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廟巡東瀛,血肉築長城:東京Loud Park音樂節之旅

宮廟巡東瀛,血肉築長城:東京Loud Park音樂節之旅
Photo Credit:Taiwanderful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經海外的多次巡迴演出洗禮,血肉果汁機團員們早已累積了豐富的經驗,即使面對完全陌生的日本觀眾時,也一樣保持著優秀的演出水準,發揮出比台灣演出時候更高的舞台能量。

文:劉兆洪

由文化部主導發起,今年堂堂邁入第三年的台日音樂交流活動Taiwanderful有別於前兩年專攻Summer Sonic音速夏日的策略,今年採取了遍地開花的包抄戰術,從8月到10月之間共密集派出了六組樂團參加了四個日本的大型音樂節,包括了東京Summer Sonic、福岡Sunset Live音樂祭、東京Loud Park音樂祭與大阪Minami Wheel音樂祭,不僅獲得了極大的回響,也成功的再次將台灣音樂輸入到日本這個亞洲最重要的音樂市場。

重金屬(Heavy Metal)音樂雖然在台灣仍屬小眾市場,但是根據串流音樂龍頭Spotify官方統計,重金屬其實是全球聽眾佔有率最高的音樂風格之一。在日本,金屬音樂多年來都是相當受到歡迎的曲風,Loud park音樂節從2006年舉辦第一屆開始,歷屆參與的人數平均約有四、五萬人次。Loud park音樂節不僅是日本最大,同時也是亞洲最大的重金屬音樂節,每年均有來自全球的眾多熱血愛好者專程前去,Loud park這個音樂節品牌在台灣樂迷之間也是耳熟能詳,有著如富士搖滾節一樣的崇高地位。

今年的樂團代表血肉果汁機(Flesh Juicer)來自台中,在短短的兩三年之間成長迅速,有豐富的出國巡演經驗,也兩次獲得了金音獎的肯定,可說是台灣新生代樂團的佼佼者。今年能夠獲得亞洲金屬殿堂Loud park的青睞實殊不易,成為歷史上繼閃靈之後第二個登台的台灣樂團。受邀的原因,除了台灣策展團隊的真誠推薦之外,血肉果汁機去年(2015年)也在日本發行專輯也是重要因素。

yh1008_0002
Photo Credit:Taiwanderful提供
縱使當天天候不算太好,稍稍飄了點雨,但是熱情的日本金屬樂迷,一早就把超級競技場擠得水洩不通。

我因有多次參與國際知名樂團前往Loud park音樂節的資歷,很榮幸在演出計畫擔任顧問一職,偕同血肉果汁機一起前往東京觀摩這個年度亞洲重金屬音樂圈的盛事。

Loud park音樂節今年依舊是舉辦在東京近郊埼玉縣的埼玉超級競技場(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這場地可以容納3萬人,10月8、9號兩天規劃了兩大一小共三個舞台,邀請了全球最知名的40支重金屬樂團齊聚一堂。由於血肉果汁機算是新秀代表,所以被安排在第三舞台的中午時段演出。第三舞台是「小舞台」,但是空間可以容納六千人,硬體規格也是台灣音樂節主舞台的等級,同舞台共演的陣容包括Blind GuardianQueensryche等世界級的名團。讓我們一邊滿意主辦方的安排,也對龐大的音樂節感到無比的震撼。

我們一行人在10月7日降落東京機場,居然有當地歌迷在機場大廳等候著我們,並送上了可愛的小禮物,旅途的勞頓疲憊一掃而空,不得不說日本樂迷的執著跟投入堪稱世界第一,這點在之後的演出中再度獲得印證。

第二天一早,策展團隊已經安排好小巴士載著我們與樂器設備,開上埼玉縣的高速公路,約莫一小時的車程抵達會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碩大無比、霸氣的競技場外觀,只見許多工作人員忙碌地穿梭在會場內外。我們被引導進入了專屬的後台休息室,與舞台經理進行了快速專業的製作會議之後,就前往舞台區域準備試音彩排。

血肉果汁機2
Photo Credit:Taiwanderful提供
日本熱愛金屬樂的歌迷眾多,雖然血肉果汁機這趟的演出是在小舞台,但是台下還是聚集大量的觀眾,舉著「惡魔之角」的手勢迎接演出。

我的職業病使然,一進到舞台,我不由自主地觀察起各項硬體與工作人員的配置。基本上主辦方為每一個樂團都準備好專屬使用的樂器設備,不論是鼓組、吉他、貝斯或AMP都是每個團一套,有條不紊的排放在舞台後側以便快速換場使用,舞台監聽mixer在舞台左側也準備了三套輪流分配給各樂團。

舞台工作人員的分工十足細膩,吉他技師、鼓技師、專門移動器材的舞台人員(stage hand),分工詳細,每個人都清楚掌握自己的工作範圍,現場演出換場複雜,也只有這樣才能精確地完成各項工作,這就是專業!這就是團隊精神!投入這麼多的人力跟設備,就是為了要確保每個團的演出品質,並且精準掌握每個樂團演出換場、交接,避免超時。日本是出了名的守時,讓觀眾等待下個樂團上場是完全不被允許的。

