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突尼斯(五):「台灣難波萬!」一定要用這種方式紅到突尼斯嗎?

一個人的突尼斯(五):「台灣難波萬!」一定要用這種方式紅到突尼斯嗎?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著作者,我們先是欣賞了美麗的藍白小鎮西迪布薩伊德,接著來到古羅馬遺跡Bulla Regia。這個遺跡背後訴說著迦太基公主索福尼斯巴遭到努米底亞國王背叛的淒美悲劇。

文:Book Huang

藍白小鎮

早上離開比塞大時,再度遇上路邊撿了三個乘客共乘的計程車。我大概是容忍度越來越高,想說也就隨便他了,結果最後一位要下車的乘客跟司機起了爭執。大概是覺得司機已經撿人共乘還多收這些錢,吵得我一直在車上緊張的狂冒冷汗。幸好他們和平收場,最後司機也沒多收我錢(已經坐車坐到體感可知價格了),還順便把我載到共乘巴士站內讓我少拖一段行李。

突尼斯非常節能省碳,我至今從來沒有搭過會開冷氣的車。從計程車、電車到共乘小巴,所有交通工具就是窗戶打開通風而已。幸好我來的時候是秋天,早晚微涼,中午25到28度,吹吹風倒也還好,真不敢想像夏天40度以上要怎麼活。

下午前往突尼斯市附近的一座很有名的景點,叫西迪布薩義德,是個全鎮都是藍白色組成的小鎮,大概是全突尼斯最多觀光客的景點。是唯一一個地方下車跟人走不用查地圖的地方。在鎮上可以眺望地中海,海天一色絕美風景。

14711547_10206794741700058_954788269386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從西迪布薩義德眺望地中海的風景

不過雖然城鎮都是藍白色很不錯看,但是超級觀光化。整個城市都觀光客很少當地人,反而覺得失去原本的精神,物價也很可觀,在咖啡館喝一杯小杯拿鐵,180元台幣就飛了。

14701026_10206794743460102_4924663939942
Photo Credit:Book Huang
西迪布薩義德民居的大門

但在藍白小鎮逛一家商店的時候,老闆得知我從台灣來,忙不迭跟我握手說他知道這裡,我以為是手機還是電腦很有名,沒想到老闆突然大喊:

台灣難波萬!(英語伴隨阿語打舌音效:台灣第一名)

整個超展開害我愣住後開始大笑,一直到我離開,他還在大街上喊這句話,一定要用這種方式紅到突尼斯嗎?

最後要介紹一下坐過最吐血的交通工具TGM列車。有點像台鐵區間車,專跑突尼斯市郊外的路線,去小鎮最快的方法就是搭TGM。一張票約台幣15元,有沒有時刻表不明,但大約是15到20分一班,車站完全沒有任何查票員或驗票機器。大家都是自發去窗口買票後到月台等車,超好奇他們不會有人逃票嗎?

14692104_10206794745620156_8575356132823
Photo Credit:Book Huang
TGM沒有驗票口的陽春月台

TGM車子是法國殖民留下來的,而突尼斯似乎也沒有更新或維護,整輛車髒髒舊舊的,速度比台灣區間車慢。還要根據各站月台狀況換軌道(之前還發生對撞事件覺得完全不意外),有時來的車還會中途把人通通趕下車,有點像捷運綠線要去公館,來的車只到台電大樓那種賭爛感。

14633115_10206794744420126_8471966809972
Photo Credit:Book Huang
TGM陳舊的車廂

工作人員會叫我們再等兩分鐘這種想也知道是騙人的時間,原地等十幾分鐘才等到下一班人山人海的車。車上沒有捷運那種拉環,站著很危險,大家一上車就是先搶扶桿附近的位置。突尼斯人有讓位習慣,通常遇到老人家幾乎有人讓位(所以台灣博愛座是有點不合理的設計),但年輕人就自求多福吧。

