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萬根骨頭的抗議:停止屠殺和暴力

一百萬根骨頭的抗議:停止屠殺和暴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這張照片中,總共有一百萬根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童和藝術家親手製作的骨頭,他們一根一根地被擺放在國會大廈和華盛頓紀念碑中央的國家廣場上;這場活動是由TED Fellow 成員Naomi Natale計劃五年,終於在今年6月8號到10號之間達到了整個抗議行動的最高潮。

Naomi Natale本身是藝術家、攝影師並從事裝置藝術,她同時也是TED Fellow的成員;從2008年開始,她發起了「百萬根骨頭」計劃,希望從各地募得一百萬根人們親手做的骨頭,並在2013年時將他們擺放在華盛頓特區的國家廣場上。


Naomi Natale 和她的「一百萬根骨頭」展覽,攝自華盛頓。(攝影:Teru Kuwayama)

抗議什麼?

他們抗議的是那些在蘇丹共和國、南蘇丹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緬甸、敘利亞還有索馬利亞持續的、難以想像的大規模暴行。

以十年前發生在達佛的事件為例,當時蘇丹政府展開了一場對達佛人民的屠殺,超過300,000人死亡,2,500,000人流離失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蘇丹領導人奧馬爾.巴希爾雖然已經被國際犯罪法庭以種族滅絕罪和危害人類罪起訴,但他的政權現在仍屹立不搖。

Natale 認為社會大眾需要去關注,那些在戰爭中、暴亂中無辜死亡的人,他們的生命不應白白消失,必須有人將他們無聲的哀嚎讓世界聽見,促使國際社會能有所作為,我們不應繼續漠視暴力的發生。

而這些骨頭就是Natale想要用來為死者們說話的方式。它們不只是一百萬根的骨頭,他們還是來自世界各地反對暴力的人們想要說的話:停止屠殺與暴力


佛教的僧侶們也參與這個計畫。(攝影:Teru Kuwayama)

Natale在2003年時讀到一本書:「我們要告知你,我們和我們的家庭即將被殺」(We Wish to Inform You That Tomorrow We Will Be Killed With Our Families),作者是Philip Gourevitch,故事內容是關於發生在盧安達的種族屠殺,九十天內有800,000人被殺,其中大部分是死於刀下,使用這樣的工具去殺人是需要難以想像的大量士兵和精力。

Natale說:「整個國際社會一定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一點行動也沒有;一定有什麼事是不需要到那邊也可以做的,而我們卻沒做。而當時我正在讀盧安達的故事,然後知道蘇丹共和國也正在發生種族屠殺、還有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衝突,這一切讓我想將Philip所寫的付諸行動,我要讓它成為世界的一部份、讓大家能看見。」

於是Natale的「百萬根骨頭」計劃聚焦於蘇丹共和國、南蘇丹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緬甸還有索馬利亞;這些地區的衝突已經持續了很長的時間,卻得到極少的關注,也沒有人採取行動。她認為如果人們繼續保持沉默,這些屠殺暴行就不會停止。

為什麼是骨頭?

Natale說,以骨頭作為象徵是要去說明這議題的嚴肅性,骨頭也是在提醒著大眾,我們屬於彼此、我們對彼此負責。藉由製作骨頭的過程,她認為能讓孩子和社會大眾們,對於那些被屠殺、被暴力所迫害的難民們有所感同身受。並以骨頭去象徵死去的難民,向各界呼籲:停止屠殺和暴力。當這上萬根的骨頭被排列出來時,那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墳塚,用寧靜而莊嚴的方式來述說這嚴肅的故事。


參與者手中捧著展覽的骨頭。(攝影:Joanne Teasdale)

有些骨頭是用黏土做的,有些則是用石膏繃帶,有些是用木頭,或是玻璃、金屬、紙或膠帶,很多不同的材質。Natale說:「用石膏繃帶做真的很漂亮,那就像被包紮過的骨頭一樣。」

「百萬根骨頭」和Students Rebuild合作,只要做出一根骨頭就募得一塊美金,達到$500,000時,便會把這些金額贊助給Bezos Family Foundation和CARE去幫助索馬利亞與剛果民主共和國。

如何推廣?向誰推廣?

