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突尼斯(十):宗教是可以和平共處的,不知為何有人不樂見

一個人的突尼斯(十):宗教是可以和平共處的,不知為何有人不樂見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本文中,作者來到地中海的觀光勝地傑爾巴島 (Djerba)。在這個曾被羅馬人佔領,也曾是巴巴羅沙海盜基地的島上,林立著各種不同宗教的聖所,在這裡可以體會什麼是羅馬人說的「虔敬」(Pietas)。

文:Book Huang

傑爾巴島 Djerba

我雖然一個人旅行,但很不喜歡青年旅館。青年旅館比較適合省錢、愛交朋友以及不早睡早起的背包客住。旅行對我來說是與自我相處的一段過程,所以比較喜歡路途中的偶遇(就像這段旅程可以臨時湊到三個旅伴),勝過在青年旅館被人搭訕。

以前曾經好奇住過一次青旅,結果陌生人把我挖起來分享她今天去了哪裡、學到什麼,硬聊到凌晨。我整個精神大崩潰,自此之後非必要再也不住。沒想到來到其他國狀況沒有比較好,斯法克斯的青旅也好可怕,廁所超髒,晚上會沒熱水,房間只有薄的跟床單一樣的被子,樓梯間常有人抽菸。

這麼可怕,booking.com網站居然有七分多的評價,斯法克斯區域的旅館到底有多糟?嚇的我一早就趕緊退房離開,搭乘Louage前往突國東南方的度假聖地-傑爾巴島

突尼斯有個特產是我來之前一直都沒有想過的,就是這裡蒼蠅超多!不論是車站、餐廳、廁所、休息站、各大景點無處不有。我思故我在,我在的地方蒼蠅也在。當地人也習以為常,只要沒黏到臉上大家都淡定面對。現在好像有一點點理解為什麼突尼斯交通工具都不開空調,因為開窗戶氣流才會流通把蒼蠅送出去。關上窗只會跟可怕的蒼蠅大軍共處一室,台灣真應該出口捕蠅板來這邊賣的。

經過近四小時終於來到前往傑爾巴島的港口,但這裡有個檢查哨,不意外又被叫下車詢問。經歷過被查臨檢坐警車,詢問根本小菜一碟,總算沒有被問是不是有男友。當警察問我為什麼來這裡,我說因為大家告訴我傑爾巴是個好地方。然後對方就大笑放我離開,看來我越來越會扮演觀光客了。

島上與大陸有一條由古羅馬人建築的道路連結(羅馬人也太強,到處都可以蓋橋築路是哪招?),不過走這條要多花一小時,所以很多車都會選擇前往港口等待運輸船。

14917254_10206922749060162_6465973027555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各輛車子在船上卡位

從港口可以直接看到傑爾巴島,每隔一段時間就有運輸船到港,各種車輛就紛紛開上船(連巴士也可以)。這時Louage的司機超專業,直接開車滑壘卡住最前面的位置,坐在車上就可以有絕佳海景視野。看到海天一色的景象,心裡覺得好激動。

15002386_10206922749260167_3030663286366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從港口就可以看到傑爾巴,對面的船是運輸船,上面有載各種車輛(包含巴士)。

傑爾巴島傳說,是在地中海迷路十年還回不了家,路癡程度堪比索隆奧德修斯(Odysseus)曾經到過的「忘憂島」。根據荷馬史詩《奧德塞》的記述,這裡住著一群以忘憂果為食的民族。奧德修斯派了水手上來勘查,水手們吃了居民招待的忘憂果,就忘了要返回船上:

