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後民主問卷小調查:參與現場的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力量

太陽花學運後民主問卷小調查:參與現場的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力量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陽花學運,喚出了制度至上與改革有理的拉扯,顯出了冷漠與熱血的格格不入,點出歷史包袱與放眼未來的相生相剋。

作者:楊曼瑜(跨領域中尋找保育及開發平衡點的人)

三個月前,立法委員張慶忠用30秒的時間草率的宣布完成《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議,引起許多人的憤怒跟不滿,帶著自製的海報跟布條,或靜坐、或仰臥、或行走地包圍了立法院長達23天。

「看吧,台灣人都是一窩蜂,一下雷神,一下上街頭,學生們真是亂搞。就算上幾百次街頭,台灣還是一樣的啦!」一位很淡定的朋友如此說。從服貿到核四,從核四再到國教改革,不知不覺已經又過了3個月。人家說,從哪裡跌倒就從那裡爬起來,有痛才會成長,那服貿又讓我們學到了什麼呢?

公民救國家,每個聲音都重要。為了從太陽花學運中找出改變台灣的契機,我在幾位朋友的協助下,透過現場宣傳跟網路宣傳,請大家填寫網路問卷以了解大家的資訊管道、參與原因、參與前後差異,對未來的建議,以及對此事件的感想。

考量問卷的主旨是了解參與現場前後的經驗,我選擇318事發後兩個禮拜才開始調查,問卷蒐集時間自2014年4月1日開始至6月30日;而收卷的情境為收滿1,000份有效問卷或是收滿三個月即停止調查。關於資料蒐集方式,我曾評估以紙本進行或以網路蒐集。在實地以紙本測試後,發現在調查人力有限,無法掌握學運能持續多久怕樣本數太少的情況下,網路問卷是較好的方式。其優點為突破時間與地區的限制,蒐集到立法院現場以外的聲音,缺點為填答者仍為網路使用者,無法排除數位落差,接觸到的填答者或許資訊管道也較相近。

為了定義樣本範疇,及假設現場的人際互動會影響填答者的認知,因此在問卷中定義現場為「為了服貿議題而集體(超過10人)走上街頭的活動」,並以此為基礎,刪除了不符合問卷適用對象的樣本,篩選後共累計蒐集320份來自各年齡層、地區、行業,從支持到反對者的有效問卷。在樣本數可能不足以代表全體的情況下,我做了以下分析,盡可能在資料範圍內,找出服貿帶給社會的啟示,以及未來我們可以做什麼。

誰來學運?我也想問

很多人好奇,到底是誰參加學運?台北大學社會系在稍早的調查中記錄到56%參與者為學生,而根據我的調查,學生族群只占33%,其餘67%來自各行各業。各行各業中又以「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佔11%居多,其次是「其他服務業」10%居多,比例最低的則有「公共行政及國防;強制性社會安全」、「不動產業」,以及「製造業」,這類行業的樣本數都少於5份,且本調查並未收到「運輸及倉儲業」的樣本。填答者男女比約四比六,年齡以20-29歲最多(50%)、30-39歲其次(38%),沒有60歲以上的人填答本問卷。

兩份研究因為調查方式不同,數據的差異無法跨研究比較,但一致的是,太陽花學運不只是學生的運動,還有不同行業參加。這讓我很好奇儘管背景不同,為什麼他們都選擇去現場,現場是哪裡?他們又做了什麼?

太陽花,為何你要遍地開花?

問卷裡,除了國內的立法院、行政院以及凱達格蘭大道等據點,從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到屏東也有聲援活動,甚至國外例如美國紐約、威斯康辛、德州、洛杉磯、瑞士蘇黎世、日內瓦、英國倫敦、澳洲雪梨、加拿大溫哥華,以及德國科隆等地也發起了聲援活動,顯示服貿所延伸的行動,不僅跨越行業,更跨越了國界。

會去服貿現場,想聲援(87%)是主因、其次為想了解現場狀況(62%),以及更了解服貿(47%),但未發現被政黨號召而來的。亦有人為了工作、參加小民主活動與講堂、蒐集報告資料,參與同學會、保護內場的人、對政府處理態度失望至極、希望救台灣,或為支持民主而出現在現場。

未命名

到了現場,多數填答者(87%)藉由聆聽公民開講與專家開講等方式被動的獲取資訊,也有部份人跟陌生人討論服貿議題(33%),獲得不一樣的想法。從填答問卷的時間點往前推,投入現場的總時間最短10分鐘,最長400小時;以四分位數區分,Q1為4小時、Q2為9小時、Q3為22小時,顯示有50%的觀察值小於9小時。

除此之外,他們也以閱讀評論分析文章為主要方式更深入理解服貿議題,服貿法條與附件也有76%的填答者曾閱讀,顯示這些民眾曾嘗試以不同方式了解服貿——有些屬於一手資訊,有些屬於二手分析及報導。從以上資訊,呈現了參與者積極想了解服貿的努力,與參與者一窩蜂亂搞的形象不太一樣,或許我們可以先撇開群眾是盲目的臆測,先看看參與現場前後的影響。

走得更近,看得越遠

走進現場,讓填答者對於服貿為何引起爭議有顯著的影響(t=-9.928 p <0.01),讓大家看待服貿爭議時,多了不同思考的角度。

先談理解度跟立場的改變吧!填答者在參與運動前,有40%對於服貿的理解程度為了解到非常了解,19%為不了解到非常不了解。參與現場後,認為了解或非常了解卻高達75%,比之前多了35%,而仍有3%不了解服貿,顯示多數人可以透過參與現場以及補充資料更了解一個議題。

立場的部份,參與前,79%的人為反對,19%是中立或不知道,但也有3%支持服貿。參與後,高達93%反對或非常反對服貿,比參與前增加14%,且不再有人選擇「不知道」自己的立場。至於參與現場後支持服貿的比例仍為3%,顯示參與現場可以讓人更明確地釐清自己的想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