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瑪麗亞陳(下)她最初是做大馬選舉改革,從沒想過要帶頭上街抗爭

誰是瑪麗亞陳(下)她最初是做大馬選舉改革,從沒想過要帶頭上街抗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遭到馬來西亞警方逮捕後獲釋的當地公民團體淨選盟主席——瑪麗亞陳,認為自己先是一名女性主義者,然後才是民主的擁護者。與早逝的先生相知相惜,一起走在維權路上。

文:陳慧思(喜歡提問、觀察、記錄、整理甚於評論的自由撰稿人)

編按:瑪麗亞陳為馬來西亞公民團體淨選盟主席,18日在淨選盟5.0大集會前遭大馬警方逮捕,28日獲釋。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誰是瑪麗亞陳(上)從「男尊女卑」的華人家庭到投身學生運動的浪潮

返馬爭女權

學生之間的思想交流激蕩了她的思想,課堂上的教學亦豐富了她的學識。雖然她活躍於課外活動,沒怎麼把心思放在學業上,但她卻從哲學課中吸收到了重要的養份,包括思想史、左派和右派的意識形態、女性主義等。接觸到女性主義,促使她走向捍衛女權的道路。

在1985年,她從倫敦短暫回國,與其他44名志同道合的女性活躍人士,如前女律師協會主席諾法麗達(Noor Farida Ariffin)等人,組成「反暴力對待女性行動聯盟」(Joint Action Group against Violence Against Women,JAG-VAW),共同籌辦了一個反暴力對待女性研討會及展覽會。活動過後,這45名女性成立了女性行動協會(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AWAM),持續關注女性面對暴力的問題,現在AWAM已發展成我國主要的女性維權組織。

「那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反對暴力對待女性運動,我們談論娼妓、家暴議題、強暴及歧視女性的法律。我們在1986年發起這項運動,到了1987年,我們就遇上茅草行動。 1986年,我們針對強暴課題發起街頭抗議,過後這運動被指引起動亂,參與這場街頭抗議的其中三位女性林清淸(Lim Chin Chin)、黃春心(Dr. Cecilia Ng)和徐馨玲(Dr . Chee Heng Leng)在《內安法令》之下被逮捕。」她回述。

在1987年的茅草行動中,馬哈迪政權逮捕了106名政黨領袖、華教人士、環保份子、女權運動者、社運人士、宗教界人士等,並勒令英文報《星報》、中文報《星洲日報》及馬來文報《祖國日報》(Watan)停刊。已從英國返馬的尤努斯阿里亦在茅草行動中被扣留兩年,坐牢滿一年後,他與其他扣留者曾在獄中發起絕食抗議,拒絕向強權低頭。

在1986年回國後,瑪麗繼續活躍於AWAM。到了1989年尤努斯阿里出獄後,兩人正式交往。尤努斯是她仰慕的對象,兩人對許多課題都抱有同樣的熱忱,在一起總有許多共同話題。

「尤其是巴勒斯坦課題。我們都很關心在巴勒斯坦發生的事情。我自己本身在英國也有參加聲援巴勒斯坦運動。而他則選擇親身參與,與巴勒斯坦人共同抗爭。在政治上,我們兩人對發生在巴勒斯坦的事情都有很深切的感受,他主要是在各處發表文章。」她說。

為愛而信教

交往沒多久,兩人就決定結婚,那一年是1992年。一個華人女性要嫁給一個穆斯林男生,她的人生將出現翻天復地的改變,一向活得自主而自在的瑪麗是否曾遲疑?

「我們確實是討論了很久才決定結婚,畢竟宗教和文化的改變並不容易。但是我最終還是選擇結婚。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質疑當初這個決定。」她堅定地說。

婚後,她就成了瑪麗亞陳阿都拉(Maria Chin Abdullah)。 20年後,這個華人穆斯林的名字成了馬來西亞民主抗爭史必錄的名字。

雖然她婚後依法隨夫信奉伊斯蘭,但生活習慣其實並沒有太大改變。她和丈夫都是思想開放的人,因此宗教並沒有改變她。她說:「我們會祈禱、齋戒,但是不相信宗教是可以強迫他人的。對於這一點我們是很開明的。」

15220089_10154685374757158_2694491811314
一家四口,小兒子當時尚未出世。

在穿上黃衣領導民主運動以前,瑪麗亞陳一直都把重心放在爭取女性權益上,尤努斯則專注和希山姆丁萊益斯合拍電影及教學。起初尤努斯在英迪(INTI)學院教書,過後曾受聘到檳城教學,但夫婦倆都無法適應檳城的生活,於是就回到首都吉隆坡。

