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角田光代去旅行:全球餃子之旅

跟著角田光代去旅行:全球餃子之旅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夢想著有天要來一趟純粹追逐餃子的旅行。不知道會不會在非常遙遠,從來無法想像的土地上,遇到還沒有任何人發現的餃子料理。

文:角田光代(Kakuta Mitsuyo)

三月底到四月中這段時間,我完成了一趟從海參崴橫越到巴黎的旅程。原則上交通工具以巴士跟火車為主,期間也搭了兩趟飛機;經過十個國家,實際落地進入的國家則是八個。我經常旅行,但還是初次嘗試這種以移動為目的的旅程。

因為是第一次,遇上很多令人吃驚的事,其中之一就是餃子。

從海參崴到伊爾庫茨克(Irkutsk),走的是西伯利亞鐵路,但無論在海參崴、伊爾庫茨克或火車上,完全無法以英文溝通。因為看不懂菜單,我多半都吃常在店裡看到的「Pelmeni」。這是俄羅斯版的餃子,在餃子皮裡包羊肉,煮成湯餃再加入酸奶。無論在哪家店吃,味道都不會太差,這一點令人欣慰。

從俄羅斯穿過波羅的海三小國,無論在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或繼續前進到波蘭,都有這種餃子。有做湯的、乾的、沒加酸奶的版本,或用比餃子厚的皮做成類似小肉包,各式各樣。與其說絕不會踩到地雷,大概也因為吃慣了餃子,到哪裡都覺得好吃,只要看到英文菜單上有類似的菜色,就會點。

就這樣,我突然覺得好奇妙。餃子究竟是怎麼在各地分布的呢?

AP_10020713407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俄羅斯傳統餃子「Pelmeni」、蘑菇湯佐酸奶。

我在中國沒看過煎餃,水餃倒是到處都有。尼泊爾有「mog mog」這種羊肉水餃,蒙古的水餃叫「pianxi」。韓國的「mandu」,有做成煎餃也有做成水餃。再走到越南,會變得比較接近春捲而不再是餃子。用米皮製作的清蒸春捲、生春捲、炸春捲等。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我沒看過當地的餃子,但到處都看得到由華僑經營的正統中餐廳。

我沒去過土耳其,但聽說也有類似韓國「mandu」的食物。義大利的小方餃「ravioli」雖然也像餃子,但整體感覺不太相同。

如果餃子一開始在某地出現,然後拓展到全世界的話,為什麼在一些地方沒有扎根呢?而扎根跟沒扎根的地方,差別又在哪裡?還是說,全世界只是在同一時期,有很多地方碰巧都出現當地的餃子?

有的地方有煎餃,有些地方卻只有蒸餃或水餃。差別在哪裡?

話說回來,中國沒有煎餃嗎?餃子用煎的很好吃呀,不是所有好吃的東西中國都會做的嗎?

當然,如果想真正鑽研餃子,我想已經有很多從歷史、風俗、國際關係等各個角度研究的書籍、論文,想必從專業的內容到詭異的胡扯都有。

這類桌上旅遊也不錯,但我更喜歡在真正的旅途中大感吃驚。「哇!這裡有餃子耶。這裡也有!」這次的旅程也是,我本來就知道俄羅斯的「pelmeni」,沒想到波羅的海三小國,甚至到了波蘭都還有類似水餃的食物,實在難以想像,簡直是一連串的驚喜。咦?還有?會出現在多少地方?就這樣,似乎成了一趟追蹤餃子的旅程(當然餃子不是原先的目的)。順帶一提,從波蘭搭乘夜間列車前往奧地利的維也納,在那裡倒是沒看到。

AP_11041107957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義大利餃子「Ravioli」,義大利的餃子造型傳統是這種方形的形狀,但是也有做成蝴蝶狀、圈型的模樣;也有炸、煮、湯等多種料理,但仍然是麵皮包裹餡料的模式。

餃子有趣之處,就在於各種變化。例如,在中國,餃子並非一道菜。我聽說,餃子皮就相當於白飯。好幾次我同時點了餃子跟白飯,服務生總會反問:「咦?還要白飯?」不至於絕對不能一起吃,但想起來大概就像拉麵白飯套餐的感覺吧。

在俄羅斯跟波羅的海三小國會搭配酸奶,尼泊爾或蒙古的內餡用的不是豬肉,而是羊肉。至於我沒吃過的土耳其餃子,聽說還用了優格跟乳酪。追本溯源,應該是一種用麵皮包入絞肉跟蔬菜末後,或蒸或水煮的料理,後來配合每個地方生產的食材及飲食習慣,變成當地特有的料理,這真是太吸引人了。而且不管怎麼搭配都極為美味。

於是,我夢想著有天要來一趟純粹追逐餃子的旅行。不知道會不會在非常遙遠,從來無法想像的土地上,遇到還沒有任何人發現的餃子料理。

要是真能實現,該會是一趟極盡奢華的旅程吧。

書籍介紹

踏上旅程吧,收集從天而降的點點微光》,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角田光代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