不過TGM最可怕的是,車上沒有廣播也沒有螢幕顯示,到哪一站只能看窗外月台的小招牌。但如果你不是坐位,也沒卡到好的站位(站著視野不佳),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哪一站!就算是突尼斯人,也常常互相詢問現在到哪裡了,我還是靠Google的離線地圖追蹤位置才知道到站了沒。不然我的位置完全看不到月台上的站名,沒Google我就要下錯站了,真不敢相信突尼斯人可以忍受這種上世紀的行車方式。

回程遇到尖峰,人塞得超滿,滿到車門關不上,結果司機乾脆不關了直接前行。就會看到有人掛在車門口搭車(就像印度火車那樣),嚇得我妙娃種子的種子都掉了。一路上有各種狀況,例如要等來向列車換軌,就會在原地停住好一陣子,不然就是人車硬闖平交道列車又減速,以一種看似悠閒但乘客無言的方式前行。

車子一樣沒冷氣只開窗,但人太多導致空氣超悶,實在讓人很不舒服。少少幾站搭了快45分鐘,有種站到天荒地老的感覺,一離開TGM真的會發誓除非必要再也不搭了,然後立馬回旅館躺平,腳真是太痠了。

Bulla Regia

一大早打算前往一個羅馬遺跡Bulla Regia,這裡是大西庇阿在西元前203年曾經征服的城市,位在突國北部偏西的地方,要先想辦法搭車到一個叫堅杜拜的城市再轉車過去,沒想到搭計程車去Louage車站時又被海削一頓。司機送收了我280元台幣(原本只要三分之一的價格),不過看在他幫我在混亂的車陣中一台一台車問有沒有到堅杜拜,就想說當成服務費感謝他了(容忍度又往上up)。

堅杜拜這裡比較冷門,車子等了二十分鐘才集滿,然後坐了兩個半小時才到,整個坐到腰酸背痛。

西班牙的羅馬遺跡大部分都是跟城市共生,可能家裡開門出來就是羅馬劇場,只要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即可到達,人們幾乎是在原址上居住,離古蹟就是這麼近。

但突尼斯的羅馬遺跡是徹底的被遺棄在郊區,如果要前往,就是一個層層轉車的過程,根據日本人的攻略,我到堅杜拜後可以轉搭乘另一種共乘小巴前往,但詢問當地人後,大家都跟我說只有計程車,所以只好又在路邊招車。

招到的計程車司機我整個跟他雞同鴨講,真的會深恨自己法語太爛,但是司機也沒有因為溝通不良叫我下車,他還是很熱心的載我過去。到一半才發現他困惑的點是Bulla Regia是個地區,他不知道我要去哪裡。結果只好用上跟韓國觀光客學來的招數,把遺跡照片給他看。司機笑了一下立刻了然,然後我就再度被丟在一個高速道路旁,幸好這次遺跡入口的招牌很顯眼,順利到達。

據史書記載,大西庇阿有兩個非常要好的朋友,一個是他少年時就認識的平民萊利烏斯,終其一生都是他的左右手(很像銀英傳裡的吉爾菲艾斯),另一個是從敵人變朋友的努米底亞國王:馬西尼沙,後來這塊被西庇阿征服的城市就轉送給這位國王。

努米底亞全盛時期有一部分領土在突尼斯境內,最早是分成東西兩塊,西邊支持迦太基,而東邊最早也是站在迦太基,還是王子的馬西尼沙領軍在西班牙和西庇阿交手過,但等東邊的國王死後,馬西尼沙發現迦太基企圖暗殺他,就溜回國去組織軍隊反抗迦太基。

後來因緣際會認識了西庇阿,當時西庇阿急需優良的騎兵來對抗漢尼拔,而努米底亞有最好的騎兵,而馬西尼沙也覺得西庇阿有勝利的可能,於是答應幫助他在非洲的行動。

西庇阿也想同時拉攏西邊的國王斯法克斯,親自到那國家去參與迦太基也在的三方會談,西庇阿優雅聰明的貴族氣質與言談非凡,讓當時在座的人都為之傾倒,幾乎讓西邊的國王整個倒向羅馬。

迦太基覺得事情不妙,連忙將一個原定嫁給馬西尼沙的貴族之女:索佛斯妮芭嫁給國王,索佛斯妮芭美麗非常,國王可以說非常愛她,在她的勸說下,國王又倒回迦太基了。

西庇阿只好換了計畫,聯合馬西尼沙攻打西邊王國,連戰連勝還俘虜了國王,西庇阿問他為什麼又倒回迦太基,爛男人國王馬上說:

不甘我的事,都是我老婆說的!

