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派的全球狂歡:川普之後,接著是義大利、奧地利、法國、德國

極右派的全球狂歡:川普之後,接著是義大利、奧地利、法國、德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群在鄉村、郊區的沉默憤怒者,透過兩場舉世矚目的大選傳達對政治正確的不滿,因此這股風潮與其說是民粹主義,不如說是民眾不想再忍受官腔官調的遊戲規則,只想告訴在上位者基層的「親身感受」。

美國史上最醜陋的總統大選落幕後,全球政治目光將重新聚焦在歐洲。直至明年秋季的德國聯邦大選,歐洲要進入「大選之年」,不論是公投、國會或總統,歐洲各國要展開決定歐洲未來的重要選舉。

川普(Donald Trump)繼英國脫歐(Brexit)後,再次推翻所有主流媒體的民調預測而當選;雖然民調僅能作為參考,但如此大規模、落差明顯的失準現象仍屬罕見,證實近幾年極右派的崛起已不再是「民粹主義」能夠解釋,而是一場「反體制」的政治革命。川普讓美國媒體顏面無光,靠著前所未見的選戰策略將自己送進白宮,這場選舉的勝利,不僅是川普個人的成就,更是大大鼓舞對現有體制不滿的民眾。

「反體制」思維遍地開花,川普實踐另類的「美國夢」

川普宣布參選美國總統開始,就一直被媒體當作笑話一則,沒有人想到這位古稀之年的地產大亨,真的在美國建國240年時當選為總統。川普在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內單打獨鬥,擊敗主流派與茶黨(Tea Party)戰將,其原因是川普獲得許多非共和黨白人的支持,這些民眾住在鄉村或是郊區,長期以來都被菁英政治排除在外,這股「無聲的憤怒」是幫助川普擊敗黨內強敵、重挫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重要功臣。

川普之所以能夠取得這群「憤怒白人」的支持,是因為川普說出了他們在金融海嘯後的親身感受;「政治正確」並沒有為這群被遺忘的聲音帶來更好的改變,讓許多支持民主黨的藍領白人,這次紛紛倒向川普麾下。

佛蒙特州(Vermont)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其實也在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內掀起這股「反體制」的浪潮。桑德斯作為兩黨年齡最大的初選參與者,卻在青年的支持度傲視群雄,原因就在桑德斯打著「社會主義」(Socialism)的大旗,其內涵是北歐式社會主義的「財富重分配」,矛頭指向財團、權貴與既得利益者。

若將桑德斯黨內初選與川普大選的得票合併分析,可以發現一項驚人的結果。以川普的家鄉紐約州(New York)為例,希拉蕊在初選或大選都在此大敗對手,不過紐約市以外的大部分郊區與鄉村,希拉蕊都輸給桑德斯與川普;再將桑德斯與川普勝選區域重疊來看,兩人的得票分布有極高的一致性。

由此觀之,桑德斯與川普站在政治光譜的兩個極端,卻有著相同的「反體制」訴求,對於沉默無聲、長期被忽略的民眾有絕佳吸引力。川普與其說是民粹主義的產物,不如說是另一種「美國夢」的實踐,在美國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政治正確」已不再是最大公約數。

川普當選鼓舞「反體制」力量,義大利修憲公投雪上加霜

RTX2QZC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

川普的勝利,被許多歐洲極右派領導人視之為「新時代」的來臨。歐洲未來將展開一系列的選舉,首先是12月4日攜手登場的義大利修憲公投(Italian Constitutional Referendum)與奧地利總統大選(Austri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義大利修憲公投是要減少參議院席次、增加立法效率,義大利政壇不分左右都心知肚明,這是一場對義大利政治改革絕對正面的公投。然而,義大利青年居高不下的失業率,導致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的現任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飽受批評,讓這場公投被在野黨形塑為政府的信任投票。

倫齊為了讓公投過關,宣稱公投若遭否決會辭職下台,這就讓公投的層級演變為歐洲的政治問題。倫齊若下台而讓國會進行改選,最大在野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 M5S)很有可能會取得國會多數,在「反體制」力量取得重大勝利之際,「五星運動」成為義大利執政黨似乎只是時間問題。

