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的吃素實驗——我從柏林的餐桌上,學到的思考格局

一個月的吃素實驗——我從柏林的餐桌上,學到的思考格局
Photo Credit: Jill Li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不是一篇吃素的勸導文,而是在討論人生的選擇與思考。由4個小章節,道出從吃肉到開始實驗的心路歷程。

柏林 每天都開Green派對

如果你人到柏林,又恰巧是夏天,一下飛機,請先直奔一場戶外的Techno派對,那是對於來柏林燃燒熱血與脂肪的遊人,我給予的「盛夏私藏景點」建議。切記,要戶外。

lmvh5jnsnqldn5gcxluj0rn2c7xd1q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接著,你四處晃晃,會看到派對以外,城市也是一片綠色場景。隨處可野餐的綠地,隨時可野放的茂密樹叢(夜晚猶佳),令你意識到,原來自己體內住著一隻野生動物,如此渴望著大自然。那份久違的怡人,打從心底的舒爽,使你有種終於回家的感覺。

待再久一點,你更會發現,不只表面,而是整個城市的靈魂深處,每天都在開「綠色派對」。

最明顯的線索,是路上林立的Vegan餐廳,以及一再擦身而過的Bio有機超市。裏頭販售的產品,從食物、浴巾、鞋子到嬰兒乳液等,是個你不曾稍加注意,已默默發展出豐富至極的有機消費生態體系。一般超市裡,也總有塊綠色角落,每隔一陣就自豪地展示新的Vegan比薩、Vegan起士或Vegan肉球口味。

市中心也有一座柏林人的後花園——Prinzessinnengarten;長滿自家種植,無毒無農藥的新鮮蔬菜。坐在微型的都市農場裏,喝杯沁涼啤酒,是我的第二個盛夏推薦。家裡若臨時外出旅行,或食物過剩,試試和陌生人「Food-Sharing食物共享」,超市和餐廳多年來也陸續響應此活動,將能吃卻不能賣的剩食捐贈出來,降低社會資源浪費。

k0wused4sqdvumt494t9ggs4slobnk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phw4s4nxmzwefbnie20zqhc586j85q-1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這股連走在路上,想忽視也難的綠色潮流,背後有一個關鍵字:Vegan,中文就是「素食主義」。這字眼你一定不陌生(甚至有點反感),每個時代給它的定義也不同。在70或80年代,當你發出Vegan兩個音節,所有人只覺得你有事嗎?或是聯想到病人或佛教徒吃的食物。換作10年前,大家還是會覺得你瘋了,為何要為了健康,吃難吃的食物?

那麼現在,當你聽到我說「V~E~G~A~N~」,心裏想到了什麼呢?

先聲明,這不是一篇Vegan勸導文,而是在討論人生的選擇與思考。在你回答前,給它一個機會,了解之後再轉頭也不遲吧?簡單來說,Vegan是「一種生活哲學與方式,選擇不使用任何動物產品,包括由肉、毛皮製成的食物與衣物,並且為了人類、動物和環境,有意識的去使用和創造非動物產品。」

「吃東西就吃東西,幹嘛想那麼多?我只在乎好不好吃而已。」

這是我第一次站在柏林超市裡,面對琳琅滿目的Vegan產品,尤其那塊看起來「異常健康」的比薩面前,給予的嗤之以鼻。

但有時人在江湖,真的身不由己。深陷在這座因為蓬勃的Vegan發展,在去年被紐約美食雜誌SAVEUR評為「歐洲最前衛的美食實驗室」裡,如果身邊又正好有幾個Vegan朋友,話題將不小心轉至「哪家出的豆腐比較好吃」,晚餐從令人興奮的手工漢堡變成純素越南河粉,週末也「自然地」前往Vegan市集,連咖啡店攀談的路人甲,都說他是Vegan廚師,一切的一切,有如恐怖片持續堆疊的情節,細細侵入腦中深處,逼你去正視。

「為什麼柏林這麼綠?」

為什麼這個嗜香腸如命,從肉質、部位、加工程序不同,創造出生香腸、熟香腸、燙煮過的嫩香腸等1,500種口味的民族,偏偏在其首都柏林,產生如此反肉的食物文化?

btwx6b17o6w7d7p09z1xpx1tbf07ld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一頓晚餐 看穿你的思考格局

答案令人意外地,參雜政治層面的因素。二次世界大戰後,柏林大部分被夷平,政權也一分為二。全世界最有名的牆,被冷血地築起,直至1989年,終被人民推倒。沒了牆,沒了政府,東柏林解放了!嚮往自由的人們,如潮水一夕湧入,耳熟能詳的音樂歷史,是這群人重建了Techno派對的烏托邦,不僅有助於東西柏林的文化融合,也使柏林至今穩坐Techno首都之名。

那麼這群人,是怎麼樣的一群人?肯定不肯乖乖找份好工作。

jihqpj458snli3y8yubl23dmym8k80
Photo Credit: Meow Found

有一些,純粹想逃避社會責任。有的對資本主義追捧物質與金錢的價值觀失望,有的看透政客和媒體的操弄手段,不想被體制擺弄。每個人來此的理由不同,卻有一個共通性:喜歡質疑,喜歡思考。其中涵蓋的層面,當然也包括了「吃」。他們不止吃,還思考為何而吃,吃的同時有什麼週邊效應,吃了之後對自己有何影響。他們將口腹之慾提升至一種態度,一種低碳生活的方式,一種社會責任。

這件事很不容易,因為它違反人之常情。

人最在乎的永遠是自己。看團體照就知道,一搶到照片,誰不先看自己眼歪嘴斜了沒?如果你剛吞下一個菠蘿麵包,可能也是先煩惱增加了多少卡路里,分析口感和質地,想遠一點的,做個價錢和味道CP值的評比排行榜。除此之外,你能想像這塊麵包,跟整個地球和周遭環境有其他關係嗎?

最難得的思考格局,就是由你自身,放大到一個社會、一個地球的大小。

不只是口號,而是試著真心將你自己,與你以外的事物相互連結(不止是你的朋友和親人),利用換位思考,真切感受他人的困境,關心不在你眼前發生的問題。以人見人愛的北極熊為例,即使你知道北極熊已經瘦到像流浪狗,自相殘殺只為裹腹,你還是選擇愧疚幾秒,按下冷氣的開關。為什麼?因為,北極熊真的住太遠了。(如果打開門,北極熊就在你眼前呢?)所以這種更深、更廣的思考,需要長時間地刻意鍛鍊。但接下來,有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你將看到更多,以前看不到的事。你會對此上癮,想繼續挖下去。

那些說服我的理由 這些我嘗試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