馬西尼沙前往王宮,見到原本的未婚妻索佛斯妮芭,後者懇求他留她一命。馬西尼沙就愛上了她,不顧一切馬上和她結婚,西庇阿得知後吃了一驚。由於當時他領著費盡心思籌組的王牌軍隊在敵人的土地上,一步都不能錯。

索佛斯妮芭連續打亂他的計畫可能讓他感到恐懼(我覺得西庇阿也是個計畫狂),所以認真地和馬西尼沙討論,必須把索佛斯妮芭送到羅馬首都,否則無法換取羅馬的支持。馬西尼沙在權力與愛情的抉擇中,選擇了王位之路。

馬西尼沙為了履行諾言,送了一份毒酒給他的妻子,索佛斯妮芭平靜的說:

這是我丈夫送我的新婚禮物。

隨後一飲而盡。和埃及艷后一樣,美麗的女人永遠都是大時代的犧牲品。

西庇阿後來將兩個王國合併交給馬西尼沙統治,滿懷感激的他跟著西庇阿戰勝了漢尼拔,讓自己的王國得到很大的收益,一生都是羅馬忠實的盟友,他後來整頓了Bulla Regia,並讓其中一個兒子統治。

馬西尼沙活到九十幾歲,多年以後大西庇阿的養孫小西庇阿因外交來拜訪,馬西尼沙還十分熱情的接待他,聊了很多大西庇阿的事,才有不少的資料留在後來的史書中,避免每個人都在幫大西庇阿造神。馬西尼沙死後,遺囑特別指定小西庇阿執行,可見他對羅馬的結盟或許含了幾分對大西庇阿真摯的友情。

14692181_10206802712539324_499506946540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蒼涼的Bulla Regia遺跡

現在Bulla Regia是個半穴居的遺跡,據說為了避暑,居民把房子建在地下,所以有部分房子是需要走下去參觀的,遺跡保留相當多馬賽克和雕像,但都被搬到博物館去了,原地只留下不太完整的,但還是可以看出當時生活的富裕程度。遺跡裡最美的地方,不明原因上鎖不能進去,實在讓人惋惜。然後這裡也跟大部分景點一樣,人少到經常只有我一個人,天空還下著毛毛雨,顯得遺跡好蒼涼寂寞。

14711528_10206802729419746_633524200882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建在地下的別墅中庭

回程我並沒有確定的方法,這時候就會覺得突尼斯的計程車真的是神奇的工具。我走回高速道路上,居然過兩分鐘就有計程車可以招,才發現這區域的人根本把計程車當公車。

一路上有人上上下下搭短程,而且這個司機講的法語可以通(突國的法語口音我不是每個都懂),稍微問了我來做啥要去哪之類的,為了避免別人知道我單獨旅行,我都說有朋友在突尼斯市工作,他們就會露出喔喔不意外的表情,然後載我到正確地方。

好不容易顛簸回到突尼斯市,天色已黑,沒想到入夜後的計程車難招得要死,一堆當地人也在路邊興嘆。在突尼斯這種手還沒舉起來就有車的地方,三分鐘內沒找到車簡直會覺得一生不幸。幸好十幾分鐘後眼尖看到對街有空車,不顧一切危險穿越馬路(好啦我承認很久沒看紅綠燈了)滑壘上車,看來為了保險起見真的不能入夜後還在很遠的地方。

不過在突尼斯這種什麼都不確定網路也沒啥資料的地方,每次可以僥倖找到車到達目的地,就會有一種舉世無雙的成就感,很想大喊我辦到了!突尼斯雖然有太多的未知,但換個角度想也是有無限的可能,只要有心,都可以到達目的地。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