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開跑!薩科吉回鍋總統夢碎,敗在右派假想敵是馬琳勒龐

法國大選開跑!薩科吉回鍋總統夢碎,敗在右派假想敵是馬琳勒龐
前總統薩科吉(Nicolas Sarközy)|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右派初選產生出乎外界預期的結果,一方面是薩科齊無法與總統大位再續前緣,但更意想不到的是費雍得到如此高的支持度,強壓已領先大半年的居貝。居貝是政壇老將,卻在初選採用隔岸觀火的策略,過於謹慎的結局就是差一點連第二回合決選的門票都拿不到。

五年一度的法國總統大選正式開跑,以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 LR)為主的右派各黨聯合舉行初選,史無前例在提名時就進行候選人的整合。這場初選共有七人參與,除了基督教民主黨(Parti Chrétien-Démocrate, PCD)黨魁普瓦松(Jean-Frédéric Poisson)之外,包括前總統薩科吉(Nicolas Sarközy)、前總理居貝(Alain Juppé)等六人皆為共和黨籍的候選人。在10月13日、11月3日與11月17日舉行的三次電視辯論會後,這場右派初選的選情出現令人意外的發展,最終在初選日上演驚奇逆轉秀。

費雍大逆轉,初選拔得頭籌

初選開打以來,各方普遍認為是薩科吉與居貝的兩軍對壘,但在第三次辯論前夕,薩科吉任內的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異軍突起,支持度與薩科吉不相上下、直逼領先群雄的居貝,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在11月20日展開的第一輪投票,大爆冷門由費雍高居第一、居貝第二,薩科吉淪為第三被擠出決選名單。

總計全法國101個行政區,費雍橫掃87區的勝利;居貝身為現任波爾多市(Bordeaux)市長,在西南部大西洋沿岸各省表現較佳;薩科吉僅在科西嘉島(Corsica)與部分海外領地取得領先。費雍約拿下44.2%的選票,居貝則是28.4%,雙雙進入第二回合決選,薩科吉僅獲得20.7%的支持名列第三,無緣再戰愛麗舍宮(Palais de l'Élysée)大位。

選前民調顯示,薩科吉不管和誰進入第二回合決選都會落敗,但最終的組合卻是出乎意料的費雍與居貝,讓這場右派初選一夕間變得精彩萬分。右派初選採用「絕對多數制」,由於第一輪投票無人過半,因此將在11月24日舉行最後一場辯論,於11月27日進行第二輪決選,這與法國總統大選的制度如出一轍。

辯論會後形成三雄相爭,費雍選戰策略奏效

居貝一直都是這場右派初選的領先者,法國媒體也看好居貝能成功獲得提名,居貝卻在辯論會上採取守勢,積極性與攻擊性不強的結果,就是在短期且高曝光度的辯論會上差強人意;坐看其他六人唇槍舌戰的下場,就是讓自己慘遭邊緣化。居貝的大意,讓民調隨著三場辯論的進行而每況愈下,不過獲利者並非薩科吉,而是前任總理、初選的大黑馬費雍。

費雍的選戰策略十分高明,深知身為落後者要打一場大膽的選戰才有機會逆轉,因此在辯論過程左批居貝、右打薩科吉,讓自己成為共和黨內「反薩科吉勢力」的一份子,且在移民、反恐等國安議題的立場不若薩科吉強硬,較能吸引多數溫和派的共和黨支持者,在居貝持盈保泰的心態下,成功吸納居貝的票源,成為「反薩科吉勢力」的新代表。

雖然薩科吉不斷強調過往執政的秩序與反恐績效,但是費雍以薩科吉任內總理的身分,提出的質疑和說法相當有說服力,讓薩科吉難以挽回毀譽參半的執政評價。在第三次辯論前夕,居貝的支持度不斷下滑,相對反映在費雍節節高升的民調上,可見費雍的競選策略發揮功用,最終幫助自己完成驚奇逆轉。

薩科吉意外出局,敗在右派假想敵是馬琳勒龐

這場右派初選的民調與選舉結果也出現不小的落差,並非如選前預期由居貝與薩科吉出線,不過選前民調都有共同的趨勢,就是薩科吉支持度穩定,居貝則是不停下滑,且下滑幅度與費雍的成長幾乎吻合。

薩科吉作為前任總統,執政手腕又相當強勢,頗能獲得右派核心支持者的青睞,也因此讓薩科吉的支持度能保持穩定,卻難以拓展溫和派的票源,最終反映在開票結果,讓薩科吉慘遭滑鐵盧。這場初選大約有400萬法國民眾參與,由於是開放式初選,一般民眾只要進行登記繳費就可投票,因此極右派與左派支持者很有可能參加投票,讓他們視為眼中釘的薩科吉在初選大敗。

極右派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 FN),雖然沒有參與這場右派聯合舉行的初選,但該黨黨魁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的影子,卻一直作為右派的假想敵而穿梭其中。左派在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的影響下,幾乎已經無緣明年的總統大選,將會由右派與馬琳勒龐上演對決戲碼,故右派初選可說是「頭過身就過」,篤定能進入第二回合決選。

