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楚辭世 古巴人哭泣「就像沒了爸爸」 川普歐巴馬兩樣情

卡斯楚辭世 古巴人哭泣「就像沒了爸爸」 川普歐巴馬兩樣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總統歐巴馬,今天就古巴革命領導人斐代爾.卡斯楚辭世各自發表正式聲明,雙方對卡斯楚的歷史定位和美古政策有顯著差異。70歲的川普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於古巴與越戰危機中成長,對古巴的看法與年輕的歐巴馬不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古巴人可能永遠都會記得,革命領袖斐代爾.卡斯楚(Fidel Castro)辭世消息宣布時,他們人在哪裡。那一刻,哈瓦那樂聲戛然而止,還沒入睡的人都呆住了,連忙喚醒家人,告知這個天大的消息。

法新社與俄羅斯媒體「今日俄羅斯」(RT)報導,85歲總統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昨天午夜透過電視宣布胞兄斐代爾.卡斯楚死訊後,許多派對緊急叫停,原本車水馬龍的街道頓時空無一人。當時正在旅館工作的葛梅茲(Yaimara Gomez)表示:「大家都嚇了一跳,真的非常難過。」

和過去幾年幾次情況不太一樣,這次不再是惡作劇了,陪伴大多數古巴人大半生的領導人卡斯楚,如今已與世長辭。聽到卡斯楚死訊時,20歲洗車工迪耶茲(Marco Antonio Diez)跑完趴正要回家。他告訴法新社:「我回家搖醒大家,跟他們說:『斐代爾死了。我媽非常驚訝。』」

42歲烘焙師父羅德里格斯(Michel Rodriguez)當時還在店裡,從收音機傳到卡斯楚死訊。他說:「失去斐代爾就像沒了爸爸,沒了導師,沒了革命的明燈。」82歲老婦曼德斯(Aurora Mendez)則說:「我能說什麼,卡斯楚比我的命還重要,我一直希望比他早死。」她回想起卡斯楚1959年革命前生活困頓的往事,「斐代爾總是一馬當先,為了被踐踏的人們、為了窮人而戰。」

在卡斯楚的母校哈瓦那大學(University of Havana),學生們揮舞古巴國旗,高喊:「斐代爾萬歲,勞爾萬歲。」身穿白色T恤與牛仔褲的學生會領袖大聲說著:「斐代爾沒有死,因為人民就是斐代爾,我是斐代爾。」另一名學生則說:「我們今天來到這裡,是為了斐代爾革命勝利以來所做的每一件事。」「斐代爾讓古巴享譽國際,讓古巴成為全世界的典範,特別是窮人與被邊緣化的人的典範。」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與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今天就古巴革命領導人斐代爾.卡斯楚辭世各自發表正式聲明,雙方對卡斯楚的歷史定位和美古政策有顯著差異。70歲的川普是戰後嬰兒潮世代,於古巴與越戰危機中成長,對古巴的看法與年輕的歐巴馬不同。

川普透過競選陣營對年邁的斐代爾.卡斯楚辭世發表聲明。他指出,全球在今天見證壓制人民近60年的殘酷獨裁者過世,斐代爾.卡斯楚為世人留下死亡執行者、竊盜、難以想像的痛苦貧困以及否定基本人權的紀錄。

川普認為,古巴如今仍是被極權統治的島嶼,希望今天能夠標誌著,良善的古巴人能夠遠離長期恐懼並邁向未來,最終能在應有的自由下生活。川普承諾新政府將盡其所能,確保古巴人民能夠邁向繁榮自由的旅程。川普競選期間曾在推特(Twitter)寫到,當選總統將「反轉」歐巴馬主導的美古關係正常化政策。

在任內恢復美古關係的總統歐巴馬的聲明,顯然和川普有不同觀點。歐巴馬認為,美古關係過去60年來充斥爭論和政治分歧,他擔任總統期間,致力於推動放下過去,並放眼未來的政策。雙方關係不應以歧異來界定,而是鄰居、朋友、家族、文化、經貿與共同的人性來定位。

歐巴馬向卡斯楚家族致哀,並為古巴人祈禱。他表示,歷史將會記錄並評價這位「特別人士」,他對人們和世界造成重大衝擊。

歐巴馬在2015年繞過國會,秘密與哈瓦那當局會談,並動用行政權恢復美古關係,兩國互設使館,歐巴馬還親訪古巴,曾引起話題。但在共和黨與反對卡斯楚政權的美國古巴裔社群中,也引起爭議。


美國副總統當選人彭斯(Mike Pence)發推文表示,「暴君卡斯楚已死,顯露新希望曙光。我們將會與受壓迫的古巴人民站在一起,追求自由與民主的古巴。自由古巴萬歲!」

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發表聲明,向古巴人民致哀,並稱在卡斯楚過世後,美國將會持續支持與古巴人民打交道,「美國重申,支持深化我們當今以及未來幾年與古巴人民的交往」。凱瑞又說,在兩國邁向關係正常化進程時,華府將會「竭力避免漠視歷史,致力為兩國人民開創嶄新和更美好未來」。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今天表示,即使在卡斯楚死後,「為確保古巴人民的自由,仍有一大堆工作要做」,這是美國必須全力以赴的事。萊恩發表聲明說:「如今卡斯楚已死,其政權的殘酷和壓迫應該伴隨他隕滅。」


