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空降」、「政大財政幫」與國家部門最大的利益集團

「官員空降」、「政大財政幫」與國家部門最大的利益集團
Photo Credit: 金管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財政幫成員以外,只要任職過財政部、金管會的高層,就有能力將觸角伸到他們所要管理的對象上,尤其是一些公股銀行董事、總經理的職位,或是在退休三年之後直接轉任民營董事。

文:陳俊秀(台大政研所研究生)

近日,《自由時報》報導〈拆解金融幫? 黃國昌將提案修法「旋轉門條款」〉,指出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質詢金管會主委李瑞倉,提到既有旋轉門條款管制鬆散,財政部與金管會官員卸任後先到國營事業卡位,待三年風頭一過,直接空降到民營事業任職,薪水三級跳。民進黨立委李俊俋也指出,財政部與金管會高達35位卸任官員後轉任金融機構,並佔據董座、總經理等高薪職位,由此可知台灣「官員空降」情形之普遍,旋轉門條款毫無規範效果。

什麼是官員空降?

「官員空降」(Amakudari)過去常見於日本政界,官員退休之後,到過去任職的政府部門業務相關的私人企業服務,這種現象一方面是對國家有貢獻退休官員的禮遇,亦是基於日本職場上的倫理,一旦一位官員晉升,其他同期或更資深官員必須退休,此時晉升者則會協助安排退休後的去處,通常是該部門管理的私人機構任職,這種現象在過去講人情義理的日本尤其常見,那台灣呢?

財金部門錯綜複雜的政經網絡

在解嚴前,由於國民黨以一黨的威權架構,統合各組織、工會,安排其侍從者擔任組織要職。民主化之後,由於過去單一統治的架構鬆動,加上股市與銀行的開放,使得政府無法壓制商界逐漸形成的各大財團,而財團的力量亦藉選舉來影響政治運作,不僅是李登輝時期一反過去政府嚴格管控財團的手段;民進黨上任後,由於沒有黨產的支持,亦須與財團保持良好關係,如奇美的許文龍、台灣高鐵的殷琪與長榮集團的張榮發,來獲得政治獻金的挹注;而負責與財團往來的政府部門,更形成了特別複雜的政商連結。

掌管財政金融的政府部門──財政部與金管會,由於官員在任時建立起的人脈,多數財政部與金管會官員又多畢業於政大財稅或財政所,因此有了「政大財政幫」之稱。林全剛上任時,宣布的閣員名單就不避諱地指出,財政部長許虞哲和金管會主委丁克華都是他的同學,其網絡之緊密,外界不難想像。亦有財政部內部人士指出,若屬於財政幫的成員,在部內快速升遷則不成問題,並由此衍伸出龐大的利益集團。

除了財政幫成員以外,只要任職過財政部、金管會的高層,就有能力將觸角伸到他們所要管理的對象上,尤其是一些公股銀行董事、總經理的職位,或是在退休三年之後直接轉任民營董事,包括前財政部長李述德轉任證券櫃檯買賣中心董事長、前國庫署署長凌忠嫄轉任中國輸出入銀行理事主席、前任國庫署副署長柯琇娟轉任輸出入銀行總稽核,除了可能違反旋轉門條款以外,更形成在位的學弟學妹來管理退休的學長學姊的行政亂象,斲傷了財政監理的本質。

在任監理金融秩序,卸任後仍能影響金融運作

卸任後轉民營的財經官員不少,其中特別引起矚目的是轉任多次的李紀珠與吳當傑。李紀珠在金管會副主會卸任後,先後任職中華郵政、台灣金控、新光人壽與新光金控,共四次之多,而職位不是董座就是總經理。另一位金管會副主委卸任的吳當傑,則在卸任土銀董座後,轉任華南金控繼續當董事長。尤有甚者,不只一間報導指出吳當傑任華南金董事長時,介入了最近備受爭議的彰銀案,積極為公股爭取委託書奔走,吳當傑亦坦言不諱,承認確實由他負責聯絡。

然而,為何一位卸任官員,仍可以干擾金融運作,其中是否存在利益交換?旋轉門條款的規範,是否只是拖延了退休官員轉任私人金融機構的年限,而無實質的規範效果?

政黨輪替後仍看不見改善跡象

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許多民眾期待新政府為不同部門注入新的人才,改善財經官員長期掌握政商利益的沉痾。然而,蔡英文政府擔心遭批政治酬庸,不敢進行大規模人事變動。現有的公股銀行董事,都仍由過去藍營的卸任官僚把持,仔細比對政府與公營董事名單,甚至會讓人有根本還沒政黨輪替的錯覺。

而這些利益集團正持續侵蝕著台灣的金融秩序,公股銀行的資本都來自納稅人的血汗錢,若政府不開始正視問題的根本,並廣納勇於任事、具有實務經驗的官員來阻絕政商網絡的羈縻,利益集團必定會反過來吞食全民利益,到時候,人民的不滿情緒襲來,絕對是蔡英文政府更棘手的問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