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蘭嶼對抗廢棄物的青年:一個人產生的廢油,就會影響十三個人的民生用水

在蘭嶼對抗廢棄物的青年:一個人產生的廢油,就會影響十三個人的民生用水
Photo Credit: 台灣冷門景點熱血復甦計畫 - 歐北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蘭嶼居民不過五千餘人,近幾年來,每年的觀光人口數已經超過十萬人,隨之而來的人為垃圾量爆炸性成長,必須有更積極的實質行動守護蘭嶼的使命感。環境保護,絕對是這個世代的當務之急,阿文與可布還有所有的環境志工,從自己做起,希望為這個世界多引起一些漣漪。

文:蔡昇達(歐北來團隊成員)

月亮剛升起,放眼望去的海平面波光粼粼,一位老人將他的單人拼板舟推向大海。「嘩~嘩~」的划槳聲,平靜地規律中帶著些許澎湃,他就這麼隨著祖先的腳步與指引,划向遠方那無盡的深藍。「每年二月左右,飛魚就會隨著黑潮而來,那是大海給予這座島上最珍貴的禮物,我們都是隨著飛魚汛期作息的。」朗島部落青年希藍水說。

整個大環境與大自然共生共存的生活型態改變。講求速食、便利的思維衍生出許多很難被地球自然消化的產物,也就這麼隨著洋流漂到這座稱為 Pongso-No-Tao,達悟語稱「有人居住的島嶼-人之島」。

「飛魚是隨著黑潮來的,許多垃圾也就這麼跟著黑潮來了。野銀部落中,大家都稱呼他「阿文」的林正文邊說邊整理著大型綠色漁網袋裡的各式瓶瓶罐罐。六年前,因為雙親年邁而回到蘭嶼的他,做起了機車出租與販售雞排的生意。「每次要更換炸雞排的食用油以及出租機車的機油時,因為不知道要將廢棄的油倒在哪裡,不得已只能倒進水溝之中排向大海。」當時的阿文對於蘭嶼的回收機制已產生了許多疑慮

蘭嶼居民不過五千餘人,近幾年來,每年的觀光人口數已經超過十萬人,隨之而來的人為垃圾量爆炸性成長。這個現象更加深了阿文對於蘭嶼自然環境遭受破壞,必須有更積極的實質行動守護蘭嶼的使命感。

許多人是被我們獨特的海洋文化和美麗風景吸引而來的,大量的垃圾快要淹沒小島,這樣下去我們是富裕不久的。

在經歷日本311大地震核災事件的影響,蘭嶼關心在地議題的青年積極成立「蘭嶼青年行動聯盟」,除了關注核廢料遷址之外,也開始投入各式蘭嶼的各項社會行動。同樣身為蘭嶼青盟一員的阿文,在輪流擔任主席的機制下,上任後提出「文人之島-環保之道」的主軸。

從設置廢機油回收桶開始,阿文跑遍島上各部落,積極宣導環境保護與廢棄物回收的重要性。「一個人產生的廢油排入水中,就會影響十三個人的民生用水,你說是不是很可怕?」同時在島上與店家、居民商討,掛置漁網袋供人投放垃圾並且分類,再自掏腰包添購寶特瓶壓縮機,並將壓縮後的寶特瓶塊運往本島焚化。

「一開始其實是聽人家說會賺錢,真正下去做才發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阿文笑著說自己太天真。蘭嶼的垃圾處理成本因為加上交通轉運的費用,是本島的三倍,縱使有許多人捐款,或者透過信義房屋的「社區一家」計畫的支持,依然入不敷出。

「但已經投入了這麼多,也只能繼續做下去,最重要的是有人做,才有機會影響更多人一起改變蘭嶼。」原本一個人默默的耕耘,隨著網路與媒體的報導,愈來愈多人加入擔任回收志工,從學校單位到企業組織,甚至來到島上遊玩的遊客都參與其中。固定與非固定的志工,來來去去已經超過上千人。

因為不同的夥伴加入,有了更多不同的做法,例如將回收的廢油製成肥皂、廢棄的保特瓶做成手工藝品等。「我只是一個起頭的人,現在有愈來愈多人關注,都是所有的夥伴一起努力的結果。」阿文謙虛的說。

雖說如此,蘭嶼的垃圾依然還是一個難解的問題,「環境問題是全球性的,縱使我們不再製造垃圾了,還是會有別的國家的垃圾漂流過來。」

為了徹底解決環境問題,阿文與夥伴們知道還是得扎根教育。在他拿來當作資源回收場的自家地瓜田外,設置了「曬保特瓶飛魚」的飛魚架裝置藝術。同時在地瓜田中用回收而來的保特瓶結合建築設計師可布的專業,搭蓋一座結合當地環境需求的綠建築。期許成為蘭嶼島上能夠扎根自然環境教育的新場域。

「這棟建築的屋頂最後會覆土上去,種植蘭嶼當地最耐旱、抗風的海芙蓉成為綠屋頂,希望每個人都能像它一樣不畏困難,堅毅地做自己覺得對的事。」環境保護,絕對是這個世代的當務之急,阿文與可布還有所有的環境志工,從自己做起,希望為這個世界多引起一些漣漪。

本文經台灣冷門景點熱血復甦計畫 - 歐北來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