將馬琳勒龐視為假想敵,也造成右派初選的部分特殊現象。在三場辯論會上,七名候選人的政見其實差異不大,尤其是居貝、費雍與薩科吉,就是傳統體制內的右派政治人物,在大多數政策上的分歧並不明顯。這點也凸顯出右派的預想對手是更為激進的馬琳勒龐,既然如此就不需要在政見上標新立異,也讓傳統政治人物能夠取得較多話語權。

但是薩科吉過往執政的鐵腕政策,其實是所有候選人中與馬琳勒龐的主張最為接近者,不論是右派選民或左派支持者,都不樂見明年總統大選的決選是由兩位相似度極高的候選人對決。薩科吉不僅是敗在自己的執政包袱,也同時敗在馬琳勒龐的這位假想敵的手下。

RTR3HLV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國民陣線黨魁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

初選體現法國兩輪投票特色,落選也可「待價而沽」

從1965年的總統大選開始,法國選舉採行「單一選區絕對多數制」,在第一輪投票中若無人取得過半票數,則由最高票的兩位候選人進行第二輪的決選,目的是確保可以產生絕對多數民意的總統。

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之下,難以有候選人在第一輪投票就勝出,法國第五共和歷任總統都經由兩輪投票才當選,在第一輪投票創下最高得票紀錄者,正是第五共和的國父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但也僅有44.7%的得票率,在第二回合才以55.2%的得票率擊敗左派的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

受到選舉制度的影響,法國的政黨體系發展出一套特殊的生態環境。法國總統大選的特色就是候選人極多,平均參選人數都有10位左右,最多時在2002年達到16位,其中以左派候選人佔多數。

許多無望進入第二回合決選的小黨也會提名候選人,尤其以左派最為明顯,是因為左派小黨較容易以單一議題作為黨派宗旨,其支持者立場相對來說較為堅定;小黨即使無法進入第二回合,卻持有與決選者進行談判的籌碼,因為這些為數不多的選票,很有可能在一對一的局面產生關鍵性的作用,讓第一輪握有少許支持度的政黨得以「待價而沽」。

以2012年的選舉為例,十位候選人中有三位右派、一位中間派、六位左派,左派除了最大的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 PS)之外,還有關注環保議題的「歐洲生態綠黨」(Europe Écologie Les Verts, EELV)、反對資本主義的「新反資本主義黨」(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 NPA)、捍衛勞工的「工人鬥爭」(Lutte Ouvrière, LO)、偏向共產主義的「左翼陣線」(Front de Gauche, FG),以及強調進步主義的「團結進步」(Solidarité et Progress, SP),這些左派政黨都有各自的理念與立場,在選舉中總是能有一定的支持度。

由此可知,法國小黨支持度不高卻相當穩定,因其支持者清楚知道選票不會被浪費,反而能夠成為該黨與他黨談判的利器,更有利於宣傳、實踐理想,也促使法國投票率一直以來都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大黨為了迎合多數選民,對某些政策議題的態度較為保留,就容易使大黨內的少數份子與立場相近的他黨結合,或是直接自立門戶,造成大黨分裂的情形十分普遍,也導致法國政黨體系變成黨紀鬆散的多黨制。

雙雄對決難以預測,再度考驗「民調」與「民心」

在「絕對多數制」的投票模式下,薩科吉即使無緣參加第二回合決選,但手上握有的兩成選票絕對是關鍵,如果居貝能獲得薩科吉的支持,仍有機會在決選擊退費雍。法國由於投票率極高,因此歷來民調尚稱準確,但右派初選的選民結構不確定性過高,難以掌握左派或極右派支持者的投票行為,如同費雍意外拔得頭籌,也是超出選前的民調預估。

「民調」在英國脫歐(Brexit)與美國大選兩次被證實無法反映「民心」,即使費雍在第一回合就取得四成以上的支持度,但要密切關注薩科吉勢力未來的走向,否則很有可能會上演1974年的密特朗悲劇。該年密特朗在第一輪投票取得43.3%的得票率,對手季斯卡(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僅有32.6%,但在第二輪決選卻被季斯卡逆轉,以1.6%的差距落敗。

這場右派初選產生出乎外界預期的結果,一方面是薩科吉無法與總統大位再續前緣,但更意想不到的是費雍得到如此高的支持度,強壓已領先大半年的居貝。居貝是政壇老將,卻在初選採用隔岸觀火的策略,過於謹慎的結局就是差一點連第二回合決選的門票都拿不到。

在11月24日舉行的最後一場辯論會,是居貝最後一次逆轉的時機,觀察的指標就在居貝是否調整辯論策略,若居貝開始轉守為攻,即使未公開表態,也可推測薩科吉極有可能暗中奧援居貝,讓11月27日登場的第二回合決選更加精彩可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