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能同時同意(一)「同性婚姻」不自然(二)有「父母雙親」的成長條件最容易(三)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你是否能同時同意(一)「同性婚姻」不自然(二)有「父母雙親」的成長條件最容易(三)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法律對社會有這麼強的規範性,能夠瓦解家庭結構,那有了一清專案就沒流氓、有了陽光法案就沒貪污,這社會該何等美好。

希望大家都不要只看標題,所以儘量把標題弄得比較令人迷惑。

先表明自己的立場:我同意(一)「同性婚姻」不自然(二)有「父母雙親」的成長條件最容易(三)我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下文是我的理據。

一、「同性婚姻」不自然

同性性行為在自然界的其他動物身上也是少數,不過所在多有。人類社會近期的調查,比例上大約不超過5% ,自然比例上是絕對少數。不過比人類社會裡的高收入人口多。

至於婚姻,就歷史來看,不能算是人類的自然狀態。

根據維基百科中文版對婚姻的敘述,首先,人類文化上多有婚姻制度的存在,但種類多樣,例如東亞長期流行的男性多數伴侶妻妾制,就是有巨大樣本的婚姻種類。這說明了「一夫一妻制」是一種無法單以「傳統」這個概念就捍衛完畢的觀念。

但就算是不論婚姻規範對象是一男一女,現代的「婚姻」觀念,是自然的嗎?首先,有法律額外規範和保障這種人為條件,本身不是自然的。再者,舉一個1215年的天主教會公告為例,要求雙方父母必須在教區公告婚姻,以免產生一堆無效婚姻。也就是說,至少在十三世紀的歐洲,婚姻的認可者,不是國家與法律,而是教會。這與現代的婚姻制度相去甚遠,規範也大不相同。

由法律來制定婚姻的定義,並且由國家公權的強制力來實施的婚姻制度,在人類歷史上是相當新穎的產品,離「伴侶」或「終生伴侶」這種可以算作自然的概念,有不小的距離。

二、有「父母雙親」的成長條件最容易

單親的不易我相信不需要論述太多,同樣的工作量,兩個人完成和一個人完成,通常大家都相信兩個人比較容易。當家長有一點餘裕時,孩子會得到的照顧應該會更充分。

至於有雙親但不是父親跟母親的情況,讓我舉出對反同婚意見最有利的素材,近日在反同婚團體中非常熱門的演說,澳洲的Millie Fantana是由兩位母親撫養的領養兒童,以自身經驗為例,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簡而言之,她的經驗有三大結論:一是她對於學校的父親日感到惶恐沮喪,無法接受自己跟別人不同、沒有父親,但她對男性家長所能帶來的安定感非常渴望且匱乏。二是她直到11歲才見到自己的生父。三是她認為兒童在領養程序上沒有獲得與成人相當的家庭選擇權,只有領養者獲得權力,被領養者卻無法拒絕。

她的親身經驗令人動容,因為她的確為自己的身家背景吃了很多苦。但這些苦不能吃得沒來由,需要被嚴正對待。

第一是自我認同受到外在環境衝撞,類似的處境在單親家庭也可能出現,由於自身家庭是少數,在多數的包圍下感到自身的匱乏。說沒有爸爸、媽媽也一樣好是騙人的,因為媽媽和爸爸的確不是完全相同的角色,這個說法也無法真正讓兒童的格格不入感消失。但在兒童接受這樣的衝擊之前,就已經普遍知道社會上有很多不同的家庭形態,例如隔代教養、例如單親、例如大型家族、例如海外求學、例如寄養、例如同性雙親,就能夠讓這種不同不是單純旳缺乏,只是各種家庭形態之一。

其次是缺乏男性家長的生活經驗,這跟單親媽媽面對的苦楚相同,尤其是養育男孩時缺乏類似的男性生長經驗分享和行為典範;換成單親爸爸養育女兒也是一樣。為同性家庭和單親家庭能做的,可以是社區型的單親家庭和同性家庭共學團和交換安親,分享不同的家長生活形態,也適時分擔養育壓力。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同性婚姻和單親家庭可能有這樣的困擾,監獄囚犯、長期外派、父母交惡的家庭,也會有同樣的需要。

第二是所有被領養孩子都可能遭遇的困境:無法與生身父母見面。這個困境有兩面,一個是生身父母的處境與立場,另一個是養父母的處境與立場。同性戀家庭無需面對的是「是否需要隱瞞孩子與自己的血緣關係」的兩難,但異性戀家庭往往需要。但在是否讓孩子維持與生身父母的親密關係困境上,最大的障礙可能是我們對家庭聯繫是基於血緣關係的定見。

