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性別友善廁所就是男女不分,「以後我怎麼教小孩」?

有了性別友善廁所就是男女不分,「以後我怎麼教小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別友善,是希望需求「被看見」,希望在我們既定的想像之外,能有更多空間,而且我直接說:現在男/女廁所也不會就此消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慣愚林(寶島新聲電台主持寶島少年兄

星期一充滿負能量,戰反同停工一天。但看到TVBS的新聞標題〈性別友善廁所「男女共用」 女學生:好尷尬〉,整個發火,晚餐都在胃裏沸騰!

當年還在當新聞編輯的時候,經手過信心希望聯盟砲轟性別友善廁所一連串社論。但一陣子之後(可能是選完了吧!)就沒看見什麼人在討論(可能都放在教育部遊說和宗教組織洗腦了吧)。

令人憤慨的是,你無法阻止這群人整個大崩潰的滑坡理論。先說為什麼我覺得這新聞標題很瞎:

性別友善廁所的存在是為了要友善有些社會性別認同不一樣的朋友,能夠更自在的上廁所。目前大多就是在一間廁所內,同時設置「小便斗加上有隔間的馬桶」,或是「有隔間的小便斗」等;另外在這間廁所外加貼「性別友善廁所」,或是「無性別廁所」如此而已(當然目前還有其他形式,甚至許多學者仍在討論此設置是否能有更多想像)。

那個標題寫什麼「女學生:很尷尬」,老實說,我看得也是很尷尬。我們的生活中就有一堆沒寫出來的「性別友善廁所」,但不會有記者跑去訪問路人「很尷尬」,就會針對「性別友善」大做文章。

去過餐廳沒有?只有兩間廁所的餐廳,一間貼高跟鞋,另外一間就會貼「一個煙斗加一個高跟鞋」,難道這群人不會去質疑「餐廳煽動邪惡」嗎?

有些店家和公共場所,廁所就是不足,僅能設置一間有隔間加上小便斗的廁所。記者會不會來問你「尷尬嗎?」更不要說一些只有一間廁所的地點,甚至是部分國小的廁所,一排就是小便斗,一排就是隔間廁所。

阿我就有遇過男性友人(異性戀男性)很討厭用小便斗,但男廁隔間廁所少得可憐。幹嘛記者不來訪問他:「以後尿尿不用等拉屎的人了。」

性別友善,是希望需求「被看見」,希望在我們既定的想像之外,能有更多空間,而且我直接說:現在男/女廁所也不會就此消失。 (所以同志可以結婚之後,異性戀就不能結?)

如果你是一個無法接受餐廳男女混用的人,或是聽到隔壁男生尿尿很怪,或怕自己尿太大聲被聽到,有點糗的人。那能不能稍微體會一下,這世界有一群朋友,他們害怕進去被僵化定型的「男/女」的廁所呢?

在我學生時代,很有幸認識一位生理男性,但自小就希望成為女性的同學,他做事細膩,待人溫和、謙遜,平時擅長做手工藝,與他要好的同學幾乎都是女孩,一點也不排斥他。然而,每當下課時,令他苦惱的便是上廁所。幾乎每次上廁所,都要有其他的女同學在男廁外等他,或是他也要等到男廁裡幾乎無人時,才願意去上廁所。

我也認識另外一位男同學,是位異性戀男性。但令我訝異的是,他非常討厭到男廁上開放式小便斗。據他所說,他很討厭有時被旁人側目,喜歡在隔間廁所解放,感覺較為自在。

性別友善廁所就是提供一個空間,讓對自己身體理解有不同的朋友來做使用而已。既不會使原本的男/女廁消失,在空間上,也能當女廁大排長龍時,女孩們不需要偷偷摸摸,甚至尷尬的跑進男廁來應急了!

我每次看到說:「有了性別友善廁所會有歹徒躲在裡面」,如果這人真的想躲,男女廁就不能躲嗎?或是有了性別友善廁所就是男女不分,「以後我怎麼教小孩?」這種言論,我就想大罵: 你們對這個異性戀構成的世界是有多恐懼!

有時間搞這些沒完的歧視和惡意,能不能多花點時間去檢舉盜版AV啊!至少還能幫女優保障工作權!

最後,當然還有一種論調,我實在一點都不想提起。每次一有人聽到性別友善廁所時,就立即反射:「怎麼廁所可以沒有門!」我只能說請異性戀不要再把你們豐富的性情趣,強加在某些國家的風土民情上!

本文經慣愚林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作者FB專頁:寶島新聲電台寶島少年兄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