回到都城後,尤努斯開始關注選舉監督,並在1999年成立了全國選舉誠信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Electoral Integrity ,NIEI)監督全國選舉。在這段期間,他倆亦關注其他人權和貧窮課題。 2004年北馬發生大海嘯引發水災,造成很多鄉區的貧民受苦,她和尤努斯曾發動人道支援,奔走於檳城浮羅山背、浮羅交怡、吉打瓜拉姆達賑災及舉行青年活動。

那時,瑪麗夫婦和一班社運朋友的義舉獲得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和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撥款支持。眼見災區女性陷困,無從擺脫經濟困境,其實與邊緣婦女是否獲得公平對待,及免受歧視息息相關。於是,他們就在2005年成立了一個新的非政府組織——培能中心(Pusat Janadaya Berhad ),推廣性別平等及女性賦權。 2008年,這個組織正式註冊並易名為Empower(雪蘭莪社區自強協會,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瑪麗亞擔任Empower執行主任多年,任內曾積極推動女性參政及施壓政黨提高女性議會代表權。

她說:「通過這項計劃,我們成功在2008和2012年大選增加女性候選人的比例,並為她們提供培訓。她們有些去競選國和州選舉,有些則被委任為市議員,這是一項很令人鼓舞的成就。經過培訓的女性更有自信地去競選及自薦成為市議員。甚至連伊斯蘭黨也讓我們培訓他們的候選人,雖然有些人上陣輸了,但是他們願意讓我們訓練該黨的女性候選人,甚至有機會上陣,這是很有趣的轉變。」

她難掩自豪地說,現在行動黨女候選人和當選女議員的比例肯定超過30%;曾經伊斯蘭黨很長一段時間完全沒有女性候選人,在2008年大約有兩三位,直到2013年該黨的女性候選人增加到十多位,這是過去從未發生過的。

自從2004年賑災活動後,尤努斯的健康急轉直下,後來被診斷出患上紅斑狼瘡綜合症。但他是個生命的鬥士,患病後嚴格照顧飲食,並持續工作。 2009年,他堅持冒險去阿富汗監察總統選舉。這一趟旅程後,他的病情迅速惡化,開始臥病在床,終在2010年病逝,遺下她和三個兒子。這些年她一直在大前方抗爭,陪伴孩子的時間就少了,所幸她是與父親和妹妹同住,而她和尤努斯亦一直培養孩子成為獨立的人。

民主擁護者

「我首先會認定自己是一名女性主義者,然後才是民主的擁護者。」瑪麗亞陳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她在2011年出任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2.0(淨選盟)委員會,踏上了維權運動的另一段路程。從捍衛女權,到維護選舉的干淨與公平、推進民主制度,看起來是個很大的轉變,但她卻有不同的看法:

「其實也不會。從學生時期我就有關注國家政治,不只是女性主義。我回國後確實是投身很多與女性主義相關的運動,但是我對政治發展還是很有興趣的。2008年政治海嘯過後,我和黃進發談論了接下來可以做的事,就決定應該要專注選舉改革,但是那時候我們從沒想過街頭抗爭。」

15285095_10154685375212158_3166614399436
瑪麗亞陳與三個兒子。這些年她一直在大前方抗爭,陪伴孩子的時間就少了,所幸她和尤努斯亦一直培養孩子成為獨立的人。

另外,在她而言,選舉改革和她在Empower的工作有一定的關係,如提升女性參政比例。她希望可以改革選舉制度(從簡單多數選舉制修改成比例代表制),讓更多女性候選人有機會中選。

第一任淨選盟2.0主席安碧嘉(也稱安美嘉,Ambiga Sreenevasan)卸任後,瑪麗亞陳在2013年11月舉行的淨選盟選舉中競選主席,並在無人挑戰的情況下當選第二任主席。她領導的第一個大型集會是持續長達34小時的Bersih 4靜坐抗議集會。由於媒體持續揭發納吉貪腐瀆職,大馬社會民怨高漲,這個從2015年8月29日下午2點開始一直進行至隔天(30日)午夜12點的黃潮大集會取得空前的成功,淨選盟估計有50萬人出席。