終於到了我們的主角-豬頭的角色登場演出了!原本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這麼早的時間演出,台下會有觀眾嗎?觀眾又會投入嗎?這個疑慮在血肉果汁機一出場刷下第一個音符之後就煙消雲散了,台下早早擠滿了期待的觀眾,看到豬頭主唱Gigo一跳上舞台,觀眾立刻報以熱烈的掌聲以及舉起無數的牛角(惡魔之角)手勢(金屬樂常見的致敬手勢)歡迎著我們。

歷經海外的多次巡迴演出洗禮,血肉果汁機團員們早已累積了豐富的經驗,即使面對完全陌生的日本觀眾時,也一樣保持著優秀的演出水準,發揮出比台灣演出時候更高的舞台能量。主唱Gigo渾然天成而極具煽動力的肢體語言指揮著台下觀眾一起加入金屬宮廟大遶境;吉他手阿慶與阿霖精湛猛烈的演奏技巧築起了一道厚實吉他音牆,把整個場地包圍的密不透風;貝斯手大君穩健的台風與鼓手阿中精準強力的雙踏鼓點,讓所有觀眾都跟著歌曲節奏瘋狂的跳著衝撞著。

yh1008_0039
Photo Credit:Taiwanderful提供
血肉果汁機的主唱Gigo登台,永遠都帶著豬頭面具、操著嘶吼的金屬唱腔。他們的歌曲充滿了台灣傳統風味,搭上這個祭拜用的豬頭,有著跳脫了廟宇的宮廟風味。
血肉果汁機4
Photo Credit:Taiwanderful

當主唱問大家想不想玩Circle pit,只見數以百計的觀眾在場地中央自動分開成一個圓形的空間,跟著血肉的音樂互相衝撞起來。看起來似乎有點危險性的動作,但是日本樂迷們只要發現有人不慎摔倒,或是衝撞的太過火,會馬上停止動作來把人拉起來護送到安全的區域,他們清楚如何盡情地享受演出,並且注意彼此的人身安全,這點也是台灣樂迷可以學習的地方。

現場觀看演出的還有幾家唱片公司的負責人,雖然只有短短30分鐘的演出,他們都給予血肉果汁機非常好的評價,我與他們交換了幾句話,他們表示,並不知道台灣也有這麼優秀的金屬樂團,並且詢問何時有機會能夠一起再來日本與他們所屬的樂團一起演出。

表演結束,團員們稍事休息,換好衣服從表演者變成台下的觀眾身份,既然希望樂團能夠好好的演出,照顧好他們的胃就是一件重要的事,音樂節準備有藝人專用餐廳,不間斷地供應西式與日式的自助餐,包括了厚切牛排,還有新鮮生魚片等等好料讓我們大快朵頤,真捨不得離開。

工作既然結束大半,我也變身成樂迷,前往兩個主舞台觀賞演出,主舞台分別為Big Rock Stage跟Ultimate Stage,是採取左右並列的方式,整個場域約可容納一萬五至兩萬人。左邊舞台正在演出的時候,右邊的舞台就在做試音準備工作,如此一來,左邊一演完,右邊的舞台馬上就可以開始演出,讓觀眾無需費實在舞台間奔波,真正的做到無縫接軌的連續演出。這真是非常棒的觀賞體驗。

不僅如此,主辦單位細心的安排觀眾動線及安全措施,兩個大舞台之間用護欄區隔開,如此一來可以有效的分流群眾,也更容易的管制觀眾的人數,不致於發生人群互相推擠的危險,若是某一個舞台前面人數已經很多了,工作人員也會暫時限制更多的觀眾進入,他們動用了相當多的保安人力在安全防護管制,確保活動秩序,也保護觀眾安全,值得學習。

yh1008_0083
Photo Credit:Taiwanderful提供
每年Loud park音樂節會湧進上萬名歌迷,除了演出舞台、動線,就連販賣攤位的管制都很重要,為了讓每個人都能舒服的享受活動,主辦單位動用了大批專業人力來保證音樂節的品質。

即使是會場內的販售攤位、飲食攤位區也可以看到清楚的動線標誌規劃,隨處可見的分類垃圾桶與眾多的工作人員穿梭,縱使整個場地湧進上萬人,依然能保持乾淨與井然有序,一整天的活動下來,讓人們可以舒服的享受最後高興的回家。

這次的日本重金屬音樂之旅,讓我再次學習了日本主辦單位的專業精神與敬業態度。一個龐大而成功的音樂節品牌是由許許多多的專業環節以及上千名的工作人員攜手同心合作之下,才能順利打造出來,宛如長城的艱難工程。教人欣慰的是,台灣近年來音樂創作場景與獨立樂團的素質都有了明顯的提升,加上官方的資助,我們才能有這個機會站在國際的舞台,與全球音樂市場競爭和交流。

刺青與長髮,嘶吼的主唱與爆裂的節奏吉他是重金屬音樂的標誌,往往被貼上次文化的標籤,難以被台灣主流音樂界接納。身為一個現場演出推廣的從業人員,台灣的音樂創作可以大膽地朝向多元風格發展,不只是一昧地去描摹日韓流行音樂。既然樂迷的喜好分眾化明顯,這不正是台灣音樂創作者以及唱片公司的老闆們的好機會嗎?畢竟唱片市場銷售逐年降低,音樂市場進入了新世紀、新局面,許多「主流」藝人的演唱會、唱片銷售,可能賣不過血肉果汁機呢!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