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為何成「毒品天堂」?搞懂了就知杜特蒂「掃毒」純粹是政治籌碼

菲律賓為何成「毒品天堂」?搞懂了就知杜特蒂「掃毒」純粹是政治籌碼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狂暴殺戮為「杜特蒂效應」,把標靶放在借用毒品解脫生活痛楚的平民上,卻無視了上面層層擠壓的恐怖網絡

文:曾朗天

自今年5月10日,有「菲律賓川普」之稱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當選總統後,向全國大力推行強橫粗暴的掃毒手法,延續他作為達沃市長期間推行的緝毒模式。同時宿霧(Cebu)市長歐斯曼納(Tomas Osmeña)推行獎金鼓勵警察當場殺害嫌疑犯,把情況推演得一發不可收拾。在 20 世紀初,歐美國家以壓抑毒品供應為綱領的緝毒範式大行其道,現在又彷彿在東南亞重燃苗頭。杜特蒂洋洋灑灑地誇下海口,搬出3至6個月內消滅毒品問題的「不可能任務」。披上「毒品之戰」的政治光環,杜特蒂一步步將國家推向一場更大規模的暴力螺旋中。

據菲律賓媒體ABC-CBN News報導,直到8月10日為止,菲律賓已經有943人死於警察、民間治安隊和市民自發的緝毒行動中,其中馬尼拉大都會區(Metro Manila)傷亡最為慘重,一共有274人,佔全國 30%左右。過程中涉及大量法外處決,不少嫌疑犯未有經正常法律程序審理已經被殺。

死傷者中不乏無辜平民和基層,在空白無力的靈魂之歌中,我們必須叩問何以菲律賓會淪落成「東方毒品天堂」,是什麼的時間維度和地緣因素,造就菲律賓在2012年成為全球服用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當地人稱為Shabu)最多的地方。當我們明白到整個毒品供應鏈和國家機器的愛恨纏綿後,就會發現杜特蒂的戰爭根本是放錯標靶,或是純粹一場政治籌碼的沙盤。

AP1631532992561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地理位置優越 成毒品集散地

2015年,一名叫Horacio Hernandez Herrera的墨西哥人在馬尼拉涉嫌販毒被捕,同時指控他是臭名遠播的墨西哥錫納羅亞販毒集團(Cártel de Sinaloa)的第三把交椅,使這單案件變得非比尋常。同年11月,9名中國販毒集團成員落網,當局更指中國人的販毒網絡已經滲透整個社區,用一系列的正當生意去粉飾不法勾當。

官方數據指在墨西哥和中國毒品組織的影響下,馬尼拉大都會區成為全國情況最惡劣的區分,92%的描籠涯(barangay,菲律賓最小型的行政單位,大抵是一個小村落或社區)受到毒品的污染,國家治安出現嚴重漏洞。究竟一個墨西哥人、數個中國人和上千個社區的命運,為什麼會被毒品緊緊扣連在一起?

麻黃鹼和安非他命是菲律賓最常見的毒品,而安非他命更是當地人製作Shabu的主要來源。據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最近一份報告,整個運輸過程主要由美洲的毒品組織和中國人中介主理,安非他命由墨西哥、哥倫比亞和瓜地馬拉等美洲國家製成後出港,經毒品組織由西非、中東輾轉運到東南亞國家,再偽裝成正常貨品經菲律賓海關進入國內,或直接投入菲律賓附近海岸,等待中介人組織接手。

只要中介人成功接收貨品,就會分拆給菲律賓底層用家或買手進行二度散發。整個過程涉及大量層級互動,一點一滴的把遠在西方的毒品運到東方吞雲吐霧的巷弄中。由於菲律賓位處東南亞核心位置,故毒梟以此地作為連接毒品金三角(緬甸、柬埔寨、泰國交界地區)、台灣、香港和新加坡等不同亞洲市場的中轉港;加上菲律賓島嶼眾多,海岸線亦繁雜,海洋巡防和緝毒治安根本充滿盲點,毒販可輕易和當地人上岸落貨。久而久之,菲律賓既成了毒品運輸場,亦化身為新生代用家市場之一。

亞洲金融風暴後 提振經濟卻引毒品入室

地理的便捷邊界誘使菲律賓人墮入毒品網絡中,但若果他們沒有遇上亞洲金融風暴的時空浪潮,他們未必會成為深受毒品夢囈纏害的一群。1998 年,時任總統約瑟夫艾斯特拉達(Joseph Ejercito Estrada)在菲律賓披索遭瘋狂狙擊後,將復甦經濟定為首要任務。他推行名為「Medium Term Philippine Development Plan(MTPDP)」的拯救經濟計劃,通過市場自由化、去制度化和減低融資條件以吸引外資流入,成功將國家失業率從1998年的10.1% 下降到 2004年的6.7%至8% 。

好景不常,菲律賓跨國犯罪問題中心(Philippine Center on Transnational Crime,PCTC)的報告中提到,高度放鬆的金融體系容許中國的三合會和日本極道落戶生根,在菲律賓紛紛設立分支投資,形成他們能夠在此地發展勢力的遠因。其次,菲律賓希望吸引外資,於是不斷放寬金融條例,引致銀行高度不透明和隱秘,有利毒品組織黑錢流動和不法行為。毒梟盡佔地利和經濟之宜,自能在菲律賓的低收入社區中萌芽。大量入口的毒品成為社會壓力的出口,基層群眾通過大量渠道獲取毒品,亦為了生計依附在販毒之中,最後形成了社區和毒品之間的輪迴。

突如其來的亞洲金融風暴逼使菲律賓放寬經濟體制,卻無奈地引「毒品」入室。同時,菲律賓司法制度失效和貪污崩潰的政治倫理,更輸掉了最後陣地。國際透明組織年初公布的「2015 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5),菲律賓位列全球第95,其司法獨立程度更是岌岌可危。2009 年菲方搗破了一個富二代的販毒集團(Alabang Boys),後來呈上法庭檢控官的證據遭處理掉,結果撤銷檢控兩名被告。案件敲響了菲律賓司法的喪鐘,亦反映執法者和司法者的落差。不少報道亦指,很多檢查官都涉及毒品交易,更有政客通過毒品貿易獲取巨額選舉捐款。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