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比洛克斐勒更自由:後就業時代來襲,該選擇成為博士或播客?

你可以比洛克斐勒更自由:後就業時代來襲,該選擇成為博士或播客?
Photo Credit: Oscar Whit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像今天的中產階級個人比一個世紀前的洛克斐勒自由,比起終身職哲學教授,自稱表現普通的創業家更能自由地研究哲學,並在過程中有更大的影響力。

文: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

工作錄取率竟然低於哈佛大學

畢業的時候,我的主要驅動力是自由。我希望在我可以在任何時候,到任何地方去,而且有很多錢。

——丹.安德魯斯

自工業革命露出曙光以來的200年間,世界上可用的財富數量急劇增加。即使人口從9億7,800萬,增加到超過70億,西方民主國家的平均每人GDP卻從300美元增為超過2萬美元。人口暴增,財富的增加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論對於個人或是社會,當取用資源愈來愈容易,就必須選擇如何使用。我們選擇分配財富的方式之一,是朝向表現更大的自由。我們經常見到雇員為了工作有彈性,或是遠端作業,而接受低薪。在更多的金錢和更多的自由之間做選擇時,他們會選更多的自由 。

我曾在小型創業公司工作兩年。那時的職位意味著減薪50%,同時從專案管理降級做繁重瑣碎的工作。當我提離職,隔天老闆就來找我,以加薪等各種方式留人。但我還是鐵了心要走,因為以他的公司結構,幾乎不可能提供我想要的兩件事:工作上的自由和意義。我希望有旅行的自由,在想要的時間和地方工作,並且盡我最大的能力,交出最好的成績。

我要去工作的那家公司,經營出版業務,現在在世界各地主辦大型會議和客戶的聚會。我讀過公司的部落格,聽了他們的網播兩年之久,對於他們經營公司的方式產生共鳴。我很能認同該公司的釣鉤、魚線和鉛錘背後的使命。我相信人應該「建立事業,以在生活中創造更多的自由和財富,並且過你喜歡的生活」。他們經營公司的方式,反映了這一點。他們將超額利潤投回公司,使得他們能在個人生活、團隊生活以及顧客生活中,創造更多的自由和財富。順帶一提,這家公司的基層職位,應徵錄取率遠低於哈佛大學。

「Escape The City」是由本來為企業雇員的三個人創設的求職布告板,目標族群是經營十分成功的企業和律師。我見過數以百計受過高等教育、富裕的個人,為了一個職缺而搶破頭,捨去他們在公司的六位數薪水,接受薪水大減,但在工作上擁有更多自由和意義的基層職位。

你可以比洛克斐勒更自由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成功,就是能以自己想要的方式過活。

——美國記者、作家 克里斯多弗.莫利(Christopher Morley)

嬰兒潮世代建立知識經濟,因此有更多的自由時間和可支配所得,去享受他們的父執輩無法想像的東西。

在工作上,他們需要運用問題解決和創造性思維。和100年前廣大的工廠與農業勞工比起來,今天這群中產階級從事的是知識工作,比起大量製造、在齒輪旁的工作更有趣和刺激。

在家裡,他們能夠自由追求各種嗜好,也有時間這麼做。平均每個星期的工作時間,從十九世紀末的約80個小時,減少為二十世紀中葉的40個小時左右,此後就保持在這個水準上下。

今天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的一般中產階級勞工要如何發揮長才、運用時間以及用在什麼地方,比起100年前名列世界上最富有前十名的洛克斐勒還自由。看看住在你家隔壁、35歲的那傢伙,他只要利用網路,就能將「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股價叫出來。洛克斐勒在標準石油股價上漲時,利用內線消息獲取的關鍵優勢,卻不敵人們在iPhone上面安裝的「Stocks」app。上個世紀發展出來的網路和技術,讓我們享有全新的自由構面,那是洛克斐勒無法想像的。再想想,如果你擁有一部Kindle和智慧型電話,你可以看的書和吸收的知識,會多於洛克斐勒的想像。

洛克斐勒腦海中不曾存在的想法和概念,現在幾乎無處不在。現代西方禪宗和斯多葛學派哲學的崛起,與科技和網路的崛起密切相關。儘管洛克斐勒擁有足以買下一個小國的財力,但壓根兒接觸不到那些觀念。洛克斐勒一生只離開美國一次,在那個年代,坐船是件大事,搭飛機更是不得了;而你現在可以用低於1,000美元的價格,買到歐洲來回機票。洛克斐勒要花好幾天的時間,搭乘火車來回於昂貴的夏季別墅和位於紐約的標準石油公司辦公室之間;我們只需花幾個小時、花費數百美元,就能搭乘飛機來往於世界各地的Airbnb公寓之間,洛克斐勒得花數百萬美元,才能享有這種自由水準。

