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憤怒來自於這些反同婚團體踩到了底線——侵犯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我的憤怒來自於這些反同婚團體踩到了底線——侵犯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Photo Credit: Olivia Yang/The News Le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是這個能接納多元文化的社會,使基督徒和同性戀等相對少數族群,能有自由呼吸和被接納的空間。如果摧毀了這個默契,以自己的價值觀去侵犯和干涉他人的權益,也就是在摧毀這個保護自己的安全網。

許多年後,才發現大一的一堂通識課作業,竟然會對我的價值觀和人生產生如此大的影響。

那是一門歷史相關的通識課,期末作業,教授讓學生自行選擇一個主題去研究,並撰寫心得。當時,個性叛逆的我想找一個學校不會教的主題,於是就選擇研究各國的性文化。接著,我在網路上和圖書館內,找了許許多多性文化的資料來閱讀,這使我大開眼界。

以初夜權來說,在許多文明中,都有將處男或處女初夜獻給祭司、神祇的習俗,但也有是獻給聖獸、陌生人,或是其他特殊情境;而性教育的養成也是截然不同,有些地區,父母兄姊有義務要親身教導家族裡的後輩性技巧,也是我們目前認定的亂倫,但也有相當極端且殘忍的女性割禮(至2016年,仍有逾兩億女性受到此風俗傷害)。除此,婚姻制度也相當不同,從一夫多妻、一妻多夫、走婚、冥婚、替代婚等許多不同的婚俗。

以最近熱議的同性戀話題,其實不論是在中國、西方、日本等國家,都有諸多文獻紀載,帝王、武士們的斷袖之癖,甚至獸交,也出現在希臘、羅馬神話和各國的故事中;而如今黎巴嫩和巴西農村仍會出現獸交的行為。

對於當時不到20歲、高中還是念女生班的我,這些資料,衝擊了我許多既有的價值觀,覺得太變態和不正常了。然而,隨著閱讀的資訊量更多,不禁開始反思,究竟誰的文化和傳統才是正確的,誰又有資格去做定奪。為何在有些地區處女、處男獻身給祭司,是個神聖的習俗;抑或是父母教育小孩性觀念,是一種愛和關係的展現,但到了另一個地區,卻可能是違法或喪德的。

那時的作業,打破了過往在國高中時的填鴨教育,啟發我對於了解各個不同文化的習俗和價值觀等,更能獨立思考,知道這個世界很大,不應用單一價值觀去看待事情。當面對衝突的立場時,也更主動比較和分析各種不同立場的思維脈絡,除了能跳脫框架思考外,也不太會只是盲目依循主流價值觀。畢竟台灣的主流,不見得是世界的主流,就算是世界的主流,也不見得是永遠的主流。更何況,主流或非主流,又真的如此重要嗎?能夠擁有思考、判斷、以及更廣更野的視野,才是對個人真正有幫助的態度。

文明不見得能夠選擇一個最正確的信仰和價值觀,但一個文明國家和文明人要守護的底線應該是,在不侵害他人權益下,尊重不同的文化和風俗。若是各個文化之間,都能遵循法國大革命時提出的自由、平等、博愛口號,人與人之間或許就能更兼容並蓄地和平相處。

舉例來說:我能接受同性戀、雙性戀、流性戀、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等各種多元的性取向存在,但無法接受戀童癖、人獸交,這不是因為道德的考量,而是這違反了孩童和動物的自主意願。

前陣子母豬教事件和最近同性婚姻的事件中,很多人談論到女性主義,卻忽略這個社會其實也有不少女性和男性,他們的價值體系其實是更偏向傳統父權主義社會。有許多女人,在自由意志的選擇下,會希望能當個傳統相夫教子的小女人,也有些男性樂於娶會幫自己打理家務的女性。在你情我願的前提下,社會就應該尊重這樣的女性和男性,而不是要求每個人都必須擁抱女性主義的新思維。

母豬教徒當然有權去表達他們喜歡或討厭的女性類型,但「母豬」及其他攻擊性的言詞,就是侵害了他人的自由,畢竟沒有女性會強迫男性付錢,或是付出勞務,男性又怎能因為付錢等問題攻擊女性呢?

