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完全執政」的假象:中央「反對黨」過半,地方與茶黨無革命情感

特朗普「完全執政」的假象:中央「反對黨」過半,地方與茶黨無革命情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力拼實質的「完全執政」,修補府會關係是重中之重,特朗普與新國會的關係,在明年1月3日國會議員就職時即可見真章,觀察指標是萊恩能否順利蟬聯議長寶座。

美國大選已正式結束,除了特朗普(Donald Trump)贏得總統大位,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在國會與地方選舉也表現不俗。在聯邦參議院部分,共和黨僅失去伊利諾州(Illinois)與新罕布夏州(New Hampshire)的席位,以51席取得過半;聯邦眾議院則毫無疑外由共和黨繼續掌握,在國會選舉可說是大獲全勝。

至於地方選舉,從州長到州議會依舊由共和黨取得壓倒性勝利,中央到地方全部獲得空前勝利,是十分典型的「完全執政」。然而,這樣的「完全執政」僅是單就政黨色彩而言,實際上共和黨的國會與地方公職人員並不完全與特朗普站在一起,正是因特朗普從初選以來在黨內四處樹敵,讓這個變調的「完全執政」,成為勝選的假象。

共和黨在特朗普勝選後,已經可以粗略分成三大板塊。首先是以特朗普為首的新政府勢力,如紐澤西州(New Jersey)州長克利斯蒂(Chris Christie)、前紐約市(City of New York)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等人;再者是主流派為首的黨中央與國會,如在初選敗給特朗普的傑布布希(Jeb Bush);最後是隨著茶黨(Tea Party)而攻佔各州的地方政府。這三股政治力量,各自有不同的理念、舞臺與利益,面對暗潮洶湧的共和黨,將是特朗普未來施政的最大挑戰。

國會共和黨過半,特朗普的「反對黨」卻佔多數

目前國會兩院的選舉結果已大致出爐,僅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受限於候選人要取得過半票數才可當選的規定,尚有兩席聯邦眾議員與一席聯邦參議員,待12月9日的決選來確定當選名單。假設路易斯安那州的選舉結果,全數由共和黨當選,共和黨在聯邦參議院的最大席次可達52席、眾議院也有241席。

從初選至今,許多共和黨國會議員與特朗普完全切割,這些表態不支持特朗普的國會議員橫跨參、眾兩院。在路易斯安那州剩於席次都由共和黨奪得的前提下,進一步思考共和黨主導的國會結構,即可發現特朗普的阻礙不小。

扣除落選或退休者,這群反特朗普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在眾議院有24席、參議院有10席。若以最大席次計算,共和黨在眾議院241席減去24席為217席,參議院52席減去10席僅剩42席,都未達過半標準。

在不包含潛在的反特朗普議員情況下,特朗普面臨的「反對黨」已經超過國會半數,尤其是在參議院有三位與特朗普水火不容、恩怨難解的參議員:佛羅里達州(Florida)的盧比歐(Marco Rubio)、德克薩斯州(Texas)的克魯茲(Ted Cruz)以及亞利桑納州(Arizona)的麥肯(John McCain)。由國會結構來看,這將是特朗普現階段最大的難題,若不能妥善解決,未來上任後勢必更難化解雙方心結。

地方政府隨茶黨崛起,與特朗普沒有革命情感

共和黨籍北卡羅萊納州的現任州長麥克羅利(Pat McCrory),先前通過極具爭議的性別歧視法案而導致聲望大減,最終開票落後給民主黨庫柏(Roy Cooper)不到5,000票的差距,由於票數過於接近,因此獎落誰家仍是未知數。不過扣除北卡羅萊納州,連同未改選的州長,共和黨已在全國取得34席州長寶座,打破1922年距今已高懸94年的紀錄。

各州議會的選舉結果,共和黨依舊取得壓倒性勝利,尤其在肯塔基州(Kentucky)眾議院,共和黨更是睽違一世紀之久,終於從民主黨手中贏得過半席次。總計在各州參議院,共和黨對民主黨是36:14,州眾議院則是32:17,與選前的地方生態相比並無出現太大變化。

