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初選】費雍成為右派新共主,人民渴望「戴高樂主義」復興

【法國總統初選】費雍成為右派新共主,人民渴望「戴高樂主義」復興
費雍(François Fillon)|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薩科吉的落敗並非是路線,而是形象包袱;居貝過於溫和、搖擺不定的態度,實在難以讓廣大的右派支持者安心。費雍的出現,讓反對薩科吉、對居貝不放心的右派選民找到兩者的綜合體,這樣的形象確立之後,費雍的支持便一飛衝天,成為右派的新共主。

法國時間11月20日,右派各黨聯合舉行總統初選,開啟法國大選的序幕。該日的初選結果,意外由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 LR)的費雍(François Fillon)與居貝(Alain Juppé)兩任前總理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前總統薩科吉(Nicolas Sarközy)無緣再戰總統大位。費雍與居貝在11月24日進行最後一場初選辯論,民調落後的居貝轉守為攻,但仍然無法扭轉頹勢。

法國大選開跑!薩科吉回鍋總統夢碎,敗在右派假想敵是馬琳勒龐

費雍在辯論會上表現優異,且第一回合投票一鳴驚人的表現也為費雍累積驚人氣勢,加上已遭淘汰的薩科吉表態支持費雍,這些正面因素都讓費雍的民調遙遙領先居貝。兩人在法國時間11月27日進行第二回合的決選,超過430萬法國民眾參與投票,結果一如外界預測由費雍勝出。費雍的表現比第一回合還要理想,囊括約66.5%的選票大勝居貝,並贏得絕大多數的行政區域,居貝僅在波爾多市(Bordeaux)所在的吉倫特省(Gironde)、中部的科雷茲省(Corrèze),以及部分的海外領地勝出。

居貝過度輕敵,第一輪勝出等於淘汰

右派初選的重要性,在於獲得提名者幾乎確定可以在明年4月23日的總統大選進入第二回合,假想敵正是極右派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 FN)黨魁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薩科吉在移民、內政問題上的諸多立場與馬琳勒龐相近,中間派與左派選民不願讓兩位立場鮮明的候選人成為選票上唯二的選項,這一層顧慮是就是居貝最重要的支持群體。

居貝在所有右派候選人中的政治輩份最高,這位政壇老將從宣布參選就一直處於領先,即便有薩科吉與費雍的強勢挑戰,仍難以撼動居貝的領先地位。居貝雖說是根正苗紅的右派政治家,但是相比立場鮮明、態度強硬的薩科吉,居貝溫和的政治主張較能為中間派與左派選民接受,而這些選民也是第一回合投票支持居貝的主要票源。

薩科吉過去的執政評價不高,尤其是左派與極右派對薩科吉更是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居貝在初選中的支持度有相當比例來自左派,左派動員參加右派初選的動機,就是要阻止薩科吉出線。然而,薩科吉在右派內部的支持者仍不在少數,因為薩科吉的強硬保守派色彩,頗能吸引右派保守選民的目光,這也是薩科吉此次參選仍能獲得兩成支持度的原因所在。

居貝原本的主要對手是薩科吉,在其他候選人不成氣候的狀況下,居貝自然成為右派共主。但居貝在第一回合投票前的三場辯論會,竟然選擇隔岸觀火的策略,不但將難得的鎂光燈焦點讓給薩科吉與費雍,還給法國選民老態龍鍾的負面觀感。

由於費雍在三場辯論會上表現突出,與薩科吉唇槍舌戰的精彩交鋒,讓右派支持者找到一位更具吸引力的候選人,居貝的支持度便逐漸轉移到費雍身上。費雍與薩科吉的政策立場接近,因此薩科吉在確定淘汰後即表態支持費雍;居貝既無法拉攏保守右派的支持,也不可能單靠溫和與左派選民勝出。居貝客觀上已經失去擴大基本盤的條件,因此在取得第二回合決選的門票時,就已經確定會在決選慘遭淘汰。

薩科吉與居貝的綜合體,費雍成為右派新共主

薩科吉雖然在初選第一回合出局,但是與之立場相近的費雍竟然獨占鰲頭,最後贏得提名資格,代表薩科吉的出局必須用兩個不同的層面來分析。薩科吉過去執政的形象成為最大的包袱,不僅是左派支持者,就連右派選民都對薩科吉的回任存有疑慮,因此薩科吉的落敗除了是敗在假想敵馬琳勒龐之外,也與薩科吉個人形象爭議性過高有關。