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認同的價值觀,前提是,在捍衛自己價值觀和辯論的同時,不應該以抹黑、造謠、強權、或是污辱的方式傷害他人。同性婚姻的議題也是。

台灣是全球宗教多樣性第二高的國家,我們的社會尊重個人的信仰,沒有任何人因為自己的信仰遭受迫害,但與此同時,也不能允許任何人因為自己的信仰,而去妨礙他人的權利,甚至攻擊他人的行為,這才能讓社會維持著和平,也才能讓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

這次反同婚團體的許多言論,讓我十分憤怒。當我細細觀察自己憤怒的源頭為何,發現同性伴侶能否結婚,並非是我最關注的議題,因為過去許多年,同性伴侶們也都忍耐過來了,而且現在社會風氣對於同性戀也越來越友善。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同性婚姻的落實,只是遲早的事情。我的憤怒來自於這些反同婚團體踩到了底線,也就是前述的:侵犯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如果同性婚姻並沒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卻有人只因為自己的信仰或價值觀不接受同性戀,而阻止修法,這就是在損害文明,也是在反智。這是絕對無法被接受的。

我很喜歡台灣人的善良和熱心,就像最近的同婚事件,許多人都會挺身而出,保護受到打壓的弱勢。不少基督徒在這次事件中,多少感覺到被社會大眾排斥,但若不是因為部分激進的基督教團體,以歧視、造謠、扭曲事實的方式誤導大眾及攻擊同性戀,就不會因為自己的行為,形成這種對基督教反撲的勢力。但我也同樣確信,如果有任何無辜的基督教徒,在這個事件中受到不合理的傷害或對待時,這些保護同志的人,也會再度用同樣的方式保護基督徒不受傷害。

同性婚姻_立法院
Photo Credit: Olivia Yang/The News Lens
11月17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民法》有關同性婚姻的修法,引來反同性婚姻法案團體和同志權益支持者在立法院外對陣。

期盼那些在這個事件中感到受傷的基督徒和反同婚者、同性戀和支持同婚者,都能理解及尊重彼此的不同,即使永遠無法說服和改變彼此,但都必須擁抱保護多元文化的立場。因為正是這個能接納多元文化的社會,使基督徒和同性戀等相對少數族群,能有自由呼吸和被接納的空間。如果摧毀了這個默契,以自己的價值觀,去侵犯和干涉他人的權益,也就是在摧毀這個保護自己的安全網。

撇開此次爭議,基督教組織如創世、世界展望會、馬偕醫院,和各地的教會等,對弱勢的扶持和照顧,總是不遺餘力,也持續傳遞愛和關懷。因此,我很想藉此跟部分過於激進的基督徒說,同性戀或同性婚姻,不論法律或是教材如何修改,以目前社會的氛圍,都將是無法阻擋及改變的趨勢。但是這些日子以來,部分過度激進的行為,卻嚴重傷害了基督徒給外界的印象。

非基督徒永遠無法理解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只能從對外的作為去認識這個宗教。過去社會中的諸多議題,基督徒沒有站出來,卻在這個事件中,以過高的聲量現身於公眾前,或許對於較年長的一輩是能夠接受的,但是對於年輕的一代,和未來的世代,反而可能是更加拉遠了距離。若以結果論來說,反而是反效果。

持續溝通,表達立場,保持堅定的信仰都很好,但絕不該為了達到目的,而用抹黑、造謠、扭曲事實、甚至是歧視的方式去爭取,更應該勸阻自己團體內的人,該放手的時候必須放手。因為如果你們真的視其為一場戰役,真正的戰場並不是在法律條文中,而是在每個人的心中。

補充:針對目前許多散佈在社群媒體的《同婚法》謠言,我推薦一個由執業律師與法學博士組成的闢謠粉絲頁,希望大眾都能得到相對正確的訊息及觀念:婚姻平權闢謠事務所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