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東北亞新局勢,「台日海洋對話」後台灣應把握的戰略機緣

面對東北亞新局勢,「台日海洋對話」後台灣應把握的戰略機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一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雖然看似達成實質成果較少,然而,這是一項起步。期盼政府把握機會,在完成戰術目標後跳脫事務性思維,將之提升層級,努力讓台灣走出去。

第一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

蔡英文政府自上任以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以下簡稱台日海洋對話)便受到各界極大關注,原定在7月28日舉行第一屆正式會議,惟我方為求準備周延,向東京提出延期意向,最終在10月31日召開。

11月10日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日海洋對話,邀請各部會及駐日代表謝長廷進行專案報告。第一屆會議台灣由國安會、外交部、科技部、海岸巡防署、漁業署等單位組團,日方則以外務省、海上保安廳、水產廳、文部科學省等部門代表,透過亞東關係協會與交流協會作為互動主軸。開幕儀式由邱義仁會長和今井正理事長主持,實際會議則是蔡明耀秘書長與垂秀夫總務部長主持。討論範圍眾多,包含海難搜救合作、海洋科學共同研究、漁業資源共同養護及調查等等。

就大面向而言,台日海洋對話將兩國間海事溝通合作制度化,除了同意每年定期召開一次全體會議外(明年在台灣舉行),也可依需要舉行工作小組會議。關於輿論最關切的沖之鳥屬性與衍伸漁權問題,我方立場堅持爭議應依據國際法協商,或尋求國際組織協助解決,在有定論前,日方應尊重各國在該海域航行和捕魚等公海權益。

對此,日本重申其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於1996年劃定沖之鳥專屬經濟海域立場,雙方立場明顯不同,不過均同意交由工作小組會議中實質討論。現階段來看,海巡署表示已將沖之鳥海域納入年度公海巡護範圍,將依實際需求進行護漁艦艇佈署;漁業署則希望在明年3月漁汛期前與日方達成協議。

從海上救難談起

除了漁業存有爭議外,台灣因為與日本搜救責任區相鄰,且海上救難合作政治性較不敏感,若簽署相關協定卻也具有一定宣示性,應是台日短期內可突破的領域。從實務面來看,兩國周邊海域漁民作業與商業貨輪行經頻繁,偶有意外發生。對此,海巡署同意與海上保安廳持續聯繫並推展相關合作事項,相信對雙方皆有益處。

《日經新聞》今年10月17日報導,日本正準備與中國簽署海難搜救協定,將以東海為中心進行合作。協定預計在12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日參加中、日、韓三國高峰會時簽署。台灣應積極傳達簽署相似協定之意向,排入工作小組議程進行細節談判,期許在明年台日海洋對話召開時完成簽署,作為第二屆全體會議重要里程碑。此外,我國可積極推動雙邊聯合救難操演;海上救難講求時效性,時常需要「和時間搶人」,雙方默契與基本工作協調,需要在平時就培養完善,且海巡署與海上保安廳艦艇均屬執法船舶,可避免軍艦背後國家主權的敏感意涵。

台灣受制政治因素,無法派出部隊以公開形式參加國際上各式演習,讓我國軍隊演習場域僅限境內,失去寶貴跨國聯合行動能力,殊為可惜。若台日海上救難操演得順利推動,可思考擴展科目至護漁、反海盜、登檢執法、人道救助,甚至在既有框架下與其他周邊國家進行類似操演、簽署協定;包含美國、南韓與東南亞主要國家,都是政府可以努力之目標。

持續發展的戰略機緣

近期亞太局勢有所變化,南韓與日本漸漸修好,兩國自美、日、韓2014年12月簽署三邊情報共享協議之後,於11月23日簽署《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未來,東京與首爾得直接分享各式情報,以因應北韓威脅。中國對此大表不滿,其外交部批評此舉乃固守冷戰思維,將加劇朝鮮半島對立,為東北亞地區增添新的不安全和不穩定因素。

《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之簽署,也是繼韓國部署薩德飛彈(THAAD)與英國皇家空軍大動作前往日、韓軍演後,近期東北亞所發生的第三項重要觀察指標。縱使各方不願明講,但背後密集地發生諸多發展,筆者認為恐非單純巧合所能解釋。

綜上所述,第一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雖然看似達成實質成果較少,然這是一項起步。期盼政府把握機會,在完成戰術目標後跳脫事務性思維,將之提升層級,努力讓台灣走出去。「維持現狀」儘管有其安定性與相當責任感,惟在趨勢不斷轉變的情況下,時時檢視國安政策,隨時依照大環境修正既有模式,才能在符合戰略潮流下保全台灣安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