共和黨在各州遍地開花,除了民主黨疏於經營之外,還與茶黨的崛起有很大的關係。即便僅有部分的州長或州議員是茶黨成員,但隨著金融海嘯後的民怨,茶黨有組織、有效率地帶領共和黨打贏一次次的國會與地方選舉,從2010年期中選舉開始翻轉地方政治版圖,與茶黨開始壯大呈現正比關係。

在選前表態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黨州長多達十位,包含共和黨州長協會(Republican Governors Association, RGA)主席、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州長蘇珊娜(Susana Martinez)。特朗普與共和黨州長並沒有任何在選舉上的革命情感,又在選舉期間得罪一大票黨內同志,因此特朗普與地方政府之間有一道亟需弭平的鴻溝。所謂從中央到地方的「完全執政」,其實是一場紙醉金迷的假象。

特朗普在票倉得票不如預期,基層支持者也須整合

特朗普的選舉人票以306:232擊敗希拉莉(Hillary Clinton),且在共和黨本來就很強勢的南方各州全數勝出,但進一步分析可發現,希拉莉在南方與中西部落後的州,其中有四個州得票比2012年歐巴馬(Barack Obama)的表現還好,分別是猶他州(Utah)、亞利桑納州、德州與喬治亞州(Georgia)。

猶他州是摩門教(Mormonism)大本營,長期都是共和黨堅定支持者,此次特朗普對女性的不當言論使摩門教徒完全無法接受,才會促使年輕、深得摩門教徒民心的麥克馬林(Evan McMullin)出馬競選總統,加上摩門教徒愛戴的羅姆尼(Mitt Romney)與特朗普更是有如世仇,才會讓特朗普在猶他州表現不如預期,反而是希拉莉略有斬獲。

亞利桑那州也是共和黨票倉之一,但此次特朗普在拉美裔的問題上引起許多爭議,亞利桑那州又有近三成人口是屬於拉美裔,其中多為墨西哥人。麥肯在亞利桑那州影響力頗大,特朗普對麥肯在戰爭經驗上的出言不遜,以及在移民問題上的尖銳,讓希拉莉在亞利桑那州僅以小輸收場。

最值得共和黨留意的地方,是特朗普在南方各州中唯二領先希拉莉只有個位數百分比的德州與喬治亞州。這兩州傳統上是共和黨穩定且強勢的選區,但德州開票之初,還一度由希拉莉領先一段時間,最後特朗普僅在德州小贏9.2%;喬治亞州的情況更是明顯,竟然只贏5.7%。由於希拉莉在這兩州的得票也比2012年的歐巴馬有所成長,並不如在其他南方與中西部州的下降,這樣的特殊性從州內得票的分布,可發現一個看似正常、共和黨卻必須謹慎的現象。

這次大選的普遍結果,就是希拉莉在各大城市的表現極為亮眼,但在鄉村與郊區大幅落後特朗普,希拉莉就是這樣輸掉五大湖區的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密西根州(Michigan)與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在德州與喬治亞州也有如此的現象。但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希拉莉在賓州等地城市的得票數或得票率都比四年前下降,德州與喬治亞州卻逆勢成長。

  • 費城等三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費城等三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 亞特蘭大等五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亞特蘭大等五大城市兩屆總統大選得票變化

從費城到休士頓的總統選票,雖然票數或得票率並不是大幅度的擺盪,卻在各區域內出現一致性的趨勢。五大湖區由於特朗普獲勝,因此希拉莉得票下滑屬於正常現象,但希拉莉在南方城市的票數向上成長,在共和黨佔盡優勢的德州與喬治亞州有如此不合乎邏輯的選票走向,顯示共和黨票區內分化、對立的氛圍更甚以往。