島民請遠方來客在黃沙上就坐,坐在海邊,太陽與月亮之間;他們沉入了甜蜜的夢,夢見祖國,夢見妻子兒女和奴僕。

但是永遠不再操槳掌舵。大海已令人厭倦,他們己厭倦了動盪荒涼的海洋。

於是有人說道:「我們不再回家園。」於是大家齊聲唱道:「島上的家鄉在茫茫大海彼方,我們不願再流浪。」

這裡也曾經是傳奇海盜紅鬍子巴巴羅沙( Barbarossa)的地中海據點,不過他留在這裡的遺跡不多。島的兩端距離大約是半小時到50分的車程,是個還蠻大的島。而且這裡超熱,原本北部中部地區我都還要穿薄長袖,但這裡很需要穿短袖到處趴趴走。

傳說是美,但現實總是有差距的。傑爾巴島現在是個超級觀光的島嶼,光是旅館就有一百多家,除了主街區外,大部分集中在島嶼東北方的「觀光區」(真心不騙就叫這名字)。島上交通方式除了班次很少,而且只有當地人明白路線的公車,其他就只能靠自駕以及突尼斯私營捷運-計程車。這裡的計程車跟Louage真的對觀光客來說比命還重要啊。

14939435_10206922749380170_5891755487719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傑爾巴島的房子大多都是白牆

由於本來就抱持一種,好吧就來度假的概念(最早的行程版本並沒有要來這個島)。訂了一家包早晚餐的四星旅館,後來真覺得是明智的決定。來到島上才發現觀光旅館區周邊幾乎沒有任何生活機能商店,還離當地人住的生活區域超遠。光是從車站去旅館我就搭了17分的計程車(車資約150元台幣),靠步行無法去任何景點,實在讓人有股衝動想立馬報名駕訓班。這種狀況如果晚餐還要自行打理,我可能一天就想離開了吧。

15000816_10206922748980160_7181147465796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雞肉跟羊肉是重要肉品,但這裡羊肉騷味都超重

突尼斯的旅館普遍來說並不貴,一個人旅行要負擔的住宿費,會比兩人以上的旅人高。但有個2,000元就可以住很好有網路(順不順要看命)還能包早餐。例如我住的這間四星度假飯店,內部設施一應俱全(海灘、泳池、酒吧、運動場、遊樂場等等),還包吃到飽的超豪華的吃到飽早晚餐,一晚只要台幣1,700元!

14939497_10206922751100213_3951203729572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菜色每天都換,廚師真的很強

我一人住雙人房負擔較高,而且餐廳供應的是突尼斯菜;每天還換菜色,住個幾天就可以把當地菜吃過一輪,每天飽到快吐。可惡不要再騙小孩非洲難民很多了,來非洲要餓死好難!

14902695_10206922749460172_1411314793766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紅色的草莓布丁很厲害!可惜只有出現一天

觀光區的好處,就是可以不用每天當珍稀動物。這裡的住客來自各地,面對其他國家的人比較淡定。雖然我依然是旅館裡唯一的亞洲臉孔,但不需要每天應付當地人沒完沒了的「你好」「扣呢幾哇」以及各種煩人的口哨搭訕(我很不喜歡對著女生吹口哨的行為)。還可以穿傳統服飾到處亂晃(就觀光客咩),只可惜這家走去內建的海灘要一小段距離。如果房間可以有比賽大誤訂旅館的超美海景,我願意每天在旅館腐爛。

由於島上景點路程很長超花錢,身為一個膚淺的女人,沒跟大西庇阿有關的點就會開始計較車錢,所以來到旅館後就很懶得出去。這兩天移動頂多靠著計程車去一到兩個景點(每趟單程都要100多台幣起跳好傷),另外旅館有附贈一個兩小時迷你團,讓我免錢跑了兩個景點。

傑爾巴島上有著很古老的清真寺,可以看到最早期版本的伊斯蘭建築模式,和有號稱2,600年歷史的猶太教堂。所以其實各種宗教是可以和平共處的,只是不知為何很多人不樂見。

14976794_10206931014106783_6570172689099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猶太教堂外觀很樸素,旁邊有背著槍的警察到處走