的確,比起同時代的人,洛克斐勒享有難以置信的自由。標準石油公司的大部分員工不曾離開居住的州,更別提出國;和他們相比,洛克斐勒對於時間和所在地的安排,享有前所未見的自主與自由水準。不過,洛克斐勒享有的自由水準,現在有不少中產階級視為理所當然。

人們天生渴望自由,是文明進步的主要動力之一。自由已經從路德個人、一小群男人、開國元勳,散布到社會整體、中產階級嬰兒潮世代。每段進程中,不只享有自由群體的規模變大,享有的自由程度也提高。

成為博士或播客?

雖然偉大的作品總是來自能夠自由選擇、設計自身生活、創造更多自由的人,但過去10年的各種變動使得這遠比從前更容易接觸且更安全。

安德魯斯熱愛閱讀和探索有趣的觀念。離開學校之後,他面臨選擇:踏進商場創業,或者攻讀博士學位,進入學界。以他的興趣來看,大部分人會勸他唸博士。

我們來看看這兩條路的現實。要取得哲學博士學位,一般需要投入七到十年的時間。由於學界的競爭十分激烈,安德魯斯如果能在普通大學拿到終身職,他就是個幸運兒。要是真能獲得終身教職,他必須每個星期花20個小時授課、20個小時評量學生的成績,再花20個小時處理行政事務。也就是說,每星期要過了60個小時,他才有時間開始看書,並且反思為何當初要一頭栽進學界。

而安德魯斯最後選擇踏進商場。他現在經營每星期播出一次的網播,探討他從書中讀到的觀念,並且以此幫助創業家壯大事業。他和教授不一樣,不必玩弄政治權術,可以決定他要或者不要發表什麼。他可以自由自在,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探討他想要探討的觀念。

就像今天的中產階級個人比一個世紀前的洛克斐勒自由,比起終身職哲學教授,自稱表現普通的創業家更能自由地研究哲學,並在過程中有更大的影響力。

現在的安德魯斯和博士的差別,是因為安德魯斯並沒有選擇攤開在他面前的既有選項。他自己創造了新選擇,也找到了更好的槓桿點。

羅伯.華林也是這麼描述自己如何經營公司:「我大權在握,可以自由自在選擇要住哪裡,自由運用時間,決定做什麼和什麼時候去做。我也沒有老闆。而且,我在所得上,擁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我可以更賣力工作,賺更多的錢。」

只進步一點點的黑莓機

為什麼更多的自由和自主會創造更多的自由和自主?原因是什麼呢?提出「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的愛德華.德西(Edward Deci),依據實驗和觀察指出,當個人擁有更多的自由,以及獲許表現出創業精神,會有更好的產出。

對人類社會有重大貢獻的人,大多是那些能自由去做想做的事情,並將自由運用於創造上的人。文森.梵谷並沒有非畫圖不可的義務,他是自主選擇這麼做的。他曾為找工作所苦:「我多年來沒有工作的原因相當簡單,因為我的看法和這些紳士不同,而他們只將工作給想法和他們一樣的人。」

不妨想像有人要求賈伯斯設計出新的電話。當工作成為不得不做的義務,他可能只做出比黑莓機稍好一點的電話。

能夠創造財富的優異產出,不是義務壓迫之下的工作成果,而是自由選擇後的產物。自由給了我們更長的槓桿以及更好的槓桿點。藉著尋求更多的自由,並將自由內建於生活之中,我們不只改善了個人創造物質財富和賺錢的能力,也為整個世界創造更多的財富。

書籍介紹

《就業的終結:你的未來不屬於任何公司》,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

我們覺得身陷停滯,並非因為全球性經濟衰退,而是不知道自己處於兩個截然不同經濟發展的轉型期。要搭上新的成長列車,我們必須放棄只找尋穩定明確的工作之路,讓自己擁有在錯綜複雜的環境中也能發展出應對風險的能力。

本書作者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是美國創業家,走訪紐約、巴西、越南等上百位創業家與工作趨勢,分析過去700年經濟發展的縱深,帶你看清經濟、企業必須轉型的原因,明白轉型中的工作與個人能力新方向,了解錯綜複雜與混亂的系統,學會在其中應對運作的工作。

就業的終結_立體封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