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保護與愛之名,行傷害之實,這樣的保護太沉重,這樣的愛太殘酷

以保護與愛之名,行傷害之實,這樣的保護太沉重,這樣的愛太殘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一個人用盡力氣,不管經濟上、感情上或是生活上的努力,不過就是在找一個讓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式。我以為婚姻平權的重點是,不管有沒有愛,同志都應該有權利選擇以婚姻這種關係形式,來讓自己的人生過得好一點、安心一點、有尊嚴一點。

文:V太太

我有一位高中同學,我們當年稱不上熟,只記得她和我一樣,偶爾會因為交友圈裡太多男孩,或是行為舉止不夠像「好女孩」。而遭到我們那個相當保守的導師的批評或諷刺,失去連絡的很多年以後,我發現她加入了某個有名的教會,在網路上看見她與她的名人好友一起發文,說她們對同性婚姻感到「擔憂啊!」。那時她剛結婚不久。

另一位高中同學,也是某教會的成員,也同樣在臉書上發文反對多元成家,我順手留了個言(我自認還滿禮貌的),然後就被封鎖了。那時她剛懷孕,現在應該已經是個會走的娃的媽了。

一位大學同學寫了一篇文章,將同性婚姻比作吸菸,說同志婚姻合法會讓愛滋蔓延、道德淪喪、傷害兒童。我花了很多時間回留言跟對方討論,不知道他現在改變主意沒有。

一位親戚是基督教徒,幾年前我回台灣時提起多元成家的主題,她跟我說教會反對,因為那是多P的溫床,我在餐桌上解釋,其實伴侶制度只是提供給不希望/需要以性為基礎的婚姻關係的人另一種互相陪伴的可能,就像黃金女郎那樣。我當時太激動了,解釋的有點混亂,總想著下一次要講得更好一點,可惜我至今也沒遇到機會(因為之後這幾年我好像只見過她一次)。

還有一位好朋友,去了當年1130大遊行,我知道的時候很吃驚,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她的信仰告訴她同性婚姻不正常。我疼得說不出話,因為我們那一群常常一起聚會的朋友裡,除了我與她,剩下每一個都是同志。我跟她說,我不覺得她有錯,可是我無法理解。我們至今仍是臉書上的好友,也偶有互動,可是總有一些微微的尷尬。

我其實有點內疚,因為我曾經不只一次想過,我要再好好的,和她討論一次這件事情;我也想要告訴她,我並不是不想繼續當朋友了,我只是不知道怎麼繼續。也許她覺得因為去了一場遊行而遭到朋友的責怪很傷心,但那天我受的傷,一點都不比她少。我至今想到那些我們互動的情形時,我還是疼得說不出話。

我也有反對同性婚姻的朋友。我不敢說我愛他們,也不能說我心疼他們的處境,但我真的認真地理解過他們的擔憂跟憤怒。不管是個人層面的恐懼,還是對於整體社會改變的不安,甚至是那些似是而非的質疑,我都好好讀過的。有些恐懼在我看來,所反映的是個人的創傷,對此我自認可能無處可以施力,畢竟人生有很多坎是得自己過的。但面對另外一些因為缺乏了解和經驗而產生的疑慮,我總覺得如果我能多說一點,是不是有可能讓這些擔心少一點。

RTR2JQN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男人在西德一個頗為保守封閉的小鎮長大,有一次他跟我說,他念書的時期從來沒有認識過同志。我一邊笑他說你的人生真無聊,一邊覺得很傷心。

傷心的點有二。一是其實在沒有任何「真實經歷」下,一個人真的很容易就覺得某些事情與他無關。在講到同志權益時,他或許同意我,但他永遠沒有我的激動,因為提到那些事情,他不會像我一樣,腦海裡閃過一個又一個的臉孔。第二個傷心的點是,我總忍不住想像,那個年代在那個小鎮學校裡長大的同志們,該有多麼的恐懼與孤獨。那麼多的躲藏與假裝,要消耗一個人人生多少力氣。

上次與幾個老同學碰面,其中有人問我,同志和跨性別的差異是什麼?我於是解釋起生理性別、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的差別。這不是我第一次解釋這些事情,但我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問我的人是支持同志權益的。那個時候我才發現,很多我很習以為常、甚至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對某些人來說可能還是很陌生的,而當我願意花時間解釋給三個人聽,這三個人或許就可以分別再解釋給三個人聽。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媽媽身上。

多元成家法案討論很熱烈的那一陣子,我媽某天打電話給我,問我說,伴侶制度是什麼?為什麼有很多人說那是鼓勵多P?這件事情對我是很大的鼓勵,一方面是我真的很高興我媽願意開口問我,另一方面我更高興我媽媽覺得我是一個可以問的人。

我以為婚姻平權,就是有權利選擇以婚姻形式,讓人生過得好一點

我這幾天很認真的回想,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支持同性婚姻的?結果發現我還真回答不出來,因為我好像沒有不支持的時候。

我的意思是,和我接觸其他議題的過程不太一樣,我並不是先被問了「你支不支持同性婚姻」後,才開始考慮正反方的論點,然後決定我支持的。是同志先便成了我生活裡很重要、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之後,我才發現「同志可不可以結婚」這個問題存在,然後很自然的,我的答案就是當然可以,因為我想不到不可以的原因。

這聽起來是很草率、很不理性的過程,可是我在想很多人其實都是這樣。反對同性婚姻的很多人,恐怕也是因為在他們還沒認識同志前,就已經先太熟悉「不可以」這個答案。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們彼此還有改變的可能嗎?我還是相信有的,只是這表示我們得多花一點力氣,去理解彼此的脈絡而已。

