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會計工作無意間被菲律賓的瑪麗莎取代,你就成了感恩節的火雞

當你的會計工作無意間被菲律賓的瑪麗莎取代,你就成了感恩節的火雞
Photo Credit: Ethan Lofto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在火雞握有最多的歷史資料證明牠的生活將過得愈來愈好的那天,也就是感恩節前夕,牠發現當火雞並不是那麼好的事。也就是說,在我們對於自身安全最有信心的時刻,其實是最有可能受到危害的時刻。

文: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

別成為無視風險的火雞

踏出大學校門或離開傳統企業的工作時,大部分人的想法像是火雞,我以前的想法也像火雞。這源自我們對一直以來生活其中的平常世界的理解,也就是火雞的世界。在過去,那樣的想法非常理性,但卻是錯的。

紐約大學教授塔雷伯在《反脆弱》一書中提到:

有隻火雞被肉販飼養了一千日;每一天牠都『以更高的統計信賴度』,向分析師幕僚證實肉販的確愛火雞。肉販繼續飼養這隻火雞,直到感恩節前幾天。接著,對火雞來說不是很好的那一天終於到來。肉販做了令火雞驚訝萬分的事情,牠只好修改自己的信念──偏偏這時正是牠對『肉販愛火雞』這句話的信心達到最高之際。在火雞的生命中,本來『一切非常平靜』,而且將來的日子很能預測。

感恩節前的火雞是用單一、不可逆的決策去推測未來世界的最明顯例子。從火雞誕生的那天起,生活中的每件事都顯示牠將過得愈來愈好。牠在安全、無菌的環境中孵化,每天受到細心的照料和餵食。牠醒來之後,總有食物在等著牠,也有地方可住,這個形態每天一再發生。

就在火雞握有最多的歷史資料證明牠的生活將過得愈來愈好的那天,也就是感恩節前夕,牠發現當火雞並不是那麼好的事。

也就是說,在我們對於自身安全最有信心的時刻,其實是最有可能受到危害的時刻。但是一切為時已晚。被養得肥胖懶散的火雞別無選擇。所以說,千萬別成為火雞。

當會計師有多安全?

假設你是在某大公司工作了幾年的會計師,現在你可以選擇離職並自行創設公司,或者在一家不一定會成功的較小型公司當學徒。大部分人認為:離開安全的舒適圈,去追求高風險的事,是因為你特別有熱情才會那麼做。

倘若我們生活在平常世界,這麼說是正確的,但是在極端世界,這就不對了,而我們確實處在極端世界。

我們來比較蘭德和麥克斯這兩個真實案例,探討為何如此。蘭德本來擁有穩定的會計師工作,卻辭職自行創立公司。麥克斯留在公司,繼續擔任會計師,因為他生活中的每件事、父母親及朋友的人生,都顯示這麼做是聰明、負責且安全的事。麥克斯繼續投入許多時間在工作上,淡季時每星期工作40個小時,快要報稅時則超過80個小時。他的工作是安排電子試算表,然後領薪水,每2個星期有2,876美元的支票匯入帳戶,就像肉販把飼料倒進火雞的飼料槽那樣。

穩定的收入讓人產生處於平常世界的錯覺,誤以為自己正穩定創造價值。這很危險,而且是致命的危機,這會讓我們累積起無聲的風險。

我們絕對有可能僅僅是產生收入,卻沒有為這個世界創造價值,或者創造的價值遠低於你得到的薪酬。不信的話,看看政府官僚,或者更明確地說,看看麥克斯。

麥克斯相信他做的事情很有價值,直到有他收到人力資源部門的信。

親愛的麥克斯:

你的職位已經被瑪莉莎取代。她住在菲律賓,擁有倫敦大學的學位,而且非常樂意以10美元的時薪,做你這份會計工作。

人力資源部 敬啟

極端世界中的任何非生物系統,如果沒有變動,都是在累積無聲的風險,而其中一個例子,就是麥克斯剛發現的,他的職場生涯。金融市場一直上揚,沒有拉回修正,時間拖得愈長,則一旦修正,變動幅度一定更大。同理可證,我們的職涯和企業沒有發生變異的時間愈長,累積的潛在風險愈大。

由於麥克斯長久被隔絕在極端世界的現實之外,他一直都是根據平常世界中的信念做各種決定。他要償還抵押貸款、必須養家活口,也養成揮霍的消費習慣。

這些也是無聲的風險。麥克斯還沒培養一套技能,建立起不同於在目前系統中運作的其他技巧,他已經習慣了服從命令做事,如果他突然失去會計師的工作,這將大幅縮減了他能做的選擇。

因為麥克斯相信穩定的薪資不會中斷,還會隨著時間而增多,所以根據這個假設而做出生活上的各種決定,例如借貸、增加每個月的開銷。也許他到另一座城市會碰到好機會,但在背負貸款的時候,搬家談何容易?