目前各方民調都顯示,這場修憲公投將會以失敗收場,在反體制浪潮沖向歐洲政壇之後,這場勝算已經很低的公投,更是沒有樂觀的本錢。英國本來就沒有使用歐元,因此脫歐對歐盟的經濟衝擊,短期內還未出現劇烈變化;身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的義大利,已經是大到不能倒的程度,若「五星運動」將退出歐元區的政治訴求付諸公投,對歐洲與世界經濟的影響將難以想像。

奧地利總統再選一次,可能選出二戰後首位極右派國家元首

RTX2SI5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霍費爾(Norbert Hofer)與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12月4日的歐洲很熱鬧,除了義大利修憲公投之外,還有奧地利總統要進行第二輪決選,由前任綠黨(Die Grünen)黨魁、無黨籍的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對決極右派、奧地利自由黨(Freiheitliche Partei Österreichs, FPÖ)的霍費爾(Norbert Hofer)。傳統左右大黨在第一輪全軍覆沒,由左派與極右派兩位南轅北轍的候選人進入決選。

其實奧地利總統早在今年5月22日就完成第二輪投票,但法院認為通訊投票的計票有問題,足以影響選舉結果,因而宣判重新選舉。這場選舉的焦點全都放在霍費爾身上,因為他極有可能成為二次大戰之後,歐洲首任極右派國家元首。極右派之所以有機會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就是受到歐洲難民潮的影響,讓主張驅逐難民、反對歐洲區域統合的自由黨趁勢而起,選出該黨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

在5月22日的選舉中,范德貝倫領先霍費爾僅有0.6%,范德貝倫在首都維也納(Vienna)與西部取得領先,霍費爾則是在難民問題最前線的東部與南部邊境各州取得大幅領先。立場偏向歐盟的范德貝倫,在都市地區取得優勢;反難民的霍費爾則在邊境與鄉村勝出,這樣的選舉結果與美國總統大選幾乎相同,顯示這股對政治正確感到厭惡的「反體制」力量,在美國大選後可能對奧地利產生更顯著的影響。

目前兩人在民調上呈現膠著,在川普「慶祝行情」的效應下,霍費爾藉此氣勢當選的機會也提高許多。奧地利總統在特殊情況時得以解散國會重新大選,雖然歷來總統鮮少運用這項權力,但不能排除霍費爾當選後舉行國會改選的可能性,以現階段自由黨的支持度,有機會成為國會最大黨,屆時二戰後第一個極右派民選政府的誕生也不會令人意外。

歐蘭德拖垮左派,法國總統可能再演「右派對決」

RTR3HLV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國民陣線黨魁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

法國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 FN)可說是歐洲的極右派代表,長期在法國政壇發揮影響力,近來聲勢更是水漲船高。該黨黨魁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是法國政壇唯一支持川普的政黨領袖,在川普當選後第一時間隨即公開表示祝賀。

近幾年歐洲的政治與經濟亂象,成為國民陣線逐步壯大的原因,尤其以難民潮的問題最為嚴重。在今年英國脫歐之後,國民陣線的支持度更是扶搖直上,馬琳勒龐直言當上總統也會推動法國脫歐。這樣的政治宣示,如今看來非常有可能實現。

目前法國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 PS)籍的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被稱為是法國第五共和以來最不受歡迎的總統,不但無力解決經濟問題,在歐洲政策上也難以平息眾怒,低迷不振的民調數字,讓歐蘭德至今都沒有宣布是否競選連任。社會黨的選舉氣勢早已被歐蘭德拖累,該黨無論由誰出馬競選,民調顯示都會在第一輪投票被淘汰。

左派各黨有競爭力的候選人,以左翼黨(Parti de Gauche, PG)的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與前社會黨的經濟發展部長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支持度較高,但不管是誰參選,恐怕都會敗給右派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 LR)的候選人,以及國民陣線的馬琳勒龐。

目前共和黨內以前總理居貝(Alain Juppé)、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özy)居於領先,而瑪琳勒龐的支持度長時間維持在20%至30%之間,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幾乎是確定之事,因此明年4月23日登場的法國總統大選,將再度上演2002年右派對決的戲碼。

以當下的民調來說,馬琳勒龐在決選會敗給共和黨所推出的任何候選人,不過目前左派陷入分崩離析的慘況,且離選舉仍有半年之久,加上川普打破民調趨勢的先例,瑪琳勒龐成為法國首任極右派、首任女性總統的機會仍然很大。