我覺得生活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每一個人用盡力氣,不管是經濟上、感情上的或是生活上的努力,其實不過就是在找一個讓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式。每一個人對於「依賴」的需求不同,對於「安穩」的想像不同,對於人生、家庭的憧憬與規劃不同,而不論是婚姻、伴侶關係或是任何其他型態的親密關係,他們或許不會讓一個人的人生頓時從黑白變彩色的,但對於某些人來說,那或許就是那個讓人可以過得好一點、讓生活容易一點的出口。

我很少用愛來討論同性婚姻這件事情。 愛當然是某些人想要結婚的原因,但也有可能不是,而對我來說,那個「不是」反而才是重點。我其實不是因為「同志的愛也值得被慶祝」這樣的原因而覺得婚姻平權很重要的,老實說,每次看到同志們必須這麼努力證明自己的愛情也很堅貞純潔珍貴,因此他們有「資格」獲得婚姻,我就覺得很難受。我以為婚姻平權的重點就是,不管有沒有愛,同志都應該有權利選擇以婚姻這種關係形式,來讓自己的人生過得好一點、安心一點、有尊嚴一點。

尊嚴對我來說是這一切的重點,不只是接受的尊嚴,還有拒絕的尊嚴。白話的說就是,同志們如今在這個社會上沒有尊嚴,不只是因為他們不能結婚,而是因為他們的不結婚,從來不是自己的選擇,而僅僅是一種「非如此不可」。當婚姻平權不存在,不僅僅是同志的婚姻身分無法遭到認可,他們的單身身分也是一種虛假,因為那只是一種不得已。同志失去的不只是結婚的權力,還有自由選擇自己「想不想要結婚」的權力。

失去這個尊嚴的也不只是同志而已。異性戀也是一樣的,當只有異性戀可以結婚,那所有的異性戀婚姻其實都變得沒有意義,因為沒有異性戀可以證明自己的愛情與婚姻是一個「選擇」,當異性戀選擇結婚,我們就只是「不得已」成為異性戀而已(不論你是不是真的是異性戀)。

好像打太多高空了,最後講點實際的好了,反對婚姻平權的朋友們有很多擔心與反對的理由,可是這些擔憂其實很多是杞人憂天了,很多理由也都有些站不住腳。

RTX2FUC1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結婚不是普世人權?

但其實所謂「普世人權」這個概念本來就是一直在變動的,例如以前投票也不是「普世」人權,而是專屬男人的權利啊。如果一個權利的賦予是可以讓很多人活得更好,而且不會傷害到另外一些人的話,為什麼不呢?

婚姻的定義是一男一女?

定義不就是人訂的嘛,以前的婚姻還是一夫多妻呢!定義這種東西,就是不適用了、不符合時代需求了,就可以改的啊。哪有自己先畫了圈,把別人排除在圈圈之外,再跟對方說,因為你再圈圈外所以你不屬於這個圈圈的道理?

不能叫爸爸媽媽:這個已經很多人回答過了,就算同性婚姻合法化,你要叫爸爸老爹父親老頭王先生還是親都是可以的,沒有人會管你。

不能生孩子/會合成孩子?

這也很多人回答過了,很多異性戀也不生啊,可是我們也沒有要求每個異性戀在結婚前簽個切結書,如果35歲前沒有生小孩就要賠償國家之類的。有些人會說,異性戀至少有生孩子的「潛力」,但真要這麼說,同志們也沒有失去生孩子的「潛力」啊,只是他們生孩子的模式你們也不喜歡而已。至於合成一說,我實在不知道盟盟們的「合成」是什麼意思,異性戀的小孩也是精子跟卵子「合成」的啊。

通姦除罪化?

雖然確實不少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也支持通姦除罪(例如我),但通姦除罪真的不在這次修法範圍裡。又,我們現在在講的通姦除罪,指得也只是「刑法上」的除罪而已,民法還是會有責任的喔。

同性婚姻合法會散佈愛滋?

  1. 傳染愛滋的是不安全性行為,不是性傾向。
  2. 中非與西非國家同性婚姻都不合法,甚至很多國家將同性戀視為犯罪,但他們卻是愛滋最氾濫的地區之一。
  3. 預防愛滋最好的方法是:

第一,去除愛滋汙名,如此才能鼓勵篩檢和治療;第二,提供友善、普及的篩檢和諮商服務;第三, 提供可負擔的治療,因為治療就是最好的預防,一旦穩定接受治療使病毒量降低,感染者的傳染他人的機率也會變低。

同性婚姻合法會逼死異性戀?

同性婚姻合法不會損及任何異性戀婚姻的權益,異性戀可以拿得,一點都不會少。真正會逼死異性戀婚姻的其實是我現在大半夜還要在這裡打文章然後害我男人很不愉快啊!

RTX2G6O2
Photo Credit:Reuters

最後還是要說,我知道對於某些人來說,從小到大電視演的、書本寫的都是一男一女,如今同性戀居然可以結婚、居然不是錯,根本就是顛覆了自己的小世界,怎麼可以不怕?可是要不要因為自己的恐懼,而犧牲別人的生命,那是另一件事。我們都想要保護自己愛的人,可是我不會為了我愛的人而上街說基督教應該要被禁止,基督徒都是畜生;可是你們每一次上街、每一通電話、每一張文宣,都是在我和我愛的人身上插一把刀。

當你們反對同性婚姻與同志,你們傷害的不只是同志而已,還有這些同志們的異性戀父母、異性戀朋友、異性戀子女。我知道道你們覺得自己在保護自己愛的人,可是相信我,沒有人想要被這樣保護的。以保護與愛之名,行傷害之實,這樣的保護太沉重,這樣的愛太殘酷。

關於更多常見疑問的解答,可參考【十個反對同志婚姻的理由】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