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Radiohead的一首歌談起:Exit Music (For a Film),《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電影對話

從Radiohead的一首歌談起:Exit Music (For a Film),《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電影對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法蘭高.柴菲萊利還是巴茲.魯曼,都沒辦法改寫莎士比亞的劇本,羅密歐注定無法像湯姆・約克在13歲時所期望的一樣,在一切陰錯陽差還沒發生之前,帶著茱麗葉遠走高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Wake from your sleep
The drying of your tears
Today, we escape
We escape

Pack and get dressed
Before your father hears us
Before all hell breaks loose

Breathe, keep breathing
Don't lose your nerve
Breathe, keep breathing
I can't do this alone

Sing us a song
A song to keep us warm
There's such a chill
Such a chill

You can laugh
A spineless laugh
We hope your rules and wisdom choke you

Now we are one
In everlasting peace
We hope that you choke, that you choke

1997年,英國樂團Radiohead發行了他們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OK Computer》,其中的第四首〈Exit Music〉耐人尋味地在歌名後面加上了一個括號,裡頭寫道「For a Film」,意即「為一部電影」。Radiohead的歌曲作為電影、戲劇或動畫的配樂十分常見,不過他們卻鮮少為一部電影創作專屬的歌曲,正因如此,「For a Film」這短短幾個字,也就成為了〈Exit Music〉獨特的註腳。不過,究竟是哪一部電影,讓主唱湯姆・約克(Thom Yorke)寫下了「We hope that you choke」(我希望你們全都噎死)這樣的歌詞,反覆吟唱彷彿鬼魅般陰魂不去呢?

據說,1996年Radiohead在與加拿大女歌手Alanis Morissette一起巡迴演出的旅途上,收到了一卷錄影帶,那是一部還沒上映的電影最後20分鐘的片段:年輕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穿著一件藍底的夏威夷花襯衫倒在克萊兒.丹妮絲(Claire Danes)的身旁,上百根白色的蠟燭如鬼魅般在兩人背後顫動,克萊兒淒厲的哭聲與自己哭聲的回音反覆震盪,然後她緩緩舉起手槍,鏡頭從俯角凝視著她扣下扳機前絕望的雙眼......。

這部電影就是今年11月1日正好上映滿20週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後現代激情篇》(William Shakespeare's Romeo + Juliet,1996),而寄給Radiohead錄影帶的人就是電影的導演巴茲.魯曼(Baz Luhrmann)。

1996_poster_Fotor
《羅密歐+茱麗葉》電影海報

這時候的巴茲.魯曼還沒有以《紅磨坊》(Moulin Rouge!,2001)提名奧斯卡最佳導演,也不知道自己將來會再跟李奧納多合作另一部《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2013),而他寄給Radiohead錄影帶的目的,是希望他們可以為電影量身打造一首片尾曲。根據Radiohead主唱湯姆・約克所述,巴茲.魯曼當時是如此對他們說道:「You know, do you wanna do the exit music for it?」

也因為這如此簡單卻又如此有力的問句,巴茲.魯曼的邀約立刻就被接受了,特別是當Radiohead在看到飾演茱麗葉的克萊兒舉槍自盡的那幕時,團員們馬上就決定開始創作這首歌。然後,我們就有了〈Exit Music〉。

巴茲.魯曼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可以說是最「忠於」莎劇的「創新」,他幾乎一字不改地讓演員們念出了莎士比亞劇本裡文謅謅的台詞,卻將原本發生在中世紀義大利維洛那(Verona)的故事背景移植到了二十世紀的加州海灘。古典的底藴與大量現代元素看似衝突違和,但當巴茲.魯曼套上他極其風格化、誇張化的電影語言時,兩者又自然地鎔鑄一氣,也因為這樣的拍攝手法,《羅密歐+茱麗葉》常被形容為「MTV版」的莎劇。

這部電影不但在市場上獲得很大的成功,吸引許多年輕人走進戲院,在影展上面也順利嶄露頭角,影片同時榮獲英國影藝學院最佳導演、編劇、製作設計、電影音樂等四座大獎,還入選柏林影展競賽片,年僅22歲的李奧納多更憑藉本片勇奪柏林影展影帝。巴茲.魯曼如此大膽且出色地把經典莎劇徹底「玩」了一遍,也難怪《羅密歐與茱麗葉》從此在影迷心中占有其一席之地。

