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督教禁用保險套」的小縫隙,看透反同志的真相

從「基督教禁用保險套」的小縫隙,看透反同志的真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我們知道「性行為是為了生育」的不實務性,那自然也不能認為「性行為都是為了生育」,那還有什麼主張,能夠推斷「同性戀性行為」是罪惡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我寫了第一篇關注同志議題的文章「我是支持同志的佛學者,我來分析為什麼「宗教」會這麼反對同志運動」,從分析慾望的本質切入後,許多人對於「慾望」與「同志」這兩個議題之間的關係並不清楚,更有許多人希望我站在佛法的立場,對整個同志議題做一個論述,所以促成了這第二篇文章。

首先,很多人以為反同團體單純就是反對、歧視同志,但其實,有「理論正統性」的反同團體,並不是反對同志,而是反對「縱欲」,

當然,不可否認,在台灣很多人,是以宗教的正統名義,來包裝他們主觀上、習慣上,認為「同性戀」很噁心、歧視同志的立場,「宗教真理」與「文化傳統」既然給他們最大的背書,那將這兩面大旗拆掉,就能讓其無所遁形。

所有宗教中,最強力反對同志的,很明顯是基督宗教,包括近期反同志的種種抗議活動,幾乎都是由教會組織的。基督宗教的許多組織曾經明確地表示,他們不歧視同志,但是無法接受同性性行為,當然說是這麼說,到底怎麼想我們也不會知道,但至少,會這麼說,代表他們的「理論正統上」,無法找出「同性戀愛」的問題。

這與反對「同性婚姻」有什麼關係?

我們得先知道,對於基督宗教來說,婚姻的價值,是確立「性行為」的正統性,也就是說,只有結婚、才能有性行為。所以,基督宗教本質上,是認為同性不該發生性行為,如果准許同性結婚,等於讓他們有「性行為」的權利,因而反對同志婚姻。

那,他們為什麼反對同性性行為呢?基督宗教認為,性行為的價值,在於生育後代,反過來說,所有不能生育後代的性行為,都是錯誤的、有罪的。

這個立場不是只有在同性上,在異性上也是如此:或許很少人知道,主流基督宗教是禁止使用保險套等節育措施的,特別是在已故天主教宗保祿六世1968年發表「人類生命通諭」,明令禁止人為節育之後,變成了明文禁令。

要特別注意的是,基督教或基督宗教,學術語言上對應的是「Christianity」是泛指普世教會、正教與新教的所有教派。

而台灣所稱的基督教,其實對應的是新教「Protestatio」。

新教對待節育的態度,正因為其沒有統一的官方組織,所以各據其詞,諸如Mary PrideCharles D. Provan與Rachel Scott等等保守新教(Protestants)學者強烈主張,新教不應當違背一直以來的節育傳統,特別是這些規則是來自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與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的思想。

Charles D. Provan在他的著作中提到:

If Martin Luther were alive today, would he not disapprove of many Christians who view children as a bad thing, and so practice birth control to prevent God from sending more blessings to them?

... Truly Scriptural principles do not change at all: therefore Christians should willingly receive the blessings which God has for us, and not try to prevent them.

至於改革派新教學者James B. Jordan則認為Provan「新增」了聖經中沒有明確談到的內容,他的著作寫道:

Jesus repeatedly denounced the Pharisees for their additions to the Law of God. Thus, we must be extremely careful about what laws we lay down for people. Does the Bible clearly state that contraception is sinful, or that people are obligated to have as many children as possible? If the Bible does not say these things, we need to fear God and be frightened of adding to His Word.

感覺有點混亂嗎?沒關係,我整理一下。

基督宗教認為性行為的唯一價值是生育後代,而婚姻的價值是授權你可以有性行為。這就為什麼基督宗教反對婚前性行為(未經過授權的性行為),也反對婚後節育(無法生育後代的性行為),同樣的,他們也是用這樣的觀點,在看待同志:因為單靠一對同志之間不可能生育出兒女,所以根本不應該進行性行為,自然也不可以結婚(因為結婚=可以進行性行為)。

搞懂這一點,我們就能發現隱藏在基督宗教「反婚前性行為」「反同志婚姻」「反同性性行為」「反性氾濫」等等所有議題下的同一個邏輯:「性行為的唯一目的是生育後代,所有不以生育後代為目標的性行為,都有罪。」把這個邏輯釐清之後,接下來我不針對其合理性,而是用數據與邏輯來探討,這樣的想法是否符合現實?