歐盟區域統合成果,受到極右派與俄羅斯強力挑戰

RTX2THM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保加利亞新任總統雷德夫(Rumen Radev)

極右派的「反體制」訴求,在歐洲各國政壇風起雲湧,從義大利修憲公投到法國總統大選,都是對現有政治體制與政治正確的強力挑戰。荷蘭在明年3月15日登場的國會大選,也是極右派再下一城的機會,荷蘭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 PVV)反對難民、主張荷蘭也要脫歐,民調與執政黨互有領先,如今已成為荷蘭前兩大政黨。在川普勝選後,根據荷蘭的民調顯示,自由黨支持度再度超越執政黨自由民主人民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 VVD),可見川普的勝出確實鼓舞歐洲各國的極右派勢力。

歐盟面對的挑戰不僅來自極右派的迅速壯大,還有一個威脅甚大的對象:俄羅斯。11月13日有兩個東歐國家舉行總統大選,分別是摩爾多瓦(Moldova)與保加利亞(Bulgaria),摩爾多瓦由親俄的多東(Igor Dodon)當選,保加利亞也是由親俄派的雷德夫(Rumen Radev)勝出,最終導致保加利亞親歐派的總理波瑞索夫(Boyko Borisov)請辭下臺。

歐債危機後,歐盟早已無力再思考東擴的議題,此次東歐兩國的選舉結果,無疑是對歐盟的一大警訊。摩爾多瓦是歐盟東擴的最前線對象,親俄派總統當選後與歐盟勢必漸行漸遠;保加利亞的危機更是明顯,因保加利亞本身就是歐盟會員國之一,俄羅斯的影響力有深入歐盟成員之勢。

倘若這股在東歐轉向的政治風氣持續蔓延,歐洲區域統合的成果將付諸東流,首先崩潰的將是東歐地區;中歐與西歐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一步步崛起的極右派也迅速攻佔各國政治版圖,歐盟面臨「反體制」力量的反撲,在川普當選後的力道更強。

歐盟能否挺過危機,要看「梅克爾防線」能否發揮作用

德國聯邦大選將是明年歐洲選舉的重頭戲,雖然日期尚未敲定,但這場秋季上演的國會改選,將是歐盟能否走過這波政治危機的關鍵。難民問題近來困擾歐洲各國政府,除了卡麥隆(David Cameron)搞掉英國首相大位之外,各地反彈的民怨都讓當政者嚐盡苦頭,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在地方選舉一路輸到底。

梅克爾在難民政策上的不得人心,雖然反映在今年的德國地方選舉上,但對明年的國會改選影響仍然未明。在川普當選後,德國各黨支持度沒有出現太大變化,梅克爾率領的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of Germany, CDU)仍高居第一,極右派、反對難民政策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 AfD)暫居第三。

近日德國針對總理人選的調查顯示,梅克爾在尚未宣布連任的情況下,得到近六成民眾支持續任總理,其盟友基督教社會聯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 in Bavaria, CSU)也表態樂見梅克爾力拼第四個總理任期。如果今年開始的一系列歐洲選舉,極右派主導的「反體制」力量大獲全勝,明年秋季梅克爾連任與否,將會是歐盟崩解前的最後一道防線。

川普驚奇勝選,已摔爛一堆民調專家的眼鏡,加上6月23日英國脫歐公投的例子,對於「反體制」力量的民調數字絕對不可再輕易低估。這一群在鄉村、郊區的沉默憤怒者,透過兩場舉世矚目的大選傳達對政治正確的不滿,因此這股風潮與其說是民粹主義,不如說是民眾不想再忍受官腔官調的遊戲規則,只想告訴在上位者基層的「親身感受」。

川普的當選確實改變全球政治版圖,其對歐洲極右派的鼓舞才正要開始發酵,率先登場的義大利修憲公投與奧地利總統大選具有指標意義。若極右派接連勝選、氣勢長虹,馬琳勒龐在明年法國總統大選勝出的機會將大幅提高,屆時只剩梅克爾隻身一人力保歐洲區域統合;假設連「梅克爾防線」也難擋「反體制」力量的海嘯,全球政治將會進入世人未曾想像的境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