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科技遇上政治︰美國大選的無名助選員

當科技遇上政治︰美國大選的無名助選員
Original Image Credit: mkhmarketing.wordpress.com,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Twitter上,那些背後並非真人而是程式的帳戶,獲得越來越大的影響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跟主流媒體關係惡劣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令不少人跌破眼鏡。川普則表示,社交媒體這種「現代的溝通模式」對勝出大選非常重要,因為他可以有自己的反擊方式,毋須借助主流媒體報導。

他沒有提到的是,其社交媒體戰背後,除了他具攻擊性的發言吸引眼球外,還有會自動轉發甚至撰寫貼文、協助他提升人氣的Twitter機器人。

自動在Twitter貼文的程式

在美國大選前一日,網路期刊《First Monday》刊登兩位南卡羅萊納州大學研究員Alessandro Bessi及Emilio Ferrara的論文,他們調查這次選舉中雙方使用社交網路機器人的情況,發現有不少貼文、轉發等的帳戶背後未必是真人。

Ferrara表示,他自2012年起就研究人們如何在網路上討論各種議題,並特別關注社交媒體如何被濫用及操控。

兩人首先利用演算法搜尋跟大選有關的字眼及標籤,收集了今年9月16日至10月21日期間,來自280萬帳戶的超過2000萬則Twitter貼文。利用機器學習的技巧,他們檢測了最多貼文的5萬個帳戶,並分析當中有哪些是程式、哪些是真人。結果發現有近15%的帳戶是程式,並生產了19%的對話。

以此推算,280萬個帳戶中有40萬個帳戶是Twitter機器人,它們總共發了約380萬則貼文。這類由程式產生的貼文會支持所屬的候選人,或攻擊他們的對手。

人們未必能分辨貼文是否來自真人

社交機器人的有效程度,取決於真人如何反應。Ferrara指他們發現程式生產的貼文轉發之數跟人類的貼文相約,顯示用戶普遍不能分辨貼文由真人抑或程式發出。而在未有確認貼文的準確性前就轉發,會容易推廣謠言、陰謀論及錯誤資訊。

有些程式非常簡單,只會轉發特定候選人及其支持者的貼文。一如其他社交媒體,Twitter近年在顯示貼文時,並不按照時序而改用演算法排序,而其中一項影響因素是流行程度——越多人轉發、讚好的貼文,越容易被見到。基於這些演算法,程式可以令有利特定候選人的貼文更易被看見。

有些程式則更加複雜,能夠發新貼文、加入相關標籤等,甚至使用人工智能跟他人對話。Twitter用戶可能會同時看到程式和人類的貼文,而且無法區分兩者。

當然,程式有些時候也會出錯。為免沒有頭像而引起懷疑,不少Twiiter機械人會在網上找來一些頭像照片,加上支持川普的標記後就用作其帳戶頭像。這個做法非常聰明,除了——有時候它們會找來一些已加標記的頭像,再重複地加註標記。電腦專家Vlad Shevtsov發現了一些例子

5FUV76Yu_400x400-ANIMATION
Image Credit: Vlad Shevtsov
IaEou6hx_400x400-ANIMATION
Image Credit: Vlad Shevtsov
社交機器人成政治傳訊問題

三名分別來自考文紐斯大學、牛津大學、及華盛頓大學的學者,早前亦分析了在總統選舉辯論期間的Twitter貼文,估計在程式所佔的比例由第一場的23%升至第三場的27%,比上述數字略高。整體而言,支持川普的程式貼文是希拉蕊的4倍左右——在最後一場辯論後,支持川普的程式貼文更是希拉蕊的7倍。

牛津大學計算宣傳計劃(Computational Propaganda Project)的研究總監Samuel Woolley表示,川普的競選宣傳中,機器人的滲透程度是美國政治前所未見的。他認為這類自動宣傳機器已成為政治中最大的傳訊問題。

使用程式的一大優勢在於速度,它們可以自動產生內容,並持續發表貼文,從而對網路討論有廣泛影響,能夠有大量追隨者及轉發。與此同時,這些機器人的先天設定就是偏向特定候選人,從而改變大眾對其之觀感——特別是讓人們有錯誤印象,以為候選人獲得草根的支持者。

科技可操控民意

Woolley亦指出,程式可以塑造網上民調結果,使人覺得主流媒體的民調-即使有明確的統計方法-受到操縱。

目前仍然未有研究推算這類程式對民眾意見、支持候選人方面的影響,不過有專家估計,它們最大的作用,在於令人更容易發表他們原先感到屬於禁忌的言論。

阿拉巴馬大學教授Elliot Panek專門研究新媒體所造成的心理作用,他表示︰「假如公民覺得到某項意見比實際上更多人支持,他們更有可能傾向在網上表達這些意見。」因為人們的行為及發表言論時,有部份是基於他們判斷身處的文化是否接受這類行為及言論。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