Romeo+++Juliet
《羅密歐+茱麗葉》電影片段

有意思的是,比起巴茲.魯曼「後現代激情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Radiohead的主唱湯姆曾表示他創作〈Exit Music〉的靈感似乎受到1968年義大利導演法蘭高.柴菲萊利(Franco Zeffirelli)的古典版本影響更深。柴菲萊利的《殉情記》(Romeo and Juliet)堪稱「影史上最扣人心弦的莎劇電影」。才剛結束不久的金馬影展在今年紀念莎翁逝世400週年的「莎士比亞:銀幕永恆」單元中,便重新將這部經典之作搬回了大銀幕。

事實上,早在柴菲萊利之前,就有不少導演嘗試翻拍這部廣為人知的愛情悲劇,如1936年的黑白默片版、1954年的威尼斯金獅獎版等等,但是當柴菲萊利的《殉情記》一出,時至今日仍沒有可以超越它的作品,片中的男女主角也成為影史上永恆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法蘭高.柴菲萊利的無可取代,在於他將《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個故事在大銀幕上發揮得淋漓盡致,每一個橋段的搬演都精巧地構思設計,成功將字句行文轉化為單靠獨白或對話無法達成的視聽饗宴。即使不論電影最為人稱頌的舞會場景以及陽台場景,光是配角莫枯修(Mercutio)如同吟遊詩人、如同小丑又如同預言家的癲狂姿態,或是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表哥鐵豹(Tybalt)在巷弄坡道間難分難解的鬥劍,就已經充分展現了《殉情記》的魅力。當然,《殉情記》的成功絕對少不了在美術與造型設計上的講究,更別提義大利作曲家尼諾.羅塔(Nino Rota)的配樂,毋庸置疑地烘托了電影的高度與知名度。

Romeo_Y_Julieta_(1968)_poster
《殉情記》海報

但回過頭來,《羅密歐與茱麗葉》這部戲劇的靈魂,無疑還是男女主角烈如焰火的衝動與激情。不過,一般成年人表露這樣的衝動與激情大概會被嫌為煽情造作,這也是為什麼莎士比亞將羅密歐與茱麗葉設定為14、15歲正值青春期的孩子。柴菲萊利計劃將《羅密歐與茱麗葉》翻拍成電影時,應該很清楚要使觀眾同理甚至為這對悲劇戀人動容該具有的條件,故他大膽選用了年僅17歲的李奧納.懷汀(Leonard Whiting)與15歲的奧莉薇亞.荷西(Olivia Hussey)作為男女主角,而這也是他電影最成功的地方。

Radiohead的主唱湯姆・約克在訪問中曾說道,他很久以前就對《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個故事有所感觸,但並不是因為讀了莎士比亞的劇本,而是看了柴菲萊利的《殉情記》。那時湯姆才13歲,初次看了跟他同一年出生的老電影《殉情記》,深深著迷於飾演茱麗葉的奧莉薇亞。湯姆說,他看電影的時候難過得大哭,因為他不懂這對戀人為什麼不在他們一起過夜後的清晨遠走高飛。湯姆・約克當初的想法,也成為了〈Exit Music〉這首歌的主題,當主歌第一句「Wake from your sleep」從湯姆的口中呢喃而出,我們彷彿真的聽到了李奧納.懷汀在對著奧莉薇亞.荷西說:「快!我們一起逃走吧!」

1968
《殉情記》電影片段

從法蘭高.柴菲萊利到巴茲.魯曼,時隔近30年終於又出現了一部能夠堪稱經典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改編。巴茲.魯曼確實走出了他的獨特路數,他對莎劇原著的重新詮釋,走向了與柴菲萊利看似極為不同的道路。不過,就像湯姆・約克有意無意地將《殉情記》置入他的創作,巴茲.魯曼在《羅密歐與茱麗葉》裡也留下了一些《殉情記》的痕跡。以人物設定來看,22歲的李奧納多與17歲的克萊兒即使不若《殉情記》的男女主角那麼稚嫩空靈,也仍然效仿《殉情記》,展現了少男少女才有的迷人之處,而且據說原本巴茲.魯曼的女主角首選是當時年僅13歲的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