「你是撿來的!」這種嚇唬孩子的話,很多父母說過,但對孩子非常不好。一方面它暗示了孩子曾被拋棄,二方面暗示了孩子可能不會得到自己很多的愛。但「有血緣關係的親子關係比較緊密」不見得是必然的事實,如果輕易接受了這項預設,對所有孤兒都是用社會成見加深傷害。

第三是被領養的兒童缺乏同意權的問題。同意權在法律規範上常常附帶著提議方的充分告知義務,但這點在未成年人身上格外困難。要一個孩子「充分了解」他的選擇會有什麼後果或影響,有能力和經驗的限制,以致無法完全完成。我同意被領養人應該有合理的意見表達機會,但對現行法規沒有研究,無法置喙。此刻我不願以「多數的孩子也無法選擇生身父母和原生家庭」來支持領養的成人權益大於孩子,因為被領養人相較於不需要被領養的孩子,少了一份血緣保障,多一份選擇機會是很公平的。

說穿了,她吃的這些苦,幾乎都跟她的養父母是同性關係不大,是其他的社會結構問題。

三、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相較於最流行的觀點「愛都是一樣的(Love is love)」,我倒從不打算從這麼溫暖動人的角度切入。一個最務實的角度就是:法律權益。

法律為婚姻附加太多特權,所以更該支持同性婚姻合法。這篇舊文是針對婚姻關係當中的配偶特殊權益盤點,說明其中有許多權益具有排他性。除非我們能夠把具有法律身份的配偶所能取得的權益不具排他性,否則我只好選擇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一樣,我盡力在中文世界的討論裡找出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最佳理由。因為論述還是相當薄弱,也就只做簡覆。一是第三者問題,在人工授精的技術上是沒有情感糾葛的,不構成破壞婚姻。二是父母角色問題,三是對完整家庭的理解,四的一部份是孩子的父愛或母愛缺乏,都已在前一項立場的第二個困境回覆。四的另一個部分是當孩子有需求時,不把同性戀父母視為「正常」家庭,會被貼上恐同標籤,妨礙孩子求助。這個問題長期來看,反而是最需要社會同意同性戀家庭也可以合理存在,才能根本解決的。當恐同不是一個大問題的時候,就沒有恐恐同的疑慮。五是性交的定義問題,這牽涉到婚姻中是否有履行性生活義務的必要和定義。如果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有特殊條款的話,我首先會贊成取消配偶性行為義務定義限制。

但我列出本文為最佳理由,反而不是為了作者列出的五大問題,而是他語重心長的後話裡,表明了法定婚姻中的配偶特權,本意是為了保障並促進生育繁衍,而這的確是合理的陳述,也是異性戀婚姻的獨有社會功能。最重要的是,這符合立法法意。在這個基礎上,我可以同意為非異性戀伴侶另立伴侶法,保障所有配偶特權,但排除稅率優惠,因為無法促進鼓勵生育的功能,享有為了育兒條件而設的稅率就不合理。

雖然婚姻不是個自然概念,甚至不是一個必要概念,但在承認法定婚姻制度的前提之下,我還是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理由是人民走入婚姻的社會功能不只是生育繁衍,還有社會安定功能。對立法者促進社會利益而言,讓更多人透過自願選擇而走入婚姻,形成更穩定的社會,是合理的機制設計。

最後,由於寫作的同時,也是立法院司法與法制委員會針對同性婚姻法律的現場直播,同時聽見了許多民意代表的發言。持反對意見的委員們,除了對院會慣例和對政黨角力的猜測,直接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見,綜合國民黨籍賴士葆與林為洲的發言,有兩項重點:

一、基於降低社會成本,先從同性伴侶法開始,不是直接通過婚姻法,漸進是比較合適的過程。

二、法律上稱謂沒有父母、夫妻、祖父母等,只有雙親1、雙親2,社會也會失去這個架構,無所依傍。

我對第一點持同情態度,因為無論合理與否,社會觀感的確不是能隨意轉變的。為顧及社會穩定,立法者需要挑選合宜的立法進度。

至於第二點,是犯了一個混淆法條與社會現實的錯誤。有讀過《民法・親屬編》的人都知道,其中「直系血親」「二等親」「配偶」「姻親」這些常用詞彙,都對社會習慣沒有影響,該叫爸爸的叫爸爸、該叫大舅子的叫大舅子、想罵幹你娘的,也絕不會改口說幹你雙親。如果法律對社會有這麼強的規範性,能夠瓦解家庭結構,那有了一清專案就沒流氓、有了陽光法案就沒貪污,這社會該何等美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