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突尼斯(完):地中海霸權的榮耀之路,我終於走到了

一個人的突尼斯(完):地中海霸權的榮耀之路,我終於走到了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後,謹將此段旅程獻給這位「在那時及其後的年代裡,在所有羅馬人中,他都是數一數二的」: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普布里烏斯・柯爾涅留斯・西庇阿・亞非利加努斯)

傑爾巴島-突尼斯市誤點記

原本打算搭最早的班機離開傑爾巴島,但是該死的OTP刷卡簡訊一直收不到(到底是誰發明這令人困擾的東西)。等我搞定刷卡後已經沒有早班的機票了,只好含淚選擇下午的班機。不得不在島上多花時間,只好隨便挑了間博物館去逛。

15016230_10206945984961045_9072116100191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加拉拉博物館外觀

誰知道這件間博物館距離超遠而且無法招計程車,我不得不多花錢跟司機預約回程。只能說來這島真的很容易被宰,我討價還價技術不好,頂多殺個200元。最後只好保持著好吧隨便你的心情,多花錢也就算了。在這最大的心得,就是要趕快去學開車。

14976538_10206945988281128_5640142192925
Photo Credit:Book Huang
看起來超像被綁票的蠟像

傑爾巴這間加拉拉博物館在網路上獲得很多好評,第一是外觀真的很漂亮,可惜我到的時候是多雲的天氣。裡面展示很多傳統文化的文物和⋯⋯蠟像,基本上就是以蠟像場景的方式表現出突尼斯各種傳統,是一個很生活化的展覽。

14940245_10206945991681213_1483874062618
Photo Credit:Book Huang
突尼斯金光閃閃的傳統新娘裝

但整個博物館不意外又只有我一個人,跟一堆蠟像共處某方面來說也蠻毛的。當然館方也是有工作人員尾隨我,後來才知道他們希望我按著展間的編號觀賞,這樣他們才能來的及播放對應的背景音樂(大笑)。

14976584_10206945993681263_3510087786719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工作人員要配合進展間我放舞蹈音樂,快笑死,最右邊在表演吃蠍子

這裡難得看到阿拉伯文書法的展示間,可惜不能拍照。作品是標價展出的,品質落差很大。但我喜歡的作品都價格高昂(大概一小幅一萬五千元台幣),其他的就沒有共鳴。逛完博物館等計程車司機來接後,我們又開始討價還價他送我去機場的價格。我講的他都聽得懂還跟我討論,第一次覺得學外語這麼有用。

14976647_10206945993641262_7945883790283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有夠意味不明的比Ya

雖然我沒經驗總是殺不到好價格,但能用法語討價還價,就很感謝法語班的Thomas老師。我對法語沒有什麼愛,不會像以前學西語天天放著當廣播(現在不小心還是會講出西文單字)。平時也很少在練習,老師的作業也都是抱佛腳,真正學習的時間大概只有11個月。老師只不過每堂課要求我們用法語描述一下最近的生活,居然可以把我拉拔到在這勉強活下來的程度,覺得他的教學法好神奇。

一開始學語言只是想說我英文太爛了(大學感謝各方護航才沒重修),要去旅行不如學當地語可能比較有幫助。另一方面是覺得旅行時間長,學語言也是一種起碼的尊重,至少不要讓當地人面對你而驚慌失措。可能我自我要求比較囉唆,希望以這樣的方式重視這一連串的旅行。

不過有環境並不會馬上改善語言能力,比起第一個禮拜我可能口說有進步一點。知道哪裡缺乏,但實際要進步大概還要繼續搭配學習就是了。

由於必須提早退房但班機時間晚,沒地方去只好窩在旅館大廳寫明信片邊等計程車。由於我太多要寫了,還把旅館小賣店的庫存郵票買光,一整疊寫到旅館員工都來關心是怎麼回事。不過根據當地人說法,突國郵政效率不彰寄達機率小,但我還是抱著一搏的心情寄出了。如果有收到,請快點去買樂透。

14976759_10206945993841267_2336456443647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夫妻分蛋吃,代表共享責任

接下來的國內線班機體驗,只能說突尼斯真的是個誤點當飯吃的國家。雖然J已經事先警告我可能會誤點超級久,但我真的很不想搭8個小時的車回首都,所以還是選擇給他誤點好了。

起飛時間是下午五點半(看機場公告當天只有兩班飛機)。我已經是提早一小時才慢吞吞過去,但到五點十分都還有人拉行李來報到,整個就是一個緩慢到絕對誤點的節奏。然後等到表訂起飛時間,整個大廳的人都沒有反應繼續坐著。會覺得沒開始通關很奇怪、跑去問櫃檯的都是外國人(包括我),本地人都很淡定在聊天。

就這樣等等等等等等,Delay了45分後行李輸送帶「終於」動了(對⋯⋯大家的行李只是丟在櫃檯而已),然後一小時後,終於開門讓我們過查驗關。登機口雖然可以望見停機坪,但是根本沒有我們的飛機。所以又很悲慘的等了半小時,終於看到我們的小飛機降落了。

