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後民主問卷小調查:參與現場的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力量

太陽花學運後民主問卷小調查:參與現場的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力量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陽花學運,喚出了制度至上與改革有理的拉扯,顯出了冷漠與熱血的格格不入,點出歷史包袱與放眼未來的相生相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楊曼瑜(跨領域中尋找保育及開發平衡點的人)

三個月前,立法委員張慶忠用30秒的時間草率的宣布完成《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議,引起許多人的憤怒跟不滿,帶著自製的海報跟布條,或靜坐、或仰臥、或行走地包圍了立法院長達23天。

「看吧,台灣人都是一窩蜂,一下雷神,一下上街頭,學生們真是亂搞。就算上幾百次街頭,台灣還是一樣的啦!」一位很淡定的朋友如此說。從服貿到核四,從核四再到國教改革,不知不覺已經又過了3個月。人家說,從哪裡跌倒就從那裡爬起來,有痛才會成長,那服貿又讓我們學到了什麼呢?

公民救國家,每個聲音都重要。為了從太陽花學運中找出改變台灣的契機,我在幾位朋友的協助下,透過現場宣傳跟網路宣傳,請大家填寫網路問卷以了解大家的資訊管道、參與原因、參與前後差異,對未來的建議,以及對此事件的感想。

考量問卷的主旨是了解參與現場前後的經驗,我選擇318事發後兩個禮拜才開始調查,問卷蒐集時間自2014年4月1日開始至6月30日;而收卷的情境為收滿1,000份有效問卷或是收滿三個月即停止調查。關於資料蒐集方式,我曾評估以紙本進行或以網路蒐集。在實地以紙本測試後,發現在調查人力有限,無法掌握學運能持續多久怕樣本數太少的情況下,網路問卷是較好的方式。其優點為突破時間與地區的限制,蒐集到立法院現場以外的聲音,缺點為填答者仍為網路使用者,無法排除數位落差,接觸到的填答者或許資訊管道也較相近。

為了定義樣本範疇,及假設現場的人際互動會影響填答者的認知,因此在問卷中定義現場為「為了服貿議題而集體(超過10人)走上街頭的活動」,並以此為基礎,刪除了不符合問卷適用對象的樣本,篩選後共累計蒐集320份來自各年齡層、地區、行業,從支持到反對者的有效問卷。在樣本數可能不足以代表全體的情況下,我做了以下分析,盡可能在資料範圍內,找出服貿帶給社會的啟示,以及未來我們可以做什麼。

誰來學運?我也想問

很多人好奇,到底是誰參加學運?台北大學社會系在稍早的調查中記錄到56%參與者為學生,而根據我的調查,學生族群只占33%,其餘67%來自各行各業。各行各業中又以「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佔11%居多,其次是「其他服務業」10%居多,比例最低的則有「公共行政及國防;強制性社會安全」、「不動產業」,以及「製造業」,這類行業的樣本數都少於5份,且本調查並未收到「運輸及倉儲業」的樣本。填答者男女比約四比六,年齡以20-29歲最多(50%)、30-39歲其次(38%),沒有60歲以上的人填答本問卷。

兩份研究因為調查方式不同,數據的差異無法跨研究比較,但一致的是,太陽花學運不只是學生的運動,還有不同行業參加。這讓我很好奇儘管背景不同,為什麼他們都選擇去現場,現場是哪裡?他們又做了什麼?

太陽花,為何你要遍地開花?

問卷裡,除了國內的立法院、行政院以及凱達格蘭大道等據點,從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到屏東也有聲援活動,甚至國外例如美國紐約、威斯康辛、德州、洛杉磯、瑞士蘇黎世、日內瓦、英國倫敦、澳洲雪梨、加拿大溫哥華,以及德國科隆等地也發起了聲援活動,顯示服貿所延伸的行動,不僅跨越行業,更跨越了國界。

會去服貿現場,想聲援(87%)是主因、其次為想了解現場狀況(62%),以及更了解服貿(47%),但未發現被政黨號召而來的。亦有人為了工作、參加小民主活動與講堂、蒐集報告資料,參與同學會、保護內場的人、對政府處理態度失望至極、希望救台灣,或為支持民主而出現在現場。

未命名

到了現場,多數填答者(87%)藉由聆聽公民開講與專家開講等方式被動的獲取資訊,也有部份人跟陌生人討論服貿議題(33%),獲得不一樣的想法。從填答問卷的時間點往前推,投入現場的總時間最短10分鐘,最長400小時;以四分位數區分,Q1為4小時、Q2為9小時、Q3為22小時,顯示有50%的觀察值小於9小時。

