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電力私有化戰爭:被賣掉的不是基礎建設,而是付帳單的市民

英國電力私有化戰爭:被賣掉的不是基礎建設,而是付帳單的市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民營電力公司而言,最理想的狀況是只供應剛剛好的電量,燈火永遠處於即將熄滅的邊緣,但是從未熄滅。這樣一來,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制定電價,用戶非得付費不可。

文:詹姆斯・米克(James Meek)

李特查爾德(Stephen Littlechild)的「PRI(零售物價指數)-X」算式、二十多年來對股東資本主義的推崇,以及「高階主管追求個人財富是受到社會認可的」觀念的風行,長年累積之下,導致英國所仰賴的電力系統變得老舊衰敗。五分之一的英國現役電廠將在二○二○年代以前除役,而政府打算藉由新的核能、風力和天然氣發電廠組合,加上少數幾座燃煤電廠,重整國家電網,填補供電上的缺口。

不過,上述種種,粗估需要一千一百億英鎊的經費。二○一二年一名政府官員表示,這筆經費恐怕只是個開端。

新的國際法規要求各國減少使用化石燃料,以善盡世界公民之責;這樣的要求不啻是雪上加霜,我們的核能電廠已破舊不堪,我們的燃煤與燃油電廠是製造溫室氣體的工廠。由於我們在北海的天然氣儲量已經快燒光了,我們越來越倚賴從卡達經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運來的液化天然氣;而伊朗誓言,一旦遭到外國勢力挑釁,他們將封鎖這條通道。陸上風力發電廠不受鄉間保守黨的歡迎;而海上風力發電廠造價高昂,並且離電網太遠;況且,風力發電需要其他備案,因為風不會一直吹個不停。

英國未來電力供應的三大來源是天然氣、風力和核能,燃煤占的比重照理會越來越低。有人主張,要取代導致氣候變遷的燃煤發電,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增加天然氣發電廠及海上風力發電廠的網路。最先進的天然氣發電廠可以快速興建完成;機器可以在半小時內開機,不用的時候也可以隨時停機;電廠只需要一百名工作人員即可運作。支持天然氣發電的人士表示,天然氣比燃煤更潔淨、更環保,而且,它讓英國有時間大量增建風力發電廠,而不至於危及供電的穩定。

由天然氣和風力發電組成的電力系統將是一套過度系統,有如油電混合動力車——本身非常環保,但是內附碳燃料引擎,免得你受困路中。然而,儘管新的壓裂(fracking)技術讓英國得以更方便地買到更便宜的天然氣,但是供給的穩定性仍然令人擔心。因此,永遠處於開機狀態、持續穩定供應基準電量、每瓦電力碳排放量是天然氣電力七分之一的新核能電廠,仍然是政府倚賴的重心。

由工黨提出,並由接任者繼承的原始構想,是批准四座新的核能電廠,每座電廠各有一對反應爐,藉此紓解民間電力產業對核能的渴望。其中兩對反應爐將由法國電力公司分別在薩默塞特郡的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電廠,以及沙福克郡(Suffolk)的賽茲威爾(Sizewell)電廠興建;另外兩對則由德國的意昂及萊茵集團,分別在安格爾西島(Anglesey)的威爾法(Wylfa)電廠,以及格洛斯特郡的奧爾德伯里(Oldbury)電廠興建。

至少四組(甚至是全部的八組)將會採用同一種模型:也就是法國阿海琺公司設計的高效率且極度安全的歐洲壓水式反應爐(EPR)。建造八座同樣的反應爐能降低成本:它們可以有效地大量生產。核能電廠的遊說者主張,由於核能電廠運作時不會產生太多溫室氣體,跟風力發電廠一樣,因此,它們也該如同風力發電廠,得到某種程度的補助。照他們的說法,如果我們要求法國人和德國人花大錢興建核電廠,就必需保證他們的投資能在核電廠營運的幾十年內得到回收。欣克利角核電廠將在二○二三年上線,幾年之內,將近四分之一的英國尖峰時間用電量,將由安全、乾淨又可靠的新核能電廠供應。

這些說法有什麼謬誤?事實證明,幾乎全都錯了。二○一一年三月,福島的核子反應爐在日本大地震之後三度熔毀,德國政府因此全面廢核,導致萊茵及意昂集團放棄他們在英國的核能投資。由德國人手中接下威爾法及奧爾德伯里計畫的日本日立公司(Hitachi),如今提議在原址上與美國奇異公司(General Electric)聯手興建兩組進階沸水反應爐(Advanced BoilingWater Reactor,簡稱ABWR)。法國人在一九七○及八○年代,藉由興建六十組幾乎一模一樣的反應爐而達到規模經濟。英國的八組反應爐,原本聽起來就像手工製作而非生產線商品;現在四組採用一種模型,另外四組採用另一種模型,聽起來簡直就像在做實驗。

而這第一批核子反應爐確實充滿了實驗性質。福島核災以前,日本總共有四座不算特別可靠的現役ABWR,EPR則從未真正上線過。目前,中國正在興建兩座EPR,芬蘭興建一座,諾曼第的弗萊蒙城(Flamanville)也有一座。芬蘭和法國EPR的造價,至少會比原本的預算高兩倍。弗萊蒙的工期落後了五年,芬蘭電廠則落後九年。中國的反應爐預計在二○一五及二○一六年上線,比原定計畫遲了一年。法國本身對EPR的熱情似乎冷卻了下來,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希望把核電占法國供電的比例,從百分之七十五降到百分之五十。

法國電力公司的前任執行長法蘭索瓦・魯斯利(François Roussely)曾警告說,EPR的結構太過複雜,需要重新設計。他說電廠應該提供顧客一種更小、更簡單的反應爐,叫做ATMEA。前一年,法國電力公司的新任執行長亨利・普羅里奧曾嘲笑阿海琺意圖將EPR推向海外市場。「你知道有幾家公司的目錄上只有一項產品嗎?「他冷笑著說,「福特和他的T型車算是一家。但那是一百年前了,而且他確實懂得製造與銷售。「法國如今想在英國興建EPR,一般認為,這段話是普羅里奧在政治鬥爭激烈的法國產業世界玩的一次權力遊戲;然而,正是這個世界——一個不受英國選民控制的世界——在英國民眾身上套上了枷鎖。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