大腦在被恐怖的氛圍所感染後會傾向於從眾,其實是一種理性的行為,想像如果我們還生活在原始社會,你孤身在森林中發現某人的屍體,而周圍的證據證明這人才剛死,考慮到生存機率,這時你是趕快逃到人多的地方,還是繼續孤身前往比較好呢?

又比如這個時候發生了某種災難,比如地震,而你剛從夢中醒來,發現所有人已經開始避難,這時你是跟隨群眾的避難路線,還是自己尋找避難路線比較好呢?

在危險的事情發生時,融入群體是最能提高生存概率的。從進化論的角度來看,大腦進化出這種功能,迫使你在感覺到危險時會下意識的從眾,這一功能降低了你在原始生活中送死的概率。儘管這從現代的情境下看起來有點不明智,但其背後卻藏有深層的理性。

但你可能會說,我也有看過恐怖片呀,但我看了恐怖片之後,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想從眾啊?

的確,如果你逮著每一個剛從電影院出來的人,問他們看了恐怖片之後有沒有特別想要從眾?有沒有特別想要融入人群啊?他們一定會告訴你沒有,而且還覺得你奇怪的問題好像比電影更恐怖。

如果實驗的結果是正確的話,為什麼當事人自身並沒有察覺這一點呢?

這就要說到本書所介紹的一個思考框架——近因和遠因

我自己喜歡稱之為「進化心理學思維」。

你所看見的行為目的,不是真的行為目的

假設你和你的朋友剛看完恐怖電影,現在你們想要吃個晚餐,你朋友提議到日本餐廳用餐,而你接受了這個提議,在你們走向日本餐廳的途中,你們看見有一家西餐廳有許多的人排隊,結果你的朋友馬上建議改吃這家西餐廳。這讓你想起了剛才讀到的心理實驗,你知道你的朋友是因為看了恐怖電影所以更傾向於到人潮多的地方,這時你問你的朋友:「為什麼要選擇這家餐廳呢?」

他可能只是回答:「因為看起來非常好吃啊。」你朋友對於自己的行為解釋就是生物學家所稱的「近因」,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了恐怖電影的影響,而身為觀察者的你看到了這行為背後的「遠因」,也就是你朋友生理深層的反應,他現在特別想去有人潮的地方。

這裡「近因」指的是他當時的所思所想,是他當時所知的真實感受,而「遠因」則從另一個視角切入,透過表面深入本質,關注行為背後的進化目的。

又比如你這位朋友在用餐時點了份起士炸雞排,但他前不久才告訴你他正在減肥,這對於他自身的目標來說是不理性的,這時如果你質問他,他或許會給出許多的理由,而且聽起來還可能很理性,比如「吃了這一次以後就不吃了」之類。

你當然知道他沒有任何欺騙你的意思,他甚至連自我欺騙都不算,但你知道他給出的原因都只是近因,是他當時的所思所想。但他這行為背後的遠因,則同樣是為了執行進化目的。人類的大腦天生就非常迷戀高熱量的食物,炸雞總是比青菜更有吸引力,人只要一嗅到富含糖分和脂肪的食物,大腦就會興奮起來。這主要是因為高熱量的食物能幫助人類的祖先積蓄能量,在食物貧瘠的原始時代幫助人類的存活下來,對於那個時代的來說,減肥節食才是非理性的。

而現代的人腦也不是近幾十年的產物,進化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靈長類的進化史可追溯到6500萬年前,我們現在的大腦和幾千年前的原始人大腦其實沒有太大差別,說我們用著原始人的腦來過現代生活也不為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雖生活在物質充沛的環境,卻還是和原始人一樣喜愛高熱量食物。

而這種思考角度貫穿了《理性動物》這本書——大部分經濟學和心理學家關注的是近因,是人類的所思所想,但進化心理學家關注的則是遠因,也就是人類行為的深層動機,被基因操縱執行進化目的。(為什麼說我們被基因操控了?在這裡推薦一個關於基因的著名經典,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

什麼是進化目的呢?說的當然就是查爾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裡所說的「生存」與「繁殖」這兩大目的。

所有物種的一生都在履行著這兩個進化目的,因此而表現的行為有時是明顯的,有時卻是非常令人玩味的,而進化心理學家就是用這一思考框架來解釋各類物種的行為。

例如進化心理學家會很有興趣,為什麼你和你朋友相處的方式,和陌生人相處的方式不一樣呢?為什麼在不同的情景之下,我們會有不同的行為模式出現呢?