AP_1633169844486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拉美革命領袖斐代爾.卡斯楚與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左派與反殖民人士眼中的浪漫英雄,但對遭壓迫並流亡異地的古巴人來說,卻是截然不同的故事。卡斯楚辭世,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有民眾落淚。一海之隔的美國邁阿密「小哈瓦那」,流亡美國的古巴人走上街頭慶賀。卡斯楚是古巴的抗美英雄,卻也是讓人民出走的獨裁者。

美國的古巴裔人口約為210萬,當中有140萬居住在美古最近距離只有90哩的佛羅里達州,多是為了逃離共產極權的人士,反共與自由民主的意識濃厚,古巴裔美國公民是川普能拿下佛州選舉人票的重要因素。

卡斯楚革命後,民眾冒險渡海美國,高峰期有近三分之一的古巴民眾冒生命危險渡海,至今每年仍有3,000多人試圖偷渡到佛州追尋新生活。年輕的美國古巴後裔對歷史未必有切身之痛,他們多支持總統歐巴馬的美古關係正常化,但對逃離家園的老一輩古巴社群而言,認為歐巴馬的「放下過去,放眼未來」是短視並規避歷史。

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對卡斯楚辭世表示,歷史將會記住他是魔鬼和殺人無數的獨裁者,他批評總統歐巴馬的聲明「可悲」。眾院外交委員會榮譽主席羅斯雷提能(Ileana Ros-Lehtinen)說,暴君已死,西半球唯一倖存的共產陣地將迎向曙光和全新的未來,古巴人民已經受夠了。

盧比歐與羅斯雷提能都是卡斯楚統治期間,家族逃離極權統治,定居在佛羅里達州的後裔。古巴裔的美國國會議員陣容堅強,反對共產主義的堅定信念也反應在對遠方台灣的長期支持。盧比歐和羅斯雷提能長期高聲反對媒體「浪漫化」卡斯楚,但卡斯楚與格瓦拉的革命情懷,在左派與反美陣營中具有偶像般的地位。

對部分信仰民族自決,反對殖民者、自由派和左派人士來說,斐代爾.卡斯楚與阿根廷裔的切.格瓦拉領導古巴革命,掀起拉美獨立風潮的歷史,充滿浪漫情懷。不少人追捧卡斯楚與格瓦拉的自傳、小說、電影和紀錄片,39歲被捕處死的格瓦拉的肖像,已是叛逆文化的象徵,卡斯楚高齡90辭世,歷史還在消化他對世界的影響。


越共中央委員會昨天致唁電表達哀悼,指出,卡斯楚在各民族爭取獨立的鬥爭中,是個真正國際主義的象徵。在卡斯楚的領導下,古巴已為越南人民的民族獨立鬥爭事業和國家建設與發展事業提供巨大支持與幫助。越南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卡斯楚所說的話「為越南,古巴願獻上自己的血」。對越南人民來說,古巴與其前領袖卡斯楚已成為英雄革命主義、民族崛起和渴望自由幸福等象徵。

越方表示,對卡斯楚的逝世感到非常沉痛,指出卡斯楚的逝世使古巴共產黨、政府與人民以及世界共產主義運動失去一位堅強、勇敢且經驗豐富的領導者,越共、越南政府與人民失去一位非常親切的同志和兄弟。越方重申,堅定不移與古巴共產黨和人民的團結,相信在古巴共產黨的領導下,古巴人民將成功實現卡斯楚的遺訓,確保國家主權獨立以及成功建設社會主義。


RTSTCF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家族與已故古巴強人斐代爾.卡斯楚有著數十年淵源的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今天哀悼「了不起領袖」的殞落,「雖然是位爭議性人物,卡斯楚先生的支持者和貶低者都體認他對古巴人民了不起的奉獻和關愛。」他說:「古巴人民深切且持續愛載『司令官』。」他的悼念之詞引發保守派議員的批評,說他發言讚美殘暴的獨裁者。

法新社報導,杜魯道的父親、加國前總理皮耶.杜魯道(Pierre Elliott Trudeau)1976年1月冷戰正炙期間,不顧華府反對,成為首位前往卡斯楚政權古巴的北約會員國領袖。

保守黨議員李契(Kellie Leitch)說杜魯道對卡斯楚的稱讚「有如在唸故事書」。欲爭取黨魁寶座的李契在臉書上寫說,「當認清卡斯楚這個殘暴、鎮壓、嗜血政權的機會來臨,我們的總理卻選擇吹捧這個拒絕人民基本自由數十載的人。」

杜魯道的聲明讓推特出現大批與「#杜魯道悼詞」(#TrudeauEulogies)有關的推文,嘲笑杜魯道樂觀語氣和口無惡言。


古巴強人卡斯楚以90高齡逝世後,世界各國領袖紛紛給予高度評價。然而,總部設於倫敦的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言論表達的自由,是卡斯楚留給古巴「最黑暗的遺產。」特赦組織說:「卡斯楚生前致力改善數百萬人民公共服務建設的政績,遭到系統性箝制多種基本自由權的作為所沖淡。」

特赦組織主任格瓦拉-羅沙斯(Erika Guevara-Rosas)說,卡斯楚是個「銳意革新卻充滿缺陷的領袖。」卡斯楚雖曾改善教育、健康醫療與與住的問題,1959到2006年執政期間,「殘酷壓制言論表達自由」的作為,卻是隨處可見。近年來這些行徑在古巴已有所改變,「古巴人民生活的各個面向都遭到政府監控,依然是個不爭的事實。」

格瓦拉-羅沙斯說:「卡斯楚留給後人兩個世界的傳奇,但現在的問題是,未來古巴的人權究竟會如何。這可能影響許多民眾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