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在80年代開始較量汽車和半導體,大馬富商卻將資源投向巨大賭場專案

亞洲在80年代開始較量汽車和半導體,大馬富商卻將資源投向巨大賭場專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69年,林梧桐說服了東姑.阿布杜拉曼,並從他那裡得到特許,得以在馬來西亞這個穆斯林國家經營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規模龐大的賭場

文: 喬埃.斯塔威爾

我們再度需要駕車旅行。這次是在基尼係數徘徊在0.5左右的馬來西亞。 租車公司派遣兩名雇工將所租車輛送到我在西吉隆坡的住處。 這是一輛馬哈迪鍾愛的馬來西亞國有汽車公司寶騰(Proton)所生產的Waja轎車— Waja意為「強大」。 馬哈迪對寶騰投入的資金之多、歷時之長,均勝過其他任何工業專案。

Waja轎車由馬來西亞人自行設計,搭載寶騰汽車引擎,在2001年開始生產, 是第一輛真正的馬來西亞汽車。

在我這個門外漢看來,Waja的魅力絲毫不亞於現代汽車的第一代Elantra,這部車也是現代企業在開發出自己的汽車引擎之後誕生。 在駕駛Waja的這一星期內,我遇到的唯一問題,是它的雨刷速度調節出現故障。除此之外,這輛車的加速性能良好、是一次不錯的駕駛體驗;開在路上有時一不小心就會超出交通告示的最高限速。

簡言之,Waja無須自慚形穢。寶騰公司從成立到讓這樣一輛搭載自有引擎的汽車上路,所費的時間比現代汽車還短。 然而,Waja和緊隨其後的幾款車型卻已成為馬來西亞工業發展一直無法逾越的巔峰。

要理解箇中因素,首先有必要弄清楚馬哈迪在迫使本國私人企業家為國家發展貢獻上遭遇 過何種失敗— 這種失敗在整個東南亞地區都具有共通性。要弄清這一點,你可以開車沿著蘇丹依斯邁路(Jalan Sultan Ismail)這條吉隆坡市區的南北主幹道走一遭。

沿途你會看到許多身價億萬的企業寡頭的總部大樓,這些寡頭並未被馬哈迪納入其製造業工業化計畫當中。寡頭企業家的財富基礎透露了大量關於馬來西亞發展政策誤入歧途的訊息。我們從位在蘇丹依斯邁路南端的升喜廣場(Star Hill)交通信號燈處出發,這個十字路口若以「楊肅斌樞紐」稱呼也十分恰當。楊肅斌是一位愛嘮叨的華裔億萬富翁,這個路口四周的購物中心、五星級酒店、辦公大樓等主要地產全歸他所有。

6032288088_bae9e9a327_b
Photo Credit:Haifeez CC BY 2.0

馬來西亞有兩位企業家與韓國的鄭周永一樣,皆出身建築業,楊肅斌便是其中一位。楊的父親以承接學校、醫院和政府建設工程起家,在1970年代挖到了第一桶金。之後,楊肅斌及其兄弟開始子承父業。然而,與鄭周永不同的是,楊氏兄弟並沒有在政府政策的逼迫下進入製造業領域。相反地,就在1980年代馬哈迪啟動公共部門工業計畫之際,楊氏家族未經投標,便已在發電等領域贏得對國內服務業進行私有化的先機。

這些私有化是馬哈迪混亂政策的一部分,其政策混雜了新生工業保護、私有化和解除管制等作法。1992年,楊氏家族未經公開招標便得到馬來西亞第一個獨立發電商合約。合約條款迫使國家電力壟斷商以極高的價格從楊氏家族購買電力。這項安排以及其他基礎設施服務交易為楊氏家族帶進滾滾財源,但卻未附加任何製造業或出口上的限制條件。

他們所需的一切設備均購自通用電氣和西門子之類的外國公司。當在馬來西亞國內的地產投資無法再從政府的慷慨資助中賺取利潤時,楊氏家族便將目光投向海外,在2002年以18億美元收購英國韋塞克斯水利公司(Wessex Water) ,之後又分別在澳洲、印尼和新加坡收購電力資產。在過去三十年內,楊氏家族企業的楊忠禮集團(YTL) 建構了一個規模龐大、不事生產,而且有利可圖的投資性商業帝國。但該企業對馬來西亞的技術學習貢獻幾乎完全微不足道。

從「楊肅斌樞紐」沿著蘇丹依斯邁路一路向北,不遠處便是拉惹朱蘭(Jalan Raja Chulan)十字路 口,坐落在路口右側的是雲頂大廈(Wisma Genting),是林梧桐創立的商業帝國總部所在。林梧桐在2007年去世,是馬來西亞第二位出身背景類似鄭周永的企業家,而且遭遇更像鄭周永。 林梧桐的發跡之路並非僅僅始於建築業,他和鄭周永一樣,在更早的二戰期間便與日本人做生意,後來又從事買賣戰後遺留的民用工程設備。

林梧桐和其合作夥伴透過操縱投標,在二戰後舉行的拍賣中向英國買進許多推土機和其他大型工程設備。 之後,他翻新了這些設備,其中一部分對外出售,其餘的則投入採礦和建設馬來西亞獨立後的基礎設施,例如水壩、橋梁、道路和下水道等。

林梧桐和鄭周永一樣體格健壯,他與工作團隊一起在工地露營,從事體力勞動。 林與鄭兩人都沒有受過中學以上的教育,但兩人對數字異常敏感。他們都不太接納來自下級的建議,卻知道如何、何時向政治人物進貢或發動魅力攻勢。正如鄭周永遊刃有餘地在李承晚、 朴正熙和全斗煥統治時期穿梭自如那樣,林梧桐也和馬來西亞獨立後的歷任領導人關係良好,包括馬哈迪。

當馬哈迪1981年擔任首相時,林梧桐原本應該已在馬來西亞西海岸建成了連接檳島的跨海大橋,這是馬哈迪目標清單中的一項關鍵工程。早在1960年代早期,林梧桐便修建了距泰國邊境不遠的蘇丹葉佩特拉橋(Sultan Yayha Putra bridge),該橋長850公尺,是當時馬來西亞當最長的大橋。

然而,這裡是馬來西亞,不是韓國。到1980年代,林梧桐已淡出基礎設施建設領域。他從未被迫出口建築服務或投身製造業。相反地,就在鄭周永按照朴正熙的命令開始在汽車製造、造船和半導體領域與世界一流廠商展開較量之際,林梧桐卻將資源投向一個巨大的賭場專案。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