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尼安德塔人消失呢?智人演化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請作答

「為什麼尼安德塔人消失呢?智人演化成功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麼?」,請作答
尼安德特博物館所重建的男性尼安德塔人|Photo Credit: Ökologix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伊認為,我應該跟大學生一起參加「人類起源考古學」的考試。雖然我迷上海德堡人,又從已滅絕的許多古代人類故事中得到新趣味,但我還是嚇到了。

文:瑪莉蓮.強森(Marilyn Johnson)

旁聽約翰・謝伊(John Shea)的課的學生已有五、六十人,教室前方是上世紀留下的黑板和投影螢幕與講桌。透過長窗,我們可以聽到工程車嘎嘎作響,大學拚命地蓋更多時髦校舍。研究生都很邋塌,除了紫色、橙色、綠寶石色的光鮮高檔運動鞋之外,他們一點也不浮誇。他們計劃在學期中開車到孟菲斯,參加考古學大會。在田納西州沿路停下來,採收燧石塊用來學習打石的材料。他們興奮地看著孟菲斯一間酒吧的露台,拴著一隻活蹦亂跳的山羊。

對這些學生來說,山羊不只是兄弟會惡作劇的花招,他們還有很多關於山羊的經驗。他們曾研究山羊馴化史、中東的食用山羊,他們也從世界各地考古發掘中辨識山羊的骨骼和牙齒。山羊在課程中扮小而關鍵的角色,當謝伊宣布考古學學會將再次舉辦春季烤羊時,逗樂了這些研究生。他會教我們如何製作自己的石器,用於屠宰山羊。他向我們保證,這將是春季社交活動。其實山羊是從附近肉販買來的,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起中學時的解剖課,當我膽小的用解剖刀捅一下時,青蛙卻甦醒過來。

謝伊以非正統的思考方式設計「人類起源考古學」課程。已二十多年的傳統記敘式教學法,是依照時間序從最早各種人類講到現代,但謝伊打算用不同的教學法。記敘故事體已經存在約五千年,謝伊說:「這在人類之間是普遍的行為模式。」他認為這對科學課程來說,是有缺陷的模式。

他指出:「記敘體把現實的複雜性排除在外……把人類起源的故事,建立在目前所知有限的資料基礎上。如果你在辨認人類先祖的時候犯了錯,或誤解他們被迫離開森林的原因,或在工具的使用、兩腳走路,或搞錯了到底什麼才是導致他們成功的原因。如果敘事早已存在錯誤,那麼加入敘事的每件事也都錯了……這門課就像搭時光機回到過去。這是《扭轉時光機》(Hot Tub Time Machine),只是沒有電影裡的浴缸,否則會遇見一九七○年代的尷尬記憶。」

他上溯六千年到八千年,從數千、數萬個考古學遺址挑出十個,再從中東、歐洲、中
國、印尼、北非和南非,依區域排列,最後來到少數可用的東非古遺址,人猿和類人猿等人類曾經生活的地方。(古人類學家對美洲不太感興趣,不論是北美洲或南美洲都太年輕,幾乎一萬三千年前或一萬四千年前,都沒有人類存活的證據,謝伊說:「我連一萬兩千年前的美洲都不加理會」。)

不過,走上想像的旅程之前,必須理解一些科學原則,尤其是考古學家採用地質學的均變論(uniformitarianism):只用現在可觀察的過程來解釋過去。「如此可以把不利的觀念完全排除,不列入研究表單,就像古代外星人那些題材。」謝伊解釋:「當代有人看過外星人降臨,又幫我們出主意構築建物嗎?」

謝伊希望我們能像優秀的科學家一樣,能夠區分詮釋和觀察的差異。他在桌子上放一個水杯來描述。半滿?半空?既不涉及判斷也不渲染描述。好的科學家只會形容它是半杯水。要注意,做描述時可能出現的不經意偏見。此外,我們還必須記住某些文物,根本不曾出現在考古學記錄中。「假設古人類宰了一頭羊、造了幾艘獨木舟和一把吉他,最後,木工遺物是不會留下來的。經過幾個冰河期,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宰羊遺址。」為什麼古人類學家會對火石著迷?因為這是倖存的文物。

另一門重要功課是:謝伊要我們從世上一切皆可一分為二的概念迷霧走出來。每個故事都有兩面舊觀念,抹除了故事的第三、第四和第五面。即使把過去兩百五十萬年區分成新石器時代和舊石器時代,都太過簡化。「寫下來,」他說:「二分法是笨蛋。」冬去春來,一有空檔他就會問:「誰在用二分法?」年輕有力的聲音齊聲回應,有如尼安德塔人準備伏擊龐大長毛象時的呼聲:「笨蛋!」

我們的課程從中東開始,首先是新石器時代密集的耶律哥(Jericho)村落,也被稱為蘇坦土城(Tell es-Sultan,Tell 是指世代居住並持續堆疊的土堆)。結果數個世紀後,耶律哥人住的地方變成七十英尺高的土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不移往山下路邊,而要打掉舊的泥磚屋加蓋新屋,結果造福了數百年後到訪的考古學家。考古學家喜歡土堆,因為像千層蛋糕,前陶器時代的遺留物在底層,上層則是近代人的沉積物,包括陶器和啃過的動物骨頭。

我坐在一張不舒服的塑膠椅上,看著教授用粉筆畫著圖表,我沉思考古學家對墳墓和垃圾的投入程度。即使距離八千年,我也聞得到腐臭味。考古學家掰開勞苦的古代農民一張張嘴,看到「大部分都罹患牙周病」。謝伊告訴我們:「這些傢伙比起我們現代人較矮、身形較為弓曲,而且比我們更體弱多病。果真如此,他們可能只剩下半數牙齒。」牙齒是考古學家的金礦。有位考古學家跟我說:「就像嘴裡的化石。」此外還有墳墓(很好,這次旅程我們會爬進不少墳墓)。耶律哥人把死者埋在住處附近,埋在他們生活區域底下,即使是死去的小孩也會加以埋葬。但幾千年前的狩獵採集者,卻把嬰屍當垃圾丟掉。

誰知道為什麼?

耶律哥出土的彩繪、裝飾的人頭骨,有來自遠方的綠松石、黑曜石和貝殼陪葬;而且築牆圍起,也有一個塔。謝伊一頭栽入去探察那些石器(lithics),也就是石造武器。有幾種不同的矛頭在耶律哥出土,包括小石鏃、有許多缺口能重創獵物的長矛頭,也有「超級尺寸的特大號箭頭,被刺入保證摜破。」謝伊說:「這可能是用來癱瘓獵物,但你不會希望獵物被打傷後跑掉。什麼時候癱瘓牠,會比殺掉牠好?」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