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進入產業做三年替代役,何不「以稅代役」一勞永逸?

與其進入產業做三年替代役,何不「以稅代役」一勞永逸?
Photo Credit: 創造未來,迎接康莊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是徵兵制國家,這是現實。包括產業在內的種種替代役,也都是奠基於這個現實之上。政府在想辦法安排這些人力,進到灑掃擦槍高裝檢以外,更有意義的領域裏頭。雖然到頭來終究是各種低效率。

最近產業替代役的爭議沸沸揚揚,有人反對這個政策圖利財團,會有低薪定錨作用;有人反對政府出賣高尚的公民義務還抽頭;有人出來緩頰,說這個政策設計也沒那麼糟,關鍵在政府後續落實。

但我要說,這些討論通通沒有挑戰一個根本的前提:由政府來擘畫分配人力資源,可以增進(想像中的)公共利益。於是勢必沒辦法意識到政府擘劃帶來的低效率,落進政府的圈套裡,開始討論「怎麼擘劃更能增進公共利益」這個假命題。

低薪定錨?我們有限制工作內容得要是中階技術管理喔,不會啦;公民義務?我們有過濾企業,好讓人才進入符合國家戰略前景的公司;政府抽頭?那些都是專款專用啦,剪羊毛給羊吃很合理的。人家幾十萬人的公務員,全職跟你扯公共利益的,你扯得過它們?

公共利益只是政府掩飾低效率的鬼扯

要看出這個政策根本的問題在哪,我們不能跟著政府的公共利益高大上起舞,得要有機會成本和人力資源效率的觀念。也就是試著想想:如果沒有這個政策在中間作梗,這一千個替代役男會有什麼不一樣的選擇框架?不一樣的選擇框架,哪種能帶來更高的人力資源運用效率?

首先他不用花薪水的三分之一,養一群人來管理他、幫他代辦保險吧。其次他可以在政府圈定的企業之外,選擇行業、公司,甚至和朋友合夥做生意吧。再來他如果待不合意,反正一人飽全家飽,可以再覓良枝而棲吧。

這些選擇的自由,對於二十啷噹的年輕人而言,都是他獲取經驗、找尋出路的重要機遇,也是讓人才適才適所、提高人力資源運用效率的重要機制。如今被政府一框三年,都還不論薪資高低,就算不合意也只敢將就。等於把年輕人最寶貴,可以四處碰撞的日子給耗在彼此將就上頭,該走不能走、不想留硬得留。

同樣的問題,在企業端也會發生。剛入行時彼此各種遐想,過了一年難保不會相看兩相厭。正常情況下合則留不合則散就是,但有了政策作梗,面對揮之不去(役期只抵四分之一誰要走啊)、棄之可惜的雞肋,還不做死你嗎?到時候政府又要花多少力氣來稽核、檢查,裝忙當做有功於社稷咧?

這種種將就、裝忙,效率何在?結果整個社會彼此折磨、效率低落,只有政府滿嘴公共利益,樂收一年上億的回扣而已。但事情根本不需要搞得那麼複雜,年輕人和企業都不需要配合政府的天馬行空,浪費彼此寶貴的時間。我們只要把一筆帳算清楚,大家可以兩免。

與其搞產業替代役,不如以稅代役比較清爽

台灣是徵兵制國家,這是現實。包括產業在內的種種替代役,也都是奠基於這個現實之上。政府在想辦法安排這些人力,進到灑掃擦槍高裝檢以外,更有意義的領域裏頭。雖然到頭來終究是各種低效率。

高裝檢壓力大!怕沒過影響考績 軍官不惜花錢、偷竊

但誰說國民對國家的義務,一定要親力親為呢?反正死活也要讓政府抽頭,何不用產業替代役第一年的10萬元做基準,直接開放以稅代役呢?讓每個人評估自己的機會成本,決定是要花一年來接受政府擺布?還是一次繳清或者貸款分期,從此海闊天空呢?

就算對政府而言,這樣的政策模型也都有個大利多,那就是順理成章擴大「役基」(稅基),把生理女性還有各種信仰、體位的人,通通納進來。要錢要命一句話,別跟我說什麼生理差異三小的,最多給你點清寒殘障減免得了。有錢人也別想靠關係、走門路免役了,要嘛乖乖繳錢了事,想賴?沒門!

而政府之所以沒有選擇這條路線,其實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這樣一來,所有人都會清楚明白地意識到:媽的政府說一堆高大上,其實根本就是流氓嘛!的確,撥開政府鬼扯的那些高大上公共利益,他在做的事情,本質上跟流氓沒有分別:收錢,提供可預期的權利義務和市場框架。

但既然流氓是既成事實,我們也需要這個流氓來維持市場框架,剩下的問題只有:你想要一個打著公共利益旗號,指揮大家做這做那,搞低效率虛工的流氓呢?還是想要一個交清保護費就不囉嗦的流氓,好讓大家各忙各的,該幹嘛幹嘛呢?

我不知道你怎麼樣,我肯定是選擇後者的。

本文由真暴民的時事筆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