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襲、音爆、精神虐待:巴勒斯坦人的悲傷絕望,無處可躲,逃無可逃

空襲、音爆、精神虐待:巴勒斯坦人的悲傷絕望,無處可躲,逃無可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以巴衝突的理由為何,受苦的始終是無力逃走的難民;以阿衝突下的人權危機,值得我們關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對加薩走廊的空襲,使得僵持已久的以巴衝突越演越烈。事件肇因於以色列政府指控巴勒斯坦伊斯蘭教組織哈瑪斯在6月12日綁架並殺害三名以色列少年,因而開始空襲約旦河西岸的難民集中地;同時巴勒斯坦也指控以色列極端分子在東耶路撒冷強擄並燒死青年穆罕默德.阿布.凱爾( Mohammed Abu Khdeir),進而發射火箭進行報復。目前雙方對立到達臨界點,隨時可能爆發戰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加薩走廊的南部,一名父親抱著他因空襲而死去的4歲兒子Muayed al-Araj,坐在自己家園的殘骸上呼喚孩子的名字。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政府出動F-16、阿帕契以及無人機連番轟炸加薩走廊,並將這波攻擊定義為「保護邊境」行動,表示是為了報復哈瑪斯組織的砲火攻擊。而以色列連續多日的轟炸,據巴勒斯坦官方統計,至少造成151人死亡、900多人受傷,其中超過一半都是平民,多數是兒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父親抱著自己在以色列空襲中重傷而死亡的兒子,焦急地衝出人群。7月9日當天,幾乎每一分鐘都有飛彈自加薩走廊的天空落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要去把這些孩子救出來,如果又有火箭炸過來,他們也會跟著死。」加薩民眾在被以色列砲彈摧毀的建築物前這麼說。以色列採取的最新砸屋頂戰術,會先以空彈警告居民撤離,再實施有效空襲,並表示這樣的攻擊能避免平民傷亡;然而巴勒斯坦缺乏飛彈攔截系統,更沒有空襲警報或是防空洞,所有居民的生命都有可能在下一秒戛然而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聽聞警察宣布以色列的空襲將再次來襲,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難民們抱起孩子,狂奔離開自己的家。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至7月13日為止,以色列已空襲加薩走廊1200次,而哈瑪斯則至少回敬了700枚火箭。然而以色列有鐵穹空中防衛系統(Iron Dome missile shield,能自動偵測5-70公里內敵軍的飛彈,並自動發射飛彈防禦的防空系統),加薩民眾卻只能在空襲後的廢墟中求生,或是依靠聯合國緊急搭建的臨時避難所。加薩醫院急診部主任表示,「超過一半的死者是婦孺,單是兒童就佔了三分之一,受傷的也超過一千名,而且很多是重傷生命垂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因空襲而受傷的巴勒斯坦女孩,在醫院接受治療時忍不住哭了起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包含聯合國安理會在內的國際聲浪紛紛呼籲停火,然而空襲停止的跡象仍遙遙無期。以色列強調自己擁有自衛權,面對來自哈瑪斯的火箭攻擊,以色列國防軍必須還擊,並於12日更發表聲明預告將擴大空襲,打擊任何與哈瑪斯組織相關的地區,警告居民想活命就快點逃走;一名加薩的巴勒斯坦難民悲傷地表示,「阿拉決定我們的命運,無論留還是走,加薩沒有一處是安全的。」

