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滿口胡說八道的反同歪理面前,只有比敵人更懂敵人,才能取得勝利

在滿口胡說八道的反同歪理面前,只有比敵人更懂敵人,才能取得勝利
本圖僅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可見的未來,同性婚姻應可預期在各地開花,但這個過程需要許多創造性的轉換。本文的努力是希望別讓這過程太過痛苦,若能及早讓價值體系轉向,若能智慧地參與這個過程,可以減輕一些痛苦、衝突,那這就是大功一件。

文:林宣瑋

對同性婚姻的一些想法

已經很久沒在社群媒體發言,一是只想圖個安靜,二是實在也倦了。但看到這次的氛圍這樣,該死的多管閒事的性格又冒了出來。這場社會衝突,我想也只能透過一些粗淺的分析方式,來理出背後脈絡。這篇分析有諸多假設,信者信之。我不打算回應任何留言、私訊,各路冤親債主也不要找哥,哥哥還在隱居。

一、 當前政經局勢變化

須瞭解到:當前政經環境已經進入後318學運時代。這個時代有幾個特徵:

  • 社會高度政治化
  • 社會按照年齡與黨派分裂成進步與保守陣營
  • 去中國化

反對方這次的力量非空穴來風。因為台灣在歷經這些年來的政治動員,已經高度政治化。儘管推行已久,但同性婚姻政策與民進黨、蔡英文政府綁在一起,在許多民眾眼中兩者已畫上等號,無法分割。性別儘管在許多議題中是次要選項,但仍是具有指標性,自然也成為攻擊對象。

而「性別」這種具低度參與門檻(不像核四服貿,一般人連搞清楚正反兩方都有點困難)的議題,更容易引起共鳴,招引更多各路牛鬼神蛇參與,喚起眾人的使命感。

進步陣營的性別觀不見得為眾人接受,連女性當總統都有人受不了了,更何況同性之間能結婚?對很多人而言,是有違天命!莫以為2016年的大選勝利,就足以輕忽社會上的保守力量。

不過,從這場抗議也可看出保守力量(以護家盟與國民黨為例)的節節敗退。他們在輿論戰上面仍是輸得體無完膚,用金錢購買四大報、但殊不知整個訊息傳播、關鍵影響力早就不是報紙,而是網路社群。

他們在網路社群完全兵敗如山倒,由此也可以推知這群參與社群,並不瞭解當今網路生態。國民黨的悲歌就是,不論是1949或是2016從未意識到自己輸在哪裡。然而,國民黨的墮落卻不能代表社會上沒有保守派。2014年之後,保守勢力可說是被打著跑,蔡政府上台之後,也並未妥善處理、應對,導致矛盾更加激化,任何議題都可以被拿來搧風點火。

國民黨喊出的「靜靜的大聲說話」,雖然看起來薄弱,但在最敏感的時候,其實還會凸顯出來。保守派對國民黨雖然喪失信心,但仍不改他們的立場。選舉一到、風向一轉,保守派仍是靜靜地大聲說話。這個社會已經高度政治動員化,可以從11月中旬短短幾天保守派就可集結如此多人看出。

說真的,很多東西壓根與討論議題無關,單純就是為反對而反對。真正的理由到也不怎麼是捍衛家庭,而是同性婚等同於一切改變保守勢力的力量。而「家庭」也正好是保守陣營的最後一道防線。火都燒到後院了,能不急?

二、 關於基督教

目前論述多批評基督教,但事實上能激起那麼大怨懟的動因不在於宗教,而在於傳統價值。但之所以讓大家見樹不見林,那是因為檯面上許多反對者引用的並非儒家經典,而是聖經。到最後又變成批鬥宗教,而非討論華人社會的傳統問題。但是後者,可能才是問題關鍵。不過,面對宗教,我有兩個想法:

1. 請勿擴大攻擊陣線,盡量拉攏中間友方,孤立敵人,執行分化政策。基督教本身有許多派別,中華基督與長老基督還有好多好多基督,全部混在一起攻擊只會傷害潛在的友方,更加造成誤解(很多kuso的圖片讓人看了只想扶額)。提出《聖經》無用與過時論也很荒謬,因為等於與全台灣的基督徒為敵,何必?