兩位作者提出的答案是:因為每個人都有7種「次級自我」。7種次級自我概括了許多各種不同的遠因,他們像是一個由7人組成智囊團,會因為不同的情況出現而被喚起,輪流上陣的執行生存與繁殖的進化目的。

我們來看看小楊的故事就會明白了。

7 種次級自我

小楊一向有步行上班的習慣,一路往常,小楊都會為了抄捷徑而選擇經過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巷,今天小楊的心情非常愉快,但這愉快很快就消失了。一般來說,這條小巷不會有任何人,但今天的情況不一樣,小楊發現有幾個混混聚集在小巷的角落,小楊心知不妙,他知道如果繼續向前走的話說不定會被搶,而且這裡沒有任何人能幫助他。但小楊就快要遲到了,於是一咬牙根繼續往前走。

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小楊變得非常警惕,甚至進入了備戰狀態,他的眼睛雖然看的是正前方,但他的心思卻一直在注意混混們的一舉一動,如他們向自己走來,他會拔腿就跑,如果被逮著,他會試著戰鬥。

所幸的是,混混們並沒有打小楊的主意,小楊也平安地到達了公司。但為什麼小楊原本愉快的心情會在遇到混混時忽然消失呢?

這是因為當小楊發現危險時,他的第一種次級自我——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就上線了。

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讓小楊變得非常警惕,心思都進入了「戰鬥/逃跑」的模式,並且極度關注危險人物的一舉一動。如果把這時的小楊和發現危險前的小楊相比,你就會發現小楊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這種次級自我當然並不是只有小楊才有,你可能也曾經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小巷裡體會過這種狀況,任何一個人在感覺到有危險是,其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都會被喚起。

有趣的是,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並不一定是在如此明顯的情況下才會被喚起,兩位作者做了大量的研究顯示,一般人就算只是看到陌生人臉上生氣的表情、觀看恐怖電影或有關犯罪的新聞報道,都會喚起他們的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事實上,只要讓你獨自進入一個黑暗的陌生房間就足以喚起你的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

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的上線也會讓你變得比較從眾,就像前面看恐怖片的實驗中提到的。

讓我們故事的主人翁小楊繼續前進。

小楊穿過了小巷,來到了人多的大路,擁擠的人潮讓小楊一掃之前的警惕,充滿了安全感。就在小楊放下警惕之時,一名散發惡臭的流浪漢向小楊迎面走來,小楊下意識的避開了他,並且憋著了呼吸。

小楊並不是特別反感流浪漢的人,他甚至曾經幫助過他們,買過食物給他們吃,但爲什麽小楊還是會不由自主的避開與流浪漢的接觸呢?

因爲小楊的第二種次級自我——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上線了,你或許並不知道,在人類的進化史中,除了適應大自然和與其他物種博鬥之外,人類還需要對抗傳染性疾病的危害,我們的免疫系統就是爲了對抗病菌而進化出來的產物。

雖然現代世界已經有若干控制病菌的方法,但古代的人並沒有那麽幸運,被刺傳染病肆虐都會奪走許多的人命,其危害程度甚至比戰爭和自然災難更甚。

啓動我們的免疫系統是需要消耗相當能量的,因此更節省能量,更直接的方式,就是發展出規避疾病的心理行爲,人類會自然而然地規避惡臭、不吃腐壞的食物、遠離咳嗽與打噴嚏的人,以避免潛在的病菌威脅,而這些都是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的作用。

有一項研究發現,女性在懷孕的首三個月特別害怕與外國人接觸,而這個時間段正是胎兒最容易感染病菌的時期。總之,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會讓人自發的規避疾病。

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和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會在我們剛出世不久後陸續上線,小孩會不喜歡怪叔叔,會不喜歡吃綠色的青菜,而隨著我們慢慢長大,我們其他類型的次級自我也逐漸上線了。

我們開始變得渴望交朋友。

延伸閱讀: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下)

原文出處: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4THINK臉書專頁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