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楚辭世 古巴人哭泣「就像沒了爸爸」 川普歐巴馬兩樣情

卡斯楚辭世 古巴人哭泣「就像沒了爸爸」 川普歐巴馬兩樣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總統歐巴馬,今天就古巴革命領導人斐代爾.卡斯楚辭世各自發表正式聲明,雙方對卡斯楚的歷史定位和美古政策有顯著差異。70歲的川普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於古巴與越戰危機中成長,對古巴的看法與年輕的歐巴馬不同。

(中央社)

古巴人可能永遠都會記得,革命領袖斐代爾.卡斯楚(Fidel Castro)辭世消息宣布時,他們人在哪裡。那一刻,哈瓦那樂聲戛然而止,還沒入睡的人都呆住了,連忙喚醒家人,告知這個天大的消息。

法新社與俄羅斯媒體「今日俄羅斯」(RT)報導,85歲總統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昨天午夜透過電視宣布胞兄斐代爾.卡斯楚死訊後,許多派對緊急叫停,原本車水馬龍的街道頓時空無一人。當時正在旅館工作的葛梅茲(Yaimara Gomez)表示:「大家都嚇了一跳,真的非常難過。」

和過去幾年幾次情況不太一樣,這次不再是惡作劇了,陪伴大多數古巴人大半生的領導人卡斯楚,如今已與世長辭。聽到卡斯楚死訊時,20歲洗車工迪耶茲(Marco Antonio Diez)跑完趴正要回家。他告訴法新社:「我回家搖醒大家,跟他們說:『斐代爾死了。我媽非常驚訝。』」

42歲烘焙師父羅德里格斯(Michel Rodriguez)當時還在店裡,從收音機傳到卡斯楚死訊。他說:「失去斐代爾就像沒了爸爸,沒了導師,沒了革命的明燈。」82歲老婦曼德斯(Aurora Mendez)則說:「我能說什麼,卡斯楚比我的命還重要,我一直希望比他早死。」她回想起卡斯楚1959年革命前生活困頓的往事,「斐代爾總是一馬當先,為了被踐踏的人們、為了窮人而戰。」

在卡斯楚的母校哈瓦那大學(University of Havana),學生們揮舞古巴國旗,高喊:「斐代爾萬歲,勞爾萬歲。」身穿白色T恤與牛仔褲的學生會領袖大聲說著:「斐代爾沒有死,因為人民就是斐代爾,我是斐代爾。」另一名學生則說:「我們今天來到這裡,是為了斐代爾革命勝利以來所做的每一件事。」「斐代爾讓古巴享譽國際,讓古巴成為全世界的典範,特別是窮人與被邊緣化的人的典範。」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與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今天就古巴革命領導人斐代爾.卡斯楚辭世各自發表正式聲明,雙方對卡斯楚的歷史定位和美古政策有顯著差異。70歲的川普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於古巴與越戰危機中成長,對古巴的看法與年輕的歐巴馬不同。

川普透過競選陣營對年邁的斐代爾.卡斯楚辭世發表聲明。他指出,全球在今天見證壓制人民近60年的殘酷獨裁者過世,斐代爾.卡斯楚為世人留下死亡執行者、竊盜、難以想像的痛苦貧困以及否定基本人權的紀錄。

川普認為,古巴如今仍是被極權統治的島嶼,希望今天能夠標誌著,良善的古巴人能夠遠離長期恐懼並邁向未來,最終能在應有的自由下生活。川普承諾新政府將盡其所能,確保古巴人民能夠邁向繁榮自由的旅程。川普競選期間曾在推特(Twitter)寫到,當選總統將「反轉」歐巴馬主導的美古關係正常化政策。

在任內恢復美古關係的總統歐巴馬的聲明,顯然和川普有不同觀點。歐巴馬認為,美古關係過去60年來充斥爭論和政治分歧,他擔任總統期間,致力於推動放下過去,並放眼未來的政策。雙方關係不應以歧異來界定,而是鄰居、朋友、家族、文化、經貿與共同的人性來定位。

歐巴馬向卡斯楚家族致哀,並為古巴人祈禱。他表示,歷史將會記錄並評價這位「特別人士」,他對人們和世界造成重大衝擊。

歐巴馬在2015年繞過國會,秘密與哈瓦那當局會談,並動用行政權恢復美古關係,兩國互設使館,歐巴馬還親訪古巴,曾引起話題。但在共和黨與反對卡斯楚政權的美國古巴裔社群中,也引起爭議。


美國副總統當選人彭斯(Mike Pence)發推文表示,「暴君卡斯楚已死,顯露新希望曙光。我們將會與受壓迫的古巴人民站在一起,追求自由與民主的古巴。自由古巴萬歲!」

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發表聲明,向古巴人民致哀,並稱在卡斯楚過世後,美國將會持續支持與古巴人民打交道,「美國重申,支持深化我們當今以及未來幾年與古巴人民的交往」。凱瑞又說,在兩國邁向關係正常化進程時,華府將會「竭力避免漠視歷史,致力為兩國人民開創嶄新和更美好未來」。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今天表示,即使在卡斯楚死後,「為確保古巴人民的自由,仍有一大堆工作要做」,這是美國必須全力以赴的事。萊恩發表聲明說:「如今卡斯楚已死,其政權的殘酷和壓迫應該伴隨他隕滅。」


AP_1633169844486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拉美革命領袖斐代爾.卡斯楚與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左派與反殖民人士眼中的浪漫英雄,但對遭壓迫並流亡異地的古巴人來說,卻是截然不同的故事。卡斯楚辭世,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有民眾落淚。一海之隔的美國邁阿密「小哈瓦那」,流亡美國的古巴人走上街頭慶賀。卡斯楚是古巴的抗美英雄,卻也是讓人民出走的獨裁者。

美國的古巴裔人口約為210萬,當中有140萬居住在美古最近距離只有90哩的佛羅里達州,多是為了逃離共產極權的人士,反共與自由民主的意識濃厚,古巴裔美國公民是川普能拿下佛州選舉人票的重要因素。

卡斯楚革命後,民眾冒險渡海美國,高峰期有近三分之一的古巴民眾冒生命危險渡海,至今每年仍有3,000多人試圖偷渡到佛州追尋新生活。年輕的美國古巴後裔對歷史未必有切身之痛,他們多支持總統歐巴馬的美古關係正常化,但對逃離家園的老一輩古巴社群而言,認為歐巴馬的「放下過去,放眼未來」是短視並規避歷史。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