除此之外,他們也以閱讀評論分析文章為主要方式更深入理解服貿議題,服貿法條與附件也有76%的填答者曾閱讀,顯示這些民眾曾嘗試以不同方式了解服貿——有些屬於一手資訊,有些屬於二手分析及報導。從以上資訊,呈現了參與者積極想了解服貿的努力,與參與者一窩蜂亂搞的形象不太一樣,或許我們可以先撇開群眾是盲目的臆測,先看看參與現場前後的影響。

走得更近,看得越遠

走進現場,讓填答者對於服貿為何引起爭議有顯著的影響(t=-9.928 p <0.01),讓大家看待服貿爭議時,多了不同思考的角度。

先談理解度跟立場的改變吧!填答者在參與運動前,有40%對於服貿的理解程度為了解到非常了解,19%為不了解到非常不了解。參與現場後,認為了解或非常了解卻高達75%,比之前多了35%,而仍有3%不了解服貿,顯示多數人可以透過參與現場以及補充資料更了解一個議題。

立場的部份,參與前,79%的人為反對,19%是中立或不知道,但也有3%支持服貿。參與後,高達93%反對或非常反對服貿,比參與前增加14%,且不再有人選擇「不知道」自己的立場。至於參與現場後支持服貿的比例仍為3%,顯示參與現場可以讓人更明確地釐清自己的想法。

至於理解度跟立場的交叉分析,以顏色區分百分比——深綠色為最小值、深紅色為最大值、黃色與磚色介於中間,可以看出參與後黃磚色及紅色向兩邊擴散,顯示填答者的立場及對服貿理解度變得更明確。

若服貿有爭議,填答者個人覺得引起爭議的原因為何?綜合所有人的結果,發現填答者在參與現場後,認為「審議程序」、「國防安全」,以及「資訊傳遞及揭露」為前三項,國防安全會排到第二名,是我之前沒預料到的;而參與前後票數差異最大的因子為「政黨」,其次為「國防安全」,這與參與現場後反對服貿的人的圖形一致,但與支持服貿的人的圖形不一致,這在下一段文字會說明。

參加學運,支持服貿

因為支持服貿的現場民眾較少,因此我挑出支持服貿的樣本進行差異分析。參與前支持服貿的人有9位,參與現場後表示支持服貿的人有11位,其中有7位立場不變。9位參與前支持服貿的人當中有2位改為中立。他們共同認為服貿之所以會引起爭議是因為審議程序,其中一位在參與後又增加了資訊傳遞與揭露,在感想中還提到瞭解了「經濟發展與文化(及自由)脅迫的兩難」。

參與現場後的結果更特別,11位選擇支持服貿的人當中有4位原先反對服貿,其中3位甚至是非常反對服貿,經歷了現場才轉而支持。支持者在問卷中提到幾點感想:

「希望大家眼光能放遠,不要讓感性蓋過了理性。」

「這次事件,政府、媒體、政黨應負絕大責任。政府並沒有積極說明服貿,媒體誇大其詞,沒有先求證到底立委有沒有審查服貿行政命令,更糟的是,明明就有審查卻沒有一個立委站出來說話,把事情說明白,民進黨等著政治收割。更糟的是去看懶人包的人,不求證事實的真相,道聽塗說。」

「台灣沒有再亂下去的本錢了,請自愛!」

「為反而反,多數人未看過服貿本文;嚴格管制媒體;其他違反亂紀,不管立場、身分、黨派,通通依法處理;學生觀念薄弱(特別是323行政院事件)。」

「請尊重專業。」

「政治不會你不去管它,他就不會理你。」

支持者認為服貿引起爭議的原因以審議程序最關鍵,參與前後皆8票,其次為政黨的7票。為了讓題目較客觀,我刻意讓選項以中性名詞出現,因此並未寫清楚政黨的意思,導致探討真因的困難(僅有一填答者備註政黨鬥爭),但從參與前後的差異,發現政黨因素是參與前後票數差最多的一個項目,是什麼原因導致參與現場後才發現政黨因素的影響?已無從得知,又因樣本數較少,無法以統計推估關鍵的影響因子。但幸虧從支持者的感想中,可以看出一些對整體事件的想法。

多年的問題,改變的起點

若只停留在反對,台灣可能沒辦法前進。我開放式地詢問大家,經由這次經驗,台灣這十年應優先改善哪三個重點?當我使用文字雲進行分析,畫面立刻出了斗大的幾個字-「政府、政治、媒體、產業」,也看到制度及教育等字眼,反映了台灣急迫卻又需長程改革的重要問題。

