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航空對員工違約又大量資遣,工會要求額外賠償過分嗎?

復興航空對員工違約又大量資遣,工會要求額外賠償過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復興航空解散後的重大勞資爭議,有許多值得社會大眾深思之處,而相關後續處理的走向,也值得工會、社會大眾、法律工作者研究關注。

文:吳俊達(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勞工專科律師)

關於復興大量資遣爭議案,復興航空及企業工會雙方(下稱公司、工會)多日來已短兵相接,進行多次協商。依照筆者所見,迄至目前為止的爭議發展情況,這場重大勞資爭議,實有諸多值得社會大眾、法律工作者深思之處,而相關後續處理的走向,也至少有以下幾個法律問題或操作方向,值得工會、社會大眾、法律工作者研究關注。

一、工會訴求優於法定資遣條件不合理?

首先,目前輿論上出現一種論點認為:「比起其他惡性倒閉、落跑的雇主,公司願意遵守、依照勞基法標準給付員工資遣費,就是公司願意負責的表現,而工會竟然還要求公司每人額外賠償50萬元,則是獅子大開口的過份訴求」。

此一論點邏輯奇特之處在於:只要我(雇主)能指出並找到比我更黑心的,我就算是有良心了!

復興航空對不起誰?願意負責任的下場卻是被指為「不肖企業」

然而,《勞基法》第一條第2項規定很清楚:「雇主與勞工所訂勞動條件,不得低於本法所定之最低標準。」,已經明白揭示「法定資遣費之計算方式」只是個「最低」的方案。因此,符合勞基法的最低標準,頂多只能說「公司尚且不違反勞基法」,但實在不能說「公司已完全遵守勞基法」,因為公司「並沒有」提出任何「合理優於勞基法最低標準」的資遣方案。

尤其《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既然明文要求「勞資協商」,此正是法律肯定、賦予勞工可以向雇主「要求以優於法定標準的資遣方案,進行勞資協商」的權利。從而,工會在協商過程中「訴求」每人另額外賠償50萬之協商建議方案,自然也沒有「過份與否」的問題,這只是不同觀察角度見仁見智的主觀意見。甚至,「過份的協商要求」,也並非不受到協商程序的法律保障!

如果公司發生澎湖空難,都可以開口要求每名離職員工必須賠償30萬元違約金,則在公司大量解僱全體員工之情況,價值判斷上形同公司自己違約,員工要求額外給付50萬賠償,作為謀職期間基本支出、家庭生計受影響、處理失業付出額外時間成本等「實質性損失」的補償,似乎也不是毫無道理。

當然,公司可以對應工會訴求,提出一個合理協商方案版本,這也是公司在協商程序中受保障的基本權利。

二、是否走向強制仲裁爭取優於法定資遣條件?

當目前「自治及強制協商」都仍然解決不了勞資雙方的爭議,工會要繼續協助會員,向公司爭取「優於法定的資遣方案」,其法律程序上所能採取的管道,似乎僅限於這條路:

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第九條第1項規定,提出勞資爭議「調解」之聲請,嗣調解不成立,再根據同法第25條第4項規定,聲請台北市勞動局依職權交付強制仲裁。

或者,工會可直接援引《民營公用事業監督條例》第15條,向勞動部或北市勞動局聲請直接進行強制仲裁程序。唯有透過仲裁程序,方能突破勞基法標準限制,由仲裁判斷直接酌定「法定以外的資遣條件」。

然而,以上兩個「強制仲裁」規定本身,在法律上的關連性如何?「民營公用事業監督條例」第15條規定的仲裁,是否為「獨立」的強制仲裁依據?只是單純「引致或轉介規定」?

也就是說,在法律條文的解釋操作上,仍必須連結到「勞資爭議處理法」第25條第4項規定,受到「有影響公眾生活及利益情節重大,或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請求」這個「法律要件」的限制?當然此一強制仲裁發動涉及的法律問題,在法律解釋論上,當然可交由「仲裁委員會」一併在仲裁判斷中說明和釐清。

三、如勞資協商成立方案內容應如何保護非會員權利?

不論在自治或強制協商過程,均有協商代表「合法性」的問題,固然公司也可以不爭執「勞方協商代表合法性」,但如果協商代表僅是由會員選出,而非全體員工所選出,則日後即使協商成立,該協商成立方案,是否依照大量解雇勞工保護法第七條第1項規定,協商效力上當然及於、拘束「非會員」,恐怕將衍生若干爭論。

因此,如果要避開日後「適用對象範圍」的爭議,一方面要避免公司以「非會員不適用」為由來卸責,他方面也要兼顧保障「非會員」可以主張不受拘束,欲另行個別與公司進行勞資爭議調解的權利,則工會在與公司簽訂協商方案的同時,自然應該注意:在協商成立方案中,特別約定「相對拘束條款」,即禁止公司不得另以「低於協商成立優惠資遣方案」的條件來資遣「非會員」,但相反地,並不禁止「非會員可向公司爭取更優於工會所談定的資遣方案」的機會。

四、可利用團體協約之協商方式商議大量資遣方案?

此外,目前由工會出面與公司進行的協商,法律上似乎也可以定性為「團體協約」的協商程序。畢竟,法律上不但未禁止「大量解僱時的資遣方案,利用簽訂團體協約的方式來處理」,甚至依據《團體協約法》第12條規定,「關於資遣之勞動條件」可成為「工會與公司締結團體協約的事項」。

因此,如果工會可以注意到「日前華航公司與空服員職業工會發生團協爭議」的相關寶貴經驗,在本次團體協約簽訂流程上、文字用語上,均注意避開日後真意解釋發生爭議,並能順利和公司簽下「關於優惠資遣方案」的團體協約,當然也不失一個可成功為會員爭取優惠資遣方案的好方法!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