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什麼?釐清人們對其文化與制度意含的混淆

「婚姻」是什麼?釐清人們對其文化與制度意含的混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直到我看到邱顯智律師的文章,才讓我想到,我們在討論『婚姻』的時候,常常想的是文化上的觀感跟看法。像『覺得婚姻是異性戀專屬的』就屬於文化上的看法。可是這跟『婚姻』在法律上的意義,其實是不太一樣的。」

「你有聽婚姻平權的公聽會嗎?」Y男問。

「有啊,一邊聽一邊覺得快中風。不過慶幸的是,贊成方都很努力做很扎實的論述。」W男回答。

「我也有跟我家人聊起這件事。」

「他們的看法怎樣?」

「我覺得反同方一直講『父母』改『雙親』,而且說『雙親一』『雙親二』的說法,真的有讓一些觀念上不反對同性締結家庭的長輩有種不安感。」

W男點點頭。「我跟長輩聊,他們也有類似的狀況。整體來說,他們贊成同性戀應該要有可以成立家庭的法律權利,但還是會有『覺得婚姻是異性戀專屬的』的觀念。所以像我跟他討論到現在法律實際提案是怎麼修的時候,如果講到版本是把『父母』改成『雙親』,『夫妻』改成『配偶』的,他們就會很明顯有種不自在感。可是,如果講到立委尤美女版本,是只有把婚約從男女當事人改成雙方當事人,而其他權利則用在法條上增加之一的方式,說明同性婚姻適用夫妻權利規定,但不去改其他法條中出現的夫妻與父母的字樣的話,他們就會覺得『這樣改沒問題』。」

「可是這兩者結果其實是一樣的,為什麼給他們的感覺卻會不同?」Y男皺皺眉頭。

「我也覺得很微妙。一直到我看到邱顯智律師的po文,才讓我想到,我覺得我們在討論『婚姻』的時候,常常想的是文化上的觀感跟看法。像我剛說『覺得婚姻是異性戀專屬的』這就屬於文化上的看法。可是這跟『婚姻』在法律上的意義,其實是不太一樣的。我問你喔,你覺得『婚姻關係』跟『婚姻制度』哪一個存在的時間比較久?」

「欸,如果你說的『婚姻關係』是指兩性配對成家、生小孩的話,那當然婚姻關係先於婚姻制度;人類都出現在地球上多久了。傳統的家庭觀念很強調傳宗接代,動物也都有配對繁衍後代的行為,他們只是沒有『制度』而已。」

「你講到一個重點。動物配對繁衍後代,不需要有『制度』規範,因為留下後代就是生存本能啊。但為什麼人類結婚需要有『婚姻制度』的存在?

10,000年前開始有農業社會的時候,當時就有婚姻制度了,為什麼?因為要指定哪個孩子可以作為土地跟財產的合法繼承人。反過來說,因為人類社會組成家庭後,要面對的問題比動物複雜得多,其中一個就是『繼承』問題。這東西已經超出所謂的動物本能,所以得用『制度』的層次去規範。

後來,因為社會變得越來越龐大跟複雜,婚姻就變成不只是個人跟家庭的事,慢慢變成由宗教跟政府管理的一種法律制度。

而不同的地區,婚姻制度也有很大的差異。我們現在很習慣一夫一妻制度,但是在喜瑪拉雅山脈的女人可以擁有多位丈夫,一家裡的兄弟會一起娶同一個女生,為的是避免少量的肥沃土地要一直分給新的家庭。」W男說完喝了一口茶。

Y男歪了頭說道:「這樣聽起來,早期的婚姻制度,其實要解決的主要是土地跟財產的繼承方式,也就是私人財產要怎麼分配的問題。」

「沒錯,另外,婚姻因為也有傳宗接代的功能,在中國歷史上的漢朝初年,因為戰爭後人口銳減,為了鼓勵生產,就曾經規定女生如果15~30歲內不嫁,交稅就要交五倍。」

「哇,原來那時候就有單身稅這種東西啊。」

「是呀。現代人講婚姻,常常都會談到愛情。不過愛情變成婚姻重要內涵,其實是很近代的事情,婚姻因此轉變成追求個人幸福的一種方法,而不再單純只是私人財產怎麼分配的問題。但也因為從一種家庭責任轉變成個人幸福的追求,於是也讓婚姻制度有很大的改變,像是放寬離婚的限制等等。」

牛_農夫_鄉下_cow_farmer_countrysid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早期的婚姻制度,其實要解決的主要是土地跟財產的繼承方式,也就是私人財產要怎麼分配的問題。」

Y男點點頭。「所以,像有的人說婚姻的本質是一男一女的結合,所以反對同性婚姻,我覺得他們有幾個問題。一是沒有意識到婚姻的意義會隨社會價值觀的不同而有所改變。另外一點是,他們一直想要用自己認同的婚姻意義,去定義別人也要遵守。」

「沒錯,而因為婚姻意義的改變,也就會影響婚姻制度要怎麼調整。以前可以娶妾重婚,現在不行,從法律面來看,中華民國的《民法》是一直到1985年才正式規定有重婚罪,所以在那之前的妾都算是合法的婚姻。」

「咦?原來一夫多妻的制度改成一夫一妻,並不是很久的事情啊?」

「是啊,我那時候看到資料也嚇一跳。但不管怎樣,這就意味著婚姻制度本來就是隨每個時代的狀況去調整。現在很多人在談婚姻修法,可是實際上談的都不是法,都是文化意義。像有人覺得結婚是為了生小孩,但這是文化面,法律上根本沒有說:你結婚一定要生小孩。

在法律上的『婚姻』,它的意義其實就是『契約』,即兩個人如果要組成家庭,契約要怎麼訂,才能對兩個人、跟他們的後代有所保障。《民法》上規定的『契約』有很多種。有房子買賣的買賣契約,旅遊有旅遊契約。在這麼多契約裡面,沒有一個契約有限制簽契約的人要是什麼性別,就只有婚姻契約有規定。

所以,坦白說,用法律的方式規定人們選擇締結婚姻契約的『性別』,本身就對同性婚姻這件事情創造了一個不平等的狀態。」

「我可以說這不平等的狀態是故意的嗎?」

「嚴格來說,與其說故意,不如說以前對於婚姻的想像,確實只針對異性戀,而且是很父權的。像以前必須冠夫姓,但現在不用;以前小孩只能跟爸爸姓,現在可以選擇跟媽媽姓;以前只有男生可以繼承家產,現在男生女生都可以繼承。這些其實都是因為時代慢慢走向追求男女平等,而一步一步透過爭取修《民法》,而讓女生擁有跟男生一樣的權利。

我想,我們異性戀必須要去重新思考的問題是,婚姻是什麼?婚姻對於個人的意義又是什麼?在法律上的婚姻權只給異性戀,公平嗎?」

「我覺得不公平呀。而且坦白說,反方有人說:這樣法律一改,家庭價值就要崩毀了。我卻覺得,這樣的想法好脆弱喔,為什麼會那麼脆弱呢?在他們心裡,幸福只有一種樣子,而且由不得別人改變,甚至因此要去阻擋修法。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不知道為何人越成長,對異己和改變的容忍度似乎也越來越低。我只希望我不要變成像他們那樣的人。我也希望以後我的小孩不要變成像他們那個樣子。」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