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劇院成為生活:德國音樂劇的遍地風流

當劇院成為生活:德國音樂劇的遍地風流
Photo Credit:Volksbühn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輕歌劇、音樂劇在19世紀末的德國,通俗地流行著,1920-30年代的柏林,更被稱作是輕歌劇、音樂劇的銀色時代。即便到了現代,劇院仍然是德國人生活重要的空間。

文:鄞廷安(駐柏林自由舞者)

音樂劇走出文本

早在1849年,德國作曲家華格納便提出總體劇場概念。歷經歌劇(Opera)、輕歌劇(Operetta) ,一直到當代音樂劇,都是總體劇場的實踐。當代音樂劇在音樂形式上,早不再以古典樂為創作的唯一根據,依據文本需要,融入地方民俗樂、爵士、搖滾、當代音樂、電子音樂,等各種曲風,劇場表現手法上,也有更多自由與可能性。

輕歌劇、音樂劇在19世紀末的德國,通俗地流行著,1920-30年代的柏林,更被稱作是輕歌劇、音樂劇的銀色時代。最初的代表作是作曲家保羅.林克(Paul Lincke)於1899年首演於柏林阿波羅戲院(Das Apollo Theater)的作品《Frau Luna》,主題曲〈柏林人的空氣〉(Berliner Luft)被戲稱為柏林獨有的非官方國歌,廣為人知。1928年由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作詞,寇特.威爾(Kurt Weill)作曲的輕歌劇《三便士的歌劇》(Die Dreigroschenoper)也是同一時期的代表作。

劇院依照功能,獨立分別

多數德國市立劇院設有音樂廳(Musical Theater),在規模較大且具代表性的城市,如柏林、漢堡、斯圖加特等地,則將劇院依照功能獨立分別開來,成為歌劇院或戲劇院,而且往往有多座以上,均具備獨立創作並製作的實力與資源。

常演劇目除了歌劇或輕歌劇等年代上較為古典的作品外,也常見《酒店》(Cabaret)、《刁蠻公主》(Kiss Me Kate)、《姚窕淑女》(My Fair Lady)等深受美國商業文化影響,被通稱為歌舞劇(Musical),這些作品即使在原創時,早已是有別於古典樂編制的樂團做演奏。多數劇院在搬演時,仍以交響樂為主,再做改編或詮釋。

德國自二戰戰敗以來,美軍進駐,許多德國人在生活上,間接接觸到來自美國的流行娛樂,因此有著某種若有似無的崇美心態。因此,來自紐約百老匯或倫敦西區劇院的商業定目劇,逐漸滲透到德國人的劇場文化中,也不算是稀奇的事。這些曾在通俗媒體文化中,取得極大商業成功的歌舞劇作品,在脈絡上貼近現代觀眾的日常娛樂生活,文本也相當親民,因此深受喜愛。尤其在夏季期間,不少劇院甚至和旅行社或派對公司合作,結合市內風景,推出露天戲劇節,並發售套票、旅行封包。

  • 柏林實驗音樂團體Opera Lab Berlin,為極具代表性的新歌劇、音樂劇等總體劇場之創作團體。

近年來英美商業歌舞劇的作品,更正式以原創團隊之姿,打入德國市場。以Stage Entertainment為首的幾間大公司,購入《藍人秀》、《獅子王》、《鐘樓怪人》,等眾多知名劇目,這些絲毫不為政府補助或藝評所動的大型商業劇場,成功地再現了百老匯或倫敦西區劇院的風華,得到許多本地觀眾與外來觀光客的迴響。

幾個具代表性的大型商業劇場:斯圖加特阿波羅劇院(Stage Apollo Theater)、漢堡新花劇院(Stage Theater Neue Flora)、港邊劇院(Stage Theater im Hafen)、柏林西邊劇院(Stage Theater des Westens)、柏林費德里希宮(Der Friedrichstadt-Palast in Berlin),所座落的這些大城市,其實也都擁有多座極富藝術聲望,歷史悠久的公立劇院,但兩相共存,並無此消彼長的現象,觀眾群也相當不同。

普遍說來,公立劇院在售票收入與上座率,雖不比大型商業劇場的驚人利益,但仍深得大眾對於其抽象價值的支持與尊崇。

Balletto-Civile-Killing-Desdemona-di-Mic
Photo Credit:Michela Lucenti&Maurizio Camilli
2016年10月底在柏林Neuköllner Oper演出的音樂/肢體/舞蹈劇場《Killing Desdemona》,由義大利導演Michela Lucenti與Maurizio Camilli執導並編舞;德國重量級樂團Einstürzende Neubauten的Jochen Arbeit負責作曲。

隨著時局不斷變遷,正在重新塑造自身定位的當代德國,穩健的經濟體與兼容並蓄的文化環境,大批國內外的創作者遷居到柏林等地。新一代的視野與創作者的多元背景,激盪著德國深厚的劇場歷史。不少人開始重新思索,這數十年來德國的自政局到文化的激變,以及許多因時代氣氛而被遺落的老作品,還有什麼可能性。為數眾多的創作者們,不滿於在創作前就先被定義,積極地實驗各種新元素的排列組合,並強烈渴求透過作品與社會進行對話。

本文或Qbo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