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完四年大學只剩負債?你贏的是時間,輸的也是時間

念完四年大學只剩負債?你贏的是時間,輸的也是時間
Photo Credit: Helene Cyr / Design Pics / Design Pics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光一去難倒回,至少以台灣社會目前的現狀,不讀大學直接就業的選擇幾乎是不可逆的,也很難在以後重新補齊,而不付出更多代價。我想,山曉黃的理論贏的是時間,輸掉的也是時間。

凡例以上種種,乍看之下不就是經歷比學歷更重要嗎?其實並不。現代企業徵才龐大而細密的人資體系所形成的慣例,幾乎牢牢地跟高等教育所形成的階級重分配結合,而因學歷不符而被排拒在外的年輕人,從開始就無法打入其中。

他們別無選擇,畢業後改去務實從事的那些工作,也就正式山曉黃口中的,不論高中大學去做都一樣的,22k的職缺。即是社會相當功利的一面。

但是嚴凱泰說過,經歷比學歷重要啊。山曉黃的影片裡也引用了同樣的一句話。且慢下來,我們先來看看嚴凱泰的身世。

嚴凱泰中學時期就讀台北木柵的再興中學,後留學美國,完成高中與大學學業之後回到台灣,接手父親的裕隆汽車公司,隨後才開始了身為企業家,在商場上開展他的創業者雄心。這就是問題的答案,嚴先生的個案裡,他本不需要所謂「學力」的維度以完成階級重分配,在他的新鮮人生涯裡,也無需去找工作。

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大學課程中所教授的內容,在將來工作真的用得上嗎?

以嚴凱泰先生大學就讀的企業管理學系為例。縱使在台灣,企管系也幾乎是每間大學的必備學系之一,普及率之高。在大一企管系所修的課程與其他商管學群大致相同,像是初級會計、微積分、經濟學、民法等等商業的基礎學科,自大二以後,因著學校而有所差別,主要學習行銷管理、供應鏈管理、人力資源管理、資訊管理、財務管理等等商業理論,輔以其他選修的管理理論,或者企業實習的安排。

以一個商管學群畢業生的角度,在出社會之後,確實很難找到能夠應用所謂微積分、經濟學等等學科的職缺,而對於種種的管理理論,四年紙上的文獻探討確實也對於進入公司,幫助非常有限。

就像是一個長年會被拿來開企管系學生的笑話:才剛出社會,誰要讓你管理呢?比起直接就業,當然,大學所學的知識可以說是「相當用不到」的,連號稱就業方面相當有幫助的商管學群尚且如此,想其他更偏向學術的科系,勢必學生是更嚴重面臨了這個問題。

但大學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是該成為職業訓練所嗎。抑或應該為社會上的學術研究者保留講習的場所呢。在現代,這仍是爭論不休的話題。

賄賂_bribing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山曉黃對於大學的觀點是非常實用性的,像是對於學貸的負債。

許多媒體都統計過大學生四年所需的花費,公立大學學費約25萬、私立約50萬。台灣大學制度一大歪斜之處,也就是獲得較多資源,畢業後對於履歷加值作用最高的學校,學費反而負擔得更少。亦有統計加計四年無工作的生活費,不論公立私立,四年下來的花費(或負債)都約莫在100萬上下。

於是山曉黃在影片裡的敘述合理,以大學四年的時間工作,確實能夠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而這些錢即是「原本要讀大學應付的花費」。

他的立論是,四年在職場存錢,苦幹實幹後多少能達到四、五萬的月薪,此時相比於大學畢業生的兩萬兩千元,看起來確實是令人稱羨。然此一論點有一些邏輯上的瑕疵。

花四年時間認真工作,得以從兩萬二的薪水提升到五萬,或許是人人皆然。那大學畢業生在他們畢業四年以後,同樣也能達到四、五萬的薪水,只是先後順序,時間問題。既然結果相同,如此一來差別就只剩這大學四年,接近100萬的支出。這100萬元是否就可以視為對一個大學生,四年之後能夠有所加值,進而取得高起薪的工作的一項投資呢?

山曉黃說,大學四年畢業後獲得了三樣東西:一堆朋友,兩萬二起薪和負債。

在現代社會階層、傳統學校志願排序以及雇主的喜好高度重疊的社會,一個大學畢業生的起薪是否為兩萬二,非常殘酷地,往往由大學的志願決定。而選擇了大學,同時也選擇了你四年後那「一堆的朋友」,一間大學匯集相似學力的人,施以相同的教學方針,畢業後各自開始從事類似性質的工作,翻譯成網路時代的語言,大學四年,決定了一個人未來人生的「同溫層」。

這樣的事並沒有對錯,卻是當代的社會現狀。山曉黃也說,如果想要進大公司的話,還是好好把大學讀完吧。不同的說法,殊途同歸。

大學是否有讀的價值?對於在傳統志願排序後位的學校、求學的目的是以求職為主的大學生,確實是學無所用,卻要付出大把代價。

這麼去比喻好了,當代社會就像是一棟百貨公司,每一個樓層各自有不同的功用。大學教育就像是那一座電梯,年輕人可以選擇搭乘,憑自己的努力到達某一個樓層,終其一身在那裡深入、耕耘;搭電梯需要等電梯,需要時間,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直接走樓梯上二樓,或者就在一樓努力生活。有些人出生就在五樓、十樓,這都沒有對錯,亦無好壞。

一輩子一次的際遇選擇,很難去論斷其價值。時光一去難倒回,至少以台灣社會目前的現狀,不讀大學直接就業的選擇幾乎是不可逆的,也很難在以後重新補齊,而不付出更多代價。我想,山曉黃的四年說贏的是時間,輸掉的也是時間。

教室_classroom
Photo Credit: Shaylor @Flickr CC BY SA 2.0

後記。除了上大學價值的辯證,山曉黃的立論還有一些不夠周全的地方。像是每一個職業都有其不同的壽命週期,同時,也有對應的發展上限,並不是說在一個職業十年、二十年,薪資的金額就能逐年無限制地提高。也因此提早進入職場,就不再像是他說得有那麼大的價值。

另外,許多工作雖然有相當好的待遇,但週期是有限的。像是許多人夢想的空服員、運動選手,甚至是山曉黃自己從事的夜店公關。在自然人的體能與相貌的限制之下,到了一定的年限必須轉換跑道,幾乎是這類職業的必然,我想這也是所有人在考量自己未來目標中,不可去遺漏的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