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這堂課(七):暗黑瑜伽界

瑜伽這堂課(七):暗黑瑜伽界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姆真理教的發跡過程,並非單一事件,實際上,向這樣從心靈導師成為真神而墮落成罪犯的瑜珈老師,不勝枚舉。

西元1995年,三月二十號。東京。

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地下鐵的丸之內線、千代田線和日比谷線的5班列車上,散布沙林毒氣,造成13人死亡,超過六千人輕重傷。這是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事件。也是九零年代敲響世人對於邪教警鐘的重大事件。

本名松本智津夫的教主麻原彰晃以及施放沙林毒氣的五名教徒都被判處死刑,但這並非奧姆真理教第一次恐怖攻擊,自創教以來,前前後後總共殺害了二十九條人命。奧姆真理教在巔峰時期的教徒人數高達一萬五千四百多人,即使在沙林毒氣事件過後經歷了兩次分裂與改組,依然有一千五百多名的信徒。整起事件迄今已經過了二十年,無論何時談起,都會讓人警惕邪教的可怕之處。

或許看到這裡,很多人都會有所疑惑:這跟瑜珈的關連何在?

奧姆真理教,日文全名為オウム真理教其中「奧姆」之音,為A、U、M(ア、ウ、ム)三者合在一起發音所成。也正是多數瑜珈課堂上課前老師所帶領的梵文「OM」(天城文體:ॐ)之發音拆解。

是的,奧姆真理教是由一間不折不扣的瑜珈教室所發跡。1984年,麻原彰晃設立了奧姆真理教的前身「奧姆會」,同年改名為「奧姆神仙會」。奧姆真理教剛開始的時候只是一間瑜珈道場,以冥想等心靈元素為主要課程招收學生,在這期間,麻原彰晃就經常表演其招牌「空中漂浮」,並且接受雜誌採訪來招收學生。

1986年,麻原彰晃自稱在喜瑪拉雅山得道解脫,自稱「大黑天」(Mahakala)化身,此時瑜珈學徒大量增加,組織急速膨脹。隔年,改名奧姆真理教並在東京登記為宗教團體,從一間瑜珈教室正式成為宗教組織。1988年,麻原彰晃與達賴喇嘛十四世會面,達賴讚揚麻原彰晃的修行,麻原彰晃將這段會面錄影並留下相片,以此作為文宣,使得教徒人數一口氣突破一萬五千人。此後,為了使其影響力擴大,在教主的指示下,開始暗殺或是攻擊任何不利於奧姆真理教的人事物。邪教於此誕生。

這一堂課,我想要來談談瑜珈界的黑暗面。綜觀現今在社群網路上的瑜珈宣傳,多數正向而且美好,然而,並非所有有關瑜珈的一切,就是善良的事物。奧姆真理教的發跡過程,並非單一事件,實際上,向這樣從心靈導師成為真神而墮落成罪犯的瑜珈老師,不勝枚舉。

1990年代末期,瑜珈在歐美的發展來到了泡沫時期,瑜珈聯盟的助長之下教室越開越多,每一間教室的學生數量因此開始被稀釋,紅極一時的強力瑜珈、八肢串連瑜珈等等體系,學生人數也開始減少,此時,有一個新興的派系出現,重新將印度教的靈性元素混和了以運動為導向的西方瑜珈教學方式,席捲了整個西方瑜珈界,讓瑜珈教室重新進入新的擴張時代。

1997年,約翰・佛藍德(John Friend),一位美國艾楊格瑜珈協會的董事,離開了董事會,創立了自己的派系:「阿奴薩拉瑜珈」(Anusara Yoga),這個派系有別於過往死硬的傳統瑜珈派系,將許多元素揉合,其中最為人樂道的一句招牌話:「打開你的心」(open your heart),至今依然影響大多數的瑜珈老師,我相信很多人都曾經在課堂上聽過這句話。

Anusara影響現代瑜珈最深遠的概念是:「順位法則」,他強調瑜珈姿勢必須要有標準的五大法則,即便非Anusara體系的瑜珈老師都能夠朗朗上口的其中兩句口令:內旋與外旋。這兩個指令正是自Anusara爆紅之後開始出現在瑜珈教室之中,Anusara瑜珈乘著這股心靈雞湯的風潮,席捲了全世界,儘管瑜珈在台灣起步沒多久,許多台灣老師在這股風潮上成為Anusara的認證老師,繳了錢、上課拿了證書,好不風光。