傑爾巴島上的猶太教堂是猶太教僅次於耶路撒冷的聖地,每年都有好幾千人來朝聖。由於過去這裡也發生過恐攻,入口也是要過安檢跟掃描儀。不過這個旅程除了藍白小鎮基本上看不到太多觀光客,所以這個教堂除了幾名禱告的猶太人外,又是只有我一人。

14917168_10206931010546694_4261128444334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猶太教堂屋頂

猶太教堂非常漂亮,牆上裝飾著華麗的幾何圖樣,窗子都鑲嵌彩色玻璃,投下的光影讓人想起西班牙聖家堂的絢麗色澤。來這裡受限信仰關係很多地點都進不了,所以看到這個小巧而精緻的教堂真的充滿驚喜感。但來到別人的聖地其實我很手足無措,尤其當其他人在禱告,然後相機一直咖擦咖擦發出快門聲覺得有點不自在,好想知道其他觀光客怎麼悠遊自得的在裡頭拍一堆相片。

14991086_10206931007906628_4031395976547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猶太教堂內部,可惜相機沒辦法拍出彩色玻璃的質感

我在遊記很少PO關於清真寺的圖,因為這裡大部分的清真寺都不開放非教徒入內。剛來這裡搞不清楚狀況不小心走進去也會被請出來。不像西班牙各區域的天主教教堂是開放觀光客進入(要付錢喔),可以透過觀察去理解當地人的宗教生活。雖然來的是伊斯蘭國家,但我對清真寺的結構還是沒有多大的理解(我是個還蠻需要親見才能明白的人),頂多就拍個外觀而已。

15000669_10206931019746924_2518321990715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純白的清真寺

不過這裡的生活確實是受各種伊斯蘭文化影響的,例如我在蘇斯的老城旅館,每天五點要被喚拜聲(清真寺叫人去做禮拜的廣播)叫起來一次。更不用說每日五次的日課,都是按時在市鎮中大放廣播,待久了也就覺得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羅馬人有個詞叫做「Pietas」,中文翻成虔敬,通常指對於諸神的敬意。這詞我起初超難理解,直到政大金老師帶我們去參訪臺北清真寺看禮拜,才第一次體會到這個詞的意思。當所有人一同俯身靜默祈禱,那是一種眾生平等,不帶任何雜質,一心一意面對神最純粹的謙卑,是一個宗教真正的本質。

15003447_10206931040867452_6693519615957
Photo Credit: Book Huang
據說許願很靈驗的千年橄欖樹,順帶一提照片中的媽媽有朋友在台灣,是少數真的知道台灣的人

如果沒有伊斯蘭教,很多古典時期的哲學跟文學根本無法在中世紀倖存下來。伊斯蘭鼓勵知識的追求,摩爾人統治西班牙南部時,人民識字率之高恐怕是當時代的歐洲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的。當然每個宗教都有其潛在問題,只是伊斯蘭教在911後被貼了一個強化過的標籤。

J轉述了她老公的一句疑惑,覺得很有感觸:

為什麼沒有信仰的人可以過的這麼自在,而有信仰的人們卻陷入如此的混亂?

我還不夠了解伊斯蘭教,很難說出什麼真切的看法。也許在利益面前,再純粹的宗教本質都會被利用,任何信仰走到極端,也會變成恐怖主義。歐美在中東捅出了那麼多麻煩,讓後來的問題變得複雜而找不到平衡點,間接導致一堆人走上極端之路。

人生不是每件事都可以簡單被分類,並非不是藍的就是綠的,也並非不認同對方的看法就該死。我一直相信理解與尊重是和解的本質,把別人切割開來無助於解決問題(有些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很排外也是問題的源頭,每個宗教都有這種極端教義派)。

有太多的偏見都來自不願意理解,可惜人人要做到如此非常困難,需要大量的教育資源投注。但與其教訓別人,還是盡可能的從自身做起。至少主動了解他人的同時,可以讓對方有意願去理解你,才有包容與和解的機會。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