露天的難民監獄,加薩走廊上的悲慘命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勒斯坦警察Tayseer Al-Batsh家族的18人,不幸在空襲中喪生。Al-Batsh死去親戚之一的兒子,在葬禮當天忍不住嚎啕大哭。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於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併吞包含耶路撒冷東城、約旦河西岸、加薩的巴勒斯坦領土,而自六日戰爭以來,以色列掌控了加薩的邊境、領海、領空和水電基礎設施長達47年。2005年時,相較於140萬民阿拉伯裔的原居民,加薩當地僅有8千名猶太裔屯民,而他們的手上卻控制了25%的土地、40%的可耕種地,並擁有大部份的稀有水資源。2005年8月,在右翼領導者夏隆的決策之下,以色列撤出居住在加薩走廊的8千名猶太裔屯民。 國際社會曾將夏隆此次撤退視為對「以、巴兩國制」和平方案的一項巨大貢獻,但一年之後,以色列卻在約旦河西岸遷入1萬2千名猶太裔屯民,再次降低了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可能性;而以色列的軍隊也並未在屯民撤出後放鬆對加薩走廊邊境以及資源的控制權,使得加薩走廊像是一座露天的難民監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ayseer Al-Batsh存活的親戚們,在他被壓壞的家園尋找著因空襲過世的家人的屍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洪水退去,我們探頭 這苟活的墓園竟成為方舟 從碎裂的鏡中,我們重認自己的臉孔 用碎裂的酒杯,我縱飲慶祝 以碎裂的膝蓋,我跳舞 以折斷的筆,我寫一本新書

詩人鴻鴻曾在2005年寫下的一首名為〈聞以軍退出加薩走廊〉的詩,他原以為「那一年,以色列決定撤出加薩走廊,好像巴勒斯坦惡劣的處境,得到一個改善的機會。」然而卻發現「其實並不然,所有的攻擊是更加嚴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醫院的等候椅上得知自己親人因空襲過世的消息後,兩名巴勒斯坦男子難掩悲傷。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2014年的統計,加薩人口超過150萬,其中120萬人為巴勒斯坦難民,居住於當地8個難民營之中。由於以色列封鎖加薩的領海、領陸、領空並實施斷電,使得加薩每日平均停電12至16個小時,失業率更高達38.5%。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加薩走廊南部,一名男子抱起他哥哥的兩個女兒,離開被飛彈炸毀的家園。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今日的巴勒斯坦人主要居住在兩個區塊,一塊稱作加薩走廊,在以色列南部沿海地區,與埃及相連;另一塊則稱為西岸,指的是約旦河以西,位於以色列東半部的山地。2006年1月,巴勒斯坦另一個主要政黨法塔在選舉中落敗,由激進派的哈瑪斯取得國會多數席次和執政權,但美、俄和聯合國等世界強權指控哈瑪斯企圖消滅以色列的宗旨和暴力作風,抵制其執政。而如今的巴勒斯坦呈現兩地分治的局面:加薩走廊由哈瑪斯統治,約旦河西岸由法塔統治。