整體而言,62%的填答者認為現行的政治制度亟需檢討,這又分成兩個層面,一個是現有制度被綁架,運作缺乏效力,藍綠惡鬥卻無法反應民意;另一個是想改善卻不知道怎麼改善,呈現制衡失調,權責不分的現象。而媒體的問題(23%)在於素質跟濫用自由,這像雙面刃一樣不是讓人對公共議題更冷默,就是讓人跟人的溝通與理解不易,增加衝突,導致對話及找出共識更加困難。

至於產業問題(22%),其實也反映了對外及對內溝通的問題,包括台灣在國際的產業定位與策略,中小企業與財團資源分配不均,以及如何轉型、創新、升級以提升國家競爭力等問題。17%的填答者認為最根本的是教育——思考、表達,及溝通都是重點。例如有人提及未來需「著重在獨立思考及整理、表達意見。尤其將社會事件帶入公民課討論,而非只是教經濟學,將生活帶入教學、教學帶入生活」。

其他議題例如公共建設、福利制度、徵求民意的執行方式、政府與人民的信任關係、人口醫療與稅制、政治資訊公開度、糧食自給率,還有人心與社會價值也被填答者點到。甚至有人提到整合性的視野:「經濟不是唯一,經濟發展、社會正義、環境保護應兼顧重視,不應偏頗」。

千里之行,始於資訊傳遞

解鈴還須繫鈴人。問卷中並未特別詢問改革應由誰執行,因此我試著從填答的內容,以及後續觀察中找出可行的方向。有位填答者點出一個重點:「憲政、行政、立法及國家發展方向:國家應重視基礎的、長期的、深度的發展。憲政、立法及行政體制應改革,避免政黨輪替造成政治人物永遠在炒短線。」

就像一艘船,知道方向才能前進;不知道方向或太多方向,久了就是原地打轉。前進是需要全員溝通協調及相互合作才能達成的,但從「資訊傳遞與揭露」排行爭議第三名可以看出,我們的確面臨了溝通的問題。例如有填答者提到「行政執行、溝通管道腐化」的問題,也有人提到行政的施政透明度與立法程序及作為的透明度應該要提高。

政府與人民身處溝通管道的兩端,先撇除政策制定者願不願意溝通,以及媒體素質是否太低落以至於無法仰賴其傳達公共資訊的問題,我們來看由這次學運的經驗,什麼管道及方式可以幫助資訊的傳遞?

治標的作法是視人群特性另闢途徑及模式。以服貿為例,超過八成的人在這一年才聽說服貿的訊息,其實不算早,而超過半數都是由臉書等人際網絡得知訊息,但也有三成的人由報章雜誌及電視電台得知訊息。為了更快速地傳遞公共資訊,六成的填答者推薦臉書為最適合的管道,但這也與填答者本身第一次從什麼管道接觸到服貿議題有顯著相關性(p=0.005),卻與年齡相關性不大(p=0.16)。

換句話說,臉書不但在太陽花學運被證實有強大的傳播力,讓資訊得以觸及未知的民眾,經過了太陽花學運的經驗,仍不限年齡層地被推薦為傳遞公共議題的首選管道。若未來欲快速地傳遞公共議題,一定要把握臉書的管道,至少可觸及某部分有議題行動力的民眾。

至於最能幫助民眾了解公共議題的形式為評論分析文章(61%),而新聞媒體報導和談話性節目/廣播則只有各11%與7%的推薦,有趣的是,簡單易讀的懶人包也只有10%的人推薦,效果並不受青睞。另外有人寫到「支持服貿的文章量少、立場與討論面向單一,且多是官方發布;反方多由各個實務面討論,雖然有些資訊錯誤,但具體許多」,這點出了官方資訊的盲點。

從問卷回應中,可發現民眾對於非黑即白、非藍即綠的二分法很反感,這反映了民眾對於思考的期待,他們並不想獲得「做就對了」這種沒辦法知道事情本質的資訊,也不希望獲得一面倒的資訊或單一資訊來源。

以上資訊,我特別想提供給政府單位參考。舉具備公民參與性質的公聽會為例,高達92%的填答者都認為審議制度是服貿爭議的關鍵,政府若真的希望傳遞開會的資訊,建議善用臉書,以及在目標對象的生活圈宣傳公聽會的資訊。「生活圈」的概念,始於一位填答者,他說「若要將資訊快速深入民間各層面,可依生活圈下手,例如菜籃族的管道是菜市場、長輩為廟口、學生為校園,而想讓上班族最快接觸到公共資訊的最佳管道為便利超商。」這點還滿有趣的,分享給大家。

