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石內卜是大蟒蛇、佛地魔是命運謎題?《哈利波特》如何成為全球譯者的噩夢

【影片】石內卜是大蟒蛇、佛地魔是命運謎題?《哈利波特》如何成為全球譯者的噩夢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寫的引人入勝,譯者卻在「讓作品在地化」上面臨了艱鉅挑戰?

編按:

暌違近九年,J. K. 羅琳的《哈利波特》系列最新原著劇本出版,使麻瓜世界又再一次吹起了魔法旋風!不過你知道哈利波特系列作品雖然引人入勝,但對譯者來說卻是個艱鉅挑戰嗎?透過Vox的影片,來瞧瞧《哈》系列的全球譯者,在「作品在地化」上面臨了哪些困難?又採取了哪些方式,將原著精神呈現給讀者呢?

1997年,J. K. 羅琳出版了《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一書,自此開啟了全球翻譯《哈利波特》系列書籍的大工程。由於書中充滿新創字彙、押頭韻和雙關語,以及英國特有的文化元素,加上作者JK羅琳並沒有親自參與監督,僅交由各國出版社負責,翻譯《哈利波特》成為極具挑戰性的任務。譯者需要反覆揣摩、深入研究作者的意圖,才能讓譯本不只能讓人看得懂,更能從中讀出精髓。

01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主角哈利、妙麗、榮恩三人,在各國譯本中,幾乎都以簡單音譯維持原貌;但書中也有許多人名,若不經譯者細心推敲、重定其名,單純音譯很難表達出隱含的寓意。

以「賽佛勒斯.石內卜(Severus Snape)」為例:他是個行事和人名相符、既嚴謹(severity)又像「snake」(蛇)一般的男子,因此義大利文譯者出人意料地取材「巨蟒」(python)一字,把他取為「Severus Piton」;而法文譯者則定名為「Severus Rogue」,名字聽起來就充滿「驕傲」(法文rogue)。

02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除了人名,羅琳也為許多特色地標,賦予了雙關巧思。例如:魔法世界的著名商店街「斜角巷」(Diagon Alley),取名自發音十分相近的形容詞「diagonally」(對角的);而專門販賣黑魔法用品的「夜行巷」(Knockturn Alley)則源於「nocturnally」(在夜間)。面對這種「音、意皆備」的雙關語,多數譯者為了傳達核心意義,只好捨去雙關的文字遊戲,不過西文譯本的「callejón diagon」押了韻,多少保留一點音韻趣味。

03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魔法世界中,霍格華茲的學生們會參加兩種標準化測驗:「普通巫術等級測驗」(簡稱「普等巫測」,Ordinary Wizarding Levels)和「超級疲勞轟炸巫術測驗」(簡稱「超勞巫測」,Nastily Exhausting Wizarding Tests);前者的縮寫「OWLS」指貓頭鷹,後者的「NEWTS」則是蠑螈。但幾乎所有語種的翻譯,都難以保留如此獨到的趣味──除了瑞典語。

瑞典語中,「普等巫測」被翻成Grund Examen i Trollkonst,縮寫「GET」正是「山羊」;而「超勞巫測」則被翻為Fruktansvärt Utmattande Trollkarls Test,縮寫的「FUTT」來自「futtig」,能形容人「差強人意」或是「拙劣」。

06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令魔法世界聞風喪膽的「佛地魔(Voldemort)」,取名也蘊藏了巧思。佛地魔本名「湯姆.魔佛羅.瑞斗」(Tom Marvolo Riddle),字母重新排列組合後,就成為「我是佛地魔」(I Am Lord Voldemort)。翻譯時該如何處理?法文譯本相當成功──將佛地魔譯為「Tom Elvis Jedusor」,除了完美符合法文原文「我是佛地魔」(Je suis Voldemort)之意,其姓氏「Jeduso」取「Jeu du sort」(意為「命運謎題」)一詞的雙關,寓有深意。

04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為了更加貼近譯本出版地區的語境和生活習慣,某些食物在不同譯本中的面貌也不同。好比霍格華茲校長鄧不利多最喜歡的麻瓜糖果「檸檬雪寶(Sherbet lemon)」,本是英國很受歡迎的糖果,卻在以色列的譯本中,改為以色列兒童喜愛的甜點「krembo」;而阿拉伯語版本中的「培根」,則為了配合伊斯蘭國家的戒律,而改為「雞蛋」。

05
Photo Credit: Vox 影片截圖

《哈利波特》翻玩了英國文化的典型,但若原封不動搬到他國,可會讓讀者難以理解;所以當你手不釋卷、讀得津津有味時,除了感激作者創造,也別忘了譯者們投入的細膩匠心喔!

實習編輯:廖芸嫻
核稿編輯:吳承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