「自由而有尊嚴地活著」,是巴勒斯坦難民無緣的心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加薩東部,以色列坦克攻擊當地的工業區,一名巴勒斯坦男子正試圖呼叫消防隊前來救援。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本次衝突爆發之後,以色列在其擁有的鐵穹反火箭彈系統保護之下,並無人因為哈瑪斯的攻擊而死亡,只有3個人受到重傷。此外,以色列官方表示,他們攻擊的目標只有「哈瑪斯軍事恐怖組織」的根據地和哈瑪斯組織成員的家,然而經過聯合國的統計,77%在加薩走廊被殺的人都只是普通的居民,並非哈瑪斯組織的成員。 而目前人在加薩走廊的BBC記者波恩(Jeremy Bowen)則指出,幾乎每天晚上都有死傷居民被送進加薩當地的醫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居民在靠近以色列城市Sderot附近的一座山丘上,抽著水煙,觀看以色列空中防禦系統攔截來自哈瑪斯的火箭攻擊,以及加薩走廊北部被空襲的情況。哈瑪斯至今仍繼續對以色列城鎮發射火箭,而以色列也無停火跡象,情勢越演越烈。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已有許多以色列人,聚集在靠近以色列城鎮Sderot附近的山丘,眺望以色列軍隊對加薩走廊展開的軍事行動。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政府表示,他們並非想獲得加薩走廊難民的支持,只想要削弱哈瑪斯組織的勢力;然而只要每次因衝突而造成巴勒斯坦人的死亡,哈瑪斯組織的聲望都會在難民的心中飆升。以色列也表示他們並無意傷害一般的巴勒斯坦民眾,而是為了抵制來自哈瑪斯組織的攻擊,因此哈瑪斯應為死去的巴勒斯坦人負責,但這樣的說法不被巴勒斯坦人接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居住在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女性,在機場等待機會前往埃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上個周末,以色列人警告加薩走廊將面臨更多空襲,使得1.7萬個巴勒斯坦難民從他們位於加薩北部的家園逃到聯合國設立的緊急避難所;而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工作署(UNRWA)的發言人薩米(Sami Mshasha)則表示,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有1萬人到聯合國尋求政治庇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巴勒斯坦女孩在隔絕加薩與埃及的柵欄前大哭,因為找不到機會和她的家人一起逃離災難。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勒斯坦政府的外交官哈薩席安Manuel Hassassian)指出:「難民們除了自己的家,他們沒有遮蔽處、沒有箱子可以躲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一旦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就會在街上被砲彈擊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加薩走廊遭受的空襲不斷,2012年挪威醫生Mads Gilbert在Al-Shifa醫院拯救一名因以色列空襲受傷的男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加拿出生、加薩走廊長大的醫學生Mohammed Zeyara表示,加薩走廊最大的醫院Al-Shifa目睹了世界上所有其他醫院都不曾見過的景象。那裡的醫生自從空襲以來幾乎不曾離開醫院,也很少睡覺、進食或回家;而這群醫生唯一能見到自己家人的機會,是當他們因空襲受傷而被送往醫院的時候。在加薩走廊的醫療環境限制之下,醫療人員仍不放棄拯救任何生命的機會。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群以色列軍人睡在以色列與加薩走廊的邊界,無論是以色列或巴勒斯坦,攻擊都沒有停止的跡象。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除了空襲,以色列也曾使用聲勢駭人的「音爆」:讓戰鬥機以超音速低空飛掠加薩走廊,對加薩走廊的哈瑪斯政權示威。此種戰術嚴重影響當地巴勒斯坦人的生活與健康,導致孕婦流產、兒童身心創傷、心血管疾病等病例大增。聯合國駐加薩走廊機構曾要求以方立刻停止這種違反人權、傷害平民的惡行,醫療人權團體也向以國最高法院提出控告,在訴狀中指稱:「這種音爆是對當地平民的集體懲罰,實屬違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以色列軍人在飛彈和坦克旁讀經禱告;不知道他是否也希望戰爭能停止?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色列喜愛將自己描繪為被獨裁主義大海所包圍的民主孤島。然而,它從來沒有為促進阿拉伯世界民主做過任何努力,反而經常暗中破壞民主的實現。」曾服役於以色列軍隊,目前任教於牛津大學國際關係系的Avi Shlaim表示,他服役時從未質疑過以色列及其擁有疆域的正當性,然而以色列政府對加薩人民的惡意攻擊,以及美國政府對以色列的軍火援助,使他重新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Avi Shlaim指出,「1967年6日戰後以色列對約旦河西岸及加薩走廊的佔領行動,是道地的領土擴張行為,可說幾乎與國家安全無關;其目的是希望透過永久的政治、經濟與軍事控制。而這結果,即是導致當代持續最久且最為殘酷的軍事佔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巴勒斯坦青年拿著國旗與被空襲殺害的孩童照片,和抗議民眾一起對抗以色列軍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Avi Shlaim同時表示,儘管巴勒斯坦人常被描述為恐怖份子,事實上巴勒斯坦人民只是擁有平凡心願的一般人,並不比其他民族更好或更糟。他們所希望的,不過是能夠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在上面自由且有尊嚴的活著。「對平民的殺戮行為是錯的,這個原則放諸世界皆準,以色列或哈瑪斯都不能例外。」 在加薩走廊的日子,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仍沒有結束的希望,而受苦的始終都是逃不走的人民。

>>>還想更深入了解?請看6分鐘動畫短片,讓你懂超過60年的以巴衝突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