她臉上露出自豪而欣慰的笑容:「其實那是出乎我們預料之外的事。我們從沒想過會有那麼多人出現。就算你問安碧嘉,那也是完全超乎她的預估。在Bersih 3時我們真的沒想過可以動員那麼多人。Bersih 2大約有四五萬人,到了Bersih 3,真的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當然,我們知道淨選盟已經是一個品牌,但是到Bersih 4,出席者的人數還是讓我們感到意外。之前我們估計Bersih 4大概會跟Bersih 3差不多的人數,並且已做好準備警察有可能會攻擊出席者,但是卻沒有發生。 所以淨選盟4的挑戰主要是在過夜留宿這方面,都是後勤的問題而已。」

她說:「如果你回溯到2008年之前,大部分非政府組織的街頭抗爭大都只有幾百人出席。如果有兩百多人出席,你就已經很開心了。第一次淨選盟大集會時,我們也沒想到會可以發動如此多人。那時候我們的想法只是要和國會或選舉委員會對話。」瑪麗亞陳用她的生命史告訴我們,爭取民主和平權之路從來都是一步一腳印走出來的,當我們沮喪、茫然、感覺前無去路時,或許可以從過去走過的痕跡尋找到前行的力量。

伴隨著榮耀而來的,是各方的質疑、批評甚至惡意攻擊,許多人都沒有勇氣坐上領導的位置,但瑪麗亞陳跟他的先夫一樣,是維權路上的頑強鬥士,她很清楚,這就是她要走的路。她堅定地說:「其實我和孩子們曾經談過,雖然現在我和他們相處的時間都不多了,但是如果讓我再做選擇,我還是會選回同一條路。我相信他們能夠明白。」

在訪問進行時(2016年10月11日),淨選盟在全國各地展開的車隊宣傳活動遭到巫統的紅衣流氓襲擊,風風火火到各地站台演講的瑪利亞陳難得擠出空檔受訪。儘管外頭風聲鶴唳,但她一坐下來就有擱下大事的本事,細細講述自己的生平故事,耐心回答每一道問題,當她開懷大笑時,我彷彿可以從她的笑紋中看到那個抬凳子到金寶大街看客家大戲的小女孩。

本文獲隆雪華堂婦女組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相關報導:【圖輯】黃潮再現:相隔14個月,大馬民眾再度上街頭抗議首相貪污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加速敏捷開發腳步!AWS Amplify 協助企業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企業勢必需要明確轉型策略,搭配適合的雲端工具作為入場券,一來降低數位化門檻、二來減少摸索資源的浪費。

打造敏捷開發流程、加速前後端工程師的協作效率,是許多企業在面臨疫情之後,認為亟需將彈性元素納入為企業文化當中。雲端運算服務領導業者 AWS 台灣,觀察到前端工程師主要負責處理最貼近用戶的 Web、行動應用程式,但他們往往需要與後端團隊合作過程,遭遇耗費大量討論時間,才能處理使用者介面事項。

為了降低前後端的溝通成本,有些前端工程師在掌握介面管理能力之後,開始橫跨到後端的伺服器、資料庫開發經驗,甚至進一步培養技能,成為能負責測試、安全、效能多面向的全端工程師。

有的人會透過 Side Project(利用業餘時間開發有興趣的專案)或參加 Hackathon(黑客松)方式,運用 AWS 雲端工具嘗試自行擴展後端,並建立簡單易用的工具程式。究竟,AWS 平台提供哪些資源幫助前端工程師擴展更多元的技能樹?

掌握入門教學!前端工程師如何將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

前端工程師運用 AWS Amplify,快速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

事實上,AWS 的入門課程指出,運用 AWS Amplify 在雲端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及服務集,只需五個學習歷程,包含建立 React 應用程式、初始化本機應用程式、新增身份驗證、新增 API 和資料庫、新增儲存體。如果想快速了解 REACT 程式快速上雲的方法及示範教學,本文節錄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內容,幫助前端工程師更快掌握重點。

首先,何謂 AWS Amplify?AWS Amplify 是一項全托管 Front-End Web & Mobile 服務,採取無伺服器模式,在後端建立、部署和託管單一頁面 Web 應用程式或靜態網站的 Git 型 CI/CD 工作流程,加速開發過程直接整合其他 AWS 服務。舉例來說,像是整合封裝好的 Library 資源、或運用一些 Components UI 軟體去配置後端,以及利用 Admin 的 UI 做資源上的管理。