2. 許多反對的基督教團體目前所指出的種種論爭,其實也不是原創。若想要找出解答,應有人可以從神學的觀點來找出答案。這點歐美應有許多研究報告,團體內應投入心力做這份工作。一直嘲笑基督教迂腐,只是凸顯支持者的無知。

在滿口胡說八道的歪理面前,只有比敵人更懂敵人,才能取得勝利。

三、 華人社會的預期心理

傳統華人價值才是核心問題。但為何許多「進步人士」無法看到這一層,也跟這幾年去中國化的社會氛圍有關。

去中國化雖然帶走國族認同,但卻帶不走價值思想。但年輕世代已經習慣不從傳統中國來看當代台灣社會問題,自然不覺得這至關重要。加上大家多半犯了「經驗主義的謬誤」,習慣從事實來導出結論,當然不信者覺得荒謬。

但很多人都弄錯重點。能夠激發力量的是一套價值體系。一直拿「現實」的實情來反駁,其實一點用也沒有。每個人「認為」的、「遭遇」的、「以為」的,往往相差甚遠,這是經驗主義。但足以讓每人做出判斷的,是價值觀。

如果舉個例子,就像明代推崇婦女貞節,但同時也出現《金瓶梅》。該討論的是:如何替這套價值體系提供一個比較相容的過渡說法,而不是一直拿經驗說:我也沒怎樣為啥不可以、我結婚乾你屁事這些話。這樣於事無補,而且只是更加捍衛反對者的立場,更加認為支持者是異端。

而且,每個社會在面對異端時,其殺戮之力不容小覷。歷史上有諸多案例,革命都還沒開始,請勿讓自己流血,同樣的,也請效仿那些成功的異端。多數的異端之所以能夠成功,都是找到與傳統共融,而後改變傳統的說法。

也請注意,一般人的行動也是按照己身的「經驗主義」,而這經驗主義又多來自於親身經歷與社會所賦予的觀感。多元性別教育是近十年來才開始普及,發酵人群僅停留在30歲以下的青年。因此能夠很明確的知道,要對話的對象,是1980年代以前的人。需要釐清他們的社會背景、找出能夠激發共鳴的地方。

結婚對華人社會而言,並不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氏族的聯姻,是整個家族的事情。請不要小看這件事。自由戀愛更是民初之後才有的事情,性別觀念一般而言遠晚於其他觀念的轉變。沈從文的〈蕭蕭〉,鄉下女孩看到城裡來的女學生,都還會覺得羞羞臉(對,就是口交姐的表情)。別說這是民初的故事,到現在仍在許多地方發生。

很多支持者都太小看傳統,認為不過是可以丟進垃圾桶的封建殘餘。但它曾經活了五千年。

下一代,幸福」這個口號來自於傳統。從經濟觀點來看,華人社會習慣將所有籌碼賭在孩子身上,再苦也是苦自己,不會讓孩子挨餓受凍。原因無他,孩子被視為傳宗接代的力量、維護家族的命脈,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今天孩子無法傳宗接代,等於家族亡了根,父母臉上無光、地下祖宗也會氣死。華人的預期心理在未來,而非現在。這種預期心理常讓華人忽略這一世的幸福,而將所有賭注放在未來。

子嗣就是華人的未來。為了避免無法繁衍後嗣,華人會用盡一切努力,就是要留個種。在與子嗣斷絕的情況比起來,你同性戀的處境干我家屁事?為了延續後嗣,多少慘不忍睹、慘絕人寰的事情。請多看看藍色水玲瓏玫瑰瞳鈴眼台灣變色龍(顯示為自己很愛看,特別是阿姑與阿和的故事),就知其價值深根人心的程度。

但也不是說不讓同志結婚,而是結婚的背後有著更龐大的社會結構、價值體系的問題。許多人以為現在根本沒人重視傳統。儘管傳統在現代化的浪潮中消逝不少,但華人重視孝道、追求慎終追遠,也證明傳統未死,而是隨著現代化,換個名稱,進入人心。

父系社會價值體系也並未隨著現代化而消失,這也是為何從母姓者在社會仍是少數,複姓者更為少見。如果從性別的角度來看,華人社會對男女平權也並非如我們所想那麼寬容,女性就業也往往引起家族紛爭(本人是marriage版的忠實鄉民),這些都是很明顯的跡象。

如果對方那麼重視後嗣,那麼這也是可以爭求的立基點。若能針對這一塊提出更有創見(而非只是用領養的孩子也會愛這種爛到八股的說法,有點創意吧),應能拉攏更多支持者,也能提供傳統、同性婚一個雙方都能走下來的台階。

同時也應該注意:真正影響老一輩的想法的載體,不在網路,而在很多早已被忽略的,例如傳單、報紙、村里長辦公室廣播(瞎說的)等載體。在這邊打一百萬個字,拍一萬部網路短片,可能都比不上鄰居大嬸說的一句「你家兒子,好噁心」。莫要忽視鄉里間的八卦閒談。

四、 可以怎麼做

講了那麼多,好像都在長他人威風。但並不是如此。本人仍支持修改民法。

婚姻這件事情,不似傳統想的那麼單純。在現代化的改變下,婚姻被賦予了各種法律地位、社會價值。同志為何需要婚姻,為何另立專法會行不通,這也是有背後思考邏輯。甚至也可以很清楚的說:

