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修憲公投在即:倫齊有麻煩,歐元區也面臨災難

義大利修憲公投在即:倫齊有麻煩,歐元區也面臨災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貝爾奬得主、美國經濟學家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最近警告,歐元區正在朝向一個「大災難事件」邁進。記者問他,此一事件是否指義大利公投,他回答:「那是一大風險。」他說唯一的解決之道,只有取消公投。

文:Nicolas Farrell 《旁觀者》
翻譯:觀念座標

12月4日義大利即將舉行的憲改公投,已經成為義大利人對於總理施政表現、歐元區的公投。假如公投不過,義大利銀行可能發生擠兌,歐元區可能會再度陷入危機。

雖然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是歐盟的大粉絲,卻似乎常常給歐盟帶來霉運。也許他根本不該選擇希臘與德國進行總統任內最後一趟外國旅行——這兩個國家沉痛地彰顯了歐元註定完蛋的命運。

他的歐洲道別之旅,如果不是死亡之吻,對歐盟來說肯定是一種凶兆,其立竿見影的效果,可能會應驗在一位也在柏林向他揮手道別的領袖身上: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他的政治命運即將由12月4日的憲政公投決定。假如他輸的話——其可能性愈來愈大——義大利債務累累的銀行可能會遭到擠兌,整個歐元區又會再陷入危機。

歐巴馬肯定是打算違抗天意,所以才會在上個月為41歲的倫齊舉行最後的白宮國宴——CNN 稱之為「美麗人生外交」(Dolce Vita diplomacy)。倫齊曾經擔任義大利前共產黨的領袖,也是命運多舛的義大利五年內第三位未經人民選出的總理。

倫齊先生喜歡發表滔滔不絕的演說,內容不外乎如何對義大利的經濟進行嚴厲但進步的改革,以圖振衰起敝,這為他贏得「摧毀師」(Il Rottamatore)的暱稱,並使他從佛羅倫斯市長一下子就青雲直上,沒有經過普選的過程,就在2014年2月成為義大利總理。

童子軍治國?39歲義大利總理倫齊推「百日維新」搶救歐洲病夫

歐巴馬讚揚他「大膽」、「進步」,還說:「我全力支持他,願他勝利成功。」倫齊也許應該問問卡麥隆(David Cameron),歐巴馬的支持是否能夠拉到票。(譯按:歐巴馬今年4月在英國為留在歐盟拉票,結果造成卡麥隆下台。)

白宮國宴舉行後十天,大地震摧毀了努西亞的巴西利卡聖本篤(Basilica of San Benedetto in Norcia),這個地點正是歐洲的主保聖人:聖本篤(St. Benedict)公元480年誕生的地點。

所以,在義大利準備舉行公投之際,各種預兆看起來都不祥。

各種民意調查也一樣不吉利:打算投下否定票的人,比打算投支持票的,總是多出3到4個百分點。民調也顯示大約有三分之一的義大利人尚未拿定主意。這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根據另外一項民調,每五個人中只有一個人了解這次公投究竟在投什麼。

誰能怪義大利人?公投選票上的問題太過複雜,倫齊卻期待選民就「是」或「否」做出選擇。選票上面的問題是:「你贊同國會所批准、發表在2016年4月15日國會第88期公報上,關於克服兩院平等制度、減少國會議員人數、縮小機構成本、抑制國家經濟與勞工會議(National Economic and Labour Council)、憲法第五條第二款修正案的文字嗎?」

一言以蔽之,倫齊希望裁減上議院——參議院(the Senate)——的權力,將參議員的人數,從315人減為100人;且這些人以後也不再經由票選,而是由地方政府任命。如果他成功的話,他的經濟改革方案就比較容易過關。

目前義大利上院與下院的權力均等,倫齊認為,正是因為如此,立法效率才不彰,造成重大延誤,政府無法大刀闊斧。事實上,義大利國會所通過的法律遠遠多過其他西方國家——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所以,問題不在立法的數量,而在立法的品質,義大利國會所通過的往往都是不好的法律。義大利迫切需要的是好的、數量少一點的法律,還需要公正的司法制度來執行,取代目前超級緩慢、政治化、又無決定性的司法系統。

義大利政府在七十年之內改朝換代了六十幾次(全都是聯合執政),其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上議院效率不彰,而是因為選舉制度與政黨制度有問題,使得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取得多數的席次。

所以,本次公投內容也包括選舉制度的改革:任何獲得百分之四十以上普選票數的政黨,就可以分配到多數席次(在二戰後,單一政黨贏得40%以上普選票數的只有兩次,分別是1948年、1953年);或者,兩個得票數最多的政黨再舉行第二輪投票,讓票數多的政黨得到多數席次——這樣一來,贏的政黨就可以保證在下院擁有340席,執政權就固若金湯了。

誠然,目前在民調中,倫齊的民主黨是領先的,支持率約有30%,但這只比民粹的五星運動略高而已。五星運動是搞笑演員畢普・格里羅(Beppe Grillo)所創立、其口號為「滾蛋!」(Vaffa! ),幾乎對每件事都不贊成——包括歐元在內——但不包括風力發電。

五星運動的格里羅對此次公投問題嗤之以鼻,說它「難以理解」。他的五星運動,以及媒體大亨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所殘存的前進黨(Forza Italia),都會投反對票。右翼的民粹政黨北方聯盟,也一樣會在公投中投下反對票,他們政見是希望義大利脫離歐元區、非法移民離開義大利。除了這些人以外,想投反對票的還有倫齊的同黨同志。

所以,這次的公投,已經與憲政改革無關,而是對於倫齊政績的公投了——尤有甚者,雖然這還不是對義大利歐盟會員身份票,卻肯定是對於歐元的公投。英國在公投中決定投離歐盟,川普的勝選,以及橫掃歐洲的民粹主義浪潮,肯定會讓許多義大利人想要下反對票,好讓倫齊滿臉豆花。

與此同時,義大利的經濟繼續當歐元的囚犯,深陷於不景氣之中——倫齊一度吹噓他上台就可以解決的經濟問題,繼續無解。從2008年以來,義大利的GDP減少了8%,相形之下,同一時期的英國GDP卻成長了8.2%。義大利的失業率毫不見起色,維持在 12%(青年失業率近40%)。公債繼續成長,目前是GDP的135%,這是全世界第三高。義大利的各家銀行——包括1472年創立、世界上最古老的西恩納虔誠山銀行(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都有危險:資金不足,壞債一堆(總值三千六百億歐元,大約等於義大利GDP的五分之一)。

換言之,義大利目前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前讓貝魯斯柯尼完蛋的,不是他的性派對(bunga bunga),而是義大利債券利息與德國債券利息的差別愈來愈懸殊。此一利差幕前再度高揚,導致所有投資人把目光放在公投的結果。利差愈高,義大利要支付的公債利息就會愈高。如果倫齊輸了、辭職了,那麼義大利的政壇將陷入動蕩。就算他不辭職,義大利的政壇大概也會一樣動蕩。

諾貝爾奬得主、美國經濟學家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最近警告,歐元區正在朝向一個「大災難事件」邁進。記者問他,此一事件是否指義大利公投,他回答:「那是一大風險。」他說唯一的解決之道,只有取消公投。

倫齊上週拍攝有關公投的文宣影片時,把基吉宮(Palazzo Chigi )總理辦公桌後面,與義大利國旗擺在一起多年的歐盟旗幟全部拿掉。倫齊也許最近變得比較迷信了。但12月4日不管贏或輸,義大利肯定有麻煩——歐盟也會一樣很麻煩。

文章來源:Italy’s heading for its own Brexit moment(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