打造第一個你在 AWS 上的應用程式

AWS Amplify加速Develop、Deliver 與 Manage流程

AWS Amplify 主要優勢展現在三大項工作階段,分別是 Develop、Deliver 和 Manage。Develop 部分可利用 CLI(Command-Line Interface)或 Admin UI 設定後端,使用 GraphQL 或 REST API 設定也是可行的,進而快速建構一個前後端專案。此外,開發者還能搭配 AWS 其他服務,例如使用 AWS Authentication 全托管認證服務,或 DataStore、Storage 等多項 Feature Categories。

到了 Deliver 階段,若是要透過 AWS Amplify 執行 Web Hosting 任務,可拆解出三個流程。首先是將 Repository 與 AWS Amplify 進行連結,這邊可整合 Amplify Console 提供的支援資源包含 Github、Bit Bucket、Gitlab、以及 AWS 的程式碼代管工具 AWS CodeCommit。一旦連結以後,開發者可透過自己的 Configuration,决定在各個不同的 Build 要執行什麽樣的指令,最後再透過 Deploy 方式,幫助工程師進行前端的 Hosting。

在最後一個 Manage 階段,開發者則可利用 AWS Amplify 的 Admin UI,以開啓瀏覽器方式,透過視覺化介面統一管理資源。例如在 Admin UI 介面左側選單,涵蓋 Content、User Management 的區塊,讓參與專案但沒有 AWS Console 權限的使用者,可利用 E-mail 方式邀請使用者進到 Admin UI,進行一些設定或觀看其他相關資源;甚至在 Set Up 區塊還有相關選項,例如要針對 Data Modeling 或 APP User 做權限管理,以及可連結到 AWS 其他服務。

透過 AWS 增加你的雲端技能 在組織發揮你的影響力

運用開放資源 AWS Amplify Framework,打造高效能應用服務

AWS QUICKSTART 學習資源還介紹到另一個 AWS 提供的開放資源 Amplify Framework,一樣可利用 Amplify CLI 的方式,配置 Web 和行動應用程式的前後端,以及開發者需要用到的服務,讓應用程式更易於構建,並獲得安全、高性能的使用體驗。

Amplify CLI 一樣有支援多個不同 Category,例如較常使用的幾個 Comment Line,像是Amplify Init 指令做初始化或創建幾個不同資源;或是 Amplify Status 指令,隨時在開發過程查看各個 Category 狀態;甚至專案結束後,可利用 Amplify Delete 直接把 Amplify 所創建的資源做一次性删除。另外也可透過 AWS Amplify Client 利用比較抽象化方式,讓開發者直接利用 Component 實現想要完成的項目。

實際示範給你看,設定 React 程式可以如此簡單

假設前端工程師現在要快速部署一項有驗證功能(Authentication)還要搭配 Rest API、GraphQL、Analytics 等服務的應用,如何快速設定 React 程式?在 AWS QUICKSTART 的學習資源後半段,有詳細說明要啟動這類型專案的操作方法。

開發者可以先利用 AWS Lambda Function 結合 Amazon API Gateway 方式,創建出一個 Rest API,到了 Authentication 階段,則使用到 AWS Cognito 的服務,接著針對 GraphQL 需求,可利用 AWS AppSync 服務,以及最後如果有 Analytics 的需求,也可以串聯 Amazon Pinpoint 工具。Amazon Pinpoint 是一項彈性而可以擴展的行銷通訊服務,開發人員可利用 Amazon Pinpoint API 追蹤 Web 使用者的行爲,或是針對 APP 推送、電子郵件、簡訊點擊行為蒐集到具體的資訊。

在這整套流程示範之後,值得特別強調的是,AWS AppSync 是一項全托管的服務,能及時更新,甚至在使用者離線時仍可以持續去創建和修改數據。一旦設備連上線之後,這項應用程式就可重新連線,並接到後端同步數據,達成彈性、自動化擴展或減縮各式 API 的請求。

AWS 最後強調,Amplify 是相當適合建構出一個靜態 Web、Apps 服務模式,例如說像是打造部落格,或者是一項 APP 內的代辦事項應用等;加上 Amplify 具全托管服務特色,可串聯上述 AWS 在雲端所提供的資源,都能在部署過程加以整合,加速開發流程及效率,並且有效節省開發資源。如果想用低門檻的雲端解決方案,其實前端工程師是能在開發流程更靈活配置資源,甚至為公司的商業、服務模式挖掘出創新價值。

填寫表單諮詢專人 快速在 AWS 找到適合你的快速上雲服務與工具!

了解更多:AWS 開發者系列


猜你喜歡