14902947_10206945992361230_7316933926645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很有質感的畫

最後誤點兩小時的狀況下,飛機終於起飛了。當下覺得好棒棒只有誤兩小時而不是九小時(旅行到今天已經沒有標準了)。突尼斯人當然沒在管什麼安全帶規定,都在狂聊天,而且是連空服員也加入的那種熱烈,真的是很愛拉滴賽的民族。

回到突尼斯市溫度瞬間掉了好多度快冷死,但心裡上終於覺得比較舒適,主要是因為終於可以坐Louage到處晃了啊(得了不坐Louage會死的病)!不然在傑爾巴真的被計程車削到有點抓狂。Louage司機不但不會誆你騙你,會串聯熱心照顧你到目的地。速度快又方便,還可以解決所有交通上的疑惑,簡直是突尼斯的萬能老爹,回台灣可以打包司機大叔們回家嗎(淚)。

最終站-扎馬 ZaMa

最後一站回到突尼斯市,是為了前往突國觀光比較在打宣傳的扎馬會戰遺跡-JAMA(扎馬Zama的阿語化發音),雖然可能不是大西庇阿漢尼拔真實會戰的地點,但只要這個地方叫扎馬,就足夠來朝聖了。

其實留到最後一站也是巧合,因為我中途生一天病,導致後面行程有點亂,就拖到了。而扎馬這地方前往方式模糊,明明是個適合宣傳的地方,但只靠兩條腿基本上是沒辦法前往的。它座落在突國中心一個叫錫連亞奈(Sliana)的城市附近十公里處,目前只有25戶住家居住。連Louage跟計程車都不會經過,所以之前的Lucky情況完全不適用於本地。

扎馬這地方在網路上用盡方法只找到三篇遊記,其中只有一個人提到是他己去租計程車才順利過去,唉,說的真容易。總之查來查去也沒別的辦法,乾脆心一橫就先搭車到錫連亞奈,船到橋頭自然直,到當地再問問看。

結果我一開始就跑錯Louage車站,此地應該要在南站搭,但之前羅馬遺跡相關的地方都是在北站,就很直覺的去了。沒想到問了司機才知道一切都是誤會,但司機說我還是可以搭他的車到XXX(當下不知道在哪)後轉車過去也行,抱著Louage司機不會騙我的心情,就上車搭到完全不知地名的地方(好孩子不要學)。

後來感謝有這個誤會,經過兩個多小時車子開到一個叫Al karib的小鎮,發現它也是羅馬古城,鎮外有未挖掘完的遺跡和有點破的凱旋門。好久沒看到羅馬古蹟,此時一見覺得心情舒暢。

由於這鎮很小,轉車集了半小時還差一人,有個乘客就一個一個問說要不要多分攤費用讓車子早點開。才多花十塊台幣車資當然立馬答應,終於體驗到傳說中(?)沒坐滿就發車的Louage。

來到錫連亞奈後就要面對現實了,我腦內打轉各種交涉詞彙,一邊希望可以找到帶我來回扎馬的計程車,也做了最壞打算。最後鼓起勇氣先在路上攔下一台,原本有被拒絕的心理準備,沒想到司機不但耐心聽完我的破爛法語,而且一口答應帶我來回。

14991313_10206952253437753_9173590296740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從城市開往扎馬的路上都是空蕩蕩的田,沒有約到計程車根本不可能來回

上車之後發現他對扎馬地區頗為了解,還說了一些城市生活方式單純、罵罵政府白痴之類的事。可惜我法語不夠好只能了解大意,司機更特別強調這就是漢尼拔打過戰的地方。看司機這麼熱情,不好意思說我是為了西庇阿來的啦(遮臉)。計程車在城外開了十幾分鐘,終於繞到在遊記上看到的村莊。村莊在一個小小的山上,旁邊則是一個開挖到一半的羅馬遺跡。

15025591_10206952254317775_7476536782520
Photo Credit:Book Huang
好心的司機

看到遺跡的瞬間,我的心情超級激動,要不是考慮司機在旁邊我一定大聲尖叫。感謝羅馬諸神!感謝大西庇阿!感謝漢尼拔!一定是有愛有保庇,我不但沒掉在路邊,還以超級順利的方式,來到名為扎馬的地方。

遺跡不知為何當地人不給拍照,但司機帶我繞下去遺跡,讓我拍了幾張。這裡因為沒有繼續挖掘,所以都是碎塊之類的。最後司機還帶我到一個平台上,眺望整個扎馬。整個地區除了靠近錫連亞奈的小平原外,都是綿延的小山坡。

14991393_10206952254277774_9090506105450
Photo Credit:Book Huang
扎馬唯一遺留下來的遺跡,只有開挖一點點

