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個平權而已也沒有多要什麼,這條路為什麼卻這麼漫長?

爭個平權而已也沒有多要什麼,這條路為什麼卻這麼漫長?
Photo Credit:楊智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幾個禮拜有學生在日文班的群組貼了連署「反對國中小課綱納入多元性別認同」,這個學生是個基督徒媽媽,曾經送我點心,偶爾會問我問題,我不覺得她是壞人,上週上課我看著她寫考卷,她也對我微笑。或許,妳就這樣永遠都不知道我是同志就沒事。

文:楊智達(現任台南市新芽協會秘書長)

在每個同志微笑的背後,到底藏著多少故事呢。

這個身分的起點是何時我也不知道,甚至從不覺得奇怪,即便自己曾經是個基督徒卻也沒出現過掙扎,國中就大喇喇出櫃,大家都知道我喜歡誰,專科每段感情都很高調,我可以很姊妹、可以很兄弟,在大家面前、鏡頭前似乎就是那麼不害怕這個身分有任何困擾。

但其實我才沒那麼勇敢。

時至今日我跟洪國峰逛街還是不敢牽手,選舉時遇到信望盟支持者嗆聲,心臟也跳得非常的快,2013年11月多元成家法案交鋒,每天看到各種恐同者的影片、文宣,其實壓力真的很大。

那種壓力到底是什麼?

好似失戀很失落的感覺,好似很羞恥。而現實生活中對我微笑的人,可能就是在網路上那些辱罵同志的人。

前幾個禮拜有學生在日文班的群組貼了連署「反對國中小課綱納入多元性別認同」,這個學生是個基督徒媽媽,曾經送我點心,偶爾會問我問題,我不覺得她是壞人,上週上課我看著她寫考卷,她也對我微笑。

或許,妳就這樣永遠都不知道我是同志就沒事。

幾週前,下班後我去全聯要買菜做飯,騎著騎著經過文化中心,想起某個跟信望盟志工對話的場景,我就哭了,什麼選後憂鬱的竟然過了10個月才出現。

然而整個選舉過程中,這種看到你就批頭辱罵、幫你大出櫃、沿路跟著你掃街瞪你的經驗一點也不少。

有一次,就真的那麼一次,跑完一個小學行程,遇到家長對志工亂罵一通,完全無法對話,我真的很無力,我超廢,廢到砍掉下午所有行程。

紀錄片導演放下攝影機,跟我吃個蛋糕,聽我說話,我才真的覺得,脫下競選背心後,我還是個人,活生生的人。

掃街是不可以有心情的,前一個人罵完你,不到一秒鐘就要跟握下一雙手,永遠要微笑、永遠要給志工正能量、要讓大家知道這個候選人可靠、有毅力、有抗壓性、體力好、陽光、誠懇、活力充沛。

幾週前,我到底在哭什麼呢?

洪國峰老實說很神奇,就是個對於反同婚、反同志言論很難嚥下一口氣的人,他可以在大學時號召各大學生會辦記者會、自己搞粉專養了破萬人、操作一堆社群媒體讓正確的資訊被傳遞,他很狂熱。

這幾個禮拜的我們,常常必須高密度地討論各項婚姻平權法案動態,彼此討論各種論述要怎麼發、哪邊又做了什麼事情能怎樣分進合擊,他的戰力滿點,可以瘋狂查資料、瘋狂做圖、瘋狂跟別人討論,瘋狂到其實不敢打斷他。

是啊,面對抹黑資訊、謠言滿天飛且都是我們接觸不到的LINE社群,別人幾個字就把你黑得透徹,打一萬字解釋也沒人要看,根本就不在理性的對話基礎上,好似三不五時被抹屎,自己擦還要體恤對方循循善誘,這就是我們的日常。

稍早看了一段信心希望聯盟號召大家週四委員會審查反對同婚法案短片,我一邊看字幕一邊冷靜地回應,但其實我不敢打開聲音。

我多麼不想看、不想聽,但還是得要看、要聽,每天好幾則這種亂七八糟的影片、圖文,回都回不完。

想起什麼黃美珍、郭采潔、性解放風暴即將襲台影片,好累喔。

前陣子金鐘獎李天柱反同言論延燒,我的粉專一段「大多數的同性戀都被迫『飾演』異性戀十幾個年頭。如果人生是齣電視劇,不知道該有多少金鐘影帝后?」引起不少迴響。

是啊,即便我在特定的場域內被多數人接納了,我也還是要飾演一個陽光開心快樂的同志。

親愛的異性戀朋友們,也許你是我文藻、後甲、鳳和、寶仁的同學,也許是某個議題的夥伴、同事,不求你們什麼,至少有人發表支持同志言論你給他點個讚,讓他的發文、回文能被看見,至少讓身旁的人知道你也是友善的,如果你願意,在任何社群平台有相關議題討論,留言一句「我支持婚姻平權」也好,你的同志朋友就有機會看到、知道,多信任彼此一點,甚至,更願意活下去。

各種雜感打成一篇,爭個平權而已也沒有要多什麼,好漫長。

本文經楊智達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