德州選票的異常還可以歸因於特朗普與克魯茲的摩擦,但加上喬治亞州就無法概括而論。美國有句玩笑話:「沒有亞特蘭大,喬治亞就只是個阿拉巴馬。」(Without Atlanta, Georgia is just Alabama.)南方各州城市與鄉村的價值差異,在此次德州與喬治亞州的選舉當中被凸顯出來。雖然僅僅是兩州的案例,但特朗普與共和黨要將其視之為警訊,若這樣的差異向外擴散,在共和黨意識形態鮮明的南方,恐將激發比北方更嚴重的內部對立。

力拼「完全執政」,特朗普得靠彭斯與萊恩

特朗普在未來的首要任務,就是處理這一系列共和黨內部的矛盾與情緒,這就要看特朗普的手腕與智慧能不能將之化解;此時特朗普選擇的副手彭斯(Mike Pence),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人物。

誰是麥克彭斯?美國準副總統,特朗普的「三反」副手——反同志、反墮胎、反難民

彭斯曾擔任12年的聯邦眾議員,在外交與司法領域表現極為優異,是共和黨主流派頗欣賞的人物,在黨內人脈也相當廣泛。彭斯在2009至2011年還出任眾議院共和黨黨團主席,因此彭斯的國會經驗絕對能夠幫助特朗普修復與眾議院的關係。

共和黨在參議院內反對特朗普的最大勢力,是以克魯茲等人為首的茶黨,而彭斯本人對墮胎等議題的立場保守,原因就在他也出身於茶黨;加上《美國憲法》規定,由副總統兼任參議院議長,因此彭斯也有很大的優勢替特朗普居中協調,減少未來聯邦政府在參議院可能遇到的阻礙。

由於彭斯正好是現任的印第安納州(Indiana)州長,因此各州州長與特朗普之間的互動,彭斯也能有所發揮。由此觀之,特朗普選擇彭斯作為副手,其實是一招精明的手段,彭斯幾乎能夠互補特朗普的所有弱點,端看特朗普能夠放手到什麼程度來讓彭斯表現。

另一方面,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雖然與特朗普在選舉期間的關係極度惡劣,但當選後雙方的會談似乎頗有正面成效,也增加兩人在將來施政上合作的可能性。萊恩長期待在眾議院的預算委員會,是共和黨內少數青壯派的預算專家,因此特朗普非常有可能選擇與萊恩合作,繼續支持萊恩擔任眾議院議長,不但減少預算的變數,同時能穩固眾議院局勢。

與國會修好,「完全執政」才有走下去的機會

表面上,共和黨狂掃各項選舉的勝利,但特朗普的行事風格,讓他最大的敵人從來就不是民主黨,而是走在背後的共和黨自家人,因此選舉過後的關係修復極為重要,不僅是政府內部的溝通協調,還要撫平社會被大選所激起的對立與情緒。

共和黨的「完全執政」淪為假象,特朗普在正式上任之前必須積極拜會各方,尤其是對共和黨的國會領袖,即使目前特朗普與國會的想法南轅北轍,仍要盡全力進行溝通,否則上任後最重要的人事任命,恐怕會受到不少自家人的阻礙。

特朗普力拼實質的「完全執政」,修補府會關係是重中之重,特朗普與新國會的關係,在明年1月3日國會議員就職時即可見真章,觀察指標是萊恩能否順利蟬聯議長寶座。唯有得到國會議員的支持,特朗普才能繼續展開與地方政府的對話,進而降低美國社會的政治對立。

縱使這場大選是由希拉莉(Hillary Clinton)贏得多數普選票,但希拉莉並沒有對美國的制度提出任何怨言,反而希望各界能相信並尊重美國的價值。如同希拉莉在敗選演說所言:「我們應屏除偏見,給特朗普機會去領導國家。」這不僅是對民主黨選民的喊話,也是對共和黨、美國,甚至是全世界的衷心呼籲,等於是替特朗普的「完全執政」,向美國社會遞出橄欖枝。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