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學川普選總統?郭董作為政治人物的格局,遠遠落後川普許多

想學川普選總統?郭董作為政治人物的格局,遠遠落後川普許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日前胡幼偉喜出望外的將郭台銘參選,跟黨產會清算國民黨產聯繫在一起,我們可以猜測國民黨拱郭台銘競選,恐怕不是瞄準他的才幹,而是瞄準他的財富。這些拱他的人,究竟是真心支持他?還是覬覦從他口袋裡分一杯羹的幫閒?

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後,台灣開始吹起一股支持企業家從政的輿論。而這股輿論捧出來的對象,便是「鴻海集團」的創辦人郭台銘

但當我們深入的去看這些追捧郭台銘選總統的論述,無論是沈富雄舉出的「六點優勢」、羅智強的「三道關卡」或是許毓仁的「四項思維」,都停留在相當浮面的表象。不是大談郭台銘的個人特質與領導風格可以提升政府效率,就是談以企業經營模式來經營政府可以終結藍綠惡鬥,或是談商人善於營造關係可以改善外交處境。完全沒有人談郭台銘對解決台灣社會、經濟的結構性問題有什麼幫助。甚至我們完全看不到有關「台灣結構性問題」的任何討論。

大家都想模仿川普,但川普可不是這麼好模仿的

川普過去雖然沒有出版政治方面的著作,但在2006年跟羅勃特・清崎(Robert Toru Kiyosaki)合著的《川普、清崎讓你賺大錢》中,卻隱含了他對美國政治的看法。玄機在於這本書的英文書名是「Why We Want You Tobe Rich」,意思是「為什麼我們想要你有錢?」。

而在這本書的第五章〈我們為什麼要你有錢〉,川普詳細提到了他跟清崎合著這本書的動機,是因為他注意到了美國的中產階級正在快速消失。而他跟清崎一同列了七點主要造成美國中產階級消滅的社會問題:

  1. 美國社會過度消費帶來的貿易逆差
  2. 美國政府的外債問題
  3. 美元持續疲弱造成的購買力衰退
  4. 嬰兒潮世代退休後的貧困問題
  5. 民眾依賴社會福利造成的財政困境
  6. 石油持續走高造成的物價上漲
  7. 政府討好富人的過度減稅

川普在書中,甚至附和了清崎對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以來「巫毒經濟學」(Voodoo economics)的批評。清崎認為,為了替財團減稅辯護所提出的「涓滴經濟」(Trickle-down economics)根本就是欺負人的騙局,造成的結果只是「錢還是留在富人手中」。而富人手中握有過度資產的結果,就是拿去炒作包含地產在內的各種資產價格。

川普最驚人的一點,就在於他自己就是靠炒作地產起家,但他居然勇於批判自身賴以致富的社會結構。川普提到911恐怖攻擊,讓他經歷了一段與旁人形成共同體的經驗,意識到曼哈頓變成「我們的」島。而這個經驗讓他去思考,其他美國人有著與他一樣的共通點,他們想要保護什麼?

而川普看到的,便是美國的中產階級,將在全球化與美國國內社會結構的雙重衝擊下被消滅。在這本書中清崎分析了美國的財政困境在於,二戰後第一代受惠於美國製造業的成長,因此在退休後,無論是個人、企業還是國家都足以應付這些人的退休生活。但從第二代的戰後嬰兒潮世代開始,因為全球化造成的製造業外移,與美國國內的過度消費,讓嬰兒潮世代在退休時,美國已經沒有足夠的資源來保障他們的退休生活。但這批人的數量又十分龐大,當這些人完全退休後,美國的社會福利財政就會瀕臨瓦解。

川普認為美國的財政狀況已經不足以負擔這樣的重擔,特別是連富有階層與政治人物都希望從國家福利制度得到好處。因此與其所有人依賴社會福利制度把國家財政拖垮,不如思考該怎麼幫助個人提高收入,從解決個人的財務困境開始,逐步改善美國的財政困境:

我擔心不勞而獲這種心態已經開始盛行。而且,不只窮人這樣,從總統、議員到社會大眾,有太多人指望政府提供退休金。我真希望我們有能力解決他們的問題。但是,真這樣做又會讓政府破產。我們可以要求富人為大家付錢,但是這樣能解決問題嗎?況且,就算這樣能解決問題,情況又能維持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出版這本著作的時間是2006年。這時正是美國經濟泡沫擴張,市場過分樂觀的時期。但川普已經注意到美國社會結構的根本危機,並提出警告。川普認為美國的中產階級就跟一戰時參加加里波利登陸戰的英軍一樣,完全沒料到等著他們的是可怕的災難。

諷刺的是,當時另一個提出警告的,是被歸類為左派的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Robin Krugman)。歷史的弔詭在於,川普看到的危機,其實與克魯曼等左派學者所看到的一模一樣,但雙方卻提出了南轅北轍的解決方案。

2006年時川普雖然沒有提到政策面的提案,但我們從今天來看。左派希望透過提高勞動福利與所得重分配政策來解決這些問題。而川普希望能用貿易壁壘、掃蕩移工來保障美國勞工的工作機會;用政治籌碼重新談篇,讓美國在海外駐軍與貿易上能夠分到更多的利益,來解決政府的財政問題。某種意義上,川普在反對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提升勞工收入、反對企業減稅的立場上與左派一致,只他卻是用更右翼的國族主義政策取而代之。

如果我們先不談川普政策的問題,而是回到他的「政策目的」跟他「認識問題」的能力,川普並不遜於那些批評他的左派學者;更是大勝那些迷信新自由主義,認為貿易跟自由市場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右派經濟學家。更重要的一點在於,川普很清楚誰才是他當總統所要服務的「顧客」。

川普在《川普、清崎點石成金》中,提到他成功的秘訣之一就是認清楚自己的顧客,然後無視顧客以外的任何批評,甚至在必要時對批評採取「硬漢作風」。而無論是2006年還是今天,川普都很清楚他的顧客是美國的「中產階級」跟「勞工」。我們可以批評川普的政策有極大的副作用,但我們不能忘記這些選民選擇川普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川普看到了他們的問題,並且想辦法著手解決。

相反的,郭台銘如果要從政,從過去言行反映出的真正問題,在於他仍跳脫不出「鴻海集團CEO」的角色。無論是「民主不能當飯吃」或是「勞工假太多」之類的言論,反應的都是以代工集團董事長作為出發點的思考方式。相較於川普敢在景氣正好,金融泡沫尚未破滅時,就出書批評自己賴以為生的房地產結構,郭台銘作為政治人物的格局,遠遠落後川普許多。

更重要的是,從日前胡幼偉喜出望外地將郭台銘參選跟黨產會清算國民黨產聯繫在一起來推測,部分國民黨人積極拱郭台銘選總統,恐怕是瞄準了郭台銘的財力,可以解決該黨在黨產清算後的財務危機,而不是瞄準了他的才幹。因此郭台銘要面對的第一項政治判斷,恐怕就是要搞清楚,假設真的投入選戰,國民黨究竟是真心支持他?還是覬覦從他口袋裡分一杯羹?

而現在看下來,郭台銘最高明的政治判斷,便是不理會這些聲浪,繼續穩坐他的企業帝國。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