看起來遼闊的風景(封面圖),對我來說意義重大。這一個月的各種遭遇,彷彿都是為了這一刻而鋪陳。兩位將軍為了地中海霸權的榮耀之路,我終於走到了。

離開前,我給了司機超級豐厚的車資並衷心謝謝他。看的出來他的驚訝,但為了大西庇阿,這個錢值得(超容易沒理智)。然後我就抱著滿足的心情搭Louage回突尼斯市,中途的快速道路還有經過世界最長的羅馬水道橋,一天之內把遺憾都一口氣看完了。

大西庇阿結束扎馬會戰後,收拾殘局完便帶著豐厚戰利品回到羅馬。元老院與人民準備了做為羅馬人的最大夢想-盛大的凱旋式,迎接羅馬共和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凱旋將軍。並贈給他一個「亞非利加努斯(Africanus)」的稱號,意思是「非洲征服者」。

那年他33歲,這是他一生中最為光輝燦爛的時刻。

日後大西庇阿在羅馬成為首席元老。在沒有國王的羅馬共和國,大西庇阿對其他專制國家的王室來說,就是王者一般的存在,甚至連埃及法老都想來求娶他女兒。但大西庇阿一直很謹慎地維持自己的身分,不讓羅馬人認為他有成為國王的慾望(後來的凱撒表現太明顯所以被刺死了)。而漢尼拔也為了迦太基的復興而努力,以政治家的身分持續活躍著。

有位史家記載了一段對話,描述過了數年,兩人在外交場合相遇,談起為將之道,大西庇阿問漢尼拔:「誰是古今最偉大的名將?」

漢尼拔回答:「是亞歷山大大帝,因為他屢次以少勝多,征服了廣闊的土地。」

大西庇阿又問漢尼拔:「誰能位居第二?」

皮魯士,他建立安營扎寨的定制,在選擇戰場布陣無人能及。他還善於爭取人心,讓義大利人願意接受外人的霸權,而不願接受羅馬人的統治。」

大西庇阿再問誰是第三,漢尼拔毫不猶豫地回答是他自己。大西庇阿失笑,接著又問:「如果在扎馬會戰,你戰勝了我呢?」

漢尼拔回答:

那我將超越前兩者,成為第一名。

漢尼拔的回答很巧妙,他的自尊未讓大西庇阿入排行榜,但又暗譽他的對手是如此的卓越,已超越排行榜上的這些人。

兩位天才將軍能有機會遇到相惜的敵手是最幸之事,大西庇阿聽完也有些感動,便不再問下去了。自此一別,兩人不復相見。但羅馬人還是放不下漢尼拔這個夢魘,處心積慮追殺他,西元前183年,漢尼拔無處可逃,最終飲毒自殺,同一年,大西庇阿也在羅馬附近的別墅辭世。

迦太基在大西庇阿的養孫手中燃燒殆盡,北非落入羅馬的掌控,凱撒與奧古斯都復興了迦太基。羅馬帝國興起,分裂,滅亡;阿拉伯人統治、法國人殖民、布爾吉巴宣布獨立,迦太基以突尼斯之名繼續活在現代。物換星移幾度春秋,往日榮光皆附笑談,我們也只能正襟危坐,目送著歷史的離去。

近一個月的旅程終於結束了。剛習慣這邊的生活,卻準備要離開,一時間很傷感。我從西班牙離開的時候並沒有太難過,可能是因為免簽,總想著回去很方便。但是突尼斯是個從簽證、事前準備甚至當地交通都讓人各種折騰的國家,在這裡安然度過一個月,足以說嘴一輩子。也許我剩餘的人生,將不會再有這樣奇特的經驗。

看過這麼多景色,但旅行中最美的風景,永遠是人。正由於這麼多的未知,才有機會跟更多人接觸,也許遇到的事情有好有壞,但對於一個觀光客來說,這裡人民友善到令人印象深刻。謝謝他們如此無私地幫助,不斷給我面對下一段行程的希望,最終讓我走到扎馬。回憶是一個去蕪存菁的過程,我會永遠記得那些美好的時光。

像這樣長時間的旅行,某方面來說也是一種「極簡生活」。當你處在浪跡天涯的狀況,不能攜帶太多東西時,會明白很多事物是可以割捨的。不管是實體的或心靈的,孓然一身才會了解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雖說「人生在世不可妄稱幸福」,但我想我很幸運,初衷很單純只是想來追歷史的足跡。沒想到大家都是給予鼓勵與協助,而不是罵夢想不能當飯吃。我也能夠透過這條路,重新琢磨個人的極限,打開不一樣的視野,挑戰新的未知。我的選擇也許與傳統價值觀牴觸,但對我來說,每一趟旅程都是嶄新的學習。雖不知是否為讓我變得更好的過程,但這一路走來未曾後悔過。

也許我的人生會一直缺少另一半,但我暫時不覺是什麼損失,因為我相信,還是會有一個人,以另一種不同的方式,帶我領略這個世界的美好。最後,謹將此段旅程獻給這位「在那時及其後的年代裡,在所有羅馬人中,他都是數一數二的」:

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Africanus(普布里烏斯・柯爾涅留斯・西庇阿・亞非利加努斯)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