佛藍德成了所有瑜珈人眼中的模範,紐約時報特地專訪他,2010年,僅僅創立三年,Anusara瑜伽在全球70個國家擁有20萬名學生,1,200名認證教師,推特帳號與臉書帳號粉絲人數高達15,000人,佛藍德也曾來台舉辦工作坊,就算報名資格要求學生必須要有一年以上的Anusara練習經驗才能報名,依然爆滿。許多學生渴望聽見這位謙遜的心靈導師對於瑜珈的看法,希望能夠從中得到心靈的解脫。

2012年2月,在Anusara瑜伽如日中天之時,一篇網路上的匿名指控戳破了這心靈教師的夢幻泡影。這篇文章指出Anusara之中,有一個秘密組織,該團體由Anusara職員以及教師所組成,私底下進行各種巫術儀式,包含以靈修為名義的亂交儀式。該文章進一步指控佛藍德就是該集團的首領,宣稱自身的性愛能量能夠強化學員的瑜珈練習,受害者之中不乏已婚女性。

John Friend
Photo Credit: The Cosmopolitan of Las Vegas @flickr CC BY ND-2.0
Anusara瑜伽的創辦人約翰・佛藍德(John Friend)。Anusara瑜伽在2010年創立後短短三年的時間獲得全球性的成功,然而2013年爆發醜聞後,佛藍德也離開Anusara瑜伽,彼此切割殆盡。

同時,佛藍德也遭指控在未知會公司職員情況下,擅自刪減員工退休計畫的預算,醜聞一出,導致美國政府的介入,甚至傳出佛藍德私下運送大麻至Anusara的辦公大樓,好讓自己能在大樓內吸食。這篇指控發表後,佛藍德的私德問題動搖了Anusara的全球產業,佛藍德在逼迫之下,同年3月離開Anusara,兩造宣稱再無瓜葛。

佛藍德醜聞與Anusara切割,只花了一個月不到的時間,然而,佛藍德與Anusara先前所塑造的完美形象損毀,讓Anusara從瑜珈市場的最高點重摔至谷底。大量的Anusara教師為了避開醜聞鋒頭,紛紛宣稱自己再也不是Anusara老師,瑜珈教室再也不敢開設Anusara瑜珈課程,深怕受到牽連而影響商譽,學生更是無法接受滿口心靈雞湯的瑜珈宗師,私底下是個荒淫無度、壓榨勞工、沈迷藥物,聖人形象的崩解,Anusara瑜伽就這樣消失在瑜珈產業之中。

上述兩個例子,不難發現,瑜珈離開了印度,除了受到東方主義扭曲變形,走向異端者也不乏見。奧姆真理教事件四年後,日本漫畫家浦澤直樹以此為靈感,創作出漫畫作品《20世紀少年》,漫畫中,影射麻原彰晃的邪教教主,自稱自己為「朋友」(Friend),無巧不巧正是佛藍德的英文姓氏。或許浦澤直樹沒有預料到,「朋友」影射了一位邪教教主,同時也影射了另一位差點成為邪教的教主。

這樣的現象並非只發生在印度之外的地方,印度人在這些事件上也不曾缺席過。

印度比哈瑜伽學校(The Bihar School of Yoga),由尊者薩特南達・薩拉斯瓦提(Swami Satyananda Saraswati)所創建,又稱薩特南達瑜珈(Satyananda Yoga),此派系1960年創立於印度比哈邦,蒙格埃爾鎮。薩特南達對於現代瑜珈最大的影響是他發明了「瑜珈睡眠」(Yoga Nidra)課程,這課程在台灣部分瑜珈會館課表上偶爾能夠看見,是一種讓練習者可以分階段進入似夢似醒的技巧。其著作《印度比哈瑜伽學校功法大全:體位法、養氣法、 身印、鎖印》有多種語言的翻譯本,繁體中文版本也在日前於台灣正式上市。

2016年9月初,一份接近兩百頁的調查報告正式出爐,這份報告控告比哈瑜珈學校在澳洲新南威爾斯所開設的靜修所(ashram)在1970年代至1980年代之間,其精神領袖阿肯達南達(Akhandananda)對其未成年學生性侵與施暴的報告,受害者至少11位,有男有女,最年輕的僅有7歲。

