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限定、獨有的兩項專利:「辯證性」與「萬花筒價值」

長篇小說限定、獨有的兩項專利:「辯證性」與「萬花筒價值」
繪圖:唐壽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所好奇的是,對一當代小說寫作者而言,目前所廣泛襲用的兩種小說體裁,亦即長篇小說(novel)與短篇小說(story),於寫作實務上,究竟有何意義?

此「長篇限定,長篇獨有」之其一。其二再論「萬花筒價值」。理論上,作為一擬造之世界,小說不同於所謂「日常生活」。於一般寫實小說中,此擬造之世界,其氣味、聲音、物件、風俗、邏輯與正常人世高度相似(必須強調的是,僅是高度相似,絕少全然相同者);而在廣義的奇幻小說中——包括奇幻、科幻、武俠、怪誕,或部分歷史小說等——此一擬造之世界則與正常人世在某方面,或許多方面皆相去甚遠。

舉例,武俠小說中之武功系譜即是如此。以金庸為例,辟邪劍法與葵花寶典系出同門,其武學理路又與古墓派武功同氣連枝,而追索其源流,又牽扯到九陽真經、九陰真經等武功門派。如此洋洋大觀,天花亂墜,作者結合其想像力與識見,上天下地,縱橫捭闔;讀者則為之目眩神迷,嘆服於其華麗與陌生。此即為一全新世界之「萬花筒價值」,小說物件之清明上河圖——人類的想像力,究竟能夠延展至何地?此為小說廣度與想像力之顯現;而在短篇小說中,由於篇幅較短,亦不易於此著力。

「辯證性」與「萬花筒價值」。這是我認為長篇小說此一體裁之獨特優勢;亦是我個人寫《噬夢人》時念茲在茲的。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外邊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原標題:【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長篇限定,長篇獨有|外邊世界FB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