大部分加入這個計劃的人是學生或是教育體系的人,還有一些藝術家,Natale認為太多的年輕人和大人們其實本不曉得什麼是種族屠殺,更不用說他們是否知道那現在就在發生;如果我們從來不了解或不知道它正在發生,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去面對它並找到解決的方法?


志願者們在華盛頓特區與「一百萬根骨頭」。(攝影:Teru Kuwayama)

所以Natale設計了從幼稚園到高中的一系列課程,不同年級的老師可以帶著適合學生的教材去上課。年紀較小的,先從價值觀、道德和尊重開始談起,還有德行,德行就像是我們的骨頭一樣,雖然看不見,但卻組成了我們。年紀大一點的,就直接切入種族屠殺這件事,還有我們該如何對此負起責任,就如同消費者和選民,我們有權發聲。他們同時也指導學生深入參與其他也致力於這些議題的組織,希望激發他們在未來能有所行動。

但其實要把這樣的議題帶進教室真的很難,剛開始許多學校都怕這樣的議題對學生來說太嚴肅,但事實上他們在最後的活動中,藉由讓學生實際行動,去了解這個議題、讓他們成長,實際動手去做真的很重要,否則人們容易被那些太沉重的資訊麻痺,感到無所適從,然後想要逃避。

展出

有超過100,000個來自五十州三十個國家的學校的人來參與,他們先是於2010年8月時在新墨西哥州放了前50,000個骨頭,那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骨頭被排列出來,然後立刻得到人們的回應。在那次活動十個月之後,我們展開了「往華盛頓之路」計畫,我們同一天內在三十五個州的首府展出三十五個骨頭展覽,全部都是社群自發性組織的。這使得那些被感動、被啟發的志願者們能推動他們的社群去擺放這些骨頭。

2012年四月時,在紐奧良的剛果廣場也擺放了50,000根骨頭,Natale將當地的暴力經驗連結到種族屠殺和大規模暴行,很多的討論是來自於學生們的親身體驗,當他們了解到發生在蘇丹和剛果裡的暴力行為,那對他們來說會有非常深刻的連結和同情。紐奧良的學生們做了好幾千個骨頭然後將他們展出,認為這是讓他們每個人都能夠發聲的管道。這使他們深深體會到自己也能做點什麼、能有更大的影響力。


2012四月,五萬根骨頭被擺放在紐奧良的剛果廣場。(攝影:One Million Bones)

在今年的6/8,像是舉行典禮般,所有的參與者們將製作出來的骨頭一一擺放在國家廣場上,從離國會大廈最近的第三街開始,人們被要求穿著白色出席。他們一開始的目標是希望在那天有4,000人能參加,對於一個沒有足夠時間耕耘的城市來說,那是一個驚人的人數,不過他們之前已在華盛頓特區附近的社群做推廣,也知道人們會從各地前來加入。有一班20名學生用了整個周末從田納西州長途跋涉抵達、還有60人的團體從五大湖區前往、還有從塔拉赫西(佛羅里達州首府)、從波士頓等。


在佛羅里達特拉哈西製作的骨頭。(攝影:Jane McPherson)

未來

在這個計劃的過程中,Natale和「百萬根骨頭」的專案負責人Susan McAllister一起成立了一個組織,叫「藝術革命」(The Art of Revolution),致力於創造更多結合行動與藝術的作品。

Natale:「真正促成屠殺的原因其實都很複雜,每個國家、每個議題、每個地方,都不一樣。那些是我也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去改變的,我能做的就是去質疑:這個世界竟能容許這樣的事發生而我們卻毫不關心。」

儘管這場活動已經暫時告一段落,但許多的教育單位仍然繼續使用這個計劃中原有的教材,孩子們繼續從小去學習、了解這個議題所代表的社會與歷史意義,藉由讓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這項活動,將他們想要推廣的理念傳播出去,使社會大眾們開始關注仍然在每一天的生活裡持續掙扎的人類同胞。

撰稿:Brian

本文獲TEDxTaipei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EDxTaipe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