同志如果只用專法結婚,在這個價值體系中,現實法律中可能面臨的繁複法律、醫療糾紛就會多到煩死你。而面對傳統異性戀婚姻,同性戀則永遠居於次位,難以進入華人的價值家族核心。婚姻若不是婚姻,那麼你也無法進入這個家。

現代化讓當今家庭組織產生重大轉變。從傳統大家庭變成核心家庭再到諸多頂客族的出現,年輕世代對家庭的理解早已不同於過往,所預設的家庭型態也有所不同。這也是為何這次多數年輕人會這樣支持同性婚姻,因為傳宗接代的概念,受到經濟制約(如果護家盟真那麼care國家存亡危機,真應該有人好好研究婚姻市場,提升生育率還比較有譜),在當代已經越來越淡薄。

同志該要的絕對不只要求法律保障,法律可立也可廢,相信法律保障一切那是天方夜譚,只有根本價值觀念改變,才是永久之策。

說了那麼多,還是得提一些覺得可以發展的策略。這種跨學科的問題,也應該從不同學科來找尋策略、提供共解的選項。這些策略性的共解在短時間內不會發酵,但長時間絕對值得:

1. 得像婦運學習,建立出分析模型,並且學習溫和的語言

當前同志婚姻缺乏動容、好的故事。只有同性愛並沒有用,只有兩個男人或女人、多元性別或那些讓人搞不清楚的愛情倫理悲劇故事,很難激起非同志者的人心。在社會普遍價值觀中,同志是個自我自給自足封閉的團體,如何在普世認同的價值當中加入同志元素,需要思考與努力。

拿再多的故事、再多的需求,其實都動搖不了反對者。不是民眾沒血沒目屎,而是民眾的淚只會停留在「個體」層面,並不足以撼動價值。畢安生對民眾而言只能是一個故事,力道遠不及證嚴法師辦慈濟那樣的一灘血。婦運就有很多很好的、動容的故事;例如母愛,兩者性質相似,值得取材與學習。

一起生活了35年,畢安生選擇了和他的他這樣「一起離開」

2. 研究重新詮釋傳統與經典的可能

請記住,若可以從經典中找到有力依據,辯論到讓保守派心服口服,那麼就能夠佔領道德至高點。因有德,得天命。 只有有理,才能大聲說話(否則,你只能靜靜的)。

3. 教育是百年大業,也是最佳宣傳工具

天然獨在台灣那麼盛行,教育部長絕對是首要功臣。團體更應該推廣非都市地區的性別教育,不然就會像國共內戰、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一樣,被城鄉包圍都市。這是個凡事以民主為最高道德標準的社會,就是有它得依循的法則(很無奈的,不論你喜不喜歡)。

4. 別讓事情陷入二元對立的政治矛盾

莫再擴大戰線,甚至變成政黨、宗教之間的對立。一直用廣泛的名義攻擊國民黨與基督教,只是遠離朋友、替敵人長威風,沒必要。弄不好,還會變成被有心人士利用。毛澤東最厲害的就是分化敵人,然後個個殲滅,蔣介石最笨的就是把自己朋友都得罪光了。

5. 就算這次失敗,也請保留實力

運動需要金錢支援。美國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推廣同志平權,竊以為跟同志支持者在科技業、金融業掌握眾多權力、發言權有很大的關係。護家盟有個王雪紅,為何不能有個伴侶盟的郭台銘?與其花太多時間浪費口舌,還不如讓自己過好,還是快點賺大錢,發展粉紅經濟(大誤)。 金錢很臭,但沒有臭錢,只會讓你更臭。

五、 在可見的未來

經濟人類學大師卡爾・波拉尼(Karl Polanyi)曾說過市場經濟與社會之間的鬥爭,那如同進步與保守力量的鬥爭一樣。也須記得,不論是哪個力量獲得暫時性的勝利,歷史的洪流終究不會改變。

在可見的未來,同性婚姻應可預期在各地開花,但這個過程需要許多創造性的轉換。本文的努力是希望別讓這過程太過痛苦,若能及早讓價值體系轉向,若能智慧地參與這個過程,可以減輕一些痛苦、衝突,那這就是大功一件。

這群胡言亂語,也希望能夠拋磚引玉。一個運動或行動要成功,還是得多讀點書,多學學前輩的經驗,否則終將被政治利用、被社會傷害,同時也傷害許多持不同意見的人。提供理論背景與弄清現實問題,也可以保護自己,告訴自己:

痛苦終會過去,愛會到來。

特別在當前經濟停滯不前的階段,性別議題更容易被當作「都吃不飽了,你還來搞亂」的二流議題,更容易被當成政治操弄的工具。但這往往是我們最不願意見到的。

本文經林宣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