另外,致使羅密歐失手殺人的莫枯修,在1996年的版本裡雖然特別選用了非裔演員哈羅.佩里紐(Harold Perrineau)來飾演,並賦予其酷兒(Queer)的特質,讓觀眾眼睛一亮,但他的戲劇性與歇斯底里似乎也是承襲著1968年的約翰.麥克埃尼(John McEnery)。特別是當莫枯修在臨死前喊出那句「A plague on both your houses」(願瘟疫降臨到你們兩家頭上)時,巴茲.魯曼有志一同地與法蘭高.柴菲萊利都選擇了讓飾演莫枯修的演員站在制高點,以類似命運之神降臨的姿態詛咒著卡帕萊特(Capulet)與蒙特鳩(Montague)這兩個家族。

1968vs1996_mercutio
(左)1996年版的莫枯修 (右)1968年版的莫枯修

看過《羅密歐+茱麗葉》的人,應該絕對不會忘記穿著武士盔甲的李奧納多與扮演天使的克萊兒,隔著一只藍色水族箱,就這麼在熱帶魚群間「一見鍾情」的經典場景。不過,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記得隨著波光柔情流瀉而出的歌曲〈I'm Kissing You〉,以及巴茲.魯曼在電影中特別安排原歌者Des'ree演唱的畫面?Des'ree的出場雖然只有大約十秒鐘的時間,但這個橋段卻足以與《殉情記》相互輝映,顯得格外有意義。

當年柴菲萊利的《殉情記》之所以備受讚譽,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由於電影中有個不同於莎士比亞原著的神來一筆——那就是在羅密歐與茱麗葉邂逅的舞會上,安排了一位名叫Leonardo(飾,Glen Weston演唱)的伶人出場演唱。電影的這個片段極其動人,不但有巧妙的走位調度,給予觀眾視覺上的驚喜,也讓前一秒還歡欣激昂的情緒沈澱下來,營造出羅密歐與茱麗葉初次接觸的浪漫怦然。而巴茲.魯曼在水族箱一幕選用抒情歌搭配,也達到了類似的效果,多少受到柴菲萊利的影響。

當然,《殉情記》這個經典橋段最勾人心弦的莫過於歌曲本身。「What is a youth?Impetuous fire. What is a maid?Ice and desire. The world wags on」由尼諾.羅塔(Nino Rota)作曲、尤金.華特(Eugene Walter)作詞的〈What is a Youth?〉,不只是一首單純的情歌,而是用如詩的字句拋出對青春與激情的思索,也間接預言了男女主角的命運,在電影才揭開序幕之初,即歌詠出了這齣愛情悲劇的主旨。

有意思的是,〈I'm Kissing You〉與〈What Is A Youth〉雖然都伴隨男女主角熠熠閃動的雙眼,出現在愛情火苗正開始燃燒的時刻,但內容卻都唱著燃燒殆盡後的餘灰,呈示了這場愛情令人不捨的結局。就像Radiohead的〈Exit Music〉好像給了羅密歐與茱麗葉逃跑的機會,但其實聽到後面就會發現,「Now we are one in everlasting peace」(如今我們合而為一沈睡在永恆的寂靜中),悲劇終究還是會發生。

無論是法蘭高.柴菲萊利還是巴茲.魯曼,都沒辦法改寫莎士比亞的劇本,羅密歐注定無法像湯姆・約克在13歲時所期望的一樣,在一切陰錯陽差還沒發生之前,帶著茱麗葉遠走高飛。但如果不是這樣的結局,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大概就不會成為經典,受到後人反覆搬演、改編,我們也不會有《殉情記》或是《羅密歐與茱麗葉》,湯姆・約克大概也不會寫下「We hope that you choke」這樣的句子了吧?

一部數百年前的作品即使橫越了時空,依然能與現在的創作者共鳴,讓他們演繹出屬於他們自己的作品,更有趣的是,這些作品彼此之間也產生了對話,而不知道在何時何處,也許某部偉大的作品,又將因這些交錯激盪的對話而誕生。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V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