若從政策角度來思考,費雍在第一回合初選前針對反恐議題表達強硬態度,這與薩科吉的立場相當類似,薩科吉才會在落敗後支持相近的費雍。費雍在前三場辯論會上大打薩科吉,卻在政策議題上與薩科吉靠攏,並以此贏得提名,代表薩科吉的理念是右派可以接受的選項。

綜合個人形象與政策立場兩個層面來看,薩科吉的落敗並非是路線,而是形象包袱;只要有候選人能依循薩科吉路線,無論是誰都可以獲得右派選民的青睞。在費雍異軍突起之前,居貝是最有機會擊敗薩科吉的候選人,但居貝過於溫和、搖擺不定的態度,實在難以讓廣大的右派支持者安心;費雍的出現,讓反對薩科吉、對居貝不放心的右派選民找到兩者的綜合體,這樣的形象確立之後,費雍的支持便一飛衝天,成為右派的新共主。

AP_1632978282597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費雍(François Fillon)與居貝(Alain Juppé)

渴望強人政治,費雍反映法國的「戴高樂主義」再起

費雍成功繼承薩科吉的路線而非形象,且比起猶疑不定的居貝更能讓右派選民感到安定;費雍何以取代薩科吉、擊退居貝,成為法國右派的新共主?這與法國近年來面對的國際處境與內政問題有很密切的關係。

費雍在經濟與內政議題上,除了主張企業減稅、降低失業補助、提高工時、延後退休年齡之外,還要大砍50萬的公務員名額;費雍在接受訪問時也直言自己在經濟政策上自由放任、社會政策則是保守緊縮,在內政層面上與執政的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 PS)差異甚大,法國媒體《解放報》(Libération)還因此合成費雍與柴契爾夫人的照片,謔稱費雍為「柴契爾主義」(Thatcherism)的追隨者。

費雍這種十分保守的政策主張之所以能得到民眾的支持,主要還是因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執政成績慘不忍睹,在內政或對外關係都無法有效處理;最讓法國人感受深刻的就是2015年在巴黎發生的恐怖攻擊,以及接踵而至的中東難民,這些都讓法國人懷念起沉寂許久的「戴高樂主義」(Gaullism)。

法國第五共和首任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在二戰期間提出一套政治行動的基礎原則,核心理念是法國要有「獨立自主的地位」,尤其在外交與國防領域。「戴高樂主義」被戴高樂之後的歷任法國總統所承繼,在維護法國國際地位的同時,與美國保持適當距離,並強化與過去的殖民地、中東國家之間的外交關係,不過度依靠某國或某國際組織的力量,如同前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在2003年公開反對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

「戴高樂主義」的轉變發生在薩科吉時期,歐蘭德繼任後也延續薩科吉的態度,對中東事務轉趨積極,配合美國在中東前線對抗「伊斯蘭國」(ISIS),從此點燃雙方戰火,也直接造成2015年巴黎恐攻的悲劇。「戴高樂主義」雖然是以外交、國防為核心的政治原則,但為了維護法國在國際上的獨立自主,勢必會讓法國總統對內的權威性極大化,就會導致強人總統的出現。歐蘭德放棄「戴高樂主義」的結果,就是薩科吉時期沒有爆發出來的後遺症逐一浮現,讓法國深陷中東問題與難民的泥淖,歐蘭德也沒有足夠的施政手腕解決外交所延伸而來的內政問題,這些都讓法國人渴望重回席哈克時代的強人政治。

費雍在初選期間對外交政策提出看法,主張法國要與俄羅斯、伊朗等國修復關係,並且在敘利亞內戰的議題上支持敘利亞,而不是支援美國的軍事行動。費雍在外交與國防方面的態度相當清楚,在不干涉敘利亞內政的前提下,修正與美國在中東戰爭的合作距離,並試圖與各國保持等距,這些都與席哈克任內所延續的「戴高樂主義」不謀而合。

費雍作為右派聯合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將在明年登場的總統大選與左派、極右派一決雌雄。法國左派在歐蘭德的影響下,目前還未出現能夠與右派競爭的候選人,如無意外將會再度上演右派與極右派的對決,費雍此時集各項優勢於一身,有薩科吉路線的施政總目標、較居貝明確的政治立場、客觀環境有利「戴高樂主義」再起,加上左派如同一盤散沙,費雍在正式對決馬琳勒龐前就已經佔有明顯的領先。

即便如此,費雍還是要步步為營,畢竟距離選舉尚有半年之久,別讓這場大選成為繼英國脫歐與美國總統後,第三次跌破眾人眼鏡的選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