RTR2NP9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包括基督宗教徒)都必須承認,人類的慾望不能以壓抑、而要以適當排解的方式來處理,這有大量的數據可以佐證,在性交易合法化(丹麥、荷蘭部分地區)並加以管制的城市,性犯罪人口與性病感染的比數下降許多:

2014年在澳洲舉辦國際愛滋會議上(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性交易合法化,會讓性工作者與其客戶在接下來10年內的愛滋病感染案例,下降33%-46%。

另外一個最有名的證據是羅德島(State of Rhode Island)在意外的情況下,讓娼妓合法化30年,驚人的是,這30年的強姦案數量下跌31%,性病患者也減少39%。

因為生命一定會尋找出口、慾望也是,打壓慾望,只會讓慾望往非法的方式蔓延(比如娼妓地下化),延伸出的問題(如性病傳播)等更是嚴重。

既然人類的慾望不可以打壓,所以性行為是必然的,而如果所有的性行為都必須「不能節育」,必須生育出後代,那不但人口爆增不說,更會衍伸很多問題。

根據享譽國際的犯罪學研究者李維特(Steven David Levitt)對美國的研究,強力佐證出「控制節育有效降低犯罪率」的結論,因為當人們不停地生育,居於社會底層的弱勢家庭有大量的孩子,卻無法給予足夠的資源,而這正是犯罪的溫床。

壓制慾望不但不符合人類天性(請參考此文),同時也會給社會帶來顯著危害,而大量生育也會有同樣的負面結果,那除了「適度解放慾望的同時節育」之外,基督宗教的弟兄們,我們還有什麼更實務的選擇?

如果你也認同「適度解放慾望的同時節育」是最好的選項,那你就會發現「性行為是為了生育」這個論調,要麼掉入「壓制慾望」、要麼就會掉入「反對節育」的兩種極端。

再重複一次,我不談意識形態與道德主觀,我只用數據與邏輯來說話。

既然我們知道了「性行為是為了生育」的不實務性,那自然也不能認為「性行為都是為了生育」,那還有什麼主張,能夠推斷「同性戀性行為」是罪惡的?

如果你要說「同性戀性行為」不符合自然,一份由美國13位心理領域研究者所做、於2014年發表在《心理醫學》(Psychological Medicine)期刊的研究中,他們採用409對同性戀兄弟作為樣本,重要的是,這一對對兄弟之間,除了都是同性戀外,沒有其他重疊特徵。

他們發現這些兄弟都共同享有與性向傾向有明顯關聯的五組基因碼,有效證明同性戀受基因影響的表現。早已研究出同性戀性傾向是基因所致,換句話說,是天生的,當然符合自然。

【基因揭密】原來同性戀真的能遺傳?

我想,到這邊,應該是一個完整的論述與剖析了。

喔對了,至於說「華人傳統道德」是反對同性戀的朋友,你知道把中華傳統文化——儒家地位捧上天的漢武帝,有幾個佞幸(男朋友)嗎?(編按:請參見《史記,佞幸列傳》)

BIOS Monthly 緬甸旅遊與文化觀察
圖片來源:Lesley Lee Photography
那,佛教如何看同性戀傾向與同性戀性行為?

本質上,佛法不認為性行為的目的是為了培育後代,所以在優婆塞五戒相經裡面就提到:「若優婆塞,共淫女行淫,不與直者,犯邪淫不可悔,與直無犯。」

這句話的意思,是在家的持戒修行者,如果嫖妓不給錢犯戒,乖乖給錢就沒事。佛法承認性行為是慾望的展現,而喜愛同性跟異性本質上並沒有差異,所以並不認為同性戀是錯誤的。那,關鍵的問題是,佛法接受同性戀性行為嗎?

佛法對於行為的關注,表現在戒律之上,眾所周知,出家人是禁止一切性行為(不論同性異性)的,但是對於在家人(一般人)的性行為規範,在有根據、釋迦牟尼佛時代即被宣說出來的經典中,只有規範到性行為的對象,特別是不可以破壞他人的家庭、不能與有婚姻關係的對象發生性關係。

除此之外,並沒有明確的證據指出,佛陀有禁止一般人的同性性行為、或是在性器官以外的部位(肛門、嘴巴)等等發生性關係。

在佛陀離世之後,其最有權威性的主要弟子們一致達成三條共識:「佛陀致定的行為規範,我們不能刪除,但佛陀沒有制定的,我們也不能增加,只能遵照他所教導的來修行。」(如佛未制,不應妄制。如佛已制,不應有違。如佛所教,應謹學之。)因此,以釋迦牟尼佛的主張來看,並沒有禁止同性間的性行為。

當然,後代的不同學者們都對性行為的規範,提出更多的主張,到了部派佛教的阿毗達磨時期,才開始了所謂對「非道行淫」的規範,也就是禁止在性器官以外的地方性交。但這些學者們,自然都一定會因為自己的意識形態,而對經典加上許多詮釋,但是根據前方提到的三個原則,來回歸佛教的本懷,才是正道。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熊仁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