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突尼斯(四):伊斯蘭教也算是為貓咪留了個位置

一個人的突尼斯(四):伊斯蘭教也算是為貓咪留了個位置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追尋著古羅馬名將大西庇阿的足跡,來到了港都比賽大與突尼斯北岸的小鎮。看到了伊斯蘭文明與貓之間獨特的互動,以及體驗當地瘋狂卻也充滿人情味的交通工具。更從突尼斯的物價,反思台灣人意識裡認為理所當然的生活常識。

文:Book Huang

比賽大

拉著大行李總算到達了比賽大,比賽大是在首都突尼斯市西北方的沿海城市。在台灣訂旅館的時候,因為不太了解城市結構,所以錯訂了離市中心有點遠的旅館,看著計程車越開越遠心都涼了一半。這座旅館是個超迷你度假村,由很多棟別墅組成,平常是提供給長住的旅客,而後櫃檯給了我一間別墅的三樓房間。

可是瑞凡,這別墅沒有電梯。

我只好很悲哀的把行李提到樓上,沒想到一打開居然是大房間而且有超級豪華海景,view超好!封面圖片真心不騙就是我從陽臺看到的景象。由於住客少,環境很安靜,唯一伴隨的只有鳥叫聲和海浪聲(對,房間聽得到海浪聲)。

整個房間看起來就是個套房,有小客廳跟廚房,衛浴分開,最重要的是一晚1500元台幣有找。看了結帳單好幾遍確定我沒住錯地方,真的好便宜!後來很煩惱的交通問題只要從入口走到馬路就一堆計程車可以招,花40元台幣五分鐘就能到市中心。我一定上輩子有做好事才誤打誤撞訂到這裡,完全值得特別介紹的好旅館。

我現在正看著這樣的美景吃晚餐(晚餐是外帶回來的),覺得此地根本天堂,人生真想廢在這裡算了。

早上拖著行李搭計程車前往車站,只能說突尼斯處事哲學很微妙。我的這輛車半途居然還載了別人,然後悲慘的多繞一段路,害我被多收錢覺得很傻眼。幸好換算台幣金額也不大(約80元台幣),也就不想跟他計較了。接下來在共乘巴士混亂的車陣中,終於問到有要去比賽大的車。然後只花了一小時就到了比賽大,車資不到100元台幣。

比賽大是個突尼斯北邊的海港城市,是個從迦太基時代(西元前五世紀)就存在的貿易商港,可以說是個一路經過各種統治還能活到現在的幸運之都。突尼斯從法國殖民獨立後也安排海軍在這裡駐紮,現在就是個平和的港口。規模不大,但風景還蠻不錯的。

14711385_10206778930504788_490348324548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比賽大港邊連接著古老城牆

港口兩邊的建築大多是藍白兩色,在突尼斯的顏色不是很花就是極簡。藍白兩個顏色出鏡率很高,搭配藍天有種雅適感。如果往另一方向走,有個整理的很漂亮的運河,讓居民可以來這裡聊天散步和⋯⋯釣魚!超多人在岸邊釣魚,這裡水都超清澈,跟岸上的髒亂完全不是一回事。

14589955_10206778931824821_8183080324082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港邊餐廳

順帶一提,突尼斯是個很多貓的國家(西班牙滿地都是狗),伊斯蘭教算是為貓咪留了個位置,穆罕默德本身也有養貓。貓睡在他斗篷上還寧可不要斗篷也不願吵醒她。

14691882_10206778945185155_3183372328715
Photo Credit:Book Huang
運河邊餵貓的情侶

所以在路上到處都可以看到貓,只是大多都是流浪貓,還很多都帶著小貓。虎視眈眈等著釣魚的居民釣上了什麼可以分他們一杯羹,不然就是等著遊客的食物。要說是貓咪天堂,好像也不太算,感覺是文化的特殊性剛好給他們一個能夠生活的位置。

14706882_10206778949265257_7675429116845
Photo Credit:Book Huang
等待釣客釣魚的貓

這裡的人也是很多都用注目禮看著我,只是非常多人都覺得我是日本人。不像突尼斯人還會猜猜是不是中國或韓國人,到最後我都想假扮成日本人了。

運河區的步調很悠閒,完全適合在岸邊放空身心靈。以前自助都會盡可能多看東西,但回來後工作變得太忙,覺得每天都在燒腦。來到異國,最想做的事居然是像這樣在路邊發呆,一整天就繞著港口,慢慢等著時間過去。這一切也因為我比較好命工作上遇到諸多貴人,可以這樣任性出國一個月。但有些人要這麼做,很可能除了辭職別無他法。

在首都的時候認識一位從台灣嫁來突尼斯的J小姐(避免造成她困擾簡稱J),她說突尼斯雖然收入水平不高,但處處都是機會。努力賺個幾年就能有間房子,1,000萬台幣就可以在這裡買個海景屋。雖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但台灣的血汗程度有種讓人看不到未來的感覺,忙了一生搞不好連塔位都買不起。

14715598_10206778952065327_5679622027262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比賽大港口的水質非常清澈

物價很高(去其他國家超市逛一圈會發覺台灣物價其實很誇張),還有各種奇怪的食安威脅(突尼斯食安比台灣好),然後還有很多人都覺得這是你應得的。其實來到國外並不是說會增加國際觀,但理解到另一個國家的生活型態,再回頭看自己的國家,會突然發現一些原本理所當然的事是如此奇怪,也算是另一種學習吧。

