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如何看「反壟斷法」?

經濟學家如何看「反壟斷法」?
Photo Credit: Charles Platia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托利森(Bob Tollison)逝世分享他生前論述的「反壟斷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應南卡羅來納州市政協會邀請,上周向當地政府官員解釋共享經濟的市場發展,途經芝加哥,順道先去芝大跟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討論研究價格管制的新方向。誰知到沒多久,竟收到同事托利森(Bob Tollison)離世的消息。離開芝加哥後,見過南卡的地方官員, 便匆匆趕去參加托利森的追悼會。

香港人可能對托利森的名字比較陌生,但我這位同事其實大有來頭。享年73歲的托利森,是維珍尼亞學派始創人之一布坎南(Jim Buchanan)的學生,當過尼克森政府的經濟顧問(他反對尼克森的價格管制)及雷根政府期間聯邦貿易委員會的經濟局主管(他支持列雷針對保障消費者的反壟斷法改革),曾多次到美國國會作證(包括向政府解釋提高煙稅支付醫療改革既無效益亦不公義)。撰寫過逾十本經濟書籍、發表過兩百多篇學術文章、教導及提攜過無數後輩,對我更有知遇之恩。

怎樣介紹托利森對經濟學的貢獻呢?莫里根曾向我推薦托利森的《政客,立法,及經濟》,而我更喜歡他就反壟斷法的分析。我熟悉傳統的芝加哥學派,從解釋捆綁銷售、掠奪性減價及零售價管制等商業行為,到分析反壟斷法為甚麼只應反聯手操縱價格,再到提出反壟斷法不應寧枉勿縱的經濟邏輯,卻一直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現實世界中反壟斷法究竟如何執行?托利森的實證研究提供了答案。

首先,托利森發現最易被司法部起訴的是營業額大的企業,利潤、市場佔有率,甚至經濟效益等等都不是重要的考慮因素。另外,經濟不景時,執法機構傾向偏幫商界。更有趣的發現,是每當個別選區有議員在國會負責監察反壟斷機構,在他們代表的選區內被起訴的企業獲主動撤銷控罪的機會隨之上升。換句話,跟所有其他政府規管沒有兩樣,反壟斷規管的實際執行是政治上公共選擇的結果。

經濟思想史不會忘記,布坎南與圖洛克(Gordon Tullock)開創了維珍尼亞經濟學派。然而,沒有托利森一次又一次把這兩位大師的理論推斷出不同經濟含意,然後進行驗證,維珍尼亞經濟學派可能只是曇花一現。托利森曾向我表示諾貝爾經濟學獎委員會做錯了至少兩個決定︰其一,在肯定布坎南的貢獻時忽略了圖洛克;其二,漠視了圖洛克在尋租、戰爭及獨裁等經濟分析的研究。但我們當然亦明白,現實世界從來不是幾個經濟學者話應該怎樣便怎樣。

出席托利森的追悼會前,我向南卡的地方官員解釋共享經濟的合約安排。雖然他們更有興趣知道可以怎樣規管共享經濟及向他們收費,這一點我卻認為他們始終比香港的官僚進步。可惜,我已沒有機會再與托利森討論香港的政客和官僚究竟怎樣為我們作公共選擇。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徐家健』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