阿肯達南達是薩特南達的首席弟子,在22歲的時候受封「尊者」(Swami)稱號,在1970年初期,一對來自澳洲的夫妻於印度比哈學校受到啟發之後,回到澳洲在新南威爾斯的Mangrove山區,買了一塊地,開設了靜修所。1974年,薩特南達指派阿肯達南達前往該靜修所帶領學員,阿肯達南達宣稱自己是薩特南達的代表人,對其奉獻也就是對薩特南達奉獻;對薩特南達奉獻,也就是對神奉獻,他在1988年被警察逮捕之前,以其完美聖人的形象,統治著這間靜修所長達14年。

其中一位受害最久(後來也成為加害人)的女信徒指稱,除了阿肯達南達的染指以外,薩特南達本人也在某次造訪澳洲的時候對其性侵,然而,懵懂無知的她,將阿肯達南達以及薩特南達視作「完美的存在」、「純淨無潔」,與這些聖人性交是「無上的光榮」、「為了更高遠的目標」。然而,阿肯達南達對她的性侵卻日益劇烈,最後演變成為性暴力,她在報告中指出,阿肯達南達會拿指槍指著他的陰道,甚至以指甲剪直接傷害她的陰道。

這些進入靜修所的少男少女,全部都是和他們追尋瑜珈解脫之道的家長一起進去,在這樣離世修行的環境之下,比哈瑜珈學校要求修行者必須要捨棄世俗的一切關係,強制將小孩與其父母分離居住並且統一教養,小孩會被賦予一個聖名並且剃度、出家。阿肯達南達甚至要求這些父母申請棄養、放棄親子關係,交由靜修所收養以便領取補助。

1987年,靜修所中遭受性侵的幾名小孩透過父母的協助報警,整起事件才曝光,阿肯達南達遭警方逮捕。1989年5月,阿肯達南達遭判刑2年4個月,其他孩童的指控因已經判刑而不再追訴,出獄之後阿肯達南達便在昆士蘭度過餘生,事情看起來也就這麼結束。2013年,當年被性侵的孩子們長大後,紛紛出聲,靜修所才在其Facebook專頁上正式對當年的事件發佈道歉啟事,這次的發聲,也引起了澳洲政府的注意,正式舉辦公聽會開啟調查,這才發現當年並非只有少數孩童受害。

比哈瑜珈學校得知澳洲政府重起調查時,發函給這所澳洲長年代表比哈瑜珈學校的靜修所,在信中表示若澳洲分校無法好好處理這20年前的性醜聞,就要切斷一切與澳洲分校的關係,澳洲分校將再也無法使用「比哈瑜珈學校」為招牌。在報告的最後,調查委員會提及比哈瑜珈學校在整件事情上只想要盡快的切割,來減少其名譽上的損失,一點也不在乎這些受害者的感受以外,甚至揚言提告這些受害者毀謗名譽。

性侵醜聞並未消失,前陣子,印度麥索爾的著名瑜珈學校Mystic School,也有女性學生指控其主持人意圖性侵【1】。Mystic School是一間專門進行瑜珈教師訓練的學校,每個月都能夠開設一班以上的教師訓練課程,每年發出的瑜珈聯盟證書超過千張,主持人以其身份地位為優勢,要脅利誘參與教師訓練的女學生與其進行雙修瑜珈,或為女性學生提供「陰道按摩」服務,協助這些學生抒壓或是進行更高層次的靈性訓練。無獨有偶的,同樣位於麥索爾的另一間學校Indea Yoga,也在2015年爆發主持人要脅參與教師訓練的學生,必須要在網路上留下正面的評價,否則不發出瑜珈聯盟證書的消息

RTR1R35P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隨著瑜伽的全球化,全世界各個國家瑜伽教室此起彼落地開張,瑜伽與宗教哲學的密切關係,使得偶爾傳出各種醜聞。

曾經有一位女性朋友跟我說:「印度人信仰虔誠,不可能會作惡」。當然,這是非常天真的說法,無論是出家人還是一般人,印度人在性別歧視上並非一塵不染。

上述這些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瑜珈界的黑暗,不分東西、也不分古今,無論是這陣子南韓總統朴槿惠親信涉政事件所牽扯出來的永生教派,或是前X Japan成員Toshi被宗教洗腦長達12年出書爆料,這些事件一再地警告著我們,在面對「心靈導師」、「靈性使者」、「完人」、「聖人」、「尊者」等等稱號時,我們是否能夠看清這些「大師」,也只是個「人」的事實?

下一堂課,我也將針對「人」,這項東方主義對瑜珈最強烈的扭曲來做探討:人之患者。

【1】由於Mystic School對指控者提出毀謗名譽告訴,原文已在法院命令下刪除,靜候調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