想找車,就要靠眼神

來比賽大最重要的目的,是要前往法令海岬,我來這裡追尋的足跡,是大西庇阿帶著軍隊從西西里出發前往北非,原本打算在波恩海岬上岸,但因為誤差而誤打誤撞登陸的法令海岬。隨著年代久遠地形變化,登陸確實的地點已經消失了,但大西庇阿走過的地方很多都演化成海港市鎮,所以打算前往一個叫Ghar al melh的古老小鎮(這城鎮無法用法語發音),該地有個小港,反正走走看看海岸也好。

有興趣想知道我追尋的大西庇阿足跡,可以搜尋Scipio Africanus,是打敗漢尼拔的人。不過以八卦角度看,一般人可能覺得他不太有趣。

沒有多少資料提到小鎮如何前往,我是看日本人的攻略(我覺得日本背包客好強),說比賽大Louage (共乘小巴)站可以找到車坐,秉持著路長在嘴上的心態,想說一定可以問到的。

比賽大的Louage根據目的地分成三個乘車處,由於網路沒有車站資料,只好一個一個問。結果A站人說要B站坐,B站人說去C點等,如果在臺北,就是台汽北站的人要你去京站,去了京站卻說要去西門町等車。我整整花了一個小時多在市中心繞來繞去只為了找一部可以抵達小鎮的車。後來我不想從京站走到西門町,所以跑回去台汽北站問了另一個司機,好心司機提供一個解法,要我先搭車去一個叫Ras jebel的小城,再轉車過去小鎮。

這位好心司機看我努力筆記,大概想說好人做到底,就帶我去找了前往Ras jebal的車,然後好心司機又用方言交代了這輛車的墨鏡小哥司機要幫忙注意我,車子就開往小城去了。

Louage不是投幣公車,是拿錢給司機找的那種,可能坐到一半後座的人就開始傳錢到前座的乘客轉交給司機,而司機也很強的一邊飆車一邊回答問題一邊找零,乘客都沒人覺得危險,很淡定面對這一切。

45分後來到Ras jebel,寡言的墨鏡小哥找完錢後,突然跟我握手說謝謝,帶我去找了另一輛車,跟司機說我要到Ghar al melh。剛好車子八缺一,而且他還找了我一直都換不到的漢尼拔鈔票,當下對墨鏡小哥感激都要漫出來了(爾康調),願司機好人一生平安。

然後半小時後我被丟到一個路邊沒站牌標誌的地方。之前在西班牙也遇過類似的情況,那時我超焦慮深怕自己回程不知道如何等車。結果在突尼斯各種奇葩狀況洗禮一星期,已經覺得被丟在路邊無所謂了。反正只要太陽沒下山都有解決辦法,就慢慢地晃進小鎮。

小鎮有個漂亮的小港連結著大湖,這裡有一對姐弟一直纏著我要拍照,他們只說方言,卻想凹各種東西。我實在疲於應付,給每人台幣20元希望他們留我清淨,兩個人也識趣的離開了。我看過很多突尼斯背包客被路人搭訕交朋友的遊記,但他們都是男的。

14712765_10206786161645562_4396436611364
Photo Credit:Book Huang
Ghar al melh小鎮的小港連結著大湖

但我覺得大多突尼斯人會對女性保持一點安全距離,很少沒理由亂搭話。身為女性在這裡學到最大的教訓,就是主動搭訕的大部分都懷有目的或想痛宰觀光客。但如果請求別人協助,突尼斯人會釋出最大的善心幫忙,就像好人司機一樣。

由於海港很美(雖然附近垃圾不少就是了),偶爾幾個當地人經過,我坐在古老的城砦遺跡上足足放空好長一段時間。我想能夠順利來到這裡一定是有保庇,人生就是這麼奇妙。我最早想要追尋西庇阿的足跡,是九年前跟家人去埃及玩。那時停在一個羅馬皇帝仿埃及風格建的遺跡前(埃及豔后自殺後,埃及就被羅馬統治了),突然意識到,原來可以跟歷史靠得這麼近。

14753418_10206786162765590_5549319960965
Photo Credit:Book Huang
當地人防禦海盜所留下的城寨遺跡

我就想,總有一天要去看看西庇阿走過的地方。然後因緣巧合下,我在路邊看到西語班的招生訊息,然後這一切就開始了。我明明以前是個內向膽小的人,沒想到可以靠著對兩千年前古人的愛走到這裡。

想想也是幸運,第一個自助的地方是旅遊觀光完善的西班牙,有了西國經驗才能在突尼斯面對各種突發狀況。迷路找不到車也比較不會生氣,不然我可能三天就想回家了。

回程一樣再度遇到各種好人。還剛好遇到同司機,找錢還好心教我分辨零錢。轉車回去時,坐我隔壁的人一直很擔心我下錯站(我整個在louage上睡死),他早我一站下車,還不忘叮嚀真的很熱心。回比賽大運河旁發呆,還遇到一個家庭分我餅乾一起吃。旅行就是這樣,重新認識偽善者,然後再度相信這世界有很多很多的好人。

然後明天要離開我心愛的海景別墅了,真的是目前CP值最高的的地方,要離開超不捨。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