由於無聲的風險已經累積長達數十年,當變異突然發生,他可能失去房子,造成家人沉重的壓力,並且必須大幅緊縮日常開銷。

適量波動是有益的。躺在地上,教練丟十磅的復健球給你,你抓住,丟回給教練,這會讓你的身體更強壯。但是劇烈的波動,例如一輛車子往你身上壓下來,你必死無疑。

同樣的,我們的職涯和企業中溫和的波動是健康的。大事件就是像肉販拿起的屠刀,會毀掉我們。如果十年來你對市場創造的價值非常小,等到你40歲時,你有家庭要養,也背負抵押貸款,工作卻被機器或菲律賓的瑪麗莎所取代,那麼你就成了感恩節的火雞。

在極端世界中生存的方法

現在來談談蘭德。在會計事務所的時候,蘭德坐在麥克斯旁邊,他辭職的理由和大部分離職者相同:打算自行創立公司,或者加入規模比較小,但更具創業精神的公司。他決定接下來的25年時間,不要花在他不享受,也不覺得有意義或充實的職位上。那時他當然不認為這是聰明的決定,但是鑒於火雞問題,便值得好好評估。

蘭德用了六個月的時間,徒步走過阿帕拉契山徑,然後買了一張環遊世界的機票。旅行途中,他經常找不到能提供完整營養的食物,所以他決定成立公司,生產「代餐食物棒」。

蘭德現在沒有賺很多錢。他住在父母親家的地下室,在那裡烘焙代餐棒。對蘭德來說,差異點在於不賺錢是直接的反饋資訊,不會累積無聲的風險。如果蘭德設立網路商店,卻沒人買他的代餐食物棒,這也是反饋資訊,他可以有所調整。當他做了調整,但是仍然沒賺錢,他就改善產品、改變行銷,銷售開始有了起色。

蘭德必須走出去覓食,食物不會憑空出現在飼料槽中。他並沒有穩定的薪資,但是現在,他學到該去哪裡尋找糧食、知道如何找到糧食,其實在挨餓的日子裡,正是他學到最多的時候。

創業當然不是沒有風險。個人債務、人際關係傷害以及失去獲利潛力等等問題經常發生。但是在因應風險方面,卻有很大的優勢。

首先,比起就業者累積的無聲風險,創業風險更為明顯、直接。如果蘭德這個月的公司營業額下降,他馬上就會知道,並且立即調整,但是當麥克斯服務的公司業績轉差,或者他的工作即將轉為外包時,執行長會寄出一封安撫性的電子郵件,說一切就要好轉,沒什麼好擔心的。這一來,麥克斯一直接收不到反饋資訊,直到他接到人力資源部的那封信。

如果你做的會計工作沒有創造價值,卻領了10年的薪資,那麼當人力資源部寄來解雇信、菲律賓的瑪麗莎接下你的工作時,你擁有的選擇便非常少。你的專長和專業網絡是在逐漸外移的產業,你擁有的技能幫助你在預先定好的系統中運作,但在你自行定義的系統中卻沒有幫助。

接下來,來看看蘭德,他的收入起伏不定且劇烈得多。有些月份的銷售量很好,有些月份則不然。但是整體業績正在好轉,他也愈來愈上手。他積極認識更多創業家,建立網絡,期望對他將來的發展有所助益。他也正在建立一些系統,並在系統未達預期結果時修正調整。

除了風險更明顯以及反饋機制更為直接外,蘭德也在錯綜複雜的領域發展出應對風險的技能。

麥克斯尋找沒有風險、沒有錯誤和沒有變異的路徑,也就是收入穩定、升遷明確之路,這反而使他暴露在巨大的下檔風險(downside)中,他在40歲時被炒魷魚,卻缺乏其他技能去創造新的系統,也缺乏能力在錯綜複雜的環境中運作,這樣的情況就好比有輛汽車朝他頭上掉下來。

這不是因為麥克斯愚蠢,或者蘭德聰明。在這個時點之前,麥克斯所處環境的每件事,包括他在學校的時間、他父母的職涯,以及他本身的職涯等等,都證實他走的路既聰明又安全。

但是各種準則和槓桿的作用點,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已經以我們沒有看清楚的方式改變。許多人已經進入了感恩節週。

這些技術勞工的收入容易變動,事業生涯反而帶有一些反脆弱性:小小的變異會使他們不斷設法適應和改變,從環境中學習,並且持續處於必須適應的壓力之下。

——出自塔雷伯的《反脆弱》

書籍介紹

《就業的終結:你的未來不屬於任何公司》,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

我們覺得身陷停滯,並非因為全球性經濟衰退,而是不知道自己處於兩個截然不同經濟發展的轉型期。要搭上新的成長列車,我們必須放棄只找尋穩定明確的工作之路,讓自己擁有在錯綜複雜的環境中也能發展出應對風險的能力。

本書作者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是美國創業家,走訪紐約、巴西、越南等上百位創業家與工作趨勢,分析過去700年經濟發展的縱深,帶你看清經濟、企業必須轉型的原因,明白轉型中的工作與個人能力新方向,了解錯綜複雜與混亂的系統,學會在其中應對運作的工作。

就業的終結_立體封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