而從我後續的觀察,發現政府並不是沒有掌握溝通管道,而是攻防至上的心態阻斷了第一步接觸的契機。舉例來說,有個中央級的政府部門,常常以電子報的形式傳遞資訊,然而我收到的絕大多數都是「澄清文」或是「自爽文」,頂多很偶爾的在頒布法規時寄出通知文。

這其實是相當可惜的,因為政策擬定過程有其醞釀期,該部門若能在爭議發生前即分享進度,提供更具體的資訊,平衡分析利與弊,以及告知為何最終決定此方案,民眾也更能了解公共議題,理性的資訊也可能回饋給政府。這點並非天方夜譚或過於理想,至少從歐盟的經驗可以得知,的確有政府朝這個方向努力。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你我都能做到的愛台灣

台灣如同一艘沒有馬達的船,多一支槳就多一個力量。關心國事的民眾,建議可以撰寫評論分析文章的方式表達你的看法。服貿的經驗顯示,不論支持、中立、或反對服貿的評論文章,都有超過七成的填答者會去閱讀,因此不用擔心文章無法觸及另一邊立場的民眾。

回到每個人,填答者點出了信念及選擇的問題。

「台灣人民很善良,卻也貪圖小利,說是彈性、能生存也對,不過人心、社會風氣只重利不認識公義,我們會一直重視看得見的物質生活,不追求真理、永恆、正義這些看不見的。」

「身為公民必須釐清台灣的自我認同問題, 包含到底是不是一個想要實踐民主的社會,是不是想擁有完全的自由,還是吃喝拉撒都聽人家指揮也可以。」

當事情有很多面,顧此可能失彼時,甚至時間跟資源有限時,我們會怎麼做選擇?講得寓言一點,如果你只有一支槳、一分力量,勢必要面臨信念的選擇,你會怎麼做?還是什麼都不做?

寫在最後

有人問,太陽花學運到底算不算成功呢?

在問卷中,我詢問填答者在參與現場後,認為服貿議題下一步應該怎麼走?50%的填答者認為下一步應「先評估與中國貿易合作的必要性,再修訂服貿條文,重新審查後通過」,32%的填答者認為「重新修訂服貿條文,審查後再通過」,若以退回現行服貿為訴求,那這場學運阻止了張慶忠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議,算是成功的。

但若要更廣義的討論成功與否,或許可以回到最初的問題,從太陽花學運,我們到底學到什麼?由這份問卷及實際的經驗,參與現場的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力量。這力量可能是對議題認知的改變,可能是發現更能傳達資訊的管道及方式,也可能是對一個人內心的改變。

我在問卷中發現填答者一些很深刻的自省及對未來的期許。

「記得要行動、要努力念書、未來在生活中會更檢視自己是否遺留威權習性而不自知。」

「如果只是單純經濟問題,我不認為能夠驅動50萬人走上街頭…反服貿只是個表象,背後顯現的是人民對傾中的抗拒。另一方面,正向的訊息是,這可以說是台灣的民主啟蒙運動,這次事件讓台灣人開始討論起民主是什麼?台灣的未來是很有希望的,如果我還有未來的話…。」

「希望我能不要那麼容易忘記,而提醒自己這次的經驗更是為了讓往後的我和台灣都能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國家。」

「現在是一個可以把實踐民主找回來的契機,同時我可以在一個勇於交流的社會中,共同討論出台灣未來的方向,並在改變世界的同時也改變自己。所以期許自己和身邊的每一個人,都不要害怕衝突,盡量溝通與延伸觸角,台灣和個人自身都會因此茁壯。」

最後,我同樣以文字雲的方式呈現大家的感想,出現的是「我們、台灣」。太陽花學運,喚出了制度至上與改革有理的拉扯,顯出了冷漠與熱血的格格不入,點出歷史包袱與放眼未來的相生相剋。當台灣因為地理及歷史因素的交雜,就連台灣是什麼都要論戰一番時,或許每個人內心對台灣的認知,就是未來的答案。

僅此感謝所有填答者的參與,希望這篇文章能呈現一些重要資訊給大眾,為社會盡一份心力。

完整的問答內容請見中文問卷以及英文問卷。這是我第一次進行議題調查,因為缺乏經驗及背景,在問卷設計及分析有許多不足之處,若有人願意將這份資料做更好的運用,歡迎跟我聯絡,索取整理後的excel檔。

謝謝一路上協助這次民主小研究能夠完成的朋友,包含協助發想問卷內容、協助翻譯成英文版、協助傳遞訊息、協助紙本調查、協助提供分析建議